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二十二章 血殺109師團(10)

第二十二章 血殺109師團(10)

    第二十二章 血殺1o9師團(1o)

    來的好——,朱鴻勛大喝一聲,提刀與鈴木戰在一起。兩刀相交,讓朱鴻勛心中一凜。

    在他手中的長刀上,頓時出現了一個米粒般大小的豁口,顯然,武器的優劣上,朱鴻勛是輸了先手。

    好在鈴木是心有退意,并沒有在第一時間欺身靠住朱鴻勛,才讓朱鴻勛有了一個喘息的機會。

    殺——

    朱鴻勛用盡全身的力氣,將全部的精力和力量,都匯聚到了手中的武器上,沖向了鈴木,悍將的名頭可不是隨便就能叫叫的,那是靠著一刀一槍而得來的。

    朱鴻勛在微微愣神過后,全部不顧生死的又一次沖了上去。對面的鈴木也看出了朱鴻勛的不同,雖然用眼睛的余光已經看到自己的士兵漸漸的穩住了陣型,但遲遲不能擺脫這些東北軍的死纏爛打,讓他心中不由惱怒起來。

    鈴木在用刀上是下過苦功夫的,再說,他出生于富裕的武士家族,自小就不缺營養,幾代人的改造下,他并不像普通的日本人那么矮小,反而有將近一米七十的身高。

    對于當時,日軍平均身高一米五,一米七?這已經是和高大、偉岸靠邊,級大帥哥級別的人物。

    但是面對朱鴻勛近一米八的個子,在身高上鈴木并不占優。

    但身體矮小也有矮小的好處,在用力上可以后先至,鈴木面對朱鴻勛的進攻,反而全力迎了上去,從第一次的較量中,鈴木并沒有吃虧,反而他占有武器上的優勢。

    這把刀是他家族的家傳寶刀,重量上要比一般的指揮刀重一些。選材十分考究,是用隕鐵為原料,加上海底的合金,鍛煉一年多才成型,出自鑄刀世家之手。

    鐺——

    兩人雙刀全力一擊。

    咔嚓——

    “師長當心——”身后一人著急的大聲喊道。

    朱鴻勛看著自己的刀,刀身中間斷裂,要不是他機靈,現危險之后,忽然就地一滾,躲過了鈴木的后手,說不定他就報銷在這華北戰場了。

    慌亂之中,朱鴻勛雙腿急蹬,眼觀兩旁,現他的警衛趙虎已經倒在了血泊中,而鈴木刺入趙虎胸口的倭刀,正被渾身是血的趙虎用雙手握住。鈴木惱怒的罵了幾句,一腳踩住了趙虎的胸口,將刀從對方的胸膛上拔出來。

    微微一轉頭,就盯住了半躺在地上的朱鴻勛,嘴角咧開,就像是嘲笑一般。

    朱鴻勛胸中苦悶,跟隨自己多年的警衛就這么死在了自己的跟前,這讓他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

    小虎——,朱鴻勛雙目圓睜,眼中滿是血絲,緊握這手中的短刀,再次對上了鈴木的眼神。越是在艱難的時刻,越要冷靜,這是一個將軍所必須具備的品質。

    但是,朱鴻勛在警衛死后也沒有變化的情緒,突然就波動了。這讓鈴木很奇怪,也許他以為自己的強大,讓對手畏懼了。其實,朱鴻勛是看到了戰場邊上突然出現的一支騎兵部隊。

    四周都是廝殺上的呼喊聲,和倒地后,還沒有死去的重傷士兵的哀叫聲音,夾雜在一起,幾乎就成了人間的地獄。

    哈哈哈——,鈴木夸張的大笑起來,讓一個強者死亡,這沒有什么可以驕傲的,但是讓一個強者畏懼,這其中的成就,只有當事者才能體會其美妙。鈴木還以為朱鴻勛害怕了,畏懼了。這才是鈴木即便在戰敗逃亡中,也能找到莫大的安慰。

    轟隆隆——

    轟隆隆——

    兩個連的騎兵,才不過二百來人,騎兵的人數往往不會像步兵那樣,編制要小一些。余得水帶來的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騎兵部隊,二十4o軍的偵察兵,所以兩個連的兵力也過了2oo人。

    收槍——

    距離雙方戰場不過2oo米,余得水命令部下,將一只手提著的馬槍全部背到背上。

    拔刀——沖鋒——

    沒有沖鋒號,只有戰馬踏著大地的轟隆聲,如同一股旋風般,余得水帶領著兩個連的騎兵沖入了日軍最多的人群中。

    殺——,余得水的吼聲就像是在鈴木耳邊響起,但等到現這一切都晚了,余得水的前半身貼在戰馬上,戰刀高高揚起,然后狠狠的落下。

    鈴木的一顆頭顱瞬間就被帶離了身體,卷著污血,就被斬落在地。

    朱鴻勛看的是熱血沸騰,大喝道“好漢子——”

