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十四章 殺狼曲(一)
    第十四章 殺狼曲(一)

    曾一陽的命令很簡單,就八個字。‘隨機應變,果斷出擊。’

    遠在錫林郭勒的陳光可是窩了一肚子火,任何一個將領會不會喜歡被敵人追著,而且一連追在屁股后面就是好幾天。

    裝備不如鬼子,訓練不如鬼子。要想堂堂正正的一場大戰,必然損失慘重,而且能不能勝還是個未知數。但是,這仗一定要打,而且要打的漂亮,只好利用種種便利,來創造條件。

    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想要突襲對方,顯然不太可能。

    陳光再一次仔細研究著曾一陽給他的那張地圖,沒有命令,就一張地圖代替了命令。因為曾一陽清楚,陳光是聰明人,打仗有天賦,說起來是天生為了戰爭而生的人。地圖上串聯的點和線,都是紅軍可以利用的地利,不過很多都已經失去了效果。

    行動中的部隊,情況千變萬化,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就是在變化中,看誰先失誤,一次小小的失誤,或許就能將對方置之于死地。

    日軍第三旅團的炮兵聯隊正是第一個出現失誤,這才讓陳光決定,果斷出擊。

    三道川,顧名思義,這里多河流,而且還不是一條河流。在草原上,季節河流多,但并不是想要就找的到的。這需要地勢的幫忙。三道川的地理環境正好符合了水往地處流的道理。

    南高北低,斜靠著陰山山脈。

    這里的水都是山上的冰水,清澈而冰冷。不過對于日軍炮兵聯隊來說,這里卻是一個糟糕透頂的地方。河流遍布,而且土質松軟。這讓由馬匹牽引的火炮和彈藥大車很難將深陷泥地的輪子飛轉起來。

    往往是剛走幾步路,大炮由陷到了泥地中,馬匹嘶吼著聲嘶力竭的在鞭子的威脅下,用力向前。

    從早晨到中午,炮兵聯隊的鬼子兵算是被折騰了個夠嗆,一個個都累到在地上,斜靠著大車,喘著粗氣。不少人都歪斜著,將胸口敞開,就是想多呼吸就空新鮮空氣,讓如火中燒的肺部不那么難受。

    偵查兵都派了出去,但是很遺憾的是,還沒有回來。不過此刻正是正午,陽光明媚,能見度極好,就變沒有望眼鏡,也能看清楚,一公里外的敵情,這對鬼子指揮官來說,絕對是足夠了。

    就他他們剛剛涉水度過了一條小河不久,天邊出現了一群黑影,鬼子炮兵一個個都累的和死狗一樣,但軍命如天。如果不想挨軍官的鞭子,就得怪怪的起來,還來不及將炮卸下馬車,對方的騎兵就接近了他們。

    奇怪的是,他們并沒有一路進攻過來,鬼子聯隊長狐疑的看著這些奇怪的偷襲者。

    就見對方很齊整的下馬,然后開始構筑陣地,而且還將迫擊炮架了起來,還試射了一炮彈。

    頓時將鬼子聯隊長嚇了個半死,現炮兵和彈藥車都在對方的火力控制范圍內,急忙命令聯隊的重機槍中隊擔任阻擊任務,而他帶著炮兵移動到安全的地方支援他們。

    于是,鬼子聯隊長,用鞭子抽打著動作稍慢的士兵,口里罵個不停。不過花樣太少,翻譯過來,僅僅是混蛋、王八蛋之類的罵詞。

    才知道,命懸一刻,小鬼子也狠起來,原本在體力不濟的情況下,很多鬼子看上去和死狗沒差別了。但戰事一起,頓時變成了另外一幅樣子。各個眼中泛著兇光,牙關要緊,一股腦的推著輪子,幫著馬匹前進。

    走了將近一公里的樣子,鬼子聯隊長才滿意的點頭,準備從馬匹上卸下火炮,給予這伙狂妄的偷襲者以致命的打擊。

    可是,他等不到這一刻了,隨著第一聲槍響,一時間,鬼子附近都是一團團飛舞的草團,然后一個個戰士從草團下冒出來……

    被打的措手不及的鬼子,頓時倒下了上百人,但是畢竟是一個精銳的鬼子聯隊,很快鬼子就在馬匹和大車間,找到了隱蔽的位置,互相射擊起來。

    鬼子聯隊長連連叫苦,原來一個炮兵聯隊雖然被配一個機槍中隊,但被他放到了追擊不久前出現的騎兵上。反而,他身邊只有可憐的一百多支三八步槍,其他的鬼子都是裝備的是手槍。用手槍和步槍對射,這虧可就吃大了。

    鬼子裝備的可不是什么駁殼槍,標尺可以變態的達到八百米,雖然實際上駁殼槍的有效射擊也就在二百米左右,能夠有四百米也就是奇跡了。他們裝備的可是南部式大正十二手槍,不但需要嚴格的保養,而且連續射擊時,子彈偏移嚴重,還時不時卡殼。

    顯然襲擊鬼子的部隊,并不著急,不慌不忙的,在一百多米的距離外,和鬼子對射著。很快,就見了分曉,無法給大炮上刺刀,鬼子也只能躲在大車后頭干著急。野炮聯隊的大炮都是大口徑的重炮,想要打一百多米外的工事,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更讓鬼子聯隊長生氣的是,電臺在渡河的時候浸水,電池壞了。現在一是聯系不上騎兵聯隊,和旅團部。和對方打仗,又太憋氣。

