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大美時代 > 大美時代 557、有些笑容背后是咬緊牙關的靈魂

大美時代 557、有些笑容背后是咬緊牙關的靈魂

    有林楚妮帶隊的好處,就在于真的是平民游,輕車熟路的從地鐵下來,先隨便在車站地下商圈找了家拉面館解決午飯,雖然早就說好了全程費用萬長生買單。

    這姑娘還是如同當初初見面吃鹵肉飯的風格,帶著大家吃豬肉烏冬面之類,也才二十多一碗,價格跟平京滬海也貴不到哪里去。

    這果然進一步提高了旅行團成員的興趣,以前印象中不是都說日本消費高嘛。

    出來步行五百多米就到了酒店,標準間也才六百多一間,雖然小得要命,充滿了壓迫感。

    林楚妮在其中一間給大家講解各種細節的時候,根本就只能站個人!

    但設施齊全、干凈整潔,主要是抽屜里面各種免費的浴鹽、精華護理用品,她都能如數家珍的介紹,讓虞凱欣和江竹清都發現自己以前來日本旅游的打開方式有點錯。

    看得出來虞凱欣之前還有點高消費的苗頭,但真發現萬長生這種土豪,比誰都勤儉節約以后,就沒誰敢在他面前炫富了。

    這樣的陣容,也必然導致萬長生不能跟賈歡歡睡一屋,不然其他誰跟誰擠啊。

    賈歡歡才不在意呢,嘻嘻哈哈的趕緊放了行李催著出門。

    因為隔壁就是著名的淺草寺,這也算是杜雯商量著整次行程都要有寺廟元素,讓觀音廟ceo全程體驗下寺廟文化濃厚的日本人是怎么經營的。

    顯然這個旅游團的顏值水準也太高了點。

    十來人剛從側門走進不要門票的寺廟,就不停的被周圍游客拍照,從交流內容聽起來,都是中國游客。

    當地以背著書包的孩子居多,都沒家長帶著的那種到處跑,也不怕丟了。

    旅游團也都不怕丟了,隨便自由活動,約好晚上十點在酒店后面的餐飲街吃夜宵就行了。

    結果除了杜雯和虞凱欣趕著先去買點藥妝這幾天用,其他人都選擇跟著林導游。

    那就叮囑這倆美女注意安全,別走到紅燈區,早點歸隊一起吃晚餐。

    萬長生則從走近寺廟開始,已經開啟商業參觀模式。

    杜雯本來以為讓他來看看日本,更多是汲取人家存留下來的藝術元素,特別是以浮世繪為主的藝術傳統。

    結果萬長生看一眼人家這寺廟派頭,立刻萌生了到處都可以學習的思路。

    叮囑賈歡歡盡量多拍些細節,可活蹦亂跳的姑娘很快就跟隨林楚妮消失在各種殿堂之間,她哪有那么多耐心一步一拍照。

    還是鐘明霞跟著把萬長生說的都記在軟面抄上。

    這也算是萬長生第二次和鐘明霞走市場,可上回花了上千萬去買一百多套房的時候,也沒這樣到處溜達。

    真正見識到鐘明霞練出來的功底,手機殼上有個腕帶,套在手腕上,說是可以防止被人搶,這種事情雖然很少,但她也看見過。

    依舊是說得輕描淡寫,背后驚濤駭浪那種。

    一手拿著軟面抄卷起來,另只手就不停拍照,不停拿筆記錄。

    嫻熟快捷。

    只是兩人看得細致些,就很快被林楚妮他們游覽的甩開距離。

    微信群里面問了幾次,也不催著跟上,但江竹清細心的把一路走來的路線和標記點留下。

    所以后面看市場的二位,不懂日語也沒什么妨礙,反正萬長生也不進行封建迷信活動。

    但是要學的東西實在是太多。

    首先寺廟、大殿等等各種建筑形象可以修繕整新,這是萬家的主要活兒,但一直以來國內的寺廟都是以看起來千年古剎,老得熏出煙火氣那種為最佳。

    日本人卻盡量把寺廟搞得光鮮嶄新,色彩艷麗得令人發指。

    好看啊。

    萬長生覺得這個值得學習,他從把不銹鋼佛像搞回去,就有這個思路了,得有點新意。

    現在找到范本了。

    然后就是和尚服裝,從一走進來,萬長生就注意到僧人穿著非常精神有范兒,這特么都什么時代了,廟里的和尚還那么拖拉的袍子,萬長生早就看不慣了。

    改!

