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全部章節 第400章 出洞

家有悍妻怎么破全部章節 第400章 出洞

    晚上,清舒與顧老太太說道:“外婆,我要買一些書。明早我先去書局買書,回來再帶你跟安安去文華堂逛逛。”

    顧老太太不放心,搖頭說道:“你買什么書,告訴墜兒給她去買。”

    清舒搖搖頭說道:“墜兒姐姐不知道買什么書呢外婆,你不用擔心,我心里有數。”

    “清舒,真不會有危險”

    “外婆,我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的。”清舒笑著說道:“外婆,這里是京城天子腳下。他們想殺我也不可能出動很多人的。我跟易安借了幾個人,加上忠叔他們肯定不會有事的。”

    顧老太太握著清舒的手,良久沒說話。

    安安拿著一本書走了進來:“外婆、姐姐,你們怎么坐著不說話呢”

    清舒笑著問道:“外婆考我生意上的事,我一時沒回答出來。安安,你進來可是有什么事”

    安安指了書上的一個字說道:“姐姐,這個字我不認識。姐姐,它念什么”

    “huan,轉圜的圜。”

    一直到睡覺前,顧老太太才與清舒說道:“你也大了,外婆也做不了你的主。不過清舒,你一定要保護好自己,外婆不想白發人送黑發人。

    “外婆放心,我會保護好自己的。”

    防備出意外,顧老太太將自己帶的護衛挑了兩個跟著清舒。

    到了書局,墜兒寸步不離地跟著清舒。清舒見狀笑著說道:“墜兒姐姐,你要放松一些。若你這樣,對方會察覺到的。”

    出了書局清舒沒上馬車,而是走到對面的小攤子上挑揀起東西。

    有個挎著一籃子桃花的姑娘走過來,笑吟吟地問了清舒:“小姑娘,我這都是剛摘的桃花,你要不要買兩枝回去。”

    清舒笑瞇瞇地說道:“姐姐,你這桃花怎么賣的”

    “十文錢一枝。”

    就在墜兒低頭拿錢時,那女子突然從袖子里滑出一把刀刺向清舒。

    清舒靈敏地避開這一刀。對方速度非常快,也幸虧她早有準備,否則非死即傷。等女子的刀再刺向清舒時,墜兒用劍給擋了。

    等這女子被忠叔生擒后,清舒問了這女子:“我自小與人為善從沒得罪過人,你為什么要殺我”

    女子沒說話。

    幾個官差過來了,他看向清舒問道:“怎么回事”

    清舒面色發白地說道:“她想殺我,我護衛將她給擒住了。”

    為首的官差叫李六,聽到這女子是刺客當街殺人臉都變了。

    京城之中當街殺人這事性質極為惡劣。李六說道:“這位姑娘,還請你跟我去衙門走一趟。”

    “好。”

    走到一個三岔口,這女子突然掙脫開衙差的鉗制朝著對面跑去。跑到路中間,被一輛飛奔而來的馬給撞飛了。這女子重重地摔在地上,鮮血直流。

    墜兒趕緊將清舒的眼睛捂住,壓低聲音說道:“姑娘,不要看。”

    清舒順勢倒在墜兒懷里。

    墜兒干脆將清舒抱起,一只手還捂著她的眼睛:“大人,我家姑娘給嚇住了可否讓她先回去大人,我當時也在現場,有什么話可問我。”

    李六看著清舒慘白的臉,問清楚她的身份以及住址點頭說道:“可以。”

    顧老太太看著清舒虛弱得連路都不能走,頓時嚇得不輕:“我的乖乖,你這是怎么了”

    進了屋清舒也不再裝柔弱了,將剛才發生的事都告訴了顧老太太:“陸子幀自顧不暇,暫時是安全了。”

    當然,只有陸子幀死了她才真正安全。

    顧老太太恨恨地說道:“乖乖放心,不管付出什么代價,我都不會放過他。”

    清舒跟他無冤無仇,就因為猜測清舒會阻了她的路就痛下殺手。這樣毒辣惡毒的人,死有余辜。

    陸子幀第一時間知道刺殺失敗了,著惱道:“當日不是說他們從沒失過手嗎這都已經是第二次了。”

    陸英說道:“那丫頭反應極為靈敏,刀刺向她時她瞬間就避開了。主子,他們懷疑這丫頭會武功。”

    一個人的時間跟精力都有限,那丫頭日日念書哪有時間習武,就算真學了也只是花拳繡腿:“他們在為自己的無能找借口。”

    陸英輕聲說道:“主子,他們說已經損失了一個人。若是主子還要殺那丫頭,必須另給一萬兩銀子。”

    若是以前,一萬兩銀子他隨手就能拿出來。可劉氏那女人太狠,對放了話說誰跟他做生意就是跟東平侯府作對。

    這消息一出,以前跟他一起做生意的人都跟他拆伙。而原本答應入伙的人,也都退卻了。

    這幾年陸子幀賺了不少的錢,可上下打點以及拉攏人花用了不少;還有跟人合伙分出去不少錢。剩下的有些被他拿去置產,也有不少被他花掉了。

    自賺錢,陸子幀花錢如流水。像春香樓那小瑤兒,每個月都是上千兩的花銷。

    置的產業不能賣,因為這些產業過幾年會翻好幾倍現在卻賣不到價。這樣一來,他手里只有八萬多兩銀子。而這些錢,他都是要帶去江南的。

    陸子幀說道:“陸英,你說那女人是真幸運還是已經起了疑心。”

    陸英說道:“主子,我們跟她沒任何交集,就算起疑心她也不會懷疑到我們。”

    “你說得很對。那這事先放下,等我們從江南回來再說。”

    反正林清舒要在文華堂念幾年書,等他從江南回來再動手不遲。

    咳,也是七色不接這個單子。若不然,早就解決了這丫頭。

    鄔易安聽到清舒被人刺殺,立即去找鄔夫人:“娘,清舒又遭人刺殺了。娘,你派人去查查看到底是誰要殺清舒。”

    夫人聽到殺手已經被馬撞死,沉吟了下說道:“易安你去問問清舒她得罪過什么人。若不然我們沒頭蒼蠅似的去查,查一年半載也查不到什么了。”

    鄔易安搖頭說道:“娘,你覺得清舒能跟人結下什么深仇大恨”

    “也是,一個九歲的孩子能跟人結下什么大仇。”鄔夫人說道:“那顧家或者林家有什么仇人呢”

    鄔易安說道:“也不可能。顧家以前的生意也只在沿海;至于林家,林承鈺不喜歡清舒這整個京城都知道,而且那人要報復直接找林承鈺就是何必饒那么大圈子對清舒下手呢”

    鄔夫人說道:“我讓人去查查。不過,比別抱太大的期望。”

    連仇家是誰都不知道,能查得到什么。

    s:2019年了,新的一年,新的開始。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