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五十八章 成軍
    第五十八章 成軍

    “團長,我們團財了!”剛出去沒多久的李紅兵,又這一陣風似的跑了進來,咧著大嘴,笑的那個叫歡。

    曾一陽早就預料到拿下鷹潭后,物資什么的根本就不用擔心。擺明了,這里將會是近一個軍的兵力的物資中轉站,其中的武器彈藥,真要搬動起來,自己還無法帶的走。

    想想一個團,能帶多少?

    曾一陽板起臉說“有沒有一百毫米以上的重炮?”

    李紅兵哪里知道一百毫米的炮長啥樣,當即搖頭道“沒有?”

    曾一陽笑著問“那么兩噸以上的卡車總有吧?”

    李紅兵也是從上海一路跟曾一陽來江西的,當然見過汽車長什么樣,不但知道小汽車的不少牌子,也見過卡車。那些都是精貴的物件,一般在上海也只有租界里,外國人的洋行里有。

    苦笑著道“這個也沒有。”

    “什么都沒有,你還說財了?”曾一陽滿頭,又鉆到他的文件堆中。

    李紅兵見曾一陽不悅,也不敢多說什么,不過他還是嘟囔著說“團長,真的。我們財了。蘇副團長帶著一營的戰士,在接管了軍營后,現在有一處防守嚴密,即便是看著像自己人的我們,也不能接近,于是蘇副團長就下達了攻擊命令,等到我們消滅了對方的看守,才現他們守衛的是一個庫房,里面都是錢,一袋袋,用帆布袋子裝著,死沉,死沉,一個人拿起來還真的很吃力,打開一看,原來都是銀元。”

    “銀元?”曾一陽反問道,他覺得這不過是三十二旅的經費,或者是開拔前的軍餉,即便有也不會很多。

    按照國民黨中央軍十塊大洋每人每月的軍餉,十八軍的十一師是一個三旅九團的甲種師,一個旅的兵力,和其他軍閥部隊中一個師的部隊差不多,六七千人還是有的,有幾萬大洋也不稀奇。

    不等李紅兵回答,蘇長青也趕了過來,一改以往穩重的性格,笑容滿面的說“團長,我們財了!”

    這回曾一陽也不敢妄下結論了,疑惑的問“老蘇,你說說,到底是怎么回事?剛才紅兵還亂嚷嚷,毛毛糙糙的,我沒信。”

    李紅兵委屈的看這蘇長青,心說,我哪里是毛糙了,為啥蘇長青和自己說的一樣,而團長就換了副表情。這也太勢利了吧!他自己不想想,自己要不是總是不著調,曾一陽至于懷疑他話的真實性嗎?

    蘇長青意味深長的笑看著李紅兵,一努嘴,示意讓他到外面站崗去。雖然是心不甘,情不愿,李紅兵還是走出去,臨出門把門帶上。

    一背身,一手搭在腰間的槍盒上,盯著四周的動靜。

    等得李紅兵出門,蘇長青也沒有了笑容,臉色變得莊重起來說“團長,離敵人旅部不遠的一個院子里。我們現了大量的銀元,初步估計大概有上百萬元之多。統一的帆布袋子,上面還有上海商業儲蓄銀行的封印,很可能,我們把十八軍的軍餉給劫了。”

    曾一陽心里一動,原來是這么一回事,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件好事。紅軍從來沒有如此豐厚的繳獲,但對于十八軍來說,這次曾一陽算是給他們釜底抽薪了。

    而面對十八軍的5個師,29個團的兵力,曾一陽手上的一個團,兩千多人,根本不夠看的。

    “消息有沒有擴散。”

    “我帶一連去的,都知道保密條令,我也囑咐過。其他人不知道。”

    “老蘇,你是擔心我們會成為整個江西敵人的重點圍剿對象?”

    “我是擔心,我們會成為十八軍的重點圍追堵截對象。雖然我已經脫離軍隊幾年了,但還是知道一些這支部隊的歷史。從3o年開始,十八軍就是南京政府的頭等主力部隊,這兩年更是擴張迅,幾乎已經可以和一般部隊的三個軍的軍力相等了,難道你不擔心嗎?”蘇長青焦急的問。

    曾一陽恢復到原來的神情,平淡的說“就我們團,要在數萬敵精銳部隊圍剿中,順利突破包圍圈,這很難。但自從我看了三十二旅的這些檔案后,我覺得,現在紅軍沒有一支部隊,比我們更有利。我們簡直成了,進了鐵三公主肚子里的孫猴子?”

    “這怎么講?難道陳誠會這樣放過我們嗎?我知道十八軍不克扣軍餉,除非蔣公重新撥付軍餉,不然,陳誠把家當都賣了,也湊不齊這么多錢。不過聽說他好像娶了蔣公的干女兒,譚督的三小姐,嫁妝應該不少。”蘇長青通過自己原四軍的身份,確實能從國民黨軍中,了解不少對方的消息,但八卦消息居多。

    曾一陽站起來,將手中的一疊文件隨手扔到了桌子上,輕松的說“我就怕陳誠不急,他要是不急,就該我急了。我也不算白忙活,看了半天,總算是看出些底氣來了。”

    蘇長青不明所以的拿起文件,都是一知半解的命令,和一些軍隊的行文,看了幾頁也沒瞧出所以然來,只好問“一陽,別賣關子了,你知道的,我這人心急。”