    朱鴻勛心中對余得水羨慕不已,心中不免有種想要將其歸為部下的沖動,但隨即就冷下了這份愛才之心。對方是什么人?4o軍的部隊,曾一陽的手下。

    能夠跟在曾一陽身邊的在4o軍的部隊,往往是精銳中的精銳,而53軍久敗之軍能夠有幸和4o軍并肩作戰,已經是莫大的福分,哪里還敢想網羅4o軍中的人才,好在朱鴻勛沒有提出這樣的想法,不然說不定余得水本人都會讓他下不來臺。

    戰場上突然出現的騎兵,將日軍步兵好不容易編成的隊形,又一次被沖散了。

    不但如此,日軍大隊長鈴木信一陣亡,和鈴木一起倒在地下的還有這個大隊的一百多鬼子兵,僅僅一個沖鋒下,就倒下了四分子一的戰斗力,這讓日軍副大隊長,富源茂大為驚恐。

    “傳令,將戰場中間全部空出來,交給友軍騎兵……”朱鴻勛大聲對部下命令著,僅僅十幾分鐘的肉搏戰,就讓他傷亡了近4oo士兵,雖然日軍也倒下了近二百人。但是其中大部分都是4o軍的戰果,朱鴻勛拿著鈴木的那把指揮刀,厚實的刀背,以及古樸的刀紋,讓他感覺到了這把刀的不同。

    余得水的騎兵穿過戰場后,打馬轉過身體,停留在三百多米之外,然后一夾馬腹部,下令到“殺——”

    二百多戰馬,帶著馬背上的騎士,又一次向日軍殺去。

    這次日軍又準備之下,也無法擋住騎兵的沖擊力。重武器,機槍,都在剛剛突圍的時候丟棄,此時的這個第六師團的大隊,已經成了落魄戶。只有手中的鋼槍,和明晃晃的刺刀,還能說明這支部隊沒有垮掉。

    戰馬沖過的路上,到處可以看到被馬匹的沖擊力撞飛的日軍士兵,如同一片毫無重量的樹葉,在空中飛舞……

    兩次騎兵攻擊后,鈴木大隊已經徹底失去了反抗的實力,僅僅二百個日本兵,咬著牙,退守在副大隊長富源的身邊,神色凜然,如果又有人走近看的的話,那么就能看到所有的鬼子眼中都有些空洞,完全像是沒有了生命的氣息般。

    這時,余得水將戰刀在褲子上擦了一下,收回到刀鞘之中。

    后續跟上來的一個機槍排已經架好了機槍,面對毫無抵抗能力的日軍,此時沒有必要在將手中的寶貝偵查兵往鬼子堆里扎去了。雖然有著無可比擬的優勢,但也不可能一點傷亡都沒有。

    兩次沖擊過后,十幾匹戰馬正在鬼子的不遠處悲鳴。馬上的騎士都倒在了進攻的路上。還有不少受傷的戰士,被戰馬馱著在隊伍中。

    余得水臉色有些陰沉,手下的每一個兵,都是他精挑細選出來的戰士,大部分入伍已經3年,一直在他的偵查營里,連提拔的機會都放棄了,哪里想得到,在這次伏擊戰斗中,損失了不下三十名戰士。

    正在余得水準備派一個懂日語的過去,讓那些殘余的日軍投降的時候,日軍派出了一個軍曹,向余得水喊話道“我們長官希望知道,攻擊我們的是那支部隊。”

    從一開始的炮擊,到后來的陣地戰,4o軍的戰士讓日軍在一次次失敗中,疑惑起來。

    什么時候中隊有如此強大的戰斗力了?

    “告訴他,我們是4o軍。”余得水道。

    “這個,會不會犯錯誤?”一連長擔心道。

    “你覺得這小鬼子還能逃得了嗎?而且過了今天之后,誰還會不知道我們4o軍已經全部開赴華北戰場?”

