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四十八章 消失的中央軍

第四十八章 消失的中央軍

    第四十八章 消失的中央軍

    曾一陽現周炎情緒低落的走在隊前,身后還是那個被一邊推搡,一邊跟在周炎身邊低頭哈腰的武二娃。

    武二娃算是看清楚了,曾一陽的身份絕對不凡,但他猜不出到底對方是那方的‘司令’。

    這時候的東四省,關東軍治下,‘司令’遍地,手下上萬偽軍,掌握一省民政的大漢奸叫‘司令’;占個小山頭,手下幾支老毛瑟,水連珠的也叫‘司令’;帶著數百好漢,和鬼子過不去的也是‘司令’。

    總之一句話,‘司令’這詞,在關東軍掌控下的東北算是泛濫了,臭大街了。

    當然,對于一生出來就是奴才相的武二娃來說,不管是什么‘司令’,都是一個大人物。但大人物和大人物之間,總也是有個高下之分的。

    跟著周炎走了一趟城里,好家伙,數千大軍齊救火。看樣子都是一起來的,莫非曾一陽是這些軍隊的‘司令’?

    “一次小小的失利,就讓你灰心了?這當漢奸,當特務的,要是都是一幫傻大個,往大街上一站就等著被抓,那還活個什么勁頭。再說了,板垣征四郎可是一個老特務了,手地下要是沒有幾手過的去的本事,早被張學良的手下殺了。”曾一陽寬慰著周炎,和周炎不同,曾一陽并沒有抱多大的希望,能夠一舉抓獲在城中被板垣征四郎派來的特務組織,只要有個蛛絲馬跡就行。

    畢竟手中還有一個特戰大隊可以用,百人不到的特戰大隊,在千軍萬馬中,要想力挽狂瀾那是想都不要想。一百人上去,頂多比一個日軍中隊強一點,要是和兵力占絕對優勢的日軍對抗,也是落敗的下場。

    但這些人要是在追捕,反特上下功夫,卻是能夠功績卓著,干出一番大事業出來的。

    就在周炎回來之前,特戰隊就現了敵人的特務蹤跡,已經追了下去。相信,抓到這些特務也是時間問題。

    曾一陽沒注意身邊還跟著一個武二娃,帶著周炎走進一間小院,就要坐下院子中的石凳的時候,武二行動敏捷的趕在曾一陽身前,用袖子,將石凳擦拭了一邊,媚笑著對曾一陽說“長,您老坐。”

    “你怎么跟來了。”周炎聞言,不悅的看著武二娃。

    武二娃知道自己不是受歡迎的人,一則他是漢奸,沒關黑屋子,算著日子等槍斃已經算是他祖宗顯靈,前世休來的造化。

    哈著腰,面對著曾一陽就往屋外退去。

    “你先先別忙著走。這里有幾份文件,你先按上手印。”曾一陽從口袋中,摸出了幾張紙,放在了桌子上。

    武二娃連忙恭敬的走到曾一陽的身前,在幾張紙上的空白處,按上了手印。雙手舉著文件,遞給了曾一陽,就他這幅奴才相,也不是一天兩天學的過來的,指定是一出生就是在這種教唆下,才形成的習慣。

    見曾一陽沒有要趕走他的意思,這小子倒是像根木頭一樣,矗在一邊,一副隨叫隨到的樣子,讓周炎也看著好奇。

    武二娃心里透亮,能不能活下去,還都在眼前和自己差不多年紀的‘司令’一句話之間。雖然臉上做的滴水不漏,但心里也是直打鼓。這有點像在以前,他在主子跟前那會兒,自己一邊揣摩主子的心意,一邊討好主子。

    “周炎你帶著他去保衛科走一趟,記住讓保衛科的人給他安排一個新的身份,護送到天津,到了天津,就會有我們的同志接手他的事宜。”

    周炎帶著武二娃剛剛走出遠門,黃蘇就從屋子內走了出來,坐到了曾一陽對面,好奇的問“這人就是你們抓住的那個漢奸?看上去太油滑了一點,你準備怎么安排這個人?”

    黃蘇挺好奇的,對于他來說,曾一陽煞費苦心的又是給弄身份文件,又是派人護送。他就不明白了,曾一陽什么時候,會對一個俘虜這么好心。

    事實上,曾一陽確實是想從這個俘虜身上創造點富余價值來,也是突靈感,要是安排關東軍的這個資深漢奸,去戴笠的藍衣社,或許還真的是能夠其他想像不到的作用。

    “老黃,你說如果我是戴笠,在天津對板垣征四郎無從下手的時候,突然有一個坂垣機關的特務,到自己跟前來投誠,會怎么樣?”

    曾一陽心里這個樂啊!戴笠即便想破腦袋也想不到,這個日文名字叫武藤小次郎的關東軍漢奸,會是紅軍派出來的。

    即便戴笠有心追查,也不過是查到此人不久之前還是特高課的外圍成員,被派到華北從事情報工作。

    黃蘇笑著說“戴笠估計會把這個棄暗投明的特務當成寶。但你這么做,難道不怕對方到了戴笠哪里,翻臉不認人。”

    “不怕,就他那副怕死的摸樣,只要關東軍派人和他聯系,他還是兩頭討好的樣子。但是絕對不會出賣紅軍,畢竟這段歷史是他身上的空白,他沒必要自暴露死穴。不過說起來,這家伙眼里不錯,或許更適合當一個下人。我估計這家伙會在戴笠哪里混出點名堂了,也不冤枉我栽培他一番了。”

    “你倒是對他很有信心啊!”黃蘇樂道。

    曾一陽笑道“我不是對他有信心,而是對我有信心,我看上的人一準錯不了。準時個當雙面間諜的料,到時候,我們不但能從得到日軍的情報,還能得到中央軍的情報,冒險也是值得的,何況我覺得這事就是一十拿九穩的。”

    “好了,你就吹吧!”黃蘇站了起來,轉身出了院子,臨走還留下了這么一句話。

    曾一陽看著黃蘇的背影,摸著鼻子,自言自語道“我的說的可是大實話啊!怎么就沒人信呢?”

