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五十四章 經略冀魯豫

第五十四章 經略冀魯豫

    第五十四章 經略冀魯豫

    “一陽,我們如此直接,會不會讓川軍心下警覺?最后適得其反?”坐在吉普車里,羅榮桓心事重重的看著窗外,不時有川軍好奇的看著他們的車。

    吉普車可是稀罕物,很多川軍士兵都好奇的站了起來觀望,對著車指指點點。

    不少川軍士兵,在出川前,心中燃燒起熊熊的火焰,但是到了華北,他們才知道,自己并不是受歡迎的人。雖然他們戰意盎然,甚至大部分人都有了戰死沙場的準備。

    曾一陽寬慰的拍了拍身邊的這位老大哥“重癥下猛藥,抗戰就是給中國這個奄奄一息的病人下的一劑猛藥,能否救的過來,就看這幾年了。中國能否在這劑虎狼藥前,顯示出一個巨人應該有的強大生命力,用國家的凝聚力,擊垮這個島國,才能被列強普遍認同,獲得應有的大國地位。”

    羅榮桓愣了愣,和曾一陽搭檔領導4o軍,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但說上對曾一陽的了解,他不如陳光。

    對曾一陽的關心,他不如黃蘇,這讓他一直心中有些不安。

    能夠進入4o軍的體系,本來就是中央對他的信任。要不是黃蘇突重病去蘇聯治療,他已經早就準備好去115師了。而且,對于熟悉的115師,4o軍的所有都是陌生的,陌生到讓他這個老革命,在進入4o軍的第一天,有種莫大的懷疑,這樣的部隊是從江西走出的紅軍嗎?

    裝備上簡直連中央軍的精銳都要汗顏,加上編制龐大的體系,完善的后勤,在西北的幾年時間里,連預備役兵制都建立了起來。

    4o軍出陜的兵力雖然不過只有三萬人,但他的預備役不下于3o萬,這是一個何等的概念。

    只要曾一陽愿意,中央全力支持,4o軍馬上就能變成了一個數十萬的大軍。

    怪不得,軍隊的高級將領,每次見到曾一陽,都是一副長須感嘆的摸樣。一個能在軍界,政界,甚至學術界都有國際影響力的中國人,只有曾一陽獨一份了。

    羅榮桓壓力很大,陳光的暴脾氣,都能在曾一陽面前被訓的服服帖帖。要知道,這位在井岡山的時候,可是誰都不服的主。連林總都是對他又恨,又敬。恨的是,陳光誰的面子都不給,而且出奇的固執,認準的事情,即便撞一頭血包,也不會回頭。用他的話來說,就是一堵墻,也要撞出一個能讓他通過的洞來。

    敬的是,陳光是一位難得的悍將。從一個農民,農會會員,最后成為一個高級將領,他不過用了短短的四年時間,就證明了一切。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陳光是個天才,是個天生為戰場而生的人。

    但他不是一個合格的領導,更不是一個政客。這讓陳光的人緣在老部隊中,都不太好。

    羅榮桓的好奇心被徹底勾起來了,忍不住開玩笑道“你好像對未來的戰局有一個很深的了解,怎么就沒聽你說起過,不會是藏著掖著吧!”

    “都是一些不成熟的看法,說出來徒遭人笑而已。”曾一陽作為一個有秘密的人,最大的秘密就是他的穿越。懷揣天大的秘密,最難受的就是保守這個秘密了。

    自始至終他都不敢說出來。

    小白鼠?他倒是想抓一個穿越者來研究一下,是否腦域開比一般人要強很多?

    曾一陽很好奇,但他絕對不想被當成試驗對象,讓人扒開來研究。

    就像很多歷史軌跡一樣,他都知道,但只能用一種很委婉的方式給對方示警。

    比方,南京城的城市攻堅戰,其實要比外圍作戰更有利。

    至少,中日兩國的軍隊,在一個城市里犬牙交錯,那么日軍的很多武器都將失去施展的空間。比方說重炮,還有飛機等。

    但他不過是建議國防部而已,還有就是提防日軍的報復,對平民進行大量的。

    隨著地位的一點點起來,曾一陽的話也越來越被人重視,牛人遍地的時代,也是犟人遍地的時代,蔣介石依然喜歡對布置的好的作戰計劃指手畫腳,閻錫山仍舊抱著保衛太原的希望,而不愿意將太原兵工廠搬遷到大后方。

    此時,曾一陽有些失神了,就像是有一支無形的手,一支卡主了他的脖子,讓他連呼吸都不順暢了。

    不行,一定要改變這一切,不能再隨波逐流了。曾一陽的心里呼喊著。

    這個愿望越來越強大,汽車過一座小橋的時候,猛然顛了一下,曾一陽失神的就撞在了前面的椅背上,猛然從沉思中驚醒。

    對于曾一陽很多時候的心不在焉,羅榮桓早就習以為常了。在他眼里,曾一陽是一個天才,天資凡,稍微努力一下,就能獲得其他人幾輩子都無法獲得的成就,這種想法,其實在很多人心中都有。

    而羅榮桓是一個腳踏實地做事的實干派,他甚至連話都很少,能夠包容同志之間的缺點,現他們的優點。

    還在繁忙的工作中,孜孜不倦的學習,這是他最可貴的品質。

    “哈哈……我想到了……”曾一陽全然不顧額頭的一個大包,反而開心的笑起來。

    “一陽,你醒醒……這不會是魔障了吧!……”見曾一陽突然一驚一乍的樣子,羅榮桓大驚。

    拿下,羅榮桓放在他腦門上的手掌,曾一陽沒好氣的說“政委,我好好的,沒病?”

