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六十二 血煉軍魂(五)

第六十二 血煉軍魂(五)

    第六十二 血煉軍魂(五)

    作為誘餌的十一旅團,已經陷入了泥潭。

    飛機偵察報告,張北的南城已經被紅軍攻陷,巷戰已經開始。

    消息傳到關東軍司令部,司令官菱刈隆震怒,坂本的軍事生涯已經到頭了。種種的不利因數下,坂本甚至提出了結束長城西線戰事,撲到東線戰場的昏庸想法。

    菱刈隆更是一通訓斥下來,將坂本的所有退路給封堵沒了。

    本來第六師團在熱河的攻勢如潮,戰無不勝,就讓關東軍高層看到了希望。消滅在察哈爾西部,和綏遠交界處的中隊。將戰線移植到西線,威脅山西,迫使閻錫山妥協。

    這也是坂垣機關,派出精銳特務去山西后,得出的重要結論。

    在板垣征四郎眼中,閻錫山這個人雖然狡猾,但是農民式的狡猾,在絕對實力面前,根本就是一個兩面三刀的小人。是關東軍可以充分利用的重要棋子,雖然關東軍更看重張學良,但是東北軍的低級軍官抗日情緒很重。

    張學良在一再的不利輿論下,其威信越來越低,已經到了無法統領東北軍各部的局面。

    更可況,河本大作預謀將張作霖炸死在皇姑屯,張學良和關東軍可是殺父之仇。

    選擇閻錫山也就是順其自然的結果。

    和張學良不同的是,閻錫山的晉綏軍不但控制著太原兵工廠,這個在中國北方僅次于奉天兵工廠的龐大兵工礦企業。還有就是山西的財政是整個北方最好的,菱刈隆想到加上手中擁有的天津制造局工廠,那么憑借關東軍手中三個龐大的軍工企業,獲取整個北方猶如探囊取物般的輕松。

    想到此處,菱刈隆怎能不動心。

    第七師團限時支援第六師團的命令一下達,菱刈隆頓時覺得手中的兵力實在太少。于是連夜趕赴東京,希望說服裕仁天皇,將預備役組建成三個臨時師團,歸關東軍指揮。

    在瘋狂的利益驅動下,關東軍高層都已經失去了理智。

    決心將戰線直接燃燒到華北腹地,這樣的做法當然讓連長城都不準備攻入的裕仁很擔心。

    開戰之初,裕仁就召開御前會議,就關東軍通過一場局部戰爭,獲取華北利益,從而加擴張,為早日征服中國打下基礎。

    這個想法不可謂不好,老蔣根本無暇顧及華北戰況,一再對江西增兵,手下的精銳部隊更是虎視眈眈,準備給紅軍致命一擊。

    可是注定裕仁要失望了,年初中國西北政局突變,紅軍強渡長江,翻越秦嶺后,將西北三省一舉拿下。開辟了更廣闊的生存空間,而紅軍北進的旗號就是抗日。

    作戰計劃一再落空,裕仁天皇也只能答應新任關東軍司令菱刈隆大將,臨時組建三個預備役師團,配屬關東軍指揮。

    手里拿著一張王牌,菱刈隆哪里會搭理坂本的要求,反而提出了山西計劃。想著用政治談判,加軍事勝利,迫使老蔣政府放棄華北。然后整合華北的所有資源,為他的北進計劃打下伏筆。

    坂本現在也是犯難,如果憑借十一旅團的戰斗力,和兩個炮兵大隊的配合,突圍絕對不成問題。但要是堅守,那么消耗就不一樣了,炮兵沒有彈藥補充,必然成為累贅,步兵龜縮在城市中,糧食本就不夠,那么十一旅團靠什么維持呢?

    在師團部中,一個勁的兜著圈子,不斷用手撫摸著青色的頭皮。

    出于傳統,軍隊出征,從士兵到軍官都是不留,清一色的光頭。不但在衛生上,容易整理,而且如果頭部受傷,也能盡快動手術,保證士兵的生命。

    “將軍閣下,茂木旅團長求見。”衛兵恭敬的在門口說道,看著盛氣凌人的茂木,第六師團的所有人都是仇視小人一樣的眼神鄙視他。

    可鄙視有用嗎?

