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三十九章 震動中央蘇區

第三十九章 震動中央蘇區

    第三十九章 震動中央蘇區

    在曾一陽身邊,最忙碌不是有命令在身的隊員,而是他們的千里耳——范誠。作為電報員,他不承擔戰斗任務,也是訓練中體力訓練最輕的一個。

    卻是全隊最需要保護的對象,此刻他正擺弄著電臺,被一幫不識貨的‘土匪’截獲,當成破爛般的搬弄,他看在眼里,痛在心中。

    本想看看電臺有沒有壞掉,手里還是有一點配件,好好修復一下希望能聯系上上級。

    不想電臺一點都沒壞,調試到接收頻率,一陣陣急促的滴答聲,讓他措手不及。電臺關閉有幾天了,估計對方也是幾天都不間斷的聯系自己。

    第一份電報很快傳到了曾一陽手上,來不及回報,就連忙回到電臺前,繼續譯電報。

    原來是中央蘇區收到了阿爾弗雷德送去的藥品和彈藥,雖然重武器幾乎沒有,不過對于每個紅軍在戰斗前,才三顆子彈來說,一百萬粒的子彈,和上千條好槍,足夠讓一個紅軍主力師的戰斗等級上升數個層次。

    整個中央都樂瘋了,最高興的就是博古和張聞天等人,他們的小學弟,終于學成歸來,還帶來的蘇區最需要的物資。還在上海躲著國民黨軍警特務,時不時轉移的中央,也特地多開了幾次電臺,督促蘇區盡快準備好,保證人和物資安全到達。

    中央蘇區的和朱老總也特別重視,打從南昌起義開始,黨都是在和各地的軍閥,還有就是南京政府的中央軍周旋。所有的物資,基本上靠繳獲,但是有些物資就很難從戰斗中獲取。

    時任長汀福音醫院的傅連暲院長,從福建到江西,整天都是在面前守著。中央蘇區的醫院不少,但像福音醫院,原本就是教會醫院,后成為紅軍醫院的例子沒有。

    雖然原教會醫院的英國人早就人走一空,可中國的醫護人員大都留了下來,給紅軍和附近的老百姓看病。隨著儲存的藥品,漸漸消耗,只能招集當地的老百姓上山采藥,來維持醫院的供給。

    聽說,中央蘇區,將迎接來一批藥品,傅連暲當時就坐不住了。拉著幾個醫院的男醫生,套著車就像往瑞金趕。

    心燒火燎般的等了十來天,終于等來了他想要的藥品消息。急忙趕出城外,碰到了和中央其他同志一起才迎接物資的等一行,當即,調笑對朱老總說“傅大醫生也是瓜分物資的好手,你看連他們醫院的男醫生都要到期了。”

    朱老總露出他大度的笑容“主席,看來當好這個家不容易啊!”

    哈哈一笑,對著傅連暲說“放心,這次分絕對少不了你們的,畢竟你們醫院是蘇區最大的醫院。還有工農紅軍中央看護學校、中央紅色醫務學校的醫生老師,等這你這個大校長,大院長的藥品,我讓你先挑,怎么樣?”

    說完,就望著傅連暲,很顯然,是讓他帶頭,讓所有從各地趕來的醫院領導先回去。或者先等物資到來后,通過中央統一調劑,不要到時候,等藥品來了,形成哄搶。畢竟,多一瓶消炎藥,就可能挽回幾個紅軍戰士的生命,讓這些醫生們怎能不瘋狂。

    傅連暲猶豫著低頭想了想,正要開口。

    就聽到人群中有人喊道“來了。”

    頓時迎接的人群擠作一團,所有人都伸長著脖子,站在城門上往遠處觀看。

    就見,從城門口延伸要遠處群山中的大路上,先頭一批馱馬先躍入人們的實現。隨之就是第二匹,第三匹,一匹一匹,之看的人群中頓時歡呼起來,如此多的物資,已經不是被層層封鎖的蘇區所能見得到的。

    “紅軍萬歲!”

    “萬歲!”

    ……

    激動的人群一時間也想不出用什么來表達,人群中也不知誰喊了一句口號,所有人都開始響應。從一開始,雜亂的幾句,到最后,幾乎是上千人齊聲大喊,口號聲改過了真個瑞金城。

    在警衛的保護下,和朱老總也從人群中退了出來,相伴回去住的地方。

    路上,兩人都不做聲的悶頭走路,眼看中日之間的戰爭已經結束,上海周圍的中央軍主力,也開始向浙、贛、蘇、皖、鄂等紅軍主要根據地開始進逼。一場大戰迫在眉睫,兩人在短暫的幸喜后,有開始冥思苦想,如何才能破解這股強過紅軍數倍的國民黨軍的威脅。有能在戰斗中,擴大紅軍的影響力,和補充紅軍匱乏的彈藥。

    “老總,你看這次中央給我們下達了接待并安排曾一陽的事情,按照中央的意思,是給一個師的番號,這顯然不合規矩。即便有這么多的槍支彈藥,也需要足夠的兵員,但他對革命的貢獻也不小,而且又是烈士的遺孤。”惆悵的說,說起來還真不好安排。

    朱老總沉吟了一會兒,才抬頭說“曾一陽?他不是曾讓的兒子嗎?”