    接著隨處可見的裝飾,譬如大燈籠、旗幡都能讓氣氛從沉重的寺廟森嚴,往喜慶方面走,萬長生也得考慮求神拜佛的風俗,決定和建筑服裝一起,從邊角小地方改動試驗。

    鐘明霞都記錄下來“商業區那個寺廟還在裝修,就可以做得這樣好看點啊。”

    萬長生表揚了她的主觀能動性。

    但是在經過大殿的時候,鐘明霞看見那么多求簽和燒香祈福的游客,又難得主動的小聲“我去燒香還個愿好不好,這一年感謝菩薩保佑了。”

    萬長生想說這跟我們拜的菩薩都不是一家,但對于認真心眼他都不打擊“嗯嗯,再順便求個簽吧。”

    鐘明霞搖頭“那個不用了,我已經是上上簽。”

    萬長生笑著不說話,他就背著手在邊上看,偶爾指點鐘明霞“看這個樣子,進去之前,最好先洗手表示潔凈……哎哎,意思下就行了,別洗澡,人家還有人喝呢!”

    誠心誠意的鐘明霞只是打算把手膀子都洗一下,趕緊忍住笑低著頭走進殿堂。

    萬長生自己不拜,還很討厭的只看熱鬧“哎喲,這日本人可真缺心眼,一把香賣五塊錢,我們三根賣二十,還不講價!”

    要不就是“嘿嘿,求簽居然不要錢?好歹也收個五塊錢嘛。”

    鐘明霞恭恭敬敬的掏了日元硬幣買香,忍住想打錢串子兩線香棍子的思路,屏息凝神的點燃。

    是個類似天然氣灶的爐子,手指按著才有火點香,松開就沒有明火了。

    萬長生也觀察發現了“怪不得這么干凈,他們除了線香,基本沒有香火燭,這火災隱患小了很多……可這賺不到錢啊。”

    鐘明霞到香爐前面許愿還愿插香的時候,不得不主動幫萬長生給菩薩解釋了下,他這都是為了把錢拿去做善事的……

    也不知道日本菩薩能不能聽懂她的川普口音。

    這次俞天就提醒劇組還是要找個語言老師幫她把發音好好糾正下。

    不能總是用配音吧。

    然后再許愿,這日本寺廟的許愿可不是塞錢到箱子里面,而是十五塊錢一根買個簽,標著身體康健、心愿成就、商賣繁昌的不同簽,就跟一次性方便筷似的木棍,在上面愿主字樣下寫下名字就行。

    賣簽的和尚會拿去集中焚燒并誦經祈福。

    萬長生又猜度國內要是這么干,多半收回去磨一下字樣,又能重新再賣!

    鐘明霞已經顧不上他,認真的買了五根簽,四根身體康健,一根心愿成就的,想想又補了根身體康健。

    然后從自己父母,到萬長生、賈歡歡跟杜雯都有,自己那根心愿成就寫得念念叨叨,也不知道提了什么復雜的愿望要求。

    肯定是看星空時候,流星過境都說不完的那種。

    萬長生不開玩笑了,站旁邊看,有個雙肩包的日本老人應該是在給老伴兒請愿“厄除”疾病的,很善良可愛的樣子。

    可萬長生總會想起,這個年紀,沒準兒也跟那些“丈夫許國不必相送”的熱血男兒死戰過。

    所以看著周圍清新美麗的寺廟,他怎么可能只看見眼前的事物。

    習慣性的縱橫上下。

    完成這一系列活動,鐘明霞才放松看看求簽的臺子“求簽也是五塊錢一次,但是全憑自覺哦,有點像我們國內廟里的隨喜功德。”

    聽得出來,她也是經常去寺廟的嫻熟。

    萬長生更熟“所以說寺廟才是最賺錢的,只要是來求簽或者拜佛的,會偷偷不給這五塊錢嘛?他們這求簽柜子搞得挺好看,回頭我也做個給廟里,來都來了……我也去求一張當范本。”

    鐘明霞連忙幫他準備日元硬幣。

    可是萬長生捧了不銹鋼簽筒抖動的樣子,嫻熟得讓人家僧人都感受到高僧光環,所以簽筒嚇得趕緊跳出來根上上簽。

    簽上只有數字,循著數字到求簽柜子里面找到對應的號碼,打開抽屜拿張簽語,鐘明霞一看見抽屜打開,上面寫著大吉,就罕見的眉開眼笑。

    萬長生根本不在意的,可自己不求簽的鐘明霞卻一定要去解簽,花多少錢都行。

    哭笑不得的廟幾代拿著簽語給她看“主語都是漢字,而且也是按照我們的語境來的,這么直白的話,哪里需要找解簽,這哪里是做生意的樣子,要賺解簽的錢,那就要寫得云里霧里似是而非嘛。”

    鐘明霞終于忍不住打他了“不要亂說話!念給我聽呀,好多字我都不認識。”

    篆文十級的萬長生,才發現很多繁體字都跟漢字有點不同“君今百事聽自然,水到渠成且隨緣,莫嘆年來不如意,喜逢新運稱心田,標準的逗你開心,啥都沒說。”

    鐘明霞珍而惜之的捧著簽語夾到自己軟面抄里“好了好了,別瞎說話……”

    她現在也不那么完全崇拜萬長生了。

    實在是覺得這家伙有點皮。

    其實萬長生也沒發現自己只有在最熟最親近的人面前,才會這么原形畢露的放松。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