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全部章節 第24章 財帛動人心

家有悍妻怎么破全部章節 第24章 財帛動人心

    小說網 ,♂小說網 ,

    下棋總輸沒意思,岳香香就帶著清舒去花園玩捉迷藏。

    清舒不想去,卻是被岳香香連拖帶拽的,她治好妥協。

    因為對岳家花園不熟悉,不管她藏哪都很快被岳香香找到。每次被找到,都會彈下額頭。

    清舒真是哭笑不得。沒想到這么大年歲,竟還被個小姑娘給欺負了。

    午飯,清舒跟岳香香在她的小院吃。清舒有些奇怪地問道:“為什么不去主院吃”

    岳香香說道:“才不要去,小雄總在吃飯的時候拉臭臭,偏又不去凈房。”就算看不見,也能聞到味,弄得她半點食欲都沒有。

    其實清舒覺得還好。不過看岳香香不欲多談的表情,識趣地沒譏笑這個話題。

    午飯還是比較豐盛的,有糖醋排骨、清蒸魚,紅燒豆腐、酸辣土豆絲以及雞湯。

    岳家廚子的手藝一般,這些菜的味道也都普通。不過清舒如今不挑食,味道不怎么好她也吃得津津有味。

    吃完午飯,清舒就要回家了。

    岳香香不讓,拉著清舒的手說道:“清舒,吃過晚飯再回去吧”

    “我要睡午覺。”忍了一個上午,再不愿意陪岳香香玩這些幼稚的游戲了。

    岳香香嬌聲道:“我們可以一起睡呀”

    清舒搖頭拒絕:“不要,我認床。”

    見清舒怎么都不松口質疑要回家,岳香香只得無奈道:“那你過兩日再來我家玩。”

    清舒這才點頭。

    看岳香香依依不舍的樣子,巍瀾笑道:“你以前不是嫌清舒笨頭笨腦,不愿意跟她玩。怎么現在這般黏糊了”現在跟以前態度,天差地別。

    岳香香拉著巍瀾的胳膊道:“娘,清舒妹妹現在變得好聰明了。那么難的九連環,她一下就解開了。”關鍵是人家還說這很容易,這很打擊人呢也幸虧她心大,若不然絕對要將清舒劃為拒絕往來對象了。

    巍瀾好笑道:“你以為無塵大師說的話是隨口說說哄你們玩呢”

    主要是清舒雖變得聰明了,但還沒到逆天的地步。就好比圍棋跟象棋,她就不會。

    岳香香說道:“娘,我也想變得跟清舒妹妹一樣聰明。娘,我們能不能去求無塵大師,請他幫我開開竅。”

    巍瀾哭笑不得:“去求無塵大師也沒用。清舒是自己開竅,又不是無塵大師幫她的。”

    岳香香見這條路走不通,突發奇想:“娘,那是不是我生個病也能變聰明”

    巍瀾收了笑,正色道:“我跟你說,你可別亂來。這些年因發燒而開竅變聰明的,我也只聽說過清舒一人。倒有不少人,因為大人照顧不當被燒成了傻子。”

    并不是誰都能像清舒一樣,因禍得福。只能說,這是清舒的福氣。

    無塵大師的影響力還是很大的。有他作保,都沒人懷疑清舒。

    岳香香可不想變成傻子,只能作罷。

    清舒回到顧家,剛下馬車就碰到正準備出門的顧和平與袁珊娘:“舅舅、舅母。”

    袁珊娘看到清舒胸前的金鎖以及手腕上的蝦須鐲,恨不能都給扒拉下來。

    顧和平溫聲道:“清舒,你怎么一個人出門了外面很不安全,下次可不要再一個人出去了。”

    清舒笑吟吟地說道:“不怕,有仆從跟著呢舅舅,你們要出去嗎”

    顧和平點了下頭:“舅舅有些事要辦。太陽這么打,你快進屋去吧”

    上了馬車,袁珊娘憤憤不平:“相公,那長命金鎖跟手上的蝦須鐲,這一身的行頭加起來不下百兩銀子了。”

    顧和平說道:“姍娘,母親是清舒的親外婆。她要給清舒買些東西,難道我們還能阻止而且就母親的性子,若是我們敢攔著不讓她給清舒買東西,肯定會罵我們的。”罵還是小事,就要又尋機罰姍娘了。

    袁珊娘很是傷心地說道:“我家寶珠都沒穿過這么漂亮的衣裳,沒戴過這般貴重好看的首飾。”

    “寶珠還小,穿那么好干啥。再者清舒是去做客,要穿得太寒酸也不好看。”

    夫妻兩人生了一子一女,長子富貴今年五歲了,小女兒寶珠今年兩歲。

    這話袁珊娘不愛聽:“誰讓她嫁個窮鬼,再說那賊丫頭是林家人,丟人也是丟林家的,與我們何干”

    顧和平并不愿跟袁珊娘爭執,說道:“娘正病著,大夫說需要靜養。這些話在我面前說說也就是了,呆會到了娘跟前可別講,省得她又生氣。”

    若是顧老太太在,肯定要贊他一聲大孝子了。

    清舒回到主院,問了花媽媽:“我剛才在大門口見舅父舅母急匆匆出去,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花媽媽嗤笑道:“三房那邊來人說三老太太生病了,大老爺聽到就急忙過去了。”

    “三外婆生病了那我是不是得去看望下”對這個三外婆她是久聞其名,就是還沒機會見到真人。

    花媽媽不屑道:“生什么病,不過是裝病哄了大老爺過去。也是老太太心軟,覺得人家是至親骨肉沒攔著兩人親近。結果袁氏拉攏住大老爺后又使了離間計,惹得老太太與大老爺關系越來越差。”也是不屑于袁氏,所以才直接以姓氏稱呼對方。

    也是因為清舒如今已經懂事,所以花媽媽才將這些事告訴她。

    清舒問道:“我聽陳媽媽說外婆跟三外婆鬧翻了,為的何氏鬧翻”

    花媽媽點了下頭說道:“去年年底,袁氏聯絡族里的一些老人來逼迫老太太將生意交給大老爺。老太太不僅沒同意,還將袁氏這些年做下的丑事都公之于眾。自此,兩房就翻了臉不再往來。”

    清舒覺得奇怪,問道:“我聽陳媽媽說,家里的產業都是外公跟外婆賺下來的。”

    “可不是。在老太爺沒娶老太太之前,顧家那是吃了上頓愁下頓。老太爺是拿著老太太的嫁妝做本錢,才賺下這份家業的。沒有老太太,顧家二房跟三房的人還得整日為生計奔波,哪里有現在的好日子。二老太爺還好,他從不惦記大房的產業,對老太太也很尊敬。可顧老三跟袁氏卻不一樣,這些年兩人一直慫恿讓大老爺接手家里的產業。”若是真將家里的產業交給顧和平,要不了多久這些產業就得改姓袁了。

    清舒面露煞氣。

    她之前就奇怪她娘難產而亡后,外婆怎么會舍得丟下她而去,如今清舒有了答案。財帛動人心,袁氏姑侄兩人早就視大房的財產為囊中物。可她外婆性子烈為人又剛正,這么多年都把持著產業不放手且花錢又大手大腳,必定惹來袁氏姑侄的怨恨。所以,趁著外婆病倒時她們下了毒手。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