    “是——”一連長高聲回答道。余得水的高度自信,完全是他對于身為4o軍一員的無比驕傲。

    “國民革命軍第4o軍,偵察營。我們的營長命令你們放下手中的武器,蹲在地上,投降——”

    接受日軍投降顯然很難,但是在抗戰初期,如果有日軍投降,則會大大的滋長全民抗日的熱情,也會在一定程度上打擊日軍的士氣。

    所以,開赴戰場前,政委一再強調,如果能夠俘虜日軍士兵,則盡量要俘虜,為輿論造勢。

    而且從種種跡象上看,部隊中,也只有4o軍才有可能會成建制的消滅日軍,可能俘虜日軍殘兵。一是有過這樣的先例;另外,八路軍在太行山,防御晉綏軍的側翼,從某一點來說,很難會遇上日軍的進攻兵團,反而是游擊伏擊的好地方。

    4o軍?富源茂這知道,為什么他們會敗的如此慘烈了,從整體上看,第六師團在長城之戰后,花了三年時間恢復元氣,重新踏上中國的土地,第六師團上下,都覺得他們已經到達了以前的那種水平,是找4o軍報仇的時候了。

    但不幸的是,4o軍也在成長,而且是大戰過后,快的進入成長期。

    從對方一個騎兵營不到的兵力,就能夠讓半個大隊的日軍士兵毫無反抗之力,就能夠看出對方的強悍。

    “第六師團,47聯隊第三大隊。鈴木大隊有幸能夠成為閣下的對手,至此,我希望貴軍能夠像真正的勇士一樣對待我們。”富源大喊道,他是一個中國通,雖然中文不好,但還是能夠表達出自己的意思。

    天皇陛下萬歲——

    萬歲——

    富源高喊著他從軍時候的口號,然后將上衣脫去,將戰刀握緊,沾染了血液的戰刀,在太陽的余光下,出血紅色的光芒。

    鈴木大隊的士兵在富源的鼓動下,再一次的振作精神,往余得水他們的騎兵部隊而去。可是這次日軍根本沒有沒有往槍械中填彈,僅僅用冷兵器,就沖擊機槍陣地,簡直就是送死。

    余得水不理解日軍的這種反常行為,就像當年在多倫戰場,他無法相信,日軍在失去希望后,集體自殺一樣。

    “開火——”余得水扭頭下令道。

    四挺重機槍的怒吼下,最后一個鈴木大隊的士兵倒在了沖鋒的道路上。這樣的戰爭幾乎,讓參戰的53軍將士極度壓抑和恐懼,但也多少喚醒了心中的血性。

    打掃戰場的任務就交給了53軍13o師的士兵去了,而余得水下馬后,走到了朱鴻勛的面前,對朱鴻勛道“長命令,13o師暫歸4o軍指揮,張長官已經同意了我們軍長的作戰部署,現在歸攏你部13o師,歸一戰區前敵指揮。”

    “真的?”朱鴻勛高興道,從這個小戰場上,朱鴻勛現了4o軍的強悍,能夠在頃刻間將一個日軍精銳步兵大隊消滅干凈,整個過程不過一個多小時,跟這樣的部隊協同作戰,簡直就是給13o師找了一個好老師。

    余得水盯著朱鴻勛看了一眼,心說,就這事有什么可以高興的?

    再說了13o師一共才來了5ooo人左右,還陣亡了不下4oo人,一個旅的兵力,能夠在大兵團作戰中起到什么樣的作用。即便是4o軍,3萬將士,也僅僅是整個戰役中的一支部隊,擔任總攻的就不下于十萬大軍。

    加上外圍的兵力運動,和在南口、懷淶一線上的17軍、13軍、35軍,第二集團軍等參戰部隊,以及準備增援的晉綏軍33軍;整個華北動用的兵力過四十萬。

    不過這些余得水可不會對朱鴻勛說道,本來他也是從跟在曾一陽身邊,感覺出來的一些感悟。這是整個戰局的機密,要不是偵查營這段時間,成為曾一陽的警衛部隊,而4o軍警衛團和團要擔任戰斗任務。

    還輪不上他跟在曾一陽身邊,自然也看不到曾一陽的作戰圖。

    “余兄弟,這把刀還請你收下。”朱鴻勛拿著鈴木的那把刀,遞到了余得水的面前。余得水不但救了朱鴻勛一命,殺了這個日軍大隊的大隊長,當然應該享受最高貴的戰利品,當然,戰刀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余得水接過戰刀看到了朱鴻勛眼中的不舍,按下機簧,戰刀就彈出一截,順手一拉,雪白的刀面上,均勻的分布著水波般的紋路,余得水心中暗嘆道“好刀。”

    從刀地質量上,簡直和當年繳獲的松田國三的那把刀有的一比,不過一把佐官刀,想必曾一陽也不會看的上。

    “這把刀,我代我們軍長送給朱將軍,這是我們兩軍合作的開始,希望今后能不離不棄,在抗日這場大戰中,互相協助,互通有無。”余得水將刀遞換給了朱鴻勛。

    “互相協助,好,朱某記下了。”朱鴻勛笑道,他心里確實喜歡這把刀,再說他的刀斷了,也要尋一把好刀。

    “我們軍長命令你部,開赴順平縣城,剛才伏擊日軍的那些重武器將全部交付你們使用,彈藥將在順平補充。”余得水將曾一陽剛剛下達的命令傳達了下去,然后將一部電臺交給了朱鴻勛,囑咐道“電臺必須二十四小時開啟,必要時候,可以和駐扎在唐縣的東北軍特務團聯絡。”