    看著面前的一壺茶,曾一陽心說,莫要浪費了,給自己倒上了一杯,享受著這難得的片刻寧靜。

    不過,顯然有人不樂意曾一陽的消極怠工,黃蘇才走不久,又滿頭大汗的回來了。這大熱天,在太陽底下走來走去,可不熱的慌。軍隊還要考慮軍紀,穿著厚實的軍裝,說不熱那是假的。

    往往一身軍裝一天下來,就能酸,臭。

    “老陳那里來消息了?”曾一陽奇道。

    黃蘇擼了一把額頭的汗水,連忙說“不是,那里有這么快,十八軍的三個師調走了。”

    “什么?”曾一陽驚訝道,一把搶過黃蘇手中的電報,仔細的看起來。

    過了一會兒,曾一陽才平靜下來,電報中說的再清楚不過,十八軍的三個師已經被調走,要不是鄭州的地下黨在車站有內應,不然也不能知道。得到的消息應該是一天前的,那么這些部隊調到那里去,那就呼之欲出了。

    猛的將手掌拍在桌子上,曾一陽大怒道“敗類。”

    黃蘇清楚,十八軍調走三個師部隊意味著什么。不過他到的是想到了蔣介石又要打內戰了,擺明了中央軍要調動,一定是往紅軍的蘇區去。

    作為生力軍的十八軍,一下子被抽掉了一半的兵力,正在戰局中心的曾一陽哪里能夠不明白,委員長是準備要和日本人和談了。用老蔣的話來說,就是用空間換時間。

    眼看著關東軍也是強弩之末,蹦不了幾天了,難道堂堂南京政府,連一個軍兩三個月的補給都湊不起來了嗎?

    曾一陽定了定神,對身邊的黃蘇說道“提醒前線的吳高群,全線防御,警惕日軍的新動向。南京政府可能已經早和關東軍方面談判,或者更是和日本外交部聯系上了,陳誠既然被調走了一半的看家部隊,那么這次談判也就接近尾聲了。”

    “什么?該殺的南京政府。”黃蘇大怒道。

    紅軍也好,晉綏軍也好,更不堪的東北軍也好,都是在華北和關東軍來來回回打了小半年了。

    數萬傷亡下來,政府說不打了,那讓前線和日軍生死相搏的官兵做何感想。

    曾一陽仰頭看著湛藍的天空,有些傷感的說“國家積弱,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我想委員長沒錢打仗了。”

    僅有幾個省的賦稅可以征收,又要不斷地圍剿蘇區,大量的部隊在在蘇區駐扎。這都是一筆天文數字般的軍費,僅僅靠一兩個財團能夠貢獻多少?更何況他想要坐穩江山,還不得不斷的加強兵力。哪里舍得讓手中好不容易訓練出來的士兵,送到華北,給閻錫山,張學良等人看家護院。

    就在數天前,天津日租界內,梅津美治郎拋出三條最基本條件后,黃郛連夜聯系了在南京的委員長。

    一、劃定停火線,承認日本人占領的合法性,主要包括長城關外的熱河、察哈爾部分地區,赤峰為界劃定新的軍事分界線。

    二、中央軍十八軍和十七軍退出華北,禁止藍衣社在平津活動。

    三、抗日先遣縱隊司令曾一陽,藍衣社骨干,鄭介民,曾擴清,余樂醒。另外還有旅長趙登禹,師長佟麟閣。

    十八軍撤出的三個師是為了談判開始,委員長為了安撫日本人的情緒,才命令陳誠撤出平津的。陳誠雖然心有不甘,但委員長的話,他從來沒有反駁過,只好把戰斗力比較差的52師、58師、新擴編的94師相繼撤離了華北。

    委員長一看日本人的條件,還是很誘人的,起碼他是準備將熱河、察哈爾兩省全部放棄了,沒想到日本人只要一半。

    就這一條,委員長感到日本人是有誠意的。

    其他幾條都好辦,就是最后一條中‘惡’曾一陽,不歸委員長管,這讓他有些百口莫言。

    委員長都想處罰曾一陽,最好是抓住了直接槍斃曾一陽,但他有這個心,也沒這個力啊!但日本人開出了條件,委員長覺得是個機會,就讓黃郛酌情和日本代表談判。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手机版街机超级大满贯2 上海天天彩选4规则 雷老虎最稳四肖选一肖 pc蛋蛋分析 西甲助攻榜 娱乐棋牌大厅怎么下架了 甘肃省11选五遗漏 30选5今天基夲走势图 pc蛋蛋赔率 二三四五股票股吧 澳洲幸运8漏洞 破解 幸运农场玩法及奖金 上期平码算下期7码公式 太行山西麻将下载 旭升股份股票 金7乐33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