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三十六章 首戰告捷(4)

第三十六章 首戰告捷(4)

    第三十六章 戰告捷(4)

    開化的保安團營地,所處開化鎮邊,槍聲一響,所有鎮子里的老百姓都關緊門窗,躲到了屋子里去。

    人來人往的街道上,空無一人。這在動亂年代是很常見的情況,曾一陽站在營門外,也不為意,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到了營區的俘虜身上。

    熙熙攘攘的槍聲,也漸漸的消失,整個營區都控制在了曾一陽這二十來人的身上。說不緊張,那是假的,對方雖然被擊斃了大部分的軍官,但還是有將近六百人的俘虜頂著太陽,驚恐的坐在操場上的空地上。

    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這恐懼的表情,不過這不是曾一陽小隊該擔心的事。他們唯一關心的就是,讓這些俘虜徹底關到讓他們可以放心的地方。那么才能騰出手來,將這個營地里的彈藥庫中的武器彈藥拉出來,然后順利的撤退。

    看著一隊隊的俘虜,每三四十個就結成一對,戰戰兢兢的進了一個俘虜們的營房。

    作為士兵的營房,一溜的大通鋪,加上空地,真個房子像是一個巨大的倉庫。關押著六百來號人不是問題,隨著空地的俘虜不斷的減少。

    王立等這些隊員也漸漸的露出了笑容,心情也輕松了下來,對于手下的俘虜,他們也不想多殺。畢竟這些手無寸鐵的俘虜,都是同胞,沒有深仇大恨,根本就沒有必要下黑手。這年月,當兵吃糧,都是很多無力生存下來的農民最后的辦法。

    好男不當兵,好鐵不當釘。這都可是千年來,傳統思想的遺留。說起來,在萬般接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年代,當兵確實是最無奈的辦法。

    甚至在宋朝的時候,官軍享受的待遇,和配各地的囚犯沒有大區別。臉上刺字,整一個勞改犯。

    身邊的李紅兵,作為曾一陽的警衛,四周的環境都是他需要關注的。

    忽然,他現在不遠處,一顆大樹下,有個輕瘦的身影,一直呆在那里,時不時探出來朝他們看,行為極為可疑。

    “隊長,你看。”隨著李紅兵的手指的方向,曾一陽也現了不遠處一顆大樹下,有段青色的土布被顯露出來。

    “紅兵,你從街頭的墻根邊上轉到那人的身后,把他給我拿下來,我要見他。”曾一陽可不會認為,對方是由于躲避不及時的鎮民,由于人生地不熟,他也不能不考慮當地的地頭蛇。

    有家有業的大地主,大商人家,那家不召些個地方上的地痞流氓,組成一家的護衛。這人很能就是此地大商家的探子,這些人雖然成不了軍隊的威脅。就怕他們背后的勢力,聯合起來,在他們本鄉本土,找個隱秘地點打黑槍,實在是太容易了。

    “隊長,我的任務是保護你。黨代表也說了,要我不離開你五步之內,您要是曾破點皮……”李紅兵為難的說,他不敢違抗曾一陽的命令,但也不能將劉先河的話不當回吧!

    “執行命令!”

    李紅兵一跺腳,也顧不上劉先河事后會如何處分他。

    他明白,對方這么個人出現在暗處。如果真要對付他們,即便不能給特戰隊帶來損失,也會讓他們的撤退帶來麻煩。控制住了這個地方軍的團部,但還是有兩個營不見蹤影,要是在撤退的時,被對方的正規部隊纏上,也許就是全軍覆沒的危險。

    乘著對方見有人盯著他藏身的地方打量,對方許是心虛,退到了樹后,身體消失在了李紅兵的視線中。

    不過他不擔心,因為邊上就是大路,想要從眾目睽睽下,走大路不太現實。

    李紅兵順著墻根,知道已經不再對方的視野中,立刻提起了度。迂回到另外一條街道,向著對方藏身的地點快的移動。

    貼著院子走的他,在一處破敗的院落前停了下來,主要是這個院落太破敗了,連關上的大門都能探進一只手去。一個熟悉的背影出現在了李紅兵的眼中,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個人像是正和對方交涉著,不過背后粗粗的麻繩告訴他,這些人是被對方武力挾制的。

    “黨代表?”李紅兵差點叫出來。

    原來,這個被捆綁住的‘人質’正是劉先河。

    李紅兵怎么也想不明白,和主力部隊匯合的黨代表,怎么會落到‘土匪’的手中。還被綁到了小隊的眼皮子底下。

    帶著滿腦子的疑問,可他也不能見劉先河被抓,而無動于衷。救人是當務之急,好在,通過他的觀察,看守劉先河的人才兩個,而且一個還像是上了歲數。手上也沒有槍,拿著把大刀,李紅兵頓時冒出了一個人救人的心思。

    主要是,他明白,曾一陽手中也沒有多余的人手,而且又怕他回去匯報的當口。對方把劉先河轉移到其他地方,那才是他最擔心的。

    偷偷摸摸的摸到門口,一拳將一個在門口看守的年輕人背后一拳打暈。

    摸出了匕,從門縫里看到對方轉身,背向了大門,一腳踹開了大門,竄了進去。

    對方驚恐的轉身的同時,一把冰冷的匕,已經貼上了對方的脖子,順勢將自己的身體考上了土墻。

    詫異的人不止看守,還有被關押的劉先河等人。等到他們現來的是李紅兵時,頓時大喜,不過讓李紅兵很疑惑的是,劉先河等認出他后,對他緊張的喊到“小李,不要傷人。”

    自己都成‘肉票’了,還存著心思要保護‘劫匪’。

    要是讓李紅兵此刻說出最荒唐的事,無疑此事可以排名第一。

    “黨代表,到底是什么回事?”李紅兵緊張的問。曾一陽身邊一個人手都沒有,要是曾一陽出點事,就王立這些人,也不是劉先河能夠帶的動的,到時候分裂是必然的。

    此時,躲在樹后的那個人影,也現小李的突然消失,心中也是一陣嘀咕。他可不是一個人來的,還帶著幾個‘俘虜’,和兩人一起來的,放心不下同伴的他,選擇了轉身離去。

    就在他走到街口,就現,自己的一個同伴正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趴著。

    帶著怨憤,急忙進門,才現又一個同伴的脖子上正架著一把匕。

    李紅兵也現了門口有人,將大部分的身體都躲到了手中人質的后面。一個清脆的女聲同時傳來“把刀放下,不然我開槍了。”

    “把槍放下,不然要是我一激動,手一抖傷了你的人,我可管殺不管埋。”李紅兵狠道。

    李紅兵一見對方,就知道,沒錯。這人就是一直躲在他們后面,鬼鬼祟祟的那個影子。

    雙方僵持著,誰也奈何不了誰。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单码不是双码旧猜生肖 秒速赛车技巧 47776王中王最快四肖 彩票北京pk拾 app下载 gpk捕鱼攻略 股票跌停了还会涨吗 澳洲幸运8官网 海南飞鱼彩票官网 老北京pk赛车计划 喜乐彩和值走势图 河北福20选5开奖结果 打篮球技巧 分分彩如何杀号选号 2020最新微信捕鱼游戏 姚记棋牌所有版本 浙江6十1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