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五十四章 松田的大災難

第五十四章 松田的大災難

    第五十四章 松田的大災難

    “李漫山你敢!”曾一陽怒道。

    李漫山當然不敢,就在他被曾一陽瞪眼的一剎那,他的心房就緊縮了一下。就像是一把利劍,刺透了他的心間,讓他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

    本來曾一陽就對攻城部隊久久不能肅清殘敵心有不滿,尤其是三團的攻擊受阻,更是讓他惱火。更何況一直被當成主力團的李漫山團,被鬼子臨時構建的半地下暗堡堵住了,數次爆破未成功,不但影響了氣勢,更是讓戰斗拖入了僵持。

    李漫山苦著臉,只好趴在曾一陽邊上,苦苦哀求“司令員,你就可憐可憐我吧!我當這個團長不容易,上頭有師長盯著,身邊有政委看著,底下有戰士……”

    曾一陽不耐煩道“別和我扯這些沒用的,我是問你,戰斗什么時候能夠結束?”

    李漫山毫無辦法,對于卡在街口開闊地的這個日軍碉堡,想盡了一切辦法,都不見效。

    ‘土坦克’沖上去,很快就被鬼子的數挺重機槍組成的火力網封死,連一分鐘都頂不住,就能被撕裂成碎片。只能靠著戰士抱著,往碉堡附近沖,可這樣一來可就隨了鬼子的心愿。

    儼然成了焦灼的態勢,一來他確實被日軍構建的堅固地堡給難住了,都是機槍口,如同刺猬一樣的從地堡周圍伸了出來,紅軍火力壓不住,幾乎沒有死角可以躲避鬼子的火力。

    迫擊炮打在上面,如同搔癢癢,炮彈砸在上面,只是將暗堡熏的更一點黑而已。

    李漫山不知如何回答,臉上有些繃不住了“一營長,給我準備包,你們掩護我……”

    “混蛋……你睜眼看看……”曾一陽幾乎是氣壞了,突然一挺歪把子對準了曾一陽趴著的地方,掃射了過來。

    四處飛濺的碎磚,被機槍子彈撕裂的木門木屑紛飛……

    被打斷了的曾一陽更是顯得憤怒,呵斥著當了快半年團長的李漫山“你的戰士在為你的無能流血,而你呢?你做了什么,讓你的戰士因為你的無能而送命?”

    話說出口,曾一陽就有些后悔了,看著李漫山含血的雙眼,和戰友犧牲滿是悲憤的神情,曾一陽甚至覺得只要他一轉臉,李漫山就有可能抱著,沖上去,即便是用胸口堵槍口,也在所不惜。可在戰場上,本來就沒有道理好講,但看著戰士的血在白流,任何一個指揮官都無法安靜下來,曾一陽也不列外。

    “去,把街角那輛汽車推過來。”曾一陽悶聲說道。

    戰場上的硝煙,在吸入肺部的一剎那,就讓人感覺到了壓抑。

    還有擔心阻擊日軍增援部隊的兩個支隊,雖然在人數上要過日軍一倍。但都是舊軍隊,很多戰法都是沿用以前部隊的訓練,在內戰中,或許還能奏效,并取得不錯的效果。

    但這些手段對付裝備明顯好于紅軍的日軍顯然不適用,而且日軍的進攻也是瘋狂到了極點。

    這就讓張北的形勢成了整個戰役的焦點,紅軍早一步消滅張北殘敵,那么紅軍就等于將勝利提前攥在手中。同樣,日軍早一步突破紅軍二、三支隊的阻擊陣地,那么勝利的天平就會倒下日軍。

    李漫山并不知道曾一陽要將被鬼子遺棄的汽車做什么用?但是他想到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司令員,我手下沒有人會開汽車。”

    “車頭都燒著了,即便是個會開車的也鼓動不起來。”

    “啊——”

    曾一陽只好對其解釋道“帶著幾個戰士,將汽車推過來,然后調整一下方向,正面對著那個碉堡,讓戰士們再在汽車的車頭上懸掛上棉被和木板,中間夾雜一些沙土,多掛幾層。然后,人在車后推,重機槍很有可能那那個鐵家伙沒辦法,這樣戰士不就可以沖到鬼子的碉堡前幾米的地方了。”

    李漫山聞言頓時兩眼放光,這辦法自己怎么沒想到呢?

    也不是他想不到,而是本來沒有人會搗鼓汽車,自然把這些好東西給忽略了。

    “算了,我還是和你一起去,到時候連方向盤都轉不過來,別再瞎耽誤功夫。讓工兵去鬼子占據的院子周圍,埋上,將墻炸掉幾處,然后一起沖進去,能活捉日軍十一旅團旅團長松田國三,我給及記功。”

    事實證明,曾一陽的擔心是很有必要的,很多戰士還是第一次見到汽車,都圍著汽車瞎轉悠。搞不明白,這個鐵疙瘩怎么跑起來?

    將車頭的火撲滅,戰士們用力將汽車推了起來,轉過街角就是日軍的火力點,所以顯得特別小心。

    曾一陽仔細查看了一下路面,還好,并沒有太多的障礙物,一些小石頭根本就不用擔心。

    在方向盤用一根木棍綁住,還是有點不放心,又將一塊大石頭系著繩子掛在了方向盤上,曾一陽才松了口氣。

    雖然車后只能一排站立四五個戰士,但有著十幾個戰士,扛著一根房梁,頂在車尾,這輛臨時武裝好的戰車算是完成了攻擊前的準備。

    李漫山在車后,急的是上竄下跳,沒辦法,人多力量是大了,但是要是一旦汽車行走的路線歪了,那么一切都將全功盡棄。

    不光如此,還有諸如組織火力網,壓制鬼子的其他火力點,這都是李漫山要在極段的時間內做好的準備。

    很快,汽車被改裝完成,用幾層被子,夾著沙土,在汽車的前方保險杠的位置上掛上,保護了汽車的輪胎。在駕駛室里,也填充了不少能夠擋子彈的物體,一切看上去都準備就緒。

    曾一陽對身邊有些不放心的李漫山詢問道“都準備好了嗎?”

