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四十三章 窮山惡水出刁民

第四十三章 窮山惡水出刁民

    第四十三章 窮山惡水出刁民

    武藤信義得的是黃疸病,用現在的話說,就是黃疸肝炎。這在沒有青霉素,沒有抗生素的年代,已經是絕癥了。

    關東軍司令部也是亂作一團,本來岡村寧次已經將第二階段的作戰計劃已經草擬了一遍,就等武藤信義從東京回來后,簽字,下達作戰命令。

    沒想到,武藤信義命太短,連翻本的機會都沒有,直接一蹬腿,死了。

    岡村寧次不是參謀長,他的那個頭銜上,還帶了一個副字。并不是人們想的那面重要,這才讓他臨時成為武藤信義的‘孝子’,扶著武藤的靈柩回國安葬。

    關東軍建立才不久,即便到二戰結束,關東軍的機構也是很不合理的。現在更不用說,完全是一副雞飛狗跳的菜場狀。

    這下關東軍上下都傻了,沒有了司令官,由參謀長代替當然也是可以的,但最關鍵的是,現在關東軍接連失敗,已經到了懸崖邊上。參謀長小磯國昭也是焦頭爛額,中將軍銜的他,代理關東軍參謀長顯然不合適,尤其是,一旦關東軍再次失敗,他可沒有武藤信義那樣身后的背景,罷官那是小事,說不定連翻本的機會都沒有。

    現如今,日本國內的形式風云變化,皇道派和統制派之間的矛盾愈演愈烈,相高橋是清也是在犬養毅在去年五?一五事件中被殺后,臨時代理相職務。

    有了血淋淋的前車之鑒,高橋也是小和尚撞鐘,有一天算一天,能過且過。

    反正在日本內閣中,相雖然有著很高的地位,是名義上的政府腦。可是真正的情況是,相不過是內閣的召集人,實權并不是很大。經歷了多年的戰爭,日本的實權機構,已經是在幾個特殊部門中,比方說海軍部、6軍部、外務大臣 、財務大臣等等

    反正6軍部和海軍部掐架,還有現在實力越來越強的關東軍也投入其中,時局是越來越亂。

    打來打去,也就是為了軍權而已,而斗的最兇的一撥人就是底層軍人。這些人來自于社會的最底層,在日本,才三十七萬多平方公里,就生活了七千多萬人口,而且隨著每年一百萬人口的遞增度,窮人一直掙扎在溫飽線上。

    山區的人口大量移民到朝鮮和偽滿,這樣的一個社會基礎,要是禮教好一點,或許是多一點憤青,那也沒有什么。

    可關鍵是,日本是一個尚武的國度,貧民爭強好斗。

    早在幕府年代,窮困武士希望能夠被當地的番主賞識,然后能夠平步青云。當然下級武士的富裕生活不過停留在,一天一頓飯,變成兩頓,從干巴巴的大豆飯,變成香噴噴的大米飯,米飯上還加了條咸魚,僅此而已。但這些好處已經足夠,這些武士把頭顱別在腰帶上,成天在大街上找尋能夠體現他武士道精神的對象——另外一個被潑了狗血的窮困武士。

    平窮植根于剛剛步入資本主義的日本,以至于斯大林一廂情愿的以為,日本比中國更適合于爆無產階級革命,就是看中了這一點。

    往后的展,讓所有人都大跌了眼睛。日本軍隊的對外擴張節節勝利,在1895年左右,全面控制了朝鮮;19o5年,在中國東北擊敗了北極熊沙皇俄國。使得人本的軍國主義在這一時期迅膨脹。

    于是,從上到天皇,下到平民老百姓,都是對戰爭有著一股子嗜血的恨勁。

    武斷的說,皇道派這統制派之間的矛盾,就是封建武士階層(用國文表述就是封建余孽,草根階級),和資本主義新興階層的矛盾沖突。

    這不,武藤信義的靈柩剛剛送回國,各方勢力又開始開始眼饞關東軍的豐厚資源,各地的世襲番邦領主,6軍部,海軍部,各方都盯著這塊肥肉,眼中的貪婪已經毫不掩飾。

    反而將華北一線的關東軍,給晾在一邊,完全不理不顧的樣子,讓前線的日軍萌生了退兵的心思。

    西義一,坂本正右衛門等6軍將領被召集到奉天,小磯國昭親自主持會議。

    不但小磯國昭一臉愁容,連前線退回來的西義一都是如喪考妣的樣子,好不沮喪。素有勇猛,敢為部下擔當的武藤信義一死,他們的日子就難過了。誰都知道,在東北,蘇聯的軍事實力不可估量,現在陳誠入主華北。連的戰斗力,都強了很多。這讓動不動就來自裁謝罪的將軍們,不由的面面對視,一時都不敢輕舉妄動。

    “諸位都是關東軍之名將,武藤大將閣下生前的最為關愛的部下,現在為我們的大將閣下默哀三分鐘。”小磯國昭陰沉的聲音在會場中想起,打破了死氣層層的沉默。

    數十位關東軍將軍起立,低著頭,如同死了親爹一般,哭喪著臉,低著頭。

    小磯國昭和一眾站了足足有半個小時,也不見有人動彈,只好無奈的說道“諸位都請坐,相信武藤大將閣下也會寬裕我們戰時性質的失利。”

