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三十二章 40軍入晉
    第三十二章 4o軍入晉

    部隊剛剛從石家莊往山西撤離,4o軍在小城井陘召開了常委會議。

    重點討論的對象就是,四十軍進入山西后的展方向,以及擔當的任務。

    “老陳你認為呢?”曾一陽聽了羅政委列舉了半天,主力進入晉東南的好處,但是他明白,這樣一來,整個華北的紅軍改編部隊,會互相制約展。

    “軍長,政委。我覺得如果用作過度,4o軍進入晉西南是一件好事。但是長久在晉西南展,卻有些先天不足。”陳光早就對這個問題想了很久,回答起來思路清晰,讓羅榮桓有一種明悟,確實如此,就眼前來看,閻錫山雖然對八路軍入山西表現了莫大的熱情。

    就是一副要地盤,給地盤,要補給也是和晉綏軍部隊一視同仁,但山西一共就這么大的一塊地方。

    如果按照軍餉,軍械,補給等物資,才一千萬人口的山西根本養活不了過5o萬的大軍。

    現在光晉綏軍就4o萬了,再加上八路軍,已經在山西布防的中央軍等部隊,還有在華北要退入山西的部隊。草草一算,都快小6o萬了,這已經不是一個省能夠負擔的大軍了。

    129師主力離陽泉北部并不遠,4o軍過去,就是和129師爭奪兵源和民眾了。

    這才早期,很難現其中的會有什么樣的變化,但是一旦部隊都擴編了,達到一定的程度,那么這種制約將是致命的。

    主力部隊匯聚在一起,這對于大兵團作戰時,很容易被日軍重兵圍住,然后逼迫決戰。

    就中國目前的情況來看,兵源的素質和日軍差并不是太多,尤其是步兵。只要訓練一年,士兵上的差距并不會出現幾倍的差距。主要還是空軍和重武器上的落后,工業水平的不對等,這即便是在抗戰勝利后,很長一段時間也不見得能趕上日本。

    蘇長青受中央委派去了南方,4o軍的副參謀長謝維俊就暫時擔當起了參謀長的重任。

    “我覺得山西的情況很危險。”謝維俊擔任過毛zd的秘書,又擔任過紅5師師長,作戰經驗豐富,對于根據地的建設在4o軍中也是最有經驗的人之一。

    哦——

    參加討論的都一齊看向了謝維俊,有些書生氣的謝維俊被眾人看的臉色一紅,一支低調做人的他,很少在軍中言,反而更多的是對軍部的命令執行,才顯得有些拘束。

    “聽謝維俊同志的意見,我個人覺得他的意見很重要,山西確實很危險,而且對于我們4o軍來說,基礎很扎實,如果能夠順利的度過日軍的瘋狂進攻階段,在戰役相持階段,能夠有著更好的展。”曾一陽也估計到了山西的困難不是日軍造成的,反而是南京政府的戰略目標導致的。

    誰對誰錯,自然不用去說,也說不明白。

    作為兩國交戰中一顆重要的棋子,閻錫山的作用被蔣介石夸大了。

    “我個人認為,在接下來的戰役中,山西被過分的暴露在日軍面前,必然會遭受到史無前例的進攻。在大兵團對抗中,晉綏軍是否能夠抵御日軍的進攻步伐,這很難說。”謝維俊看了看周圍,現陳光等人都在筆記上記錄著,顯然是對他很好的鼓舞。

    于是,謝維俊接著說“北方的重要兵力,都集結在山西,導致一個小小的山西就集結了過6o萬的軍隊。主要分成四個大的派系,我們和八路軍顯然是一派,晉綏軍是主人,而東北軍也會將一部分主力進入山西,最后剩下的是中央軍。”

    “確實如此,在所有派系中,東北軍和中央軍在抽調兵力后,成為弱勢一方。而我們因為有西北根據地,和山西練成一片,所以雖然兵力上和晉綏軍相比,并不占優,但是今后主要的山西兩大軍事集團,就是由八路軍和4o軍組成的zg部隊,還有晉綏軍。”

