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五十七章 賣‘東洋豬’(下)

第五十七章 賣‘東洋豬’(下)

    第五十七章 賣‘東洋豬’(下)

    魯英麟哪里敢做主,要是將這個松田國三帶到了太原,不和閻錫山的心意,倒霉的還是自己。

    當下也不答話,說是要考慮考慮。

    連忙給閻錫山拍了電報,把紅軍俘虜日軍將軍的事情給閻錫山一說。閻錫山也拿不準,有心推脫,也沒有好借口。只好讓魯英麟先拖著,等時機成熟再說。

    沒想到,閻錫山收到電報才短短十幾分鐘,就有日本人登門,一開口就要求閻錫山將松田國三接回到太原,口氣蠻橫,一副你不答應就不讓你好過的樣子。

    可把閻錫山難住了,只好給魯英麟拍電報,讓他將松田先接下來,然后親自護送到太原。

    閻錫山當然有理由生氣,不為日本人的蠻橫,而是他身邊出現了叛徒,顯然有人被日本人收買了,而且職務還不低。

    立即派人去查,查來查去,就是帥府里一個高級參謀不見了,衛兵報告說,是跟著日本人一起到了日方住地,顯然是鐵了心的跟了日本人。

    只能暗嘆,流年不利,閻錫山只好指望曾一陽別搞出一個公審大會什么的,把松田給咔嚓了。安全的將人送到太原,讓日本人帶走得了,至于和日本人的合作,他也知道不可能,這是一條絕路。

    說什么,讓他主持華北軍政,于南京政府,受日本政府支持什么的。和賣國有什么區別,他不是溥儀,是個沒有了根基的破落皇族。

    從加入同盟會,到在山西組織反清起義,他一直是走在大浪之巔,雖然和蔣介石的交手中,屢次失敗,但手握二十萬大軍,宦海沉浮三十載,也不是任誰就能蒙蔽的。

    雖然日本人來到太原沒安好心,他不敢得罪,至少躲還是可以的。

    過幾天就去五臺老家,來個也不見心不煩,總可以吧!

    魯英麟雖說一百個不贊成將松田解送太原,畢竟這樣對山西百害無一利,急忙又去找曾一陽,希望能夠說服對方將松田國三交給他。

    曾一陽也明白這個松田國三對于紅軍來說,猶如燙手的山芋,如果是在戰場上死了也就算了,畢竟槍炮無眼,將軍陣前亡也沒什么可以說到的。但活的松田可就不一樣了,殺又殺不得,放更是放不得,留在手中,更顯得累贅。

    魯英麟一說要人,紅軍就放,顯得太明顯,反而讓人多升遲疑。

    所以,曾一陽并沒有第一時間答應魯英麟,反而是沉思起來。一邊感嘆自己運氣好,一邊打量魯英麟,現對方語氣堅定,送算是放心了“魯將軍,松田國三你可以帶走,只是……”

    魯英麟一聽就知道有門,不過就是付出點代價而已。“曾將軍放心,一個加強連的衛隊裝備,您可曾滿意?”

    “魯將軍說笑了,我們紅軍可不是趁火打擊,哪里會貪圖貴軍的軍需?”曾一陽確實沒想過要拿松田換東西,畢竟上不得臺面的小動作,不是他現在的地位應該做的。

    魯英麟受了閻錫山的嚴令,心里著急,直接把閻錫山交代他的條件給拋出來了。

    至于紅軍要什么,他也清楚,紅軍是希望通過一系列的勝利,打擊日寇的囂張氣焰是一方面,更多的是希望通過戰場上的拼殺為紅軍正名,從而獲得輿論上的主動。

    是戰略謀劃也好,是政治手段也好。這都不是魯英麟這個小小的少將師長所該考慮的,他想的不過是將閻錫山交代的事情辦完。

    重回到楊愛源部下,當44師師長已經不太現實,或許到傅作義手下當一個參謀長更能合他心意。

    這個松田國三是紅軍最好的砝碼,用好了,老蔣也要掂量紅軍的分量,重新審視對紅軍的策略。

    就在魯英麟忐忑不已的時候,曾一陽沉言道“可以把松田國三暫時解送太原,不過具體對其處理,還需要各方研究才能定下來。畢竟,松田是以一個侵略者的身份來到中國,任何對其的處理都不會過分。”

    曾一陽的意思很明白,就是這個松田即便是殺了,也就是殺了,不存在什么國際糾紛。畢竟,對方是來中國殺人的,總不能因為對方被俘了,就區別對待。

    魯英麟雖然有些遲疑,曾一陽明顯話里有話,但他只好應下曾一陽的條件,不然紅軍不放人,他也沒轍。

    小心翼翼的將松田送上了去太原的路,路上魯英麟還一再給松田保證,是坂垣機關方面的人獲悉了他的情況,來營救他的。

    雖然松田不是投降的,但畢竟是在戰場上被俘,很丟面子。再呆在軍隊中顯然不合適,退伍到家鄉,也還能保住一條命。本來決定絕食自殺的他,也漸漸的沒有了死的念頭。

    可惜,命運就是給他開了這樣一個玩笑。還在他們沒有抵達太原,紅軍就通過國內幾份重要的報紙,將俘虜松田的消息放了出去,并聲稱已經被押解往太原,等待戰事一了,就對其公審。

    不過,這些都是后話,曾一陽現在忙的是組織部隊,準備增援阻擊部隊,另外聯系到察東不久的吉鴻昌等人。希望通過吉鴻昌在短短一個月內,從察東召集的各方潰軍,從新組建的抗日聯軍,對鬼子的后方加大攻擊力度。