    他從自己的案拿出了一份計劃書,然后遞給了離他最近的山下奉文,點頭示意對方先看。

    山下奉文正被帝國的敗類,大阪師團的小販們弄得焦頭爛額,自從當了這個第四師團的師團長,他才明白,為什么即便很多同僚愿意去別的師團當旅團長,而不愿來第四師團當師團長了。

    山下奉文毫無頭緒的看了一眼計劃書上醒目的大字‘進攻’。驚訝的抬頭了一眼小磯國昭,進攻?打誰?在沒有增援的情況下,還準備進攻華北,這顯然是一個錯誤。

    出于一貫的傳統,山下奉文也沒有指責小磯國昭的這種幼稚的行為,將沒看幾眼的計劃書,遞給了他后面的坂本正右衛門。

    一再失利的坂本正右衛門,帶著被譽為6軍最具戰斗力的第六師團,在華北毫無建樹的表現,已經讓他差不多結束了自己的軍事生涯。

    反而在此時,態度一反常態,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質問小磯國昭“參謀長閣下,這份軍事計劃,顯然不合適在這個時候提出來。這不是武藤大將的意愿,想要挽回某些人在戰役上的失誤,這顯然是一種無能的表現,會讓關東軍的名聲一再的被玷污……”

    小磯國昭確實在這份計劃書上有了私心,他想憑借自己中將的身份,直接出任關東軍司令的職位,顯然難度很大。但他確實很想試試,出生低微的他,有著如同偏執狂一般的自尊心。

    “你是帝國的恥辱,帶著帝國最精銳的第六師團,被一群連彈藥都無法及時補充的地方武裝擊敗,而且是一敗再敗。如果我是你,就帶著武士的榮譽,剖腹自殺,為天皇陛下盡忠。”小磯國昭一下子就火了,憤怒的拽著拳頭,不停的在空中揮舞,唾沫亂飛的對坂本正右衛門咆哮著。

    坐在對面的西義一也不由的皺了皺眉頭,這是軍方高層,是關東軍腦之間的會議,難道也要像一個街頭流氓一樣,互相詆毀嗎?

    坂本正右衛門不聽則以,一聽頓時三尸暴跳,這不是要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嗎?

    “可笑,一個小警察的長子,竟然在我面前大談武士精神。不是我羞辱你,你們家八輩子都和武士這一榮譽無關。”坂本正右衛門輕蔑的用余光瞟了一眼,座上的小磯國昭。

    突然,現小磯國昭這貨竟然在拔刀,氣的像個犯病的哮喘病人,小磯國昭醬紫色的橫刀臉,扭曲到了一起,看樣子,還有進一步扭曲的趨勢。

    “八嘎,我要殺了你。”

    小磯國昭早就忘記了他參加會議前,幻想一派祥和的氣息。只要他王八之氣一方,頓時四方拜服,誓死要為天皇效忠。然后他大手這么一揮,就是大軍突襲,勇猛直前,不但順利拿下長城以北的廣袤地區,然后入關進入華北腹地……

    這個時候,已經和他設想的劇本差了十萬八千里。他也想不到,幾個師團長的反應竟然是如此的不冷不熱,坂本正右衛門更是出面謾罵,讓他惱羞成怒。

    這時候,坂本正右衛門也拔出了他的配刀,雙手持刀,和小磯國昭對峙在一起。

    其他人呼啦一下子,都逃到墻邊,靠著墻,緊張的看著兩個勢同水火的同僚。

    “呀——”小磯國昭如同被踩了尾巴的公貓,大喝一聲,舉起手中的武士刀,比劃了一下,就是不見往前沖。

    坂本正右衛門一看,心說,八嘎,小磯國昭這個家伙太陰險了,竟然在聲勢上強過了自己。不甘心的用更高亢,更嘹亮的音頻喊道“呀——”

    此起彼伏的叫聲,不像是一場勢均力敵的對戰……

    反而更像是野貓叫春……

    ……

    一刻鐘后,小磯國昭也沒有要沖上去,和坂本正右衛門來個一刀見勝負。而坂本正右衛門更是穩如磐石般的,半蹲在原地。

    山下奉文看了一眼邊上的西義一,眼神真摯,其意思最簡單不過,讓西義一上前勸架,不過西義一不為所動。

    突然,幾聲敲門聲過后,一個少佐軍官,推門而入,站在門口簡直無法相信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不得不說,小磯國昭還是有點小聰明的,立即收起了武士刀,然后裝出一副崇拜的摸樣對坂本正右衛門說道“坂本君,您的拔刀術是在是太出眾了。”

    坂本正右衛門當然知道,小磯國昭是在給雙方臺階下,立即和露出一副回憶的樣子,“我曾經在于一名影賀流的中忍交流過,學習了這種特殊的戰法。我看您的刀法有點伊賀流的影子……”

    “哪里,哪里……”

    兩人突然板著臉,對進房間的參謀喝問“慌慌張張的樣子,還像一個合格的軍人嗎?”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贵阳捉鸡麻将规则 江苏11选五专家推荐号码 哈灵麻将安卓版官网下载 天天彩票选四最新开奖 美国股票几点开盘 安徽东至猫配手机版 捕鱼欢乐炸怎么刷金币 北京赛车技巧 开元牛牛棋牌官方版下载 五粮液股票论坛 皇家万人棋牌 全网发行的股票好吗 神来棋牌每个版本 nba现役球员实力 南京麻将50算法 捕鱼游戏规则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