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一零八章 戰略意識(下)

第一零八章 戰略意識(下)

    第一零八章 戰略意識(下)

    “軍長,我們也做過推演,但是感覺總缺少點什么。”陳樹湘思量了一會兒,期望的看著曾一陽。

    日軍全面侵華,這樣的大事誰也說不好。因為,一旦成真那么就會成為生死一戰,你死我往的局面,無法確切預料。

    “說說你們的推演,我也聽聽。”曾一陽暗自欣慰,現在的紅軍不但中央領導的眼界高了,加上和德國的兵工廠建設上的合作,所得到的好處不僅僅是建立了一個兵工廠這么簡單,更重要的是,通過和外界的接觸,讓黨的主要領導人,都掌握了更多的信息,對國際形勢的把握,將更準確。

    不但如此,連四十軍的軍級干部,都開始對中日戰爭的戰略層面有了思考。這絕對是不得了的事情,假以時日,曾一陽相信,和他坐在一起的這些人完全有能力,成為戰役級的指揮官。

    紅軍接受改編,成為抗日的一股力量。

    對于紅軍來說,是機遇,可遇而不可求的機遇。

    抗日戰爭的打響,不但是成就了紅軍,從弱小到壯大的質變;同時也成就了蔣介石政府,真正的掌握了除八路軍,新四軍等領導的軍隊外,其他國內的軍隊。

    所以說,抗日戰爭中,蔣介石并沒有失去什么,而是獲得了比他想象的多的多的利益。

    從行政區域上來說,抗戰前,全國僅僅有九個省聽命于南京政府。其他地方都是軍閥割據,或者是紅軍的蘇區。

    連當時中央銀行行的貨幣,許多地方都無法流通就是很好的說明。

    隨著陳樹湘將偌大的中國地圖前的幕布拉開,一張算不得很標準的中國地圖出現在了眼前。曾一陽能夠清晰的判別,這張地圖是軍部的參謀將從國外購買的地圖,放大后,手工繪制的。

    地圖上的紅藍箭頭,縱橫交錯,顯然是花了很大的心思。

    “老蘇,你來講還是我來……”陳樹湘推讓了一番,在軍中,參謀長一般都負有解說戰役布置,和戰斗總結的工作。

    “你來吧!這可花了你不少時間,我可不能光吃現成的。”蘇長青笑著說。

    這份作戰設想,不過是紅四十軍的軍部,和兩個主力師師部之間,在閑暇時間,歷經半年時間,才完成的。很多都沒有實際佐證,帶有猜想的意味很重。就像南京政府準備在華東構建一條國防工事,這條工事布置圖到現在,紅軍中都沒有人能夠親眼所見。

    從華北方面來看,日軍一旦準備進攻,從三個地區出兵對日軍有利。一個就是在華北長城沿線。尤其是燕山北麓,大部分都被關東軍占林,調動軍隊并不困難。

    而天津日軍本來就已經駐軍。雖然人數上不多,但只要掌握了港口,那么通過海運就能夠大量的調集物資和對軍隊,形成攻擊箭頭。在關東軍對平津一線的壓制下,從天津登6的日軍,可以通過廊坊,對在北平的中隊迂回包抄。

    如此一來,東北軍在北平的幾個師長就麻煩了。

    很顯然,日軍想要用武力進入華北,只能是將平津中國的主力部隊圍殲之后,然后推進。也就是將第一階段的戰役,會在保定致天津一線爭奪,如日軍進攻順利之后才是沿著津浦線向南推進。

    陳樹湘講解的時候,條理清晰,論據充足,曾一陽也聽得有些入迷。判斷日軍的進攻方向,不但是南京國防部在琢磨,連蘇聯人也是很有興趣。

    唯一不知道的就是,日軍準備在華北投入多少兵力,有些美中不足。

    足足花了一個多小時,陳樹湘才將地圖上標有的,日軍可能出現的進攻方向,全部講解完畢。這些,陳光等人都是耳熟能詳,他們本來就研究了不是一天兩天,這些推理都是集體的智慧。

    唯一第一次聽的是曾一陽,對此所有人,十幾雙眼睛齊刷刷的盯著曾一陽,就等著曾一陽給出他觀點。

    “都看著我干嘛?”曾一陽不太習慣的說道,心說,這又不是布置的家庭作業,還要老師給批復什么的。再說了,曾一陽自認,他也沒有這個能力,來給這些戰功卓著的將軍們做裁判。

    “軍長,你就不覺得要說些什么嗎?”陳光忍不住道。

    “大家的這種憂患意識很好,值得保持,說起來,很慚愧。我就沒有想到這些方面,在此,我表個態,今后一定要向大家學習,努力提高自己的軍事素養和憂患意識,大家一起監督,一起監督。”曾一陽很想評論,但有些事情說出來就會變得異常復雜。

    “軍長,你覺得有些不切實際就明說,我們也知道,很多都是空想。在兵力沒有具體摸清之前,所有的防御都將是空談。”陳樹湘有些氣餒的說道。

    曾一陽摸了摸鼻子,有些為難的說“其實講解的很精彩,但是我弄不清楚,日軍會派遣多少兵力進入華北,一旦進入后,山西的反應會怎么樣?這些都是問題。尤其是東北軍的態度,才是整個戰局最大的變數。”

    正如陳樹湘設想的是,日軍出動九個師團,在兵力上達到二比一,以中隊一半的兵力,在華北的正面戰場,于近四十萬中隊爭奪津浦線的控制權。

    如果真的動用這么多的6軍,估計南京的老蔣要樂瘋了,日本的國力無法支持如此龐大規模的持續作戰。試想,日本打完徐州會戰后,就龜縮不前,會讓蔣介石怎么想。

    反攻開始了嗎?