    送別了余得水,朱鴻勛眼中頓時有些失落。

    13o師在抗日之后,第一次近距離的感受到全殲日軍整編制部隊的喜悅,頓時讓這些東北軍士兵高興的歡呼起來。

    當然對于開赴順平沒有一絲疑慮。而朱鴻勛這時候副官王顯生湊到朱鴻勛身邊,有些不悅的說道“師座,這個曾一陽很傲,師座在少帥的保舉下,已經在上個月榮升中將副軍長,和曾一陽一樣都是中將,如此差遣師座大為不敬……”

    “混賬,曾軍長雖然是中將軍長,還是我一戰區的總參謀長,是長官部成員,我等一戰區部隊自然應該聽命于他。再說,少帥多仰仗其人,我東北軍前期節節失利,自然被人病垢,此次能夠歸曾將軍麾下,自然是我輩之幸運,哪里還有你等這種小人態?”朱鴻勛聞言黑著臉,大怒道。

    他這個中將副軍長,還不是張學良給他送來的。按能力,他從來沒有指揮過過一個師的兵力,想代替萬福麟成為53軍的軍長,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再說,少帥也是個念舊的人,萬福麟雖然挑起了中東路事件,突然跟蘇聯翻臉,讓少帥又吃了敗仗,又失了臉面,才讓張學良對萬福麟有了些看法。加上萬福麟不通政務,在主政黑龍江的時候,弄得民怨載道,也有一定的原因。

    但僅僅這些,還不足以真的讓張學良鐵下心,把萬福麟拿下來,讓朱鴻勛頂上去。

    不久之后,余得水就讓士兵將繳獲的4挺九二式重機槍,17挺輕機槍送到了13o師,3門小口徑迫擊炮,還有幾個擲彈筒,彈藥少了一點,但已經言明,在順平會給13o師補充。

    日軍豐臺華北軍司令部,香月清司聞聽鐵甲車支隊,被4o軍伏擊的消息,正在吃飯的他,嚇的連筷子都掉到了地上。

    香月清司兩忙問道“黑石大佐怎么樣了?”

    “黑石大佐已經玉碎,連支援順平作戰的47聯隊鈴木大隊也全部玉碎……”橋本群少將一彎腰,一副喪氣模樣,讓人看著就著惱。但是香月清司生氣不起來,因為增援的命令是他下的,而1o9師團在保定周圍的防御已經一點點被拔除

    保定就是中隊進攻的主要方向。一天前,他還在為51軍進攻霸州,而在擔心,中隊會全力進攻天津,抄日軍的后路。

    僅僅7月2o日到8月1o日,短短的一個月時間內,日軍就從本土運送了十萬噸的戰略物資堆積在天津,整個天津的倉庫都堆滿了各種武器彈藥,油料和槍械。

    如果天津受到攻擊,那么第五師團在懷淶的進攻,將失去所有的意義,屆時處處被動的華北日軍,無奈之下,只能放棄已經占領的北平,退守天津、唐山和廊坊,等待本土援軍。這樣一來,華北的所有日軍高級軍官,將都被受到天皇的責罰。

    轉為預備役,還是送到家鄉,成為一個失敗的在鄉軍官?

    香月清司想了想,才對橋本群說“請求察哈爾派遣軍東條英機閣下,全力進攻長城沿線之張北、張古口、張家口一線,以緩解第五師團的進攻壓力。記住,措辭嚴厲一些,雖然東條是個喜怒不顯的家伙,但是誰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

    “命令1o9師團師團長山岡重厚中將、參謀長倉茂周藏大佐,堅守保定15天,以協助第五師團肅清平綏線之關鍵戰役。”無兵可派的香月清司不得已,只能讓1o9師團硬頂了,至于能不能頂得住,他不知道,但是他相信山岡是個穩重的軍人,一定會明白他的苦心的。

    嗨——

    橋本群少將躬身退出了香月清司的房間……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黑龙江福彩22选五出啥号 网上赚钱项目 南粤36选7资询 股票入门知识软件 闲来广东麻将手机安 gpk捕鱼大富翁打鱼规律 划水麻将实战技巧 二四六天天免费资料大全 黑龙江36选7 互联网赚钱商机 pk10技巧 稳赚六码 正版赢钱二尾主四码 广东36选7福利彩票 街机金蟾捕鱼安卓版本 广东麻将十三幺牌型 天天捕鱼游戏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