    “如果晉綏軍大勝,自然會排出各地來山西的軍隊,包括八路軍和我們,將來的日子必然不好過;但是晉綏軍相持,我們也將要投入大量的兵力,幫組晉綏軍作戰,很可能會被投入正面戰場,這樣一來傷亡會很大,影響到今后的展;假如晉綏軍大敗,那么山西全部成為敵后戰場,成為我們展游擊作戰的主戰場。”

    謝維俊越說底氣越足。因為他來4o軍時間不長,而且在長征之前,受到黨內錯誤的對待,為人顯得有些謹慎些。對于陳光這些4o軍的老人,自然會有一種天生的敬畏,但并不說明他缺乏才干。

    曾一陽不住的點頭,4o軍人才濟濟,沒有才干的當然不會浮出水面,出現在大家面前。但是有才干,而只埋頭苦干的,也不會凸顯。

    人才儲備多就是好,就像謝維俊這樣的干部,是今后根據地建設的主力軍。

    “我看這樣好了,乘著大家都在,我們將以后4o軍建軍方向,以及根據地的建設方面討論一下思路,為今后4o軍的展建立一個基本的基調,大家暢所欲言才是討論的氣氛。”曾一陽心里雖然有了一個大致的預案。

    一人謀攻,三人謀守。建立根據地,說白了就是劃一塊地方,去守衛,去展。

    這樣的議題,當然人多一點,想到的困難也就多,最后解決起來也跟省里一些。

    “中央已經決定在晉東建立根據地,晉西北、晉中、晉東南都是很好的游擊戰場。在短期內,閻錫山對我軍的態不會有太大的改變,所以,我們4o軍在山西有一塊立足之處也不是不可以,一方面可以依托八路軍主力在附近,掩護根據地的展,另一方面,在河北河南,都不適合大規模的展根據地……”羅政委從政治、經濟層面上對于現狀的歸納和總結,也是各方勢力在華北的真實寫照,被大部分人所認可。

    “我認為,晉東南,尤其是長治和晉城等地,比較富庶,加上又是晉綏軍的后方,閻錫山不會輕易的答應,但是在晉中卻是并不困難。”陳光補充道。

    “晉中很好,尤其是陽泉周邊,是正太路的必經之地,往東是山西中部的東大門娘子關,往西則是山西的中心太原,而且這里相對于整個太行山來說,人口比較稠密,如果從地方部隊著手,只要幾年功夫,就能夠拉起一支大軍。”羅政委也一眼看到了晉中的好處。“不過有些擔心的是,八路軍將來如果要展,那么必然會南下。是否會成為八路軍展道路上的障礙。”

    “八路軍南下,我們也可以南下,而且如果我們將根據地的架構建立起來,到時候彭老總還要請我們喝酒,謝謝我們給他把根據地建立起來。”曾一陽笑著說。

    “對,我軍主力先期進入陽泉,控制周邊,然后展抗日民眾,從目前來看,我軍不會在一個月內有戰斗任務,可以專門訓練新兵,和建立根據地。這樣一來,只要我軍南下,就有大量的新兵。”陳樹湘早就對準備擴建4o軍的兵力了,武器上的制約是一個問題,主要還是沒有那么大的地盤。

    在華北呆了幾天,他就現了一個很重要的信息。

    只要人多,槍多,地盤根本就不是問題。這對于4o軍來說,就是根據地和軍隊擴編。

    “樹湘,你這有棗沒棗就打上三桿子的想法很好,我堅決支持。”吳高群也表示支持的態度。

    “老吳,我可聽說你們115旅這幾天人多了不少,兩個主力團,每個團多了三個新兵營,這樣下去,你這個旅長很快就能當師長了。”軍后勤處處長吳鏈整天哭著臉。

    守著軍里的倉庫,可架不住盯著的人多。

    打感情牌,說起來都是從蘇區一路北伐過來的老戰友,這面子不能不給,但是給了,整個軍倉庫就成了擺設了。

    吳高群這些旅長還有些講究,知道當后勤的不容易。但王利他們這些團長可沒想那么多,軟磨硬泡的幾乎都要吃住在后勤處了,就為他們新召的新兵,手里有桿趁手的家伙舍。

    總不能來4o軍當兵,把大刀就了事吧!

