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全部章節 第1165章 焦慮癥(2)

家有悍妻怎么破全部章節 第1165章 焦慮癥(2)

    黃女醫第二天下午就到了。她先給封小瑜把了脈,然后詢問了一下她的日常飲食以及睡眠。

    封小瑜說道:“三餐正常,就是睡眠不好。睡著后總覺得孩子在哭,然后就醒了。”

    “那孩子哭了沒”

    封小瑜搖頭說道:“沒有,晨哥兒現在每天只起兩次。不過他醒過來的時間沒有規律,所以我總驚醒,醒了以后就很難入睡。”

    黃女醫點點頭,又繼續問道:“那平日里孩子有點頭疼腦熱的時候,你是不是緊張的吃不下睡不好”

    “對。前兩日晨哥兒腹瀉,我接連三夜沒瞇眼。”

    易安都很佩服她了,不過一個腹瀉竟然嚇得三天三夜沒合眼。

    黃女醫沉默了下問道:“你是不是擔心自己睡著了以后,再醒過來就聽到孩子沒的消息”

    “不僅是這次拉肚子,就是平日里你是不是也特別擔心孩子會出意外。比如說孩子睡得稍微久一點,你就很擔心然后伸手看他是否還有呼吸。或者吃個蘋果梨啊的,你擔心他會卡在喉嚨然后窒息而亡。”

    封小瑜神色一頓,在眾人的注視之下還是點了頭:“對,我很擔心晨哥兒會出意外。”

    易安都無語了:“吃個蘋果梨都怕被噎死孩子小是很嬌貴,但也沒你想得那般夸張吧”

    封小瑜哭喪著臉說道:“我聽說有個一歲大的孩子,就因為乳母給他吃了顆葡萄,然后卡在喉嚨里沒了。”

    清舒皺著眉頭說道:“那有的孩子吃奶一個沒注意還會被奶給嗆死,那你總不能喂完奶不睡覺就一直盯著孩子吧”

    意外是有,但概率極少。

    封小瑜點頭道:“對,我喂完奶后也不安心,所以就讓木琴她們輪流看著。我想只要晨哥兒身邊不離人就不會出意外。”

    清舒沒話說了。

    易安沒好氣地說道:“我看清舒說得沒錯,你是真病了,病得還不輕呢”

    封小瑜看向黃女醫,問道:“黃大夫,我這個真是病嗎”

    黃女醫說道:“你這個是產后焦慮癥。其實這個產后焦慮癥很多產婦都會有,只是有的很輕自我調整下就好了,有的比較重到最后情緒會失控。”

    想起秦老太醫的話,封小瑜打了個冷顫說道:“秦老太醫說,我若是不放寬心會變成大喊大叫的瘋子”

    黃女醫搖頭說道:“并不一定就是大喊大叫;也有可能是情緒低落做什么都提不起勁來;最嚴重的可能會想不開。”

    別說封小瑜,就是清舒跟易安三個人聽了都嚇得不行。

    黃女醫點頭說道:“我年輕時跟著師傅行醫時碰到過這樣的事,一個女子生完孩子沒多久丈夫要納妾她一時想不開自盡了。那女子性子其實很干烈的,若換平常她丈夫納妾事肯定和離而不是自盡。可她生完孩子后情緒不穩定,有時候會惡狠狠罵人有時候半天不說話。然后被丈夫這么一刺激,她就走了絕路。”

    “她娘家人當時懷疑是男子下的毒手,還告了官,不過最后仵作驗明是自盡身亡。”

    易安趕緊問道:“封小二,你沒像她這樣吧”

    封小瑜沉默了下說道:“有時候很累的時候也會想,若是不嫁人不生孩子也就不用受這個累了。”

    清舒趕緊說道:“有這個想法很正常。人特別累的時候都會有負面情緒的,但只要排解宣泄出來就好。”

    封小瑜問道:“清舒,你也會這么想”

    易安很想翻白眼,一聽就知道是在寬慰她的,偏這傻子聽不出來。

    清舒點頭道:“當然有了,景烯在外生死不知的時候我都后悔嫁給他,更后悔生下福哥兒了。”

    黃女醫也笑著說道:“縣主你別擔心,你這個癥狀確實不算嚴重。你將孩子交給丫鬟婆子,然后做些自己喜歡的事。比如說做一件漂亮衣裳買兩樣漂亮首飾,沒事的時候跟清舒她們一起嘮嘮嗑吐吐苦水什么的,慢慢的就好了。”

    “這樣就能好”

    易安潑了她一盆冷水:“前提是你能放心將晨哥兒交給常嬤嬤與木琴她們帶嗎你若不放手說什么都枉然。”

    清舒見她遲疑,不由說道:“常嬤嬤將福哥兒照料得那么好,若不是她要回去我都不舍得放人。將晨哥兒交給她,你完全不需要擔心啊”

    封小瑜點頭道:“我盡量放手。”

    黃女醫笑著說道:“欲速則不達,慢慢來不能急。”

    “我京城里還有許多客人等著,縣主既沒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封小瑜問道:“不用開藥嗎”

    “是藥三分毒,你現在還喂奶不能吃藥。縣主不用擔心,你這個只需要放寬心就好。”

    黃女醫隨便吃了幾口飯,又急匆匆地趕回京城了。

    易安看向封小瑜,和顏悅色地問道:“要不要下棋好久都沒給你對弈了,咱今天對兩盤。”

    封小瑜有些放心不下晨哥兒,可想著黃女醫的話還是點頭道:“好,那咱們就下一盤。”

    易安是個臭棋簍子,而且還喜歡悔棋。跟她下棋必須要有極好的耐心以及脾氣,不然絕對要被氣死。

    見易安又要悔棋,封小瑜將棋子氣呼呼地說道:“不跟你下了,再下我吐血了。”

    清舒笑著說道:“那我跟你對弈一局。”

    “行。”

    清舒的棋藝一般,不過封小瑜的棋藝也沒好到哪里去。兩個人旗鼓相當,最后打了個平手。

    看了下時間,封小瑜呀了一聲道:“竟然半個時辰了,不行,我得去看下晨哥兒。”

    清舒拉著她說道:“晨哥兒有常嬤嬤照顧著,你完全不用擔心。你都許久沒與我們一起好好吃頓飯,這次留下與我們吃飯。”

    吃完飯,清舒去與斕曦拖著她去了花園散步。一邊走,清舒一邊與她說著京城里的各種八卦。

    封小瑜很快就加入其中,與清舒熱切地聊了起來。

    在花園里轉了小半圈,眼見著太陽要落山清舒才道:“孩子到了晚上就要找娘,你快回去吧”

    封小瑜歸心似箭,結果等她回到院子時晨哥兒與常嬤嬤她們玩得正開心。

    常嬤嬤笑著道:“縣主,哥兒剛才吃了大半碗的胡蘿卜粥。”

    “拉了沒有”

    常嬤嬤搖頭道:“沒有。就睡醒后沒見著你哭了一小會,不過很快我就哄好了。”

    封小瑜看著玩得開心的晨哥兒,覺得自己真的應該學會放手。不然像以前一樣,真的太累了。

    斕曦請了牛叔過來與他說道:“搜集下京城里各種的八卦趣聞,小瑜愛聽這些東西。”

    這個不是什么難事,牛叔一口應下。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