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一一九章 坦克 前進!

第一一九章 坦克 前進!

    第一一九章 坦克  前進!

    經歷了一場荒誕的失敗,盛世才變得更加謹慎起來。而關東軍在遠東不但成立了偽滿洲國。還鼓動了蒙古王公貴族們,在熱河,察哈爾境內,建立了偽蒙軍政。

    種種跡象表明,關東軍對蒙古很有興趣,只要占據了蒙古。蘇聯在遠東的補給線將被徹底的截斷。

    畢竟蒙古和內蒙在很多地方有著割不斷的關系,上千年的聯姻,和部族習俗,讓這兩個地方,變得更加的敏感。

    這是莫斯科方面不愿意看到的,于是,盛世才在蒙古的擴充實力,被莫斯科方面默許。

    在盛世才的瘋狂擴張下,僅僅一年不到,他就整合了蒙古幾個大部落,并建立了一支規模過五萬人的大軍。

    斯大林倒是不為此擔憂,盛世才的部隊所有的軍需都是蘇軍,卡主了資源的盛世才根本沒有跟莫斯科叫板的底氣。但這不妨礙他成為蒙古境內,實力第二強的集團。當然,最強大的還是蘇軍。在蒙古布防了三個軍的兵力,主要還是防范關東軍的部署。

    進入1937年,華北的局勢更加微妙起來。

    面對日軍在天津的不斷增兵,張學良一籌莫展。出于對列強的恐懼心理,南京政府上下,沒有一個愿意看到中日大戰的爆。

    但往往,意愿在強權面前,只能是一片薄薄的遮羞布,日軍的蠻狠,不但違背了《何梅協定》,也無視《塘沽協定》。關東軍兩個師團早在一年以前,就進入了熱河非軍事區。

    而張學良只有一個選擇,打!

    但怎么打,還是一個大問題。

    雖然東北軍成功瘦身,不但較少了十萬大軍的開銷,而且在裝備上也不弱于日軍太多。依托華北五省的財政,算是支撐起了一支雄獅。

    可以說,煥然一新的東北軍士兵已經準備好了打回去的準備,但將領的心理還是無法得到統一。

    日軍的強大,更是在于其海軍力量在遠東的霸主地位。而失去了海防和港口,東北軍的很多補給就將成問題。雖然在華北也建立了一定規模的彈藥生產廠,但這些廠子的產能根本無法滿足大戰的需要。

    于是,一種幻想,就一直沒有破滅。

    高層都幻想著日本不會動對華戰爭,即便是動,也是局部的。

    從十九世紀中的一愣一愣的,但真要在訓練上,戰術上有所突破的話,確實有些強人所難。

    曾一陽心里愁啊!擺在他面前的是,孫銘九那張有些興奮過頭的臉。

    不就是一場實彈演練嗎?至于這樣嗎?

    這也難怪,孫銘九會這樣興奮,因為開始整整半年時間,孫銘九和參加訓練的東北軍坦克兵們,都沒有摸過實彈。而是用訓練彈,一遍遍做著裝填的訓練。

    曾一陽連一次列都沒有破,即便后來,孫銘九他們的車隊能夠在復雜多變的西北冬天開始出行,才漸漸了有了一絲改觀。更何況,曾一陽也留了私心,從四十軍內,招收了三百多戰士,組建了坦克兵學院的第一批學員。

    枯燥乏味的坦克保養訓練,幾乎是包含了整個課程的內外。

    當然,戰斗隊形、夜間公路行駛、偽裝訓練等等基礎科目也是必不可少的。

    “曾將軍,您是沒有看到,那家伙,噴出去的彈焰足足有好幾米,一家伙上去,一個小山坡就差點被夷平了……”孫銘九一個勁的吹噓他們打靶的效果,當然,曾一陽是不會去考究這些話的真實性的。

    “你覺得你的這個坦克營天下無敵了?”曾一陽一點都沒準備給孫銘九面子。

    他也知道孫銘九到底是為什么說這些話,因為他一直告誡孫銘九,東北軍的這個坦克營雖然看上去裝備要比日軍的坦克部隊先進不少。

    但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就是沒有天空的保護,缺乏達的鐵路網,坦克戰的作用并不會太顯著。