    “這是個大問題,保定被日軍占領后,保定周圍的老百姓都看清楚了日軍的真實面目,參軍的熱情很高,但是沒有武器。我看能不能由軍部出面,從東北軍和晉綏軍那里要一些回來,再從西北運一批,這樣才能滿足當前的需要。”吳鏈也想讓部隊擴大,但是他的倉庫現如今是搬一點,就少一點,禁不起折騰。

    “這個問題短期內解決不了,告訴帶兵的團長們,將最好的新兵選出來,帶走,其他的讓東北軍消化。正好過幾天我要去太原,屆時看看有沒有機會從晉綏軍那里弄來一些武器。”曾一陽心中不忍,但也只能忍痛割愛,再說了,如果三個月內,4o軍有作戰任務,那么必然是大戰。

    新兵多了,戰斗力就下去了,這樣還不如現在部編新兵部隊,少量的補充道主力部隊中一些,倒是可以。

    其實曾一陽早在保定攻城戰結束后,上報了一份4o軍的戰損報告。

    但是5ooo人的傷亡,沒想到所有國民黨的將領都深信不疑。其實4o軍傷亡不過千人,陣亡不到3oo人,事后曾一陽細想。其他攻城的部隊,都是傷亡數千,有的更多,尤其是1o5師,臨總攻前還被日軍飛機盯上,傷亡了不少。

    曾一陽前期的目的,不過是一個團要部署到冀中建立根據地,才謊報了傷亡。

    至少在作戰中,讓友軍也知道,4o軍不是神,打仗也會有傷亡。

    沒想到,最后張學良卻從一戰區的庫存中批了一個旅的裝備給4o軍,步槍4ooo支,機槍5o多挺,子彈15o萬。算是給4o軍的補償,畢竟東北軍占了最大的戰功,也是剝奪了4o軍的一部分戰功。

    就這點武器,還被眼下的那些團長們看上了,紛紛準備來占一份。

    隨后,討論的問題一直圍繞著在陽泉附近,是否有可行的論題。

    不過曾一陽和陳光想的是在陽泉,必然會有大的戰機出現。如果利用得當,那么一場挫敗日軍從側翼進攻太原的幾乎就會破產。

    雖然,八路軍在陽泉附近也有一個團的兵力,但整條正太路根本就不是幾個團能夠防御的了的。

    曾一陽相信,只要和八路軍在晉中的部隊協調好,就不會出現大問題。

    主要的問題就是孫連仲的主力,有可能防御石家莊的外圍,如果從井陘推入娘子關,那么他們的兵力上的不足,是很難用一萬多人防御住娘子關的。

    在井陘休整兩天后,曾一陽帶著4o軍軍部,進入山西,才一到陽泉,就現城頭彩旗告掛,軍民從城門口長長的排到大路上,來歡迎4o軍。

    閻錫山對4o軍進入山西寄予了莫大的希望,不但派出手下大將楊愛源代表晉綏軍歡迎4o軍,連帶著將營房等地都收拾出來了。

    庫房中堆積的滿滿的糧食和物資,讓軍需處長吳鏈喜笑顏開的有了好心情。

    當晚,曾一陽和羅榮桓去陽泉的一處私宅,參加聚會,心中不無憂慮的對身邊的羅政委說道“看來這次4o軍可要出一把死力氣了。”

    羅榮桓想笑,但又笑不出來,閻錫山顯然是把4o軍當成了4o集團軍來看待了。“不久之前,衛立煌帶兵進入山西,都沒有如此隆重過。”

    見識到了空軍厲害后,羅榮桓也深知,在山西的正面戰場顯然不是那么輕松。

    正像戰報上,湯恩伯的13軍在第一日再南口于日軍相遇時,僅僅一天的傷亡就2ooo人。對于一個軍來說,這樣的傷亡是禁受不起的,只要連著四五天,整支部隊就跨了。

    更讓曾一陽始料不及的是,兩天后,閻錫山匆匆從太原趕來一見到曾一陽,就拉著曾一陽的手感嘆道“曾將軍啊!可把你盼來了,山西人民有救了。”

    原來,一天前,豐鎮失守,兵力不足的李服膺命令部隊退出大同外圍部隊,轉而破壞起了同蒲鐵路,將沿線的橋梁都炸斷。

    61軍一退,大同已經不設防,日軍輕松占領大同。

    山西和綏遠的重要通達被切斷。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