    茂木依然是哪個在華北戰績斐然的將軍,雖然不過是少將。等戰爭結束后,或許已經是茂木中將了。

    日本已經多年沒有參加過大的戰役。去年在上海,為了轉移南京政府對日軍奪取東北的實現,冒然動了戰爭。

    一方面,是政治手段;可另一面,何嘗不是一種檢驗。檢驗6海軍的綜合戰斗能力,從而判斷全面侵華時機是否成熟。

    但事實上,戰爭一再讓軍方失望。先是海軍失去了面子,被海軍的將軍們吹噓的神勇無比的海軍6戰隊,連一個中國的雜牌軍都打不過。要知道,當時的十九路軍已經八個多月沒有軍餉了,軍政部拖欠了十九路軍過6oo萬銀元的軍餉。

    就是這樣一支部隊,在缺醫少藥,彈藥不足的情況下。抗擊了擁有數艘大型軍艦的海軍,包括航母在內的八十艘軍艦,三百架飛機,兩外加上十一師團、十四師團總兵力達到九萬多,才將只有五萬中隊對戰中占據了優勢。即便在絕對實力下,日軍也付出了一萬余人的傷亡。

    但是中隊有什么?除了少量的大炮,連重機槍都是被當成寶貝一樣。在艦炮面前,這些哪里是武器?

    要不是南京方面主動提出談判,還有掌握著長江流域利益的英國政府的干預,6軍部和海軍部真不知道如何下臺。

    華北的戰役,是裕仁肯的,他很想知道,他的帝隊,還是否還是哪個打敗強大的北極熊的強大武力。

    裕仁的軍事野心下,日本國內的主要軍事集團也是斗爭日緊。新銳少壯派軍官不滿老式軍官的不作為,一心想要開疆擴土,為日本拓展新的生存空間。于是保皇派和統制派之間的矛盾日益尖銳。

    很顯然,茂木正是擁護保皇派的軍官,比他大了十多歲的坂本已是五十多歲的老頭子。在他眼里,早就應該回到家鄉,混吃等死的年紀了。

    “師團長閣下,三十六旅團何時能夠突破支那軍隊的防線?試問一個一等戰斗力的精銳旅團,對付只有一個師的支那軍隊的防御下,被鎖住腳步數日,這還是大日本帝國的精銳嗎?”茂木一點也不為坂本是中將,而他是少將對其客氣些。反而用一種質問的口氣,緊逼對方。

    “混蛋,這是你對上司應該有的態度嗎?”坂本晉升將軍近十年,長久以來的威勢,讓他不怒則威,更可況是在他盛怒的時候。

    “抱歉,師團長閣下,我冒失了。”茂木眼中看似馴服,但握緊的拳頭,緊貼著大腿,只有他自己知道,此刻他心中的怒火在燃燒。

    “茂木君,第七師團五日之內,就會和我們匯合。不用太在意一時的得失。”茂木抬頭現,還有一人在,正是三十六旅團的旅團長高田美明少將。

    和雙腳一踏入華北,就遭受了一個又一個挫折的第六師團相比,第四騎兵旅團實在是太幸運了。茂木謙之助憑借著訓練有素的騎炮協同,創造了一個個輝煌,在熱河,在察東,出盡風頭。

    不但以一個旅團強攻東北軍一個軍團,毫無懸念的拉開了華北大戰的序幕。

    和第六師團年初進入赤峰,先是被寒流凍的失去戰斗力,緊急從后方空運防凍物資,才恢復元氣;接著又在多倫,被孫殿英的一個師,攻入師團部所在的城中,連師團部都被死死圍住,坂本政右衛門已經都準備好了自殺殉國;接著更是羞辱的在多倫防御的一個大隊,被紅軍圍攻,全軍覆滅。

    茂木謙之助有一千個理由質疑坂本中將的決策能力,可是事實就是如此的無奈,茂木謙之助不過是一個剛剛晉升旅團長不久的少將,但坂本卻早已是中將。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取代對方的位置,或許一個6軍師團長的高位,能夠滿足他現在的胃口。

    什么勇猛直前,第六師團,茂木已經厭倦了坂本那張干巴巴的老臉。

    配合十一旅團進攻張北,將中國精銳的部隊圍殲在張北城下。關東軍司令官,也是一腦子漿糊,怎么會同意這個如此荒謬的作戰計劃。

    用十一旅團作為誘餌,如果十一旅團有戰斗力,還用作為誘餌嗎?想當初,自己一個旅團強攻中隊一個軍團,兩個軍的兵力,也不見得趨弱。如今,皇軍的精銳師團,竟然要靠著瞞天過海的小伎倆,來算計中隊?

