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九十六章 紅三軍
    第九十六章 紅三軍

    老河口雖然是湖北重鎮,但畢竟其身后還有一個襄陽,北方是秦嶺東麓,老河口的重要意義,其實是對于河南方向而說,在湖北境內,其根本凸顯不出戰略的重要性。

    扼守住老河口,可以讓河南方向的部隊,無法渡過漢水,從而無法動搖湖北的根本。

    再說,中央軍正都擠在大別山中,忙著抓落單的紅軍,和游擊隊,這些都是錢,當官的也樂得讓他們手下的部隊掙點獎賞。

    空空蕩蕩的鄂西北,就擠入了十萬中央軍。

    紅二十五軍卻安然無恙的逃了出來,也是在鄂中和鄂北周旋。

    當時紅二十五軍和紅三軍都是沒有電臺的,所以,即便有兩支紅軍部隊,在相鄰的區域里活動,一直卻聯系不上。

    紅四十軍能夠和紅三軍聯系上,完全是意外。入冬過后,北方的天氣越來越冷,湖北好在有秦嶺當著來自蒙古高原上的寒流。但接近年關,氣溫持續下降,已經在零度上下。

    缺衣缺吃的紅三軍,在從陜南回到襄北,為的就是能夠順利的回到湘西,或者鄂西南,到老根據地籌集這個冬天的過冬物資。

    卻讓吳高群遇到了,兩軍相遇的時候,互相的偵查部隊,差點打起來。

    主要是紅四十軍的軍裝都是國民黨軍處繳獲而來,相對于紅軍的土布有著明顯的差異。雖然,染色過后,褪去了那層國民黨軍的黃皮,但看上去更像是地方軍的雜牌部隊的裝束。

    好在,吳高群的偵察部隊,先下手,抓住了紅三軍的偵查員,讓一場誤會消失在萌芽之中。

    田佳禾從偵查營調到1o1師偵察連不過數月,但已經是一個合格的偵查連連長,他不但在軍部的偵察營中表現出色,而且還入選了紅四十軍一個最神秘,最特殊的部隊——‘尖兵’,雖然被刷下來的那段時間,他也很沮喪,失落過后。但此后,更是苦練本領,他的成長是舉目共睹的。

    ‘尖兵’是一支很少和四十軍一起行動的部隊,即便在紅四十軍中,也只有軍部幾個委員知道。不但擔負著偵查的任務,還擔負著在暗處保衛四十軍軍部的重任。在曾一陽看來,尖兵的成員已經具備了特種作戰的能力。但是,缺乏有效的裝備,才沒有真正的投入戰場。

    將從‘尖兵’中學到的訓練方法運用到偵查連后,其部隊戰斗力,有了顯著的提高。

    “職務?部隊番號。”其實,田佳禾不想用這種高高在上的樣子,審問一個很有可能是自己同志的戰士。

    穿著黑色土布一副,衣服上的一道道口子,雖然不是從戰場上搏殺而來。看的出,這是穿山越嶺時,被樹枝、崖石刮出來的。臉色黝黑,身體瘦弱,唯一值得重視的就是對方堅毅的表情,‘被俘者’顯然沒有被田佳禾的語氣給嚇到,反而狐疑的看著田佳禾帽子上的那個紅星,眼神中帶著激動,但咬著牙,就是不說話。

    “連長,這個土匪嘴巴很緊,還是抓回去,讓師長審問。”偵查戰士小劉在邊上隨口說道。

    哪里想得到,‘被俘者’卻在這時露出了無名的怒氣,對著小劉就大聲喊到“我不是土匪,我要見你們長。”

    小劉聽見‘長’二字,有些不著邊際的說“長?土匪什么時候也把當家的,說成長了。”

    看向他的連長田佳禾,但田佳禾畢竟不是戰士,他是有些眼界的,難道是游擊隊?雖然他不敢肯定,卻不想相信,什么時候,連游擊隊都如此精悍了。

    在前方偵查回來的戰士,緊跟著小劉來到田佳禾面前,報告說,他們在十里外的山林中,現一支部隊,估計是在3ooo人左右,從對方的裝束來看,像是紅軍,但對方防守很嚴,只不過是在遠處觀察所以不敢肯定。

    “你們是紅軍?”突然俘虜說話了,偵察連的戰士都齊刷刷的看向了他。

    “你們是紅軍嗎?”他再一次加重了口氣,說道。

    田佳禾盯著那個被他們綁在一邊的‘俘虜’鄭重的點點頭,其實他們互相在心里都在猜測著對方是否是紅軍。田佳禾的裝束已經將他的身份表明,但對方的身份他還不敢肯定。

    因為,對方穿著草鞋,在土匪中,穿草鞋的土匪?開什么玩笑。而且厚實的腳板上都是開裂的一道道口子。想必這鞋子不是第一天穿,所以,他才會懷疑對方是游擊隊,才沒有用其他方法逼供。

    “我可以帶你過去,但只能是你一個人去,而且不能帶槍,你敢嗎?”說著,對方露出高傲的神情,顯然是在試探田佳禾的膽量。

    二話沒說,田佳禾就將身上的配槍連同武裝帶都除去,遞給了小劉,走到‘俘虜’跟前,給對方松綁。他在心里斷定,對方肯定是一支在這里打游擊的紅軍部隊的一員。

    “走吧!”