    連晚飯都沒有吃,就一頭扎到三十二旅的,大堆的來往文件,和大量的電文、命令。曾一陽確信,就是他能從這堆看似混亂的文件中,找到寶貝來。

    綜合了所有的消息,他現,自己所在的周圍,原來不過只有二個師又三個旅的兵力。

    曾一陽突然覺得,他的位置出奇的好,好到可以將蔣公預謀了很久的第四次圍剿給攪黃了,強忍著心中的這股狂喜,侃侃而談“其中,歸建于十八軍的四十三師,劉紹元部沾了陳誠的光,不但裝備上得到優先補充,而且軍餉物資,都沒有克扣。士兵的士氣旺盛,戰斗力強,被曾一陽列為頭號強敵。但該部不但要防御中央蘇區,來自黎川的紅三軍團的威脅。基本上,這股敵人不會動。”

    “相比十八軍主力十一師的三十一旅,在東鄉一帶,戰斗力不弱于四十三師,但兵力上要少,該旅有三個團,旅長黃維,在國名黨軍中也是赫赫有名的一員虎將。黃埔第一期,6大第一期,第一批國民黨高級將領赴德留學軍官,就讀于德國柏林6軍大學,這一系列的榮譽,讓他在國民黨軍中為數不多的高學歷人才。”

    “反復研究,最有可能和自己玩命的就是該旅,想想也是。黃維,字悟我,貴溪人。老家都被自己要占了,不回防絕對不可能,要是陳誠或者是羅作英對他的求戰,不聞不問,指不定會讓將帥不合。”

    “王耀武的旅已經完了,根本就不用考慮。最后,留下的就是原江西保安司令部下的第五師,離自己的位置最近,但實力最弱,相對是一個好對手。”

    蘇長青靜靜的聽著曾一陽的分析,時而皺眉,時而沉思,想象著他們將要面臨的敵人。直到曾一陽說完,才猛然清醒,激動的問“團長,你是說,只要我們打一個時間差,消滅了離開我們只有一天路程的第五師,那么我們前面的就只有十一師的一個旅?”

    “說對了!”曾一陽一指背后的江西地圖,然后用鉛筆在圖上飛快的畫下了敵人可能的進軍路線,到達的日期,部隊的番號以及人數。

    一會兒的功夫,整個江西中部的敵我態勢,就赫然出現在了地圖之上。

    蘇長青雖然很興奮的現,一個奇跡馬上就有可能被自己見證,一個團調動對方十幾萬部隊,而且這還是一個一路收編起來的新編團。

    但是,最后他現,曾一陽在標明的地圖上,還有陣地戰。這就讓他感覺很匪夷所思,一向將偷襲,伏擊作為戰斗方式的曾一陽,為什么突然想到要打陣地戰。

    蘇長青疑惑道“團長,我們團一共只有二千多人,一旦和敵人進入陣地戰,雖然我對戰士很有信心,但面對過我軍數倍的敵人的進攻,我們……”

    曾一陽顯然沒有為此而擔憂過,反而神秘的指了指城外,他們伏擊的方向。“放心,我們有幫手。”

    “你是說接應我們的中央紅軍?”蘇長青并不知道,會有多少紅軍來接應他們,這個問題,曾一陽也不清楚。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曾一陽現在的軍事行動,完全是因為出現這些紅軍,他有底了。就余得水的偵查情報,這支紅軍部隊,不下于千人,一個老紅軍團,加上自己部隊,整合成三個小團,打出一個師的旗號,在贛中腹地游蕩,相信,老蔣也要坐不住。

    隱約聽到有戰馬嘶鳴的叫聲,兩人相視,會心一笑,知道對方已經來了。

    結伴走出敵旅部,出城迎接對方。

    曾一陽帶著激動,又緊張的心情,猜測著帶隊的紅軍軍官,會是誰呢?十大元帥,他倒是全能背,可這也太不靠譜了。

    帶著期待,曾一陽終于在人群的最前面,看到由劉先河陪同在一起的一員紅軍將領。

    中等個頭,劍眉,闊鼻,英氣逼人。離曾一陽就幾米的距離,對方也站住了,顯然也在打量曾一陽,總之就看對方不斷皺起的眉頭,曾一陽在對方的第一影響中,就不會太好。

    “中國工農紅軍四十軍,副軍長陳光。”

    “中國工農紅軍四十軍,團團長,曾一陽,長好。”

    “中國工農紅軍四十軍,團副團長,蘇長青,長好。”

    ……

    任誰也沒有想到,來的竟然是他們的直接長,曾一陽和蘇長青疑惑的相互對視了一眼,看來計劃趕不上變化。

    “主事的來了。”這是曾一陽的想法。

    “摘果子的來了。”這是蘇長青的想法。

    總之他們都沒有看到邊上的劉先河,在一旁使勁的眨眼睛,連眼淚都下來了,也不見曾一陽注意到他,氣的最后,一副不關己事樣子,默不作聲。

    陳光的下馬威,雖然讓劉先河預先也沒想到,但是,事情已經僵持了,一旁的十二師第三十四團臨時調過來的團長吳高群見狀,只好跑步到曾一陽面前,利索的敬禮報告“原紅四軍十二師三十四團,團長吳高群,接到軍委命令,歸入四十軍,請軍長同志指示。”

    曾一陽還沒轉過彎來,卻見劉先河、陳光幾個都笑了,頓時明白了。自己被陳光,給耍了。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