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全部章節 第136章 過年(4)

家有悍妻怎么破全部章節 第136章 過年(4)

    林承仲不僅沒將林承志勸回來,兄弟兩人還大吵了一架。林老太太知道以后氣得躺在了床上大罵韋氏。

    那罵聲不堪入耳,顧嫻怕清舒受影響忙說道:“清舒,你趕緊練字。”

    清舒練字的時候非常專心,外面有什么響動都不入她耳。

    “好。”

    其實林老太太的罵聲對清舒并沒什么影響,畢竟上輩子都聽了十多年。

    一直到林老太爺回來,林老太太才沒繼續罵。

    午飯的時候,顧嫻見韋氏在廚房吃飯不由問道:“弟妹,你怎么在這里吃飯”

    韋氏垂著頭道:“娘不讓我上桌。”

    說完,韋氏的眼淚落了下來:“大嫂,三弟他自己想搬出去找不到理由就冤枉我。大嫂,我真的沒有罵過他窩囊廢,更沒有想過逼他走。”

    顧嫻是個心軟的,聞言有些動容。

    清舒涼涼地說道:“二嬸,三叔又不是個傻子,沒人逼他會凈身出戶。娘,三叔是當了你送給三嬸的金簪才有錢買糧食,若不然一家幾口就得餓肚子了。”

    韋氏恨恨地看向清舒。就她對林承志的了解,林承志根本沒這個魄力帶著孩子搬出去。這些日子她反復回想當日的事,然后發現問題出在清舒身上。

    想著這些日子所受的刁難,韋氏罵道:“都是你這個攪家精,若不是你怎么會鬧成這個樣子”

    清舒大怒,拉著顧嫻的手說道:“娘,我們回縣城。再呆下去,我得被她作踐死。”

    顧嫻拉著清舒說道:“你這孩子,怎么脾氣越來越大。”

    清舒忍無可忍,問道:“娘,我不是你親生的,是你撿來的對吧”

    韋氏見狀火上澆油:“大嫂,這丫頭脾氣這么大都是你縱的,打她一頓就乖了。”

    顧嫻又急又氣得,罵道:“韋碧云,你將三弟趕出去還不罷休,如今竟還想逼走我跟清舒。行,那我如你的愿現在就帶了清舒回縣城去。”

    韋氏看她來真的,當即嚇出了一身冷汗:“大嫂,我、我是氣糊涂了,你別生氣。”

    林老太太聽到響動走了出來,知道原委以后掄起拐杖就打韋氏。

    她本來就一肚子的火,如今韋氏又撞倒槍口上正好成了出氣筒。

    韋氏被打得跪在地上求饒:“娘,我知道錯了,娘,你別打我了。”

    最終,清舒也沒能如愿回縣城。

    吃飯的時候氣氛很凝重,不過清舒沒受影響照樣吃了兩碗飯。

    林老太太現在是看什么都不順眼,看清舒吃這么多罵道:“一個姑娘家家的吃這么多都成飯桶了,以后誰家敢娶”

    十指不沾陽水還吃這么多,以后賺不到彩禮怕還得倒貼嫁妝才能嫁出去。

    顧嫻心里也有氣,但她還是忍著道:“娘,這個你就不用操心了,憑我家清舒的樣貌才情何愁找不著好人家。”

    顧老太太最近火氣很大,被顧嫻頂撞以后罵道:“我不過是說一句你倒是有十句頂我,我怎么就這么命苦,娶的這哪里是兒媳婦分明是喪門星。”

    清舒氣得摔了筷子:“娘,剛才罵我攪家精如今又罵你喪門星,咱還留在這干啥娘,咱們現在就回去。”

    林老太爺瞧著不對說道:“林清舒,你要回哪去這里才是你們的家。”

    顧嫻將起身準備走的清舒抱住。

    林老太爺又罵了林老太太:“你到底要干什么,是不是要攪得這個家雞犬不寧你才罷休”

    林老太太哭著道:“都是你,若不是你將承志趕出去也不會弄成這個樣子。”

    “你再嚎就給我滾出去。”

    林老太爺也很憋屈,以前如收割稻谷、修剪桑樹這些雜事都是林承志在料理,他無需操心半分。可林承志搬出去后這些事都落他身上了,清閑了這么多年加上年歲又大了,再做這些事感覺很累。

    忙完家里的事,又開始忙宗族內的一些瑣碎的事。他最近弄得筋疲力盡就想好好歇一歇,結果家里每日吵吵鬧鬧讓他不得片刻清凈。

    林老太太也被激怒了:“你個老東西,趕走了承志如今又想將我趕走,是不是接下來要接了那個狐貍精回來。我告訴你,除非我死了,否則那狐貍精休想踏進林家半步。”

    清舒眼睛一亮,這話有意思。

    顧嫻氣得不行,當著孩子說這些話像什么話,偏偏又是公婆兩人不能說。

    顧嫻站起來說道:“爹、娘,我帶清舒先回屋了。”

    不等林老太太開口答應,她就抱起清舒回屋了。

    清舒氣鼓鼓地說道:“娘,我們回縣城就能跟外婆與安安一起過年了。”

    顧嫻哄著她說道:“我們初二就回去。”

    清舒知道再鬧騰下去也回不去,干脆取了筆墨紙硯出來練字了。

    練完字,她又開始背書。

    看著她背不出來蹙著眉頭的模樣,顧嫻心情好了很多:“這丫頭認真起來的樣子,跟她爹真的很像。”

    提起林承鈺,顧嫻突然記起自己忘了告訴林家人丈夫明年要參加恩科的事。

    自從生下安安以后,顧嫻發現自己的記性是越來越差了。

    去了堂屋,顧嫻看著林老太太有氣無力地的樣子說道:“娘,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請彭叔來給你看下。”

    若是以前,她肯定要罵顧嫻一頓。可今日顧嫻發飆讓她也有了顧忌。若顧嫻真帶了清舒回縣城,不僅村里人會非議就是長子知道也會埋怨她的。

    “大過年的看大夫吃藥,沒的晦氣。”

    顧嫻也習慣了林老太太這性子,也沒爭辯,只是說道:“娘,朝廷要開恩科,會試的時間定在明年四月。”

    林老太太豁地站了起來:“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早些跟我說現在都臘月底,都沒有時間去拜佛了。”

    她要去各座寺廟求求各路神仙,一定要保佑她的承鈺高中。只要兒子高中成了進士老爺,那就再沒什么可愁的了。

    顧嫻好脾氣地說道:“我也是前兩日才收到相公的信。娘,明年四月才開考,等天氣變暖了我們去上香也不遲。”

    每年到科考的時候寺廟的人就特別多,那些人都是去給家里進場的學子祈福。

    林老太太嗯了一聲道:“那你明年隨我一起去。”

    顧嫻點頭道:“這是當然了。”

    今年是大著肚子不宜走山路,情況特殊才沒去寺廟。明年,肯定是要去求各路菩薩保佑夫君考試順利考中進士了。

    林老太太又道:“家里的事不要告訴承鈺,省得讓他分心。”

    顧嫻點頭道:“娘,我知道的。”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