    點頭認同,對一個逝去的人,在革命中或許不會想起的太多。主要是工作太多,往往都沒有空暇想這些,但突然提起,才想到老朋友又走了一個。

    自己不好說,他和曾家還是世家,在北平的時候,都是李大釗家里的常客。雖說,后來他回湖南,曾讓越赴蘇聯才沒有了聯系。直到國共第一次合作,他們在廣州見過一次面,竟然是永別。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曾讓和都是一種主張的革命者,就是清醒的認識到,在當時的革命中,沒有槍桿子,是不會取得革命勝利的人。

    “這可難辦?”朱老總也不知道,這么快冒出來了一個紅二代,而且還紅的紫的那種。

    “可不是?”

    突然,朱老總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想說又有點不敢說,見到,就問“老總有話就說,不要放在心里。”

    多年行軍打仗,朱老總早就沒有在軍閥,中當軍長的那種好氣色,臉也黑了,下巴也尖了,但人看上去更精神了。都說紅軍苦,連當總司令的朱老總都一副菜色,一天才一毛多大洋,軍官還要打七折,每天都是南瓜,紅薯的湊活著吃個水飽。

    朱老總笑了笑“我們或許應該問問曾一陽,他想做什么工作,不然就我們在著急,他一個當事人不著急,我們操什么心?”

    也是一點就透的聰明人,當即笑著連說好。

    “主席,急電。”電報員送上一張電報紙,紙上不過是了了的幾行字,但是他看后大聲叫妙。

    朱老總好奇的接過電報,瞄了一眼,就看明白了。暗嘆道“少年英才!”

    “茲我部特戰隊,二十六人,占據敵開化縣城兵營。攻占敵開化原保安團,實為敵俞濟時部補充團。特襲作戰中,我部無一人減員,輕傷一人。擊斃敵中校團副一下75人,俘虜643人,先我部人員有限,補充彈藥后即準備轉移,希望中央紅軍派人員接應。三小時后,我們重開電臺,和總部聯系。”

    隊長曾一陽

    黨代表劉先河

    “這小子還是個惹禍精!才二十多人就敢突襲對方團部,膽子說他天下第二,就沒有第一的了。”樂呵呵的說著。

    曾一陽的電報不但是一份報捷的電報,而且還是一份軍情電報。俞濟時是誰,黨內黃埔畢業的都知道,是蔣公的外甥,說句不過分的話,他是蔣公嫡系中的嫡系。

    俞濟時到了浙江,而且大張旗鼓的組建補充團,他想干什么,一合計就能知道。

    進攻蘇區雖然是從江西調兵比較方便,補給也容易,但蔣公的老家——浙江,還是要守衛的,說不定關鍵時候,會來個翻山出奇,打中央蘇區一個措手不及。

    “現在還能聯系到他們嗎?”關心的問電報員。

    “我們試著呼叫了好幾次,但對方沒有回復,估計已經關電臺了。”電報員如實回答。

    當即指示“讓電臺在一直調在,和他們聯系的頻率,一刻也不要停,就是沒有應答也要等著,要專人專看,做到,一旦對方打開電臺,馬上可以和蘇區聯系。”

    “是。”電報員敬禮,跑步走開。

    “老毛,你好像認識曾一陽?”朱老總也從的關切中,看到了一絲只屬于長輩的關心。

    邊走,邊抹了把脖子下的汗水,點頭道“見過幾次,他小時候就是頂著神童的帽子,可就是太鬧,他父親曾讓又不管他,在當時的北大小有名氣。”

    “哦——”朱老總驚訝道。

    見就要到自己的屋子,把朱老總讓了進門,擰了一把干凈的毛巾遞給朱老總。隨后又自己擦了一把,神奇氣爽的呼出一口濁氣,也不說話,但臉上的笑容掩飾不住。

    “算時間,也不過是幾天就能見到他了。老總可以好好的觀察觀察,看是不是人才,到時候再下結論。”

    當然知道曾一陽不少的趣事,可好像都是負面的,被李大釗和曾讓當成飯桌上的玩笑,背后語人穢語,總不是君子所為吧!盡管從心底里透著樂,他還是選擇不說。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