    田佳禾的果斷,讓對方愣了一愣,隨即露出了臉上微微露出了笑意,如蜻蜓點水般,就在一剎那間平復到原來的樣子。

    “連長……”小劉手里拿著田佳禾的駁殼槍,擔心的向前走了幾步說。

    “回去……”

    等到田佳禾走入了密林中,消失不見,小劉才回頭說“你們先回去,告訴師長,我們這里的情況,我在這里等連長回來。”

    ……

    賀老總帶著紅三軍在湖北轉戰,失去了洪湖根據地后情況變得更加的艱難,連食物都無法保證,但紅軍戰士在此時,都露出了少有的堅毅。部隊嚴重減員后,這些戰士,都是三軍的精銳,自從二軍團的番號被取消后,部隊一再壓縮,現如今已經連全勝時期的一半都沒有。

    由于沒有電臺,賀老總也不知道紅四十軍會向北進軍。所以,當他知道他們回去的路上,出現一支6ooo人的軍隊后,就開始擔心起來。

    打量著跟著紅三軍戰士一起到宿營地的田佳禾,就在見到田佳禾帽子上大的紅星,他就激動的站了起來,友好的跟田佳禾握手,激動的說道“終于又見到四方面軍的同志了,你們帶部隊的是哪位長?”

    田佳禾正猶豫著是否要接茬,突然邊上一個瘦長的身影,帶著渾厚的嗓音說“這我我們軍長,賀老總。”

    田佳禾走過紅三軍的營地后,就知道,他已經找到了紅軍部隊,又聽說是賀老總,頓時站直敬禮報告到“長好。紅四十軍,1o1師偵查連連長田佳禾。”

    當聽說是紅四十軍,賀老總忍不住心中的喜悅,連連說,好。但消息閉塞,他也想不起來紅四十軍是什么時候成立的,但一個軍的部隊,總的來說不會太少。現在紅三軍打不開局面,就是因為沒有足夠的兵力,一直在被動轉移。

    但從田佳禾口里聽說,原來出現在襄陽地區的紅軍部隊不過是紅四十軍的一個師時候,臉色頓時異樣了起來,什么時候,紅軍的編制如此大了。

    一個師有6ooo人,那么一個軍,有多少人?

    直到明白,紅1o1師的師長是吳高群,在3o年打長沙他們還見過面。按耐不住心中的迫切,催促部隊馬上啟程,要和吳高群師會合。

    等到見面,才現,原來吳高群的部隊已經鳥槍換炮,輕重武器齊全,還有一個迫擊炮連,給他的震撼只能用翻天覆地來解釋了。

    心安理得接受了吳高群送來的十萬子彈,和一些冬裝。紅三軍的戰士,好奇的看著,1o1師的戰士,從背包里,拿出鞋子,襪子、干餅……

    恢復了元氣的紅三軍,顯露出老部隊的沉穩和干練,精神隨之一變,一看就是一支精銳部隊。

    底氣十足的紅三軍戰士,接過了攻打老河口的戰斗任務,相對于老河口才一千多地方保安團的部隊。紅三軍在當天就拿下了老河口這個保護四十軍側翼的重鎮,揮師南下,配合1o1師攻擊襄陽。

    顯然,紅軍攻擊襄陽的時候慢了一點,敵人早在知道紅軍攻克老河口后,放棄襄陽,反而退出襄陽地區,收縮到隨州,保衛武漢的意圖顯露無疑。

    兩天后,兩支紅軍順利在襄陽會師,這一天注定是不會讓歷史忘記的一天。在今后的幾年,這兩支紅軍部隊,成為了在熱河,察哈爾抗擊日軍的主力之一。

    成為熱血青年最想加入的部隊,一時在大江南北名聲大噪。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幸运pc28蛋蛋预测 老三板股票查询 海南琼崖麻将2019最新版 千炮捕鱼老版本单机 兴动棋牌哈尔滨麻将 捕鱼达人千炮版360专区 金牛国际j6棋牌 美女捕鱼作弊器 查找快乐八开奖结果 期期公开验证 好运彩一分快三 金蟾捕鱼技巧 白城乐喜麻将下载 4887王中王鉄算 盘开奖结果小说 黑龙江福彩p62开奖结果 2018开奖记录开奖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