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第1443章 心病(2)

家有悍妻怎么破 第1443章 心病(2)

    譚經業不僅學業上請教符景烯,也詢問了一些朝堂上的事,符景烯是知無物不盡盡無不言。

    小丫鬟在書房外說道“老爺、姑爺,飯菜已經好了,太太請你們過去吃飯。”

    譚經業有些意猶未盡地說道“就吃午飯了。”

    感覺都沒說兩句話。

    符景烯笑著說道“我明后兩日都在家,你有什么問題盡可過來。”

    “多謝姐夫。”

    有道是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雖這話有些夸張,但每次跟符景烯談完譚經業都受益匪淺。

    雖然沒有肉菜,但一整桌的菜也是色香味俱全。當然,除夕夜的年夜飯才是重頭戲。

    吃過午飯,譚經業就與安安去了傅苒住的那個院落。主要是那個院子的書房鋪了地暖,方便譚經業溫書。

    符景烯等兩人走后主動說道“經業的學問大有長進,這次恩試考中的概率很大。”

    聽到這話,清舒笑道“剛才安安與我說等我們搬走以后,這個宅子以后可以出租,以它的盛名每年租個兩三千兩不在話下。”

    “你說,我們將宅子租出去怎么樣?”

    符景烯好笑道“你要舍得,我沒意見。”

    就清舒寶貝這個宅子的程度哪舍得租給別人住,說這話純粹是逗他。

    夫妻兩人正說著話,芭蕉在外說道“太太,國公府送東西來了。”

    清舒聽到這話歡喜不已“看來是干爹回來了。”

    她之前就聽易安說鎮國公今年會回來過年,只是昨日都沒聽到響動。現在看來,怕是上午回來的。

    鎮國公雖然身份貴重但本人并沒有架子,之前更是教導他武功,所以符景烯也非常尊重他“我們明日過去拜見下他。”

    清舒搖頭道“明日就算了,還是后日去吧!他老人家最好美酒,我們去酒窖取兩壇竹葉青送他。”

    符景烯也沒不樂意,只是說道“之前我們都說了美酒已經賣完了,現在再拿出來怕又會被他們惦記了。”

    清舒笑了下說道“以前千方百計瞞著是擔心有人覬覦這些美酒,利用權勢強占了去,現在還怕什么。”

    現在想搶他們的東西,也得看他們有沒有自個本事。

    符景烯說道“可問題是三月咱們就要搬去西交胡同啊?到時候酒窖的被有心人知道,我怕會給家里招賊。”

    并不是挖個洞就是酒窖的,能存放百年的酒窖都大有講究的。他們搬去西交胡同,可那些酒卻不好帶去。一來都拿出來會顯露在人前,二來要短時間內喝不完他怕會影響口感。

    清舒點頭道“我們也不大張旗鼓地送,只偷偷的送過去,相信干爹也不想更多人的知道。”

    但凡好酒的人,都希望都好酒據為己有。這要傳揚出去討酒的人多了,他將來能喝到的就少了。

    符景烯莞爾。

    很快,鎮國公府送的東西抬上來了。看著四個箱子,清舒有些愕然“怎么這般多?”

    來人福了一禮后,指了其中一個箱子說道“這是國公爺送給哥兒的,另外三箱都是皮子跟藥材。”

    清舒關切地問道“干爹是什么時候到京的?”

    來人恭敬地回道“今日辰時末到家的。二姑娘,國公爺請你與姑爺明日回府吃一頓團圓飯。”

    “好,明早我們就過去。”

    符景烯最先打開送給福哥兒的那個箱子,然后就看見里面放著的弓箭以及刀劍“怎么送這些東西啊?”

    清舒并不意外,笑著說道“干爹送孫輩的第一件禮物都是兵器,他是希望鄔家的后輩子孫都能成為保家衛國的好男兒。”

    只看這份禮物就知道,鎮國公將福哥兒當成自家的孩子來看待。

    符景烯笑著道“那就給他收起來,等福哥兒大了再給他。”

    另外的三個箱子一箱子是皮毛,另外兩箱都是藥材。皮毛自己留著做大毛衣裳穿,藥材分成三份。一份自個留著,另外兩份分別給顧老夫人跟祁老夫人。

    福哥兒玩了一會眼皮在打架,清舒瞅見后道“我要午覺了,你呢?”

    “我也睡啊!”

    睡了兩刻鐘以后清舒就醒了,然后轉過頭就看見福哥兒屁股正對著符景烯的臉。

    清舒笑著將他給挪開了,然后就驚醒了符景烯。

    看著他樣子沒睡飽,清舒說道“你再睡會吧,我去書房練字。”

    符景烯起身后,晃了晃頭說道“不睡了,我陪你一起吧!”

    兩人進了書房,清舒練字符景烯則選了一本書看。看了一小會,他就放下書走到清舒身邊看。

    符景烯看她寫完一幅字后夸贊道“筆力蒼勁有力,線條流暢如行云流水。清舒,以后啊讓福哥兒照著你的字臨摹。”

    女子因為力道沒男子那般大,所以她們寫的字都比較婉約柔美。清舒因為常年打拳的緣故,克服了這個問題。加上她的字很大氣,不知道的絕對以為是男子寫的。

    清舒將筆放下,搖搖頭說道“我的字雖好,但還不適合福哥兒學。等再過一年讓他臨摹顏公的《顏勤禮碑》或者歐陽大人的《九成宮醴泉銘》。至于將來學哪種字體,到時候看福哥兒的具體情況。”

    符景烯說道“這是你決定就是。”

    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的,顯然書法方面清舒比他擅長。

    就在此時,春桃在外說道“太太,二姑爺求見。”

    符景烯笑著說道“看來還是有許多問題問我。清舒,你練字吧,我與他去前院的書房說話。”

    清舒想了下說道“景烯,我想與經業談一談。”

    符景烯一聽就知道她的意思“你想與他談孩子的事?清舒,問題在青鸞身上,你找經業談也沒用。”

    清舒搖搖頭說道之前我也覺得問題在安安身上。不過這幾日我琢磨了下,主要問題是在安安身上,但經業也有問題。”

    “你放心吧我不是要指責他,只是想與他談談這個問題。不然再這樣下去,我怕安安又鉆了牛角尖。”

    見符景烯一臉不解,清舒苦笑道“安安前幾日與我說她想去抱養個孩子在膝下養,說這樣能招了孩子來。雖然被我勸住了,但我覺得這樣下去遲早出問題。”

    符景烯說道“要不我來與經業談。”

    “不,這事必須我來說才有用。”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