仙痕小說網 > 程然白槿兮 > 第247章 離婚
    “哈?”

    “你看啊,這個宋昱呢,對我有非分之想,你就把他弄死了,從而保證了我的安全,這么大的恩情,我要不以身相許,還真不知道該怎么報答呢。”

    “打住打住。”程然連忙擺手“我還沒那么膨脹。”

    宋昱被程然設計弄死,這要一般女人還不嚇壞了?

    可李婧竹好似完全不把宋昱的死當回事,甚至還有心情跟程然開玩笑,這讓程然有點哭笑不得。

    “好羨慕槿兮啊,怎么辦?”李婧竹苦著臉感嘆道。

    一件事的終結,必定有人歡喜有人愁。

    宋昱死了,宋安打電話回公司讓人來處理,而他則直接去了警局。

    不管怎么說,這事都跟程然有關系,他不能就這么放過程然。

    ……

    把李婧竹送回去后,程然給李肅打了個電話。

    到了醫院,看著醫院大樓發呆,瞅著白槿兮所在的樓層,嘆了口氣。

    他最終沒有上去。

    李肅帶人來的時候,看見他腳下有四五顆煙頭,不由的皺了皺眉,嘆道“何苦呢?”

    “惡人必須受到懲罰。”程然說。

    “有法律會懲罰的。”李肅。

    “你說的對。”程然也不申辯了,直接伸出雙手“所以我也是惡人,我接受法律的懲罰。”

    如他所愿,一雙“銀手鐲”無奈卻很合情理的銬在了他的手腕上。

    ……

    ……

    “在醫院里毆打白彥斌。”

    “西城區很多娛樂場所被他砸了。”

    “宋昱的死跟他也有關系。”

    “你說,現在打黑除惡力度這么大,我能有什么辦法?”

    第二天,得知程然被刑拘的消息后,王馨悅急急忙忙趕來了警局。

    可是,李肅也很無奈。

    “真的沒辦法嗎?”王馨悅很緊張,她的眉頭蹙在一起,雪白的小臉上掛滿了擔憂。

    李肅嘆了口氣“理論上是有的,但是……”

    “您說。”王馨悅急道“不管什么條件,我們都會盡力。”

    “撤訴。”

    “撤訴?”

    撤訴包括白彥斌撤訴,還包括宋安撤訴,老貓撤訴。

    幾次事件下來,白彥斌在程然手上吃了太多虧,他都恨死程然了,所以,讓他撤訴,難度可想而知。

    而老貓差點被程然的人打死,當然也不好相與。

    至于宋安,目前來看,應該是最難搞定的。他的下屬兼同鄉,間接死在程然手里。

    所以李肅說“你還是盡快找個經驗豐富的律師吧,至少要做兩手準備。”

    王馨悅點了點頭,隨后問道“我能見見董事長嗎?”

    李肅搖頭“目前不行,所以你要盡快找律師,律師可以。”

    回到集團的時候,集團大樓里人們都成群的在議論著什么,見到王馨悅,他們都自行閉嘴了。

    王馨悅清楚,一旦程然被抓的消息散布開來,那對錦東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

    所以當金杰跑到她的辦公室問董事長是不是出事了的時候。

    王馨悅搖頭說道“金董別擔心,董事長只是有點私事要處理。”

    金杰將信將疑。

    而同一時間,在市第一醫院的病房里。

    “兮兮,我說的都是真的。”

    病房里,穆思雅苦口婆心的勸道“程然真的對你很好,不信你看看他的左手,真的還有那次燒傷留下的疤痕呢。”

    白槿兮表示很無助“思雅,你要我說幾遍呢?就算你說的都是真的,我不知道,我不記得了,我就像睡了一覺,醒來后你們突然都告訴我程然對我的各種好。”

    “你們以前不是這樣的啊!”

    “我接受不了知道嗎?”

    “我知道程然人老實,可他不是我的菜,不能就因為他對我好,我就必須愛上他吧?”

    自從白槿兮醒過來之后,無論是穆思雅還是李素珍,都給她講了近段時間發生的事情。

    白家沒落了,老太爺被白彥斌奪了權,白少林車禍重傷。

    沒有人再逼迫自己了。

    白槿兮雖然受了傷,可總覺得輕松了許多,她覺得自己可以選擇自己的人生了。

    所以……

    她要離婚。

    原本她覺得穆思雅肯定會舉雙手贊成自己的決定,可是,穆思雅知道后的反應卻出乎了她的意料。

    穆思雅急的不行,她不住的勸阻白槿兮。

    “這是我的事,你不用勸了。”

    “可是……”穆思雅急道“真要離了婚你肯定會后悔的!”

    白槿兮也賭氣道“后不后悔那也是我的事。” 電腦端:

    正巧這時李素珍推門進來。

    提著兩個保溫飯盒,微笑著問“你們倆個小可愛在聊什么呢?怎么還爭的面紅耳赤的?”

    白槿兮把臉別向一邊。

    穆思雅出于禮貌回道“在聊程然。”

    “程然?”聞言,把其中一個保溫盒放在桌子上,李素珍眉頭一凝,呲牙咧嘴的說“我就知道是程然惹你們不高興了,這個混蛋整天不著調,槿兮都受傷了,也不知道來這守著。”

    “要是槿兮早聽我的,跟他離了婚,現在也不至于受這份罪。”

    “他就是一個沒心沒肺的白眼狼,在我家白吃白住那么久,一點人情事故都不懂,根本不把我這個丈母娘放在眼里……”

    提起程然,李素珍仿佛有一千萬句話要說一樣,那憤慨的樣子,讓人看見了以為他們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樣。

    聽到李素珍這么說,白槿兮眼睛一亮,她驚喜的問道“媽,你同意我跟程然離婚了?”

    “同意!”李素珍堅定的點頭“當然同意了。”

    一聽李素珍同意了,白槿兮心情瞬間好了起來,滿臉堆笑。

    而穆思雅則驚愕的瞪大了眼睛。

    李素珍似乎還想罵程然幾句,可看到倆個女孩的表情后,瞬間回過味來。

    “等等……槿兮你說什么?你要跟程然離婚?”

    白槿兮重重的點點頭,笑道“以前嫁給程然,不是害怕被家族聯姻嗎?現在好了,沒人逼迫我了,我終于可以選擇自己的未來了,我要離婚。”

    “不是……槿兮,媽其實就是跟你說著玩的。”李素珍聽到白槿兮這話后,臉上一陣紅一陣白。

    “其實程然也不像我說的那么不堪……”

    也就在這時。

    “嘭!”的一聲,病房的門被人推開了。

    “不好了,程然被抓了。”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