    更氣人的是,對方的機槍,不過是千方百計的將鬼子從大車底下趕出來,然后交給步槍當成移動靶子。

    擔任偷襲任務的是王立帶著的一個主力團,仗打的很輕松,但是伏擊的過程卻是艱辛的。陳光仔細研究了鬼子的追擊路線后,認定單道川是最理想的伏擊地點。

    早在三天前,王立就接到命令,在這個河灘地建立伏擊陣地。一來到這里,王立傻眼了,這個鬼地方,除了一指來高的小草,根本沒有其他的隱蔽物。

    和幾個營連長商量很久,才決定刨坑,但刨出來的土,又是個麻煩,全團動員,將泥土分散到草原上,就這樣,整整弄了一陣天,才將給全團兩千多號人準備好了隱蔽物。

    頭頂上,還給弄上了一些遮蔽的蓋子,上邊更是從別處整塊切下來的草地鋪在上面,遠遠看上去,就像根本沒有動過的樣子。

    然后又是一連兩天的埋伏,為了不引起鬼子主義,他們甚至兩天都是干糧就著河水,才度過了這個令人焦慮的過程。

    今早,現鬼子渡河,全團就全部禁戒,但鬼子遲遲不進入他們的伏擊圈,紅軍戰士也沒有辦法,只好在濕漉漉的土洞里窩著。

    這一呆就是小半天,戰士們早就憋瘋了。鬼子是一個野炮聯隊,大車上一車車的可是威力巨大炮彈,一旦將炮彈炸響,這動靜,十里八里的都能聽見。可惜鬼子還期望著那個擔任保護任務的機槍中隊還能夠脫離戰場,回來幫他們解圍,所以也沒瘋的往外狂沖。

    而紅軍也是打的戰戰兢兢,深怕將這個移動軍火庫給炸飛了。

    一個戰壕里,戰士小李瞄準了一個趴在死去的馬匹后,探頭探腦的鬼子,對著他的腳就是一槍。

    鬼子嚎叫著滾到了一邊,但是更多的子彈呼嘯著響他飛去,終于在多次中彈后趴到在地上一動不動。

    “王哥,你打著幾個了?”小李懊惱的嘆著氣,本以為可以開張了,可惜便宜了其他戰友。這仗打到現在,被他傷著的倒是不少,但是真要死在他搶下的鬼子卻是一個都沒有。

    “打了十年仗,就數這次最邪乎。機槍不敢掃,迫擊炮更是只能裝樣子,手槍對步槍……”老王苦笑著說著,對他來說,真還沒遇到過這樣的戰場。雙方都是一味的謹慎。

    鬼子不想一個聯隊全軍覆沒,那么他們的旅團長,包括師團長,在將來的軍旅生涯中,將會一片黑暗,成為其他同僚的笑柄。

    而且鬼子聯隊長還有一個期望,他知道,騎兵聯隊離開他們的距離并不是太遠,所以很有可能會有通信兵過來。那么現他們圍困,說不定一個小時就能獲得騎兵聯隊的支援。

    可惜的是,時間一點點過去了,騎兵聯隊不但影子也沒有出現,反而是擔任阻擊任務的機槍中隊的槍聲越來越輕。反而出現了連連的炮擊,鬼子知道,留給他們的時間不多了。

    于是果斷的將保護聯隊旗幟的一個中隊,組織成敢死隊,用手中僅有的最精銳的部隊,沖擊紅軍的防線。并在攻擊前,將聯隊旗燒毀,確認所有重要文件都銷毀后,由一個大隊長帶領,鬼子僅有的幾挺機關槍,都開火,向著一個防御比較薄弱的防線沖擊。

    希望,能夠沖出包圍,尋找騎兵聯隊支援。

    讓鬼子聯隊長無比驚訝的是,一個中隊的鬼子,竟然有十幾人,騎著馬跳出了包圍,向草原深處逃去。

    其實,這樣也沒有辦法,王立雖然傷透了腦筋,但是畢竟是守株待兔,能夠將大部分鬼子伏擊在他預先想好的區域,幾經是一個不大不小奇跡了。

    隨著身后,阻擊的機槍中隊徹底沒有了動靜,鬼子聯隊長明白,對方的攻擊馬上就要來臨了。不過他不擔心,有著上百車彈藥的大車在,就是他們最好的保命符。

    很顯然,紅軍不溫不火的戰法,是想繳獲這些物資。

    這也給鬼子聯隊長一點希望,他可以憑借著手下千余士兵,堅守到騎兵聯隊的支援,并把整個野炮聯隊保留下來。

    不過,他卻小看了指揮戰場的紅軍名將——陳光,隨著他一道命令下達,鬼子的一切努力都將成為泡影。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北京麻将辅助器 股票涨跌怎么看 天津11选五遗漏 上海天天彩选4彩控网 江西多乐彩走势 平特一肖买100赔多少 免费麻将游戏4人打麻将真人 致富网赚 永利棋牌游戏网站网页 江西11选5玩法说明 35选7星期六开奖结果 大众麻将规则胡法 华鼎股份股票最新消 体彩湖南幸运赛车 pk10冠军技巧5码公式 jdb龙王捕鱼1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