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全部章節 第1287章 古家(1)

家有悍妻怎么破全部章節 第1287章 古家(1)

    春桃將穿著大紅色衣裳戴著老虎帽的福哥兒抱進了屋。

    “娘、娘……”

    伸出手想要清舒抱。

    清舒看到他臉上跟手上都臟兮兮的,頭疼不已“真是一只小臟猴,趕緊打水來。”

    福哥兒見清舒不抱他,將手里拿著的兩塊石頭遞給他“娘、娘……”

    清舒給他洗干凈以后換了一套外裳,弄妥當了才將福哥兒遞給顧嫻“娘你注意點,他力氣比較大被打著會很疼。”

    之前香秀被福哥兒踹了一腳,疼得他眼淚都出來了。

    福哥兒一到她懷里,顧嫻覺得抱了個秤砣“福哥兒多少斤了,這般沉。”

    清舒笑著說道“上個月二十四斤,這個月沒秤。這孩子身體結實,看起來不大胖但抱起來壓手。”

    沈少舟笑著說道“身體結實好,這樣就不容易生病了。”

    沈濤跟沈湛他沒這么管過,但官哥兒卻是他一手帶大的,知道孩子很容易生病。

    清舒笑著說道“他身體比一般孩子要好一些。從出生到現在就六個月大的時候發過一次燒,不過上個月拉了回肚子。”

    孩子生病她也擔心,不過卻不像封小瑜那般夸張,她是跟香秀幾人輪流著照料。

    顧嫻說道“怎么會拉肚子?”

    清舒說道“他現在好奇心重,看到什么東西都喜歡放嘴里嘗。。”

    香秀跟傅苒將孩子照料的很精心,只是福哥兒大了喜歡在外面玩。上個月在花園玩,也不知道抓了什么東西吃,當晚就拉肚子。

    看他拉個不停,嚇得清舒半夜去請了黃女醫過來。

    沈少舟關切地說道“你又要料理里里外外的一堆事還要照料孩子,得當心身體。”

    清舒笑著說道“我每天早晚都會打拳,身體很好。”

    雖然事情確實有些多,但清舒安排得當還有許多空余時間,她也是利用這空閑時間來練字的。

    就在這個時候,芭蕉在外說道“太太,親兵營都司古世新古大人府上送來了一張請帖。”

    清舒有些訝異,他們家跟這個古家可沒有往來。不過,她還是與顧嫻兩人道“娘,沈伯伯,我過去看看等會就回來。”

    “去吧……”

    顧嫻等她走后說道“這孩子也太忙了,你說我們留下來幫她照料福哥兒怎么樣?”

    沈少舟搖頭說道“岳母要回老家養老,我們哪能留在京城。”

    顧嫻苦笑了一聲說道“你就別哄我了,就算我想給她帶孩子她也不會同意的。”

    就清舒對她那排斥的模樣,能讓孩子與她親近已經不錯了。

    沈少舟婉轉地說道“我們這么大年歲哪還有精力照料孩子?再者,清舒跟景烯學問好,言傳身教孩子將來肯定會跟她爹娘一樣優秀。”

    他都不大會教孩子,顧嫻就更別說了。

    福哥兒現在這個年歲正是好動的時候,在顧嫻懷里呆了一小會就掙扎著要下來。

    顧嫻抱不住他,只得將他放在地上。

    古家的婆子給清舒福了一禮,笑著說道“我家主子聽聞太太你很喜好花草,想請太太你去賞花。”

    賞花是假,估計是有事了。

    清舒雖然一頭霧水,但還是點頭應了“我平日就喜歡些花花草草,沒想到古太太也是同道中人,明日正好跟古太太請教。”

    回到小花廳,在門口清舒就聽到了福哥兒嚎嚎大哭的聲音。

    進了屋就看見顧嫻抱著福哥兒心肝寶貝地叫著,還安撫他道“福兒別哭,外婆這就讓人將椅子拿出去劈了。”

    清舒看著他額頭又腫了個大包,拿了藥來給他涂。

    看著福哥兒哭聲大了起來,顧嫻不由地說道“你輕點,孩子皮膚嬌嫩你這樣揉他會很疼的。”

    清舒淡淡地說道“我知道怎么做。”

    涂完藥,清舒板著臉與福哥兒說道“以后不要走得那般急,不然還得摔。再摔的話,娘不給你涂藥就讓你一直疼著!”

    福哥兒哭得越發傷心了。

    自上個月發現福哥兒能聽懂她的話以后清舒就比較嚴厲,因為她知道越是聰慧的孩子越要嚴加管教。

    顧嫻看不過眼說道“他還那么小知道什么?清舒,教孩子得慢慢來不能心急。”

    清舒不愿再聽她說,直接說道“娘,你要沒什么事就回去吧!”

    顧嫻臉色漲紅。

    沈少舟拉了她一下說道“那你忙,我跟你娘先回去了。”

    出了門,顧嫻難受地說道“她就這么不待見我,連一頓飯都不留。”

    “不留飯也就算了,可她怎么能對福哥兒那樣嚴厲,福哥兒才一歲三個月懂什么。”

    沈少舟有些頭疼地說道“阿嫻,福哥兒是清舒親生兒子,她還能虐待了孩子不成?”

    頓了下他又道“阿嫻,清舒是福哥兒的親娘,她怎么教孩子我們無權置啄。下次見面你要再這樣,我擔心清舒不會在讓你見福哥兒了。”

    顧嫻垂著頭不說話了。她也不知道為什么看到福哥兒就由然生出一股喜歡,恨不能將天底下最好的東西都給那孩子。

    嘆了一口氣,顧嫻說道“少舟,我想去珍寶閣給福哥兒打一條長命鎖。嗯,我想打一整套金飾給福兒。”

    之前送來一整套的禮物,不過平洲那邊的匠人手藝比不過珍寶閣。

    沈少舟從不是個小氣的人,聞言點頭說道“那我們去吧!訂好了首飾,我們去福運樓吃飯。”

    “那將娘也接了來吧!娘一直都很喜歡吃肘子,等會讓廚子將肘子燉得爛爛的,這樣她也能吃了。”

    年歲大了牙口沒以前好。

    不得不說顧嫻現在確實比以前改變了許多,不管是吃的還是用的她都會惦念著顧老夫人。

    沈少舟笑著道“好啊,我讓陸德根去接了岳母跟弟妹她們來。”

    顧嫻想了下說道“要不,將安安也叫了來。”

    沈少舟笑著說道“安安在女學呢?她下午估計還有課,我們改日再請去吃。”

    全家一起出動去福運樓吃飯,溫氏坐在馬車內有些擔心地與沈濤說道“我聽說福運樓是京城最好的酒樓,這一頓得二三十兩銀子吧?”

    沈濤也去過幾次,笑著道“那看點什么菜了。要點的都是招牌菜再要上兩壇酒,七八十兩銀子是要的。”

    “這么貴啊?”

    他們一家人每個月的開支也就五六十兩銀子了,這一頓飯就夠一個多月的花銷了。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