    李漫山點頭道“都準備好了。三個爆破組,還有一個營的突擊部隊,分成三個小組,將在圍墻被炸塌的第一時間沖入院落群中。而且我已經把全團的手榴彈都分到了這個營手中,部隊一律以手榴彈開道,機槍跟進,夠小鬼子喝一壺的了,力保在下午四點之前借宿戰斗。”

    “很好,現在二、三支隊打的很幸苦,但他們沒有埋怨,一切都是為了取得戰役勝利而默默忍受著日軍的瘋狂進攻。用血肉之軀,抵擋擁有坦克,裝甲汽車,火炮,甚至還有天上飛機轟炸強攻……”

    曾一陽語氣沉重,反而讓李漫山更是顯得不安起來,這些都沒有逃過曾一陽的眼睛。

    曾一陽有些自嘲的笑笑,這些壓力自己背負就夠了,沒必要為難李漫山,于是囑咐了幾句“讓戰士要有思想準備,用最快,最有效的辦法消滅這股日軍。再讓戰士們加把勁,準備增援擔任阻擊任務的二、三支隊。”

    心里盤算了一下,李漫山這里的一股頑敵有可能是日軍旅團部所在,所以戰斗力,裝備也要比其他日軍要強一些。

    現在城西的槍炮聲也漸漸停了下來,變得稀疏起來,說明那里的戰斗已接近尾聲。而城東最先攻入城內的區域,已經在開始打掃戰場,救治傷員,很快其他部隊的增援會遠遠不斷的加入進來。

    紅軍戰士推著用土辦法加固了防護的日本汽車,在日軍機槍掃射中,車頭不斷的爆著火星,還有不少跳彈,但是躲在汽車后面的紅軍戰士都沒傷著,緩緩前進的接近日軍碉堡……4o米……3o米……15米……

    幾個瓦罐帶著火苗,從汽車后被拋到了碉堡前,摔成碎片的瓦罐中混合著破衣服,有汽油的,木屑等煙的東西,頓時黑煙四起,擋住了碉堡內鬼子的視線……

    此刻戰場上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在汽車的擋板第一時間,后面的爆破小組的戰士引燃了一個包的導火索,包被綁在了由幾根木棍接成的長棍上。

    兩個人,就這么輕輕往前一推,就將包緊緊的抵在了碉堡壁上。

    碉堡內的日軍,似乎已經知道,在呆在碉堡內的下場。但是沒有一個人逃出來。

    鬼子也知道,整個十一旅團只有靠著這么一個用石頭堆積起來的暗堡,能給他們的旅團帶來生的希望。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紅軍的槍法也不賴,就幾十米的距離,一旦脫離暗堡,說不定死的更快。

    大地在此刻顫抖了,人在自己造出的武器面前,顯得是如此的渺小和脆弱……

    巨大的沖擊波,將日軍的那輛軍用卡車炸飛到了半空中,車頭在空中轉了個,頭朝下,狠狠的砸入被炸出的一個大坑中。有半截汽車裸露在了地表,就像是一個墓碑,計算著十一旅團滅亡的時間。

    早在卡車被炸飛的瞬間,暗堡就在巨大的爆炸下,被炸塌了,躲在里面的日軍在第一時間就被爆炸的沖擊波給震死。

    在不遠處的日軍指揮部中,松田國三半躺在椅子上,剛剛由軍醫在沒有麻醉的情況下,固定好了他的傷腿。

    冷汗出了一次又一次,直到人接近虛脫。深黃色的軍裝濕漉漉的,松松垮垮的躺在椅子上,眼中炙熱的精光已經不見,取代的是一種慌張而又絕望的眼神。就在紅軍攻入城墻的那一刻,他就絕望的將隸屬于熊本聯隊的聯隊旗燒掉了。

    此刻,他已經被疼痛弄得神經麻木了,甚至出現了幻覺。他小學的時候,第一次歪歪扭扭的踏上自行車,行駛在狹小的街道中的場景,還有那個來自于本周,臉上一直帶著甜美的微笑,讓他癡迷不已的日語女老師……

    突然,巨大的爆炸聲將他游離在身體之外的魂魄帶到了現實中,地震了?

    頭頂不斷落下的沙粒,掉落在他的頭頂,他仰起頭,木訥的看著房頂,一塊不大的瓦片,掉落了下來。

    腦袋一沉,眼前一黑。松本國三一條干巴巴的大腿,再也支持不住,身體如同一根掉入鍋中的面條,緩緩貼近大地。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快速赛车开奖走势 辽宁11选5技巧规律 大富贵棋牌手机版下载 每日股票推荐 星悦陕西麻将官网 最大的股票软件 大嘴棋牌app 西甲足球比赛回放录像 武汉麻将红中赖子杠下载ios 江苏七星麻将安卓版下载 什么叫做资产配置 填大坑棋牌玩法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 刘伯温精选资料大全 免费游戏打麻将 大富翁论坛24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