    一想到這里,茂木胸中頓時如火中燒。

    “我已經下令,我的部隊,全線進攻……”茂木一字一句的說著,所有的字眼都是咬著牙說的。

    “什么?”坂本大驚,這些他都實現不知情,顯然茂木謙之助已經不把他這個西線指揮官放在眼里了。

    對方不過是一個騎兵旅團長,少將軍銜,而且受坂本節制。怎么能夠將他一個中將不放在眼里,坂本很疑惑,畢竟在日軍中,等級深嚴,高級軍官對低價軍官肆意打罵也很正常。作為低級軍官,還不能有怨言,必須當場認錯,不管他對不對。

    坂本的眼神陰霾,想要直穿茂木謙之助內心中包裹的陰謀,他想到了去年五月十五日生的事件。海軍激進軍人山岸宏、三上卓等經密謀后襲擊相官邸,將相犬養毅亂槍打死……

    茂木被坂本惡毒的眼神看的有些驚慌,不由自主地的向后退了一步。有些緊張的握緊了腰上的佩刀。

    茂木有心想服軟,內心有一個魔鬼的聲音一直在激勵著他,不要退縮,勇往直前。

    “希望你給關東軍司令部,菱刈隆大將閣下一個解釋。我對你的這次越權行為,不做表述。”坂本說完,就像蒼老了十來歲,身體一下子有些佝僂。看上去不過是一個年過半百的老人,而不是一個征戰沙場的將軍。

    “抱歉。”茂木即便再盛氣凌人,也不會辯駁一個老人的忠告,對坂本深深一鞠躬。

    看著茂木認真的樣子,坂本也不再追究了。

    扶起做鞠躬狀的茂木,不無憂慮的說“你我都是為帝國效力,作為帝人,命令應該高于一切。但作為一個長者,我希望能給你一個忠告,大家的目的都是一樣的,在目的沒有實現之前,至于用何種辦法,都是可以通過商榷來解決,沒必要搞得太復雜。”

    “這個。”茂木有種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覺,有種說不出的難受。

    “滅亡支那,不是一天兩天就能辦到的。或許你看不起我的第六師團的實力,但并不是你輕敵的借口。我們面前的敵人很不簡單……”坂本政右衛門不無憂慮的說著,對于紅軍的戰斗力,他深有體會。

    三十六旅團對面的紅軍,戰斗力上并不是太出眾。但是堅韌的意志,仍是他不能忽視的重要戰力。

    坂本早就在懷疑,那支精銳的紅軍到哪里去了。二支隊,和三支隊都是東北軍的老部隊,從裝備上就能看出端倪。而且戰斗力也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樣強悍,他相信,只要三天,就足夠將眼前的支那軍隊徹底擊垮。此時,全線總攻的機會還沒有到。

    戰爭有時候要的是耐心,并不是需要一味的強攻。不然這樣會徒增傷亡,影響接下來的戰斗。

    桌子上的電話突然想了起來,急促的噪音打斷了坂本的思考。

    “什么……我會讓47聯隊支援你們那里的。”坂本生氣的放下電話。

    “師團長閣下……”高田走上一步,緊張的問坂本,他已經嗅出了危險的味道,當上將軍的,從軍時間不會太短,更何況像高田美明、坂本政右衛門這些參加過日俄戰爭的老軍人。

    坂本也是摸不著頭腦,45聯隊攻擊順利,還一舉攻下了支那軍隊的前沿陣地。迫使王以哲提前退居二線防御陣地。這種情況下,支那軍隊怎么可能進攻呢?

    “支那軍隊進攻了, 45聯隊壓力很大,要求援兵。”坂本皺眉低聲說。

    “不可能……”茂木大喊。即便他再傻,也能從這則消息中明白,紅軍增兵了,中隊的援軍比帝隊更早的投入了戰場。

    還有一點,第六師團指揮部中所有人都不敢想,就是松田國三的十一旅團已經完了。只有十一旅團全部被消滅,紅軍才能騰出手來。可是松田的十一旅團雖然損失慘重,但畢竟還有三千多士兵,不算被抽掉到混成旅團的部隊,那么這支部隊的戰斗力不下于一個中國師。怎么可能,在短短五天之內,就被中隊消滅呢?

    “馬上和司令部聯系,請菱刈隆大將派飛機到張北偵查,一定要得到確切的消息。”坂本直接給師團參謀部的人員下令,已經顧不上額頭滿滿滲出的虛汗了,他已經知道,自己一只腳已經踏入了死亡的大門內,不管戰役的最后結果會這樣,對于坂本政右衛門中將來說,最有的結果一定是悲劇。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安徽快3开奖数据 顺丰快递股票代码 大嘴棋牌官网 股票杠杆平台价格 网上游戏棋牌手机版下载 大圣闹海手机版捕鱼 下载吉林麻将 苹果手机怎么下载天天爱捕鱼 闲来陕西麻将2苹果版 如何利用网络赚钱 谁有宝博的下载 股票有哪些投资平台 黑桃棋牌? 明天股票走势怎么样 手机斗牛棋牌 跌停洗盘后暴涨的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