    曾一陽最清楚,要想在正面戰場上,擊敗日軍,必然是要將對方的后勤,尤其是炮彈供應上下心思。

    失去了重武器,日軍的戰斗力也就和中央軍,幾個王牌師的戰斗力差不多,或許還有不如的。

    閻錫山雖然將松田國三名義上解救了下來,但還是受到了日本人的一頓奚落。理由很簡單,他們已經知道了閻錫山和紅軍的某種協議,至于協議的內容,看看太原兵工廠,白天黑夜的連班倒,就可以知道。

    都說國人好面子,其實日本人更好面子。就用他們動不動用自殺表示清白,就可以知道,他們把面子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至少,對于生命來說,好像臉面更重要一些。

    以至于,他們想要讓閻錫山斷絕給紅軍的補給,讓關東軍能夠從容應對沒有補給的紅軍,找回臉面。

    即便閻錫山想答應,日軍也沒有了這樣的機會。因為很簡單,紅軍的彈藥儲備很充足,這也是曾一陽和陳光能夠從容應對日軍攻擊,并做出圍點打援的部署,而不擔心這樣的正面對戰,會讓后勤跟不上。

    當晚十點,曾一陽得到確切消息,騎兵團在草原上追擊日軍炮兵成功,并順利將大部分日軍火炮繳獲。

    兩個大隊的二十多門火炮,帶著一千多匹馬,正在浩浩蕩蕩的走在回來的路上。

    就此一役,紅軍就在張北極其周邊消滅了日軍五個大隊,并一舉將一個步兵旅團部全殲。在如此大的失敗面前,即便是日本6相也不管下命令,讓停止這場注定顏面盡失的戰役。

    紅軍在誘敵成功后,接下來的戰斗變得更簡單起來。

    拼的就是一個耐力,一支軍隊的耐力在不斷的好消息的刺激下,會更大程度的爆,至少照目前的情況來看,對付三十六旅團應該問題不大。

    紅軍也正是朝著這個目標來進行的,三十六旅團兵分兩路,一路在沙溝被王以哲帶領的二支隊死死的擋在了大路上。另外一路,被三支隊擋在了韓村和馬喜,同樣寸步難行。

    曾一陽帶部隊要增援的就是三支隊,江老爺子雖然不服輸,有股子老黃忠越老越勇的架勢,但畢竟缺乏重武器。

    準備妥當后,曾一陽連夜帶著部隊,就往韓村方向趕。

    雖然順利處理了松田的事情,但閻錫山顯得有些焦慮不安。曾一陽和他打交道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他也是能夠摸清楚一些對方的脾性。比方說吃軟不吃硬,這些都可以歸結到少年心性,正是爭搶好斗的年紀,也可以理解。但曾一陽更讓他看不透的還就是對方心底的想法,往往閻錫山以為自己找到了應對辦法的時候,曾一陽總會讓他大吃一驚。

    他很難猜到,曾一陽最終的想法。

    用一個將強連的衛隊裝備,主要還是二百只太原仿湯姆遜沖鋒槍,去換一個本來就應該送到他這里的俘虜。

    閻錫山怎么想怎么吃虧,不過他這個虧還真的必須得吃。關東軍特高課的人正呆在他的家里,要是殺了,當初就不應該讓進門。自以為坐山觀虎斗,卻落下一通的紕漏。

    可事實就是這么奇怪,開戰以來,日軍一方比較簡單。海軍配合關東軍,突擊熱河,在順利拿下承德后,進入山海關。然后利用外家手段,將搞一個華北自治政府,這樣也就達到了關東軍的目的。

    打敗仗,也無可厚非,畢竟參戰兵力有限。即便增兵了一次,也還不到八萬人,而有四十萬大軍。

    可奇怪就奇怪在方面,分了四個大的體系,東北軍、中央軍、晉綏軍和紅軍。

    四方各自為戰也就罷了,主要還是各自的主將意見不一。東北軍總指揮張學良想打,可部下關鍵時候掉鏈子,不但丟臉的事全被他趕上了,而且連官位合著地盤全都沒了,只好閑居上海等待出國,避避風頭。

    中央軍,何應欽一來就準備談判,早就怕的要死,只要對方拋出條件,他就敢拍板。

    晉綏軍更不要說了,閻錫山的立場本來就不堅定,只要關東軍不進攻山西綏遠,他都可以忍。

    曾一陽帶領的紅軍雖然是其中戰斗力最強的,可惜部隊人數是最少的,只好在局部印象戰局。加上二十九軍宋哲元、三十二軍商震、土匪軍閥孫殿英,還有出沒在塞外,數不清的抗日同盟軍游擊隊。

    即便是陳誠代替了何應欽,坐上了總指揮的位置,他也想不出一定能勝的理由。指揮太亂,單靠一方軍隊的勝利,根本無法彌補全線的失利。

    這就是長城沿線的局勢,一盤散沙,風一來就吹散的沙土。

    是夜,曾一陽帶著紅軍,靠著不斷的努力,卻隱然把整個戰局向著有力的方面傾斜著。

    曾一陽帶著部隊,迎著夜幕,走在了通往勝利的道路上,他堅信,憑借紅軍三萬五千將士的努力,關東軍的潰敗已經不遠了……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至尊棋牌游戏客服微 短线炒股二十招 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 雀魂麻将majsoul官网 网络上怎么赚钱,可 云南11选5玩法 什么软件赚钱最快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单双中特资料 温州麻将胡牌牌型 如何选择炒股app 22选5开奖结果今天晚河南 海南4十1开奖号码 大圣捕鱼游戏平台 开元手机棋牌 北京赛车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