    絕對不是,反而是他會現,日軍無力攻擊后,會將注意力,全部集中到紅軍身上。

    到時候又是一副窩里斗的局面。

    就華北的形勢來說,日軍自從和國民黨方面簽訂了《塘沽協定》后,又在去年,也就是1935年,簽訂了《何梅協定》國民黨在華北的黨部、藍衣社、還有憲兵三團撤離了華北。

    東北軍整編換裝后,十五萬大軍,雖然部隊火力漸漸的恢復起來了。但是士兵的士氣反而并沒有響應的增加。一旦兵潰,很有可能變成一場逃難,一支裝備著先進武器的大軍,在戰役之初,就表現出了必敗的情緒,再現五年前的那場大潰敗也不是不可能。

    原先在平津的西北軍二十九軍,現在正在山東吃糧,沒有了強悍的西北軍,或許日軍根本就不會重視屢戰屢敗的東北軍,兵力也可能出現偏差。

    歷史上,華北派遣軍可是有兩個軍,轄六個師團總兵力將近二十萬人的方面軍。

    但也不排除,日本人揚浪漫主義盲目精神,以為在東北的時候,兩萬多關東軍,趕走在關外的二十萬東北軍,以吹枯拉朽之勢,在一個月間掌握了東北全境,兵力上的差距是十比一。在華北這個結果也不會變化太大,一旦日本參謀本部這么想,那么很有可能日本人將要悲劇。

    陳樹湘弄不明白,為什么曾一陽會對一場戰術推演的這么避諱,連起碼的評論都不敢下。

    這種情況在他們眼中是絕無僅有的,絕對是第一次。

    難道曾一陽在歐洲做學問,把人做傻了?

    看著也不像啊!曾一陽對于大局上的觀點,往往會讓人耳目一新,讓所有人眼前一亮的感覺。加上指揮過大兵團作戰,在軍事上也絕對是過關的,這就讓陳光等人想的有些頭大。

    難道是他們的設想都是不切實際的?

    他們無法猜到曾一陽的真實想法,其根本原因是,曾一陽還把握不住,張學良在東北軍中的威信是否足夠讓東北軍將士死戰到底的決心?

    曾一陽現,在歷史脫離了原有的軌跡后,結果說不定也將改變。當然不是日本能夠戰勝中國,畢竟才一百萬日軍,是無法對擁有四億人口的一個農業國家屈服的。

    曾一陽決定要好好想想,想到,中央在近期有一個會議。各個軍區的司令員都將出席,規格很高,或許能夠從哪里獲得點有用的借鑒。

    心里有了主意的他,更不會隨意將不成熟的想法說出來了。

    “通知部隊,休息一天,一天后,全軍進行實戰軍事演練。其后視表現,將六個團的番號全部放下去。還有,近期可能中央會派人來我們四十軍視察,大家準備好保衛工作。”曾一陽語氣淡淡的說道。

    這些天,他也很累,陳光等人也明白,曾一陽的性子,不想說的,即便是打死他也不會說。紛紛告辭,讓曾一陽早點休息。

    通知下達后,各團都緊張的進入了預設區域,準備一場頗有實戰意味的軍事演練。

    紅軍兵工廠的敞開了供應,讓四十軍在各支紅軍部隊中,家底最厚的。

    士兵的射擊精度也都不錯。除了由于手中的槍口徑大,精度上有些缺陷外,單兵已經不差日軍多少了。

    而曾一陽此時,正琢磨著運動戰,在行軍中設立伏擊圈,各個部隊都是靠著有效的配合,將敵人引著往伏擊地點走去。這種戰法并不新鮮,在紅軍中央蘇區的時期,就普遍用在了根據地守衛上來。

    曾一陽也在行軍中打過這樣的仗,但要是日軍激動能力最強的常設師團的話,這樣的把握還會有多大?

    因為,運動戰最主要的是,對方的機動能力并不能勝過自己太多,不然運動出奇也就成了泡影。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欢迎来到乐享棋牌 今天财运在哪个方位 股票申购新股规则 四川血战到底麻将 黑龙江11选五基本走势 网上的创业团队赚钱是真的吗 好运彩彩票平台免费下载 麻将连连看上海攻略 如何看股票走势图 上游棋牌官方网站 广西11选5哈 可以赚钱的网络游戏 股票市场分析 股票行情数据分析 海南环岛自行车赛彩票 最新赛车网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