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三十四章 老虎營的孬兵(上)

第三十四章 老虎營的孬兵(上)

    第三十四章 老虎營的孬兵(上)

    次日,起了個大早,章武強領著百十來號東北軍潰兵,向曾一陽請示,是否立刻趕路。

    曾一陽哪里不知道章武強心里打的什么注意,早一天進軍營,這些人就早一天能吃上香噴噴的窩頭面餅,這荒郊野外的,他們一刻也不想多呆了。

    章武強也顯得不太好意思,這幾天,他們滿山坡下套子,就是連個野兔子都沒逮著。前兩天,硬是用楊樹葉湊活了幾頓,味道苦不說,還透著一股酸味。更不用說如廁的時候,那個難受勁,肚子了脹鼓鼓的,就是不見動靜。

    好在,昨晚一夜曾一陽也讓周炎分了一點干糧給他們,才讓這些人有了些精氣神。

    曾一陽也想早一點回去,所以很爽快的答應了他們。

    將最后的干糧分了下去,看著幾個被餓慌了神的東北漢子,一口就吞了手中巴掌大的面餅。有幾個更是吃的急了一點,哽在喉管里,頓時憋的臉通紅,又是捶胸、又是頓足的,最后好不容易喝了一肚子,面餅是下去了,可餓了這么多天,早想著糧食的味道,愣是一臉失望的沒品出個味來。

    連連嘆氣,運氣太背,舔著臉,雙眼放光的盯著別人手中的面餅,直咽口水。干裂的嘴唇,被燥紅色的舌頭,舔的白。

    張吉海更是吧唧著嘴,意猶未盡的閉著眼睛回味著。這兩天,他那大肚子可遭罪了,連著吃了兩天的楊樹葉子,雖說是盡撿著嫩芽下嘴,可也是吃的一肚子草青味。

    扶著身邊的樹干,站起來向曾一陽走去。一邊走,一邊嘴里嘟噥著,喝了一肚子水,連走幾步路都晃蕩。

    “長官,您看弟兄們都準備好了,過了這個山口,再走十多里地就是黑古口,再下去就是張古口長城,離開保定也不遠了。”張吉海算是打聽清楚了,曾一陽可不是闊少爺,而是那些兵的長官。

    雖然,他探不出曾一陽到底是什么來頭,不過看樣子官肯定不小,說不定是個團副。

    還真的憋著一股性子,準備投靠曾一陽麾下了。

    曾一陽接過周炎遞過來的一條手巾,沾著水,就往自己臉上胡亂擦了幾把。感覺神清氣爽的活動了幾下,才對一邊站著等回話的張吉海說“章武強剛才來問過,我提議你們跑步前進,快的話,中午正好可以趕到黑古口,能趕上吃中飯。”

    一聽是吃飯,張吉海眸子一亮,又是一通不爭氣的咽口水聲。

    連連點頭說好,但是他還是站在曾一陽面前,也不說話,就是有話要說的樣子。

    “有什么問題就問,不過要是干糧,我這里可就沒有了,而且這里已經是前線,貿然上山打獵或許能引來日軍。”曾一陽想了想,補充道,他雖然對于打獵這種貴族的行為很是向往,可是行軍打仗就是行軍打仗,只能等空暇的時間再說。

    張吉海不好意思的笑著,有些為難的問道“聽說黑古口是紅軍的一個主力團駐守,而不是原來142師了,正經關卡過不去。”還有一點他沒好意思說,就是翻長城,他們早就試過,都是在山脊上的長城,連爬上去都懸,更不用說是翻過墻了。

    曾一陽也不說破他的身份,反而安慰道“放心吧!紅軍是講道理的,不會無緣無故就為難人的。”

    雖然,張吉海還是不放心,但曾一陽總算是給了個準話,他也不好再深究什么。盡管他是被一伙人推舉出來,向曾一陽探口風的,可最后,卻把自己也繞糊涂了。

    看曾一陽的裝束,不像是紅軍。或許和紅軍能說上話,但中央軍中,能和紅軍說上話的,老蔣能放心讓他來帶兵嗎?

    這些東北軍還真的是怕了紅軍的威名,他也清楚,就他們現在的樣子,紅軍要是不把他們當成土匪,就算是好的了,更別說讓他們入關了。再往北走,那已經是山西地界,閻錫山和張學良面和心不合。

    兩年多前的中原大戰,閻錫山可連山西老家都給丟了。和張學良的梁子可就大了去了。

    說是仇人也不為過,幸好當時山西人抱成一團,南京政府試著派了一些官員來,可到山西地界,這些南京政府的精英們就是針插不進,水潑不進。無奈之下,委員長才去了一趟五臺,將閻錫山請了出來,重新主政山西、綏遠兩省。

    這事在東北軍也好,晉綏軍也好,都是盡人皆知的過去。

    遠道去山西,更是落不著好。才讓他們這些東北軍進退維谷,上天無門,入地無路,困在張古口的山林里,成了一幫山魈般的鬼魅。

    等到張吉海回到一幫東北漢子中,刷一下子都圍上來了,七嘴八舌的亂哄哄的問著張吉海。張吉海雖然在曾一陽跟前裝的老實巴交的樣子,可一回到熟悉的人中,拽的二五八萬似的。一個勁的猛吹曾一陽如何能耐大,如何英明神武,他又是如何與曾一陽據理力爭,給兄弟們謀了個好前程。

