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全部章節 第783章 為你好(2)

家有悍妻怎么破全部章節 第783章 為你好(2)

    傍晚時分符景烯正在寫文章,就聽到下人回稟說蘭亭過來了。

    符景烯一見到他就冷著臉說道:“若是你也來勸我退親,那就別開口。”

    墨硯都呆了。莫怪他家主子生這么大氣,他聽了都受不了。林姑娘多好啊,竟要讓他主子退親。

    蘭亭將手中捧著的一疊書放下,說道:“你也別生氣了,我爹也是為你好。”

    符景烯直接撅回去了:“為我好他的這份好我可消受不起。”

    蘭亭坐下,朝著也一臉慍色的墨硯說道:“還傻呆著做什么,快去端杯茶來給我吃。”

    剛到家就被老爹趕過來,這會渴得嗓子都快冒煙了。

    符景烯說道:“若是你來當說客,茶跟糕點就免了。”

    蘭亭哭笑不得:“生這么大氣啊”

    “我沒當場翻臉,已經是看在這些年你對我照顧的份上了。”

    蘭亭聞言無奈搖頭說道:“你也別怪我爹,林姑娘進禮部當差這事態欠考慮,我爹的擔心也不無道理。”

    “她一個定了親的姑娘,去禮部任什么職啊這不是將自己置于風尖浪口嗎這次為何有人造她的謠且傳播得那么快,就因為她進禮部惹得許多人不滿。”

    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司務,但對哪些官員來說也是侵犯了他們的領地。

    符景烯說道:“我跟你說過,她是征得我同意才去的。”

    蘭亭正色道:“那我也跟你說過,一旦進入了禮部就會有許多是非。這次的事,只是剛剛開始。”

    “再大的風雨我也會與她一起度過。”

    蘭亭不跟他爭辯,只是問道:“其他我不說,我就想知道,她為何要攪和高家二爺跟二奶奶夫妻兩人離心。”

    “什么”

    蘭亭說道:“你不知道因為她挑撥離間,高凱要與妻子楚氏和離,這事她怎么好意思跟你說。”

    符景烯說道:“清舒一向與人為善。她不會無緣無故拆散別人的姻緣,她既這么做肯定是有她這么做的緣由。”

    蘭亭:

    算了,說什么都沒用了。

    符景烯說道:“還有事嗎沒事我要溫書了。”

    蘭亭也不多說了,因為他知道說什么都沒有用:“景烯,你別怪我跟我爹多管閑事,我們也是怕你將來后悔。”

    “這個你放心,我不會后悔永遠不會。”

    蘭亭苦笑了下說道:“既如此,這事我就不多嘴了。”

    其實他早知道這個結果了,只是他爹逼著不得不來這一趟。

    蘭亭跳過這個話題,與符景烯說起朝堂上的事。

    每年會試,策論與朝政息息相關。所以閉門造車那是行不通的,必須時刻關注朝時政才行。

    蘭亭回去以后就與蘭大老爺說了:“爹,如今他正在熱乎勁上。我們想讓他退親,怕是不能了。”

    他其實也想符景烯退親。不是說林姑娘不好而是這姑娘家世太復雜了,娶了她等于是娶了一堆麻煩。還有如他爹所擔心的那樣,還會托了景烯的后腿。

    蘭大老爺聽完后,冷著臉說道:“娶妻娶賢,這樣的女子娶回家就是禍端。”

    “爹,景烯不是我們蘭家的子弟,且他輩分與你相當。他既不愿意退親,咱們也不能強逼了他去。”

    蘭大老爺搖頭說道:“不行,這事我不能置之不理。”

    “不過你說得也對,我們確實不好插手。我會寫封信給師叔,請他來京一趟。”

    蘭亭搖頭說道:“爹,你就別白費功夫了,師叔不會管這事的。”

    蘭大老爺搖頭道:“不,事關景烯前程,你師叔不會置之不管的。”

    蘭亭覺得他是白費功夫:“爹,景烯不是個會輕易屈服的人。他既認定了林姑娘,我們逼他也不會同意退親的。”

    想到這里,他又說道:“要不這樣,爹,我們讓姑姑去勸勸景烯跟林姑娘。”

    蘭大老爺嗯了一聲說道:“你去跟你姑姑說,讓她務必說服林氏。”

    蘭諾知道這事,罵道:“有道是寧拆一座廟不毀一樁親,怎么你連這點道理都不清楚你還何面目站在朝堂之上。”

    蘭亭說道:“姑姑,林姑娘確實很優秀,但我覺得她真的不適合景烯。姑姑,景烯家世不行,他該娶一個對他知書達理溫柔賢淑且對他有助力的妻子。”

    “這話你該跟景烯說,而不是與我說。”

    “他要愿意聽我說,我就不會來找姑姑求助了。”

    蘭諾問道:“那你知道景烯為何不愿退親嗎”

    蘭亭一臉詫異地問道:“聽姑姑你這話的意思難道這里面還有隱情”

    蘭諾嗯了一聲道:“是。不過具體的我也不清楚,你只要知道景烯是絕不會跟清舒退親就行。”

    蘭亭一臉狐疑:“姑姑的意思他們在定親就接觸過”

    “你問得太多了。蘭亭,你爹老古板你別學他。還有景烯是個有主見的孩子,你們別逼他做不愿做的事,不然到時候會鬧開了大家都不好看。”

    從蘭諾這邊打聽不到什么,他只好偃旗息鼓了。

    當日傍晚,鄔家收到了符景烯的拜帖。

    鄔老夫人拿著拜帖,笑著說道:“讓這孩子明早過來,也讓我瞧瞧他長得啥樣”

    鄔夫人笑著道:“都說長得一表人才,應該不差了。”

    “知道他長得好,可這不是沒見過嗎咦,清舒怎么還沒過來。”

    話剛落,林菲就過來告罪:“老夫人、夫人,我家姑娘在屋里練字。我叫了她一聲,她沒應我。”

    “沒應就繼續叫啊”

    林菲搖頭說道:“老夫人,我家姑娘不管是作畫還是練字,叫了不應時就不能再叫的,不然會影響她的。”

    “萬一正好有了靈感,被我大叫一聲將靈感嚇沒了,姑娘會打死我的。”

    鄔夫人笑著說道:“娘,這就跟練武一個道理。正練到有感覺的時候想出新招式被人打斷,又得重頭再來了。而重來,效果未必有先前的那般好。”

    鄔老夫人擺擺手說道:“那算了,我們不等她先吃吧”

    吃過飯,鄔老夫人吩咐林菲:“等你家姑娘練完字,立即讓她吃飯。不然總這樣,會弄壞腸胃的。”

    林菲脆生生地應道:“好。”

    這幾天她跟著住在國公府,過得特別的舒心。無他,有人陪著練劍啊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