    日軍的山炮聯隊,無法對坦克造成很大的傷害,但飛機上攜帶的12o磅炸彈,足夠將坦克分家。沒有天空的裝甲部隊,或許能夠在突襲,或者是偷襲中的手,一旦的手,那么舍棄這支部隊的日子也就不遠了。

    而另外一個弱點,就是后勤保障無法跟得上。

    “不說話了?”曾一陽的語氣多少有些調侃的意味,因為從他的角度來說,讓這支部隊,去當步兵的移動鋼板,無疑是找死。還不如在大戰中就隱藏下來,等到戰役關鍵的時候,實行突襲,攻破一路或者破壞幾路日軍的部署,才是揮了這支部隊的最大力量。

    “炮灰,你只要知道,你帶領了中隊中,裝備最豪華的炮灰,就行了。”曾一陽想了想補充道“在我看來,能夠快撕裂日軍精銳師團防御的部隊,全國也只能指望你們了。但是一旦偷襲成功,那么你的這支部隊,也將會被日軍大軍包圍。而外圍是否有我軍的支援就要取決你的指揮官的決斷了。”

    關于這一點來看,曾一陽不看好張學良,因為張學良有開明的一面,但他還是一個軍閥,一個將軍隊看成自己政治博弈的籌碼,而不是保家衛國的利器。

    就是這點差別,曾一陽很不看好東北軍在華北的防御體系。

    說穿了,這個防御體系中,很多都是依托長城極其周邊的山脈,坦克的作用并不是太大。但是在日軍占領天津的港口后,這種防御變得和紙扎的沒多大的區別。

    加上華北平原,在騎步兵結合的東北軍,想要沖破日軍的半機械化常設師團,幾乎是癡人說夢。

    曾一陽覺得孫銘九還是一個熱血的愛官,不能一味的打擊他,所以準備兩句寬慰的話,或者是鼓勵的話,但話說出口,又是讓孫銘九有種苦笑不得的感覺。

    “你帶領的這支部隊一旦出現在了戰場上,那么命運已經被注定,你將指揮的是一場絕戶仗,因為能活著回來的希望很小。你的目標很簡單,一個是敵人的指揮部,如果對陣的是一個師團的話,那么他們的師團部才是你的目標,還有一個就是日軍的野戰炮兵聯隊。被圍之后,就做困獸猶斗,大量殺傷敵人。如果,你的少帥能夠下定這樣的決心,那么不用多久,你就能一戰成名,雖然更有可能是成為英烈。”曾一陽感慨的說道。

    曾一陽明白,用裝甲兵對陣裝甲兵,并不是中國戰場的主旋律,日軍耗費不起,中隊是奢望。

    孫銘九很無奈,因為在曾一陽的眼里,他已經是一個離死不遠的戰斗英雄。讓他稍微有些欣慰的是,曾一陽對他的勇氣還是很有信心的。

    臨走之前,還給孫銘九囑咐。如果不想成為戰爭的看客的話,在請戰的時候,只說坦克部隊的突擊能力,和防御能力,不要說后勤等動搖指揮官信心的話。

    至于,張學良沒什么鐵了心要買坦克,裝備部隊,曾一陽也隱約知道一點。

    中東戰爭,東北軍護路軍近兩萬人,對陣蘇軍裝備八輛坦克的步兵,被打了個措手不及。當時蘇聯的坦克部隊也是興建,t18度慢,裝甲薄,技術只停留在一戰后期的老坦克,張學良手中也有法國的坦克。但是由于后勤無法將坦克運送到戰場上,導致了最后的大敗。

    這是東北軍心中的隱痛,也是張學良心中的隱痛。

    所以,一等東北軍稍微有了點錢,就迫不及待的購買了一個德軍的坦克營。整整24輛坦克,雖然不多,但曾一陽明白,在科技日新月異的年代,坦克的集團化作戰是一柄利劍,但小規模的坦克部隊,已經起不到決定性的作用。