    雖說張吉海把曾一陽就差夸到天上去了,可他心里也打鼓,這年頭在軍中,要是沒有一個上官照著,還真混不下去。

    繞過山梁,就是一條大路,這條路雖然不是太寬。但在群山中,能開辟出這么條路來也不容易。

    張家口通塞外的張北縣,可以說是一條翼西北和塞外的重要通道,也是一個很重要的馬市。張北以北,就是著名的錫林郭勒草原,牧民從張北交易馬匹也是選的就近。

    遠遠的看見了紅軍設立的哨卡,現曾一陽一行出現后,馬上將攔路的路障都搬開,然后站立等待曾一陽一行。

    派出了先頭通知的人員,知道曾一陽會從黑古口通過,駐守這里的三團團長李林,早就等在這里,著裝整齊的等待他的老長出現。李林是從上海跟曾一陽一起參加紅軍的,一路見證了紅四十軍從崛起到輝煌的老人,聽說老軍長來,早就將團長的土架子甩到旮旯里。反而像一個老兵一樣,靜靜的等待著曾一陽的出現。

    來的路上曾一陽就想好了,就是補充一些干糧,就準備走。

    “立正——,敬禮——”

    嘶——,曾一陽的戰馬差點被李林嚇的驚了起來,還在人沒有騎在馬上,在馬脖子上輕輕的拍打了幾下才讓馬安靜。

    知道犯了錯的李林,也是一個勁的站在原地傻笑,他心里只是高興,早一年,這是這個時節,他還跟著蘇長青在上海灘十六鋪碼頭上扛包呢?哪想到,一年后,他已經是一團之長,這中間的機緣,只有他心里清楚。

    曾一陽笑著拍了拍李林的肩膀,口中贊道“還真是當團長的料,一路上的防御工事我都看到了。地勢的利用很到位,不但考慮到了防空,還有對重炮的防護也很重要,不過你可以多建立一些土堡。利用這里多小土丘,將中間掏空,然后放一個班,或者幾個人進去,這樣日軍進攻起來,沒有重炮休想撬開這些土碉堡。”

    李林心中一驚,心說自己把工事遮擋的嚴嚴實實的,老軍長是如何現的,難道是自己做的太明顯。

    這要是打起仗來,還不讓鬼子都看了去?

    曾一陽莞爾一笑道“你也不要疑神疑鬼,做的還不錯,要知道你那點本事,還都是我教的,要是等到那天連我都看不出來,你也出師了。我看帶個師絕對沒問題。”

    “老軍長,我都給您準備好了,昨天一頭黃羊沖樹林子竄了出來,被戰士們圍住了。現在都架在鍋上燉著,一會就好。”

    李林想了想還真是這么回事,當初曾一陽和李德兩個人,輪著給這些剛當上營連長的干部上課,就是為了讓他們能夠和正規軍校的學生一樣,熟練掌握軍事基礎。

    曾一陽被一行人簇擁著向后方走去,和李林的短短幾句談話,早就被豎著耳朵聽著的張吉海聽了個周全。

    軍長?還有這么年輕的軍長?張吉海不敢相信的轉頭看向龐大海,后者也是被曾一陽的地位給嚇著了,張了幾會嘴,也不知道說什么。

    “打我一下試試,這是不是真的?”

    啪——,“哎呦,你還真打呀?”龐大海捂著半邊臉,哭喪著說道。

    “疼不疼?”

    龐大海沒好氣的說道“要不我打一下試試,你說疼不疼?”

    “呵呵呵——疼就好,疼就是真的。兄弟,我們要達了,知不知道?”張吉海笑瞇瞇的對龐大海地聲說,他想破了腦袋,曾一陽最多也是個當團副的命,現在水漲船高,冒出了一個軍長,這哪里是人啊!妖孽也沒他強,跟著這樣的長官,今后他張吉海在這河北地界,還不要橫著走?

    中午吃飯的時候,這些東北漢子早就被曾一陽的神話般經歷給征服了,恨不得能早跟紅軍打仗,詐取貴溪城,血戰新化,雪夜飛渡長江,韓城保衛戰……當然曾一陽的官又漲了一級,現在是縱隊司令員。

    讓他們吃驚的是,曾一陽的部隊還真是一槍一炮打出來的,而不是像他們少帥,軍校一出來就是少將旅長。

    這給了他們無窮的遐想,即便老子參加紅軍晚了一點,說不定幾年之后也是一團之長啥的。

    最讓他們感覺參加紅軍有前途的是,中午他還吃了一頓白面,管飽,還有滿滿的一碗黃羊湯,雖然不見肉,但也是香氣撲鼻。這伙食,比東北軍強多了去了。

    個個都腎上腺激素嚴重標,還沒天黑,就幻想著自己將小鬼子大隊長、聯隊長、旅團長踩在腳底下,再照一張大相片,登報紙上,這不是抗日大英雄某某某嗎?

    誰要是踩了個中隊長,哎呦呵,還真沒臉說出來。為啥?掉份。

    “老軍長,您真的準備將這些熊兵送到老黃哪里?”李林剛聽說這些穿著花子服的潰軍,是送到黃勇的‘新兵’,頓時臉上有些古怪。

    曾一陽看著遠處談笑風生的那些東北漢子,撥弄著手里的清茶,若有所思的想著。

    “我相信是血性男兒,我也相信黃勇的本事,任何一方都不會讓我失望的。”

    李林苦笑著,黃勇的本事他也知道,就一個字‘狠’。希望這些人中不要有逃兵才好。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白小姐精选三肖期期准预约 吉祥棋牌游戏官方下 …? *财经股票 姚记大棋牌app下载 中芯国际股票a股代 斗牛棋牌游戏? 陕西11选5电子走势图 体彩飞鱼开奖查询 山东11选5一定牛分布图 南粤36选7 新骗局广东11选5 微乐吉林麻将 下载 硅pu篮球场 云南未来麻将下载安装 nba直播回放 qq麻将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