    但德軍的中型坦克,和輕型坦克在運動作戰中,出色的突擊能力,是一個亮點。比日軍92式坦克更出眾的防護能力,對陣日軍的裝甲部隊,有著決定性的優勢。

    六月,孫銘九的這個坦克營進入華北,張學良在保定親自迎接了孫銘九等人的一行。

    從一個職業軍人的心中,早就感知到了戰爭的陰云,已經籠罩在華北的上空。日本領事重光葵多次指著東北軍的防御越界的行為,這種在別國的領土上,職責他隊防御不合理的荒謬說法,在重光葵的口中,成了一種對帝國的挑釁行為,需要嚴懲。

    張學良顯然是被對方丑惡嘴臉給氣炸了,到保定來透透氣。再者是對孫銘九的坦克營的接風。

    “銘九,此次西北一行,不知你對四十軍軍長曾一陽有什么看法?”一見面,張學良就迫不及待的詢問。可見他背負的壓力有多大,從內心上來說,自從丟失東北后,張學良時刻都想和日本人大打一場。

    但華北的倉促應戰,以至東北軍痛失熱河之后。張學良深知,想要通過南京政府的支持,已經是妄想。最有希望在軍事上,對東北軍有所支持的無疑是在西北的紅軍整編部隊。

    和的幾次接觸,也讓他心中堅定了共同抗日的信念。

    但實際上,一旦中日大戰,張學良又擔心東北軍損失過大,失去地盤后,無法補充,成為在大戰中消失的最大一股軍閥力量。

    “曾將軍很多時候都很平和,但奇怪的是,他又對人快人快語,根本就不避諱自己的想法。這讓我一時無法看出,他的性格到底是什么樣的?”孫銘九疑惑道,認識曾一陽,并在曾一陽的麾下接受訓練九個月,但從內心深處,孫銘九還是無法判斷,曾一陽的真實面目。

    “哦……”張學良詫異的驚嘆道,在東北軍中,孫銘九不見得是最出色的團級軍官,但絕對是眼界最開闊的團級軍官。這讓孫銘九在東北軍的地位儼然成了少壯派的一面旗幟。

    “具體說說?”張學良已經認定了,曾一陽是最適合出現在華北戰場的領軍人物。多了解對方,顯然是最好不過。

    “我一直現,曾一陽這個人沒有架子,在部隊中也不斷架子,根本就不像一個軍長的樣子。但四十軍,從副軍長到伙夫,都用一種崇拜的眼神看著他,這就讓人很奇怪。”孫銘九說著他對曾一陽的印象,一邊看了一眼身邊的少帥,才短短的九個月未見,就見張學良的兩鬢有些白了。

    要知道,少帥才不過三十七歲。

    “你一定問過他這個問題,我倒很想聽聽當時他是怎么回答你的。也許,我也能借鑒一下……”張學良順手將白手套脫下來,扔到了順行的侍衛手中。輕輕拍打著停在身邊的戰爭巨獸。

    孫銘九小心的看了一眼少帥,心里打鼓,這樣的話,孫銘九也不是沒有問過曾一陽。但得到的答復卻是讓他失望之極,氣憤之下差點動手。

    因為,曾一陽,很不給面子的說著,張學良的種種缺點,但是一點都沒提出張學良又什么優點。最后的結論很顯然,張學良是一個失敗的軍閥,但差點成為一個成功的政客。

    “他的運氣和士兵的勇氣,鑄就了他的成功。”孫銘九雖然說了出來,但還是有些難以置信其中的分量。

    一個在戰場上,建立不朽功勛的將軍,評判他的軍事生涯,用了如此不負責任的評語,可見曾一陽的坦率之處了。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好运彩是正规平台吗 上海11选5秘诀 打鱼能赢钱游戏下载 幸运赛车前三 河北11选5胆拖投注表 星悦麻将福建 科乐长春麻将手机版最新版下载 江苏七位数开奖结果 网上团队赚钱是真的吗 云南11选5中奖助手 棋牌游戏卖多少钱? 体彩江西11选5怎么玩 时时乐西餐厅是自助吗 快乐8app下载-android版 广西体彩11选5号码统计 pk10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