    “沒病,對是沒病……”口上說著沒病,但羅榮桓狐疑的眼神還是出賣了他。

    曾一陽拍了一下,開車的周炎“找個安靜的地方……對了就去黃河邊上……我要和政委商量大事……”

    “好咧……”吉普車拐上了一片荒地,他們的位置其實離開黃河也不過幾公里,開車只要十幾分鐘就能找到一處絕對安靜的地方。

    羅榮桓這時候差點沒嚇出病來,曾一陽的反常舉動,讓他擔心不已。在華北前線的大將,林總受了無妄之災,是死是活也不知道。如果連4o軍的曾一陽都瘋了?那么在華北黨領導的部隊還不亂套了?

    尤其是4o軍跟其他的部隊有些特殊,換一個軍事主管不見得好使。陳光雖然能力上已經被證實,指揮這支部隊將才只能保存,只有帥才,才能將這支部隊揮到極致,歸集到一點,就是需要戰略眼光。

    曾一陽一別頭,現羅榮桓的臉色出奇的難看,擔心的問“政委,臉色這么差,不會是這段時間太勞累了吧!還是要多休息,我哪里有維生素,等回去,讓周炎給你拿過去。”

    羅榮桓心中苦笑,只要你不嚇我就成。

    不過內斂的羅榮桓沒有將心里的話說出來,反而大度的笑笑道“不用了,抗戰時期,將來的物資將會越來越緊張,你那點營養品還是留給自己。4o軍沒有我,還是4o軍;但是你要是病倒了,我真的不敢現象。”

    “我?病倒?”曾一陽聞言大笑道“我才2o多,正是龍虎之年,苦一點累一點,只要一覺醒來,又能上山打老虎,下湖斬蛟龍,哪里會生病。”

    周炎很快找好了地方,是一片在河灘不遠處的高地,能夠看到黃河,跟著他們的兩輛繳獲的日軍卡車,也都開到了不遠處的一片樹林隱蔽好,一個連的戰士,從車上下來,僅僅幾分鐘就布置好了警戒。

    曾一陽熟練的撿起一根樹枝,在地上寥寥數筆,就畫出了一個基本的中國輪廓。長江、黃河的出現,讓這張簡易的地圖變得生動起來。

    手里拿著幾塊從地上撿起來的石子,曾一陽盯著地圖看了一會兒,然后將第一塊石子放下,隨著又一次性放下了三塊石子。

    “這是?”羅榮桓此時才知道,曾一陽原來是有大動做了,但心里疑惑,想找個人證實一下,所幸的是,這個人就是他。

    “中國兩大戰場,眼看就要支撐不下去了。尤其是淞滬戰場,失敗已經在所難免,不過對于中國來說,主要的目的已經達到。不但打擊了日軍的囂張氣焰,而且還讓日軍傷亡數萬人,已經很不容易。但是華北戰場還沒有明朗,尤其日軍在山西的進攻受挫,會加劇整個侵華日軍的進攻方向。”

    “哦,你快說說,到底想到了什么?”羅榮桓也來了興趣,蹲體,和曾一陽肩并肩的在手畫的地圖上比劃。

    “我的估計是,日軍如果想要兩個戰場都顯示出強勁的進攻能力,必然會動用國內的根本,這是很多軍政的不愿意看到的。所以,他們必然會選擇一處強攻,一方固守。華北守,那么華東就進攻;華東守,那么華北進攻,這也是日軍兵力上的不足所導致的。所以,淞滬之后,日軍華東的部隊必然會選擇北上,來支援華北日軍。”

    “你的意思是乘著日軍進攻的空隙,我們在河南建立一支強軍?”

    “短期內確實如此,最晚明年初,日軍在華北一定會瘋狂的進攻山西,到時候晉綏軍必然將失去山西大部分的盆地,轉而進入山區抗戰。”

    曾一陽一指隴海線的交叉點,徐州道“屆時,南北兩股日軍的要目標就是徐州。這場會戰勝負也不會出乎日軍意外,頂多就是讓日軍傷亡多一些,最后山東將成為真空地帶,成為我軍進入山東的最好時機。”

    “河北,山東,河南?”羅榮桓抬頭一笑道“你這是想當三省司令員,自己封一個戰區司令過干癮吧!”

    “呵呵,哪能呢?在河北,我們已經打下了一顆釘子,但實力不夠,短期內無法見到效果。所以,在河南建立一支規模龐大的軍隊,勢在必行。”曾一陽想了想,接著說“而且,我認為韓復榘堅決抗戰的決心不足,很可能會放棄山東,逃到蘇北和河南等地。”

    “說說你的推斷原因。”一聽韓復榘不可靠,羅榮桓的神情也凝重了起來。

    “中央軍僅有的四個炮兵旅在山東就布置了一個,但從蔣介石的為人來看,這個旅的裝備是他無論如何也不愿丟棄的。尤其是山東是韓復榘的地盤,如果換一個人,比方說湯恩伯,或者胡宗南都不會讓他抽調這個重炮旅。但韓復榘為山東軍政腦,蔣必然會將這個旅抽出山東戰區。加上淞滬戰場的失利,這些重武器很可能會被運往武漢,湖南等地。”

    羅榮桓心中暗驚,曾一陽開大會打瞌睡,從來都是個人到,魂不到的家伙。

    但從他看人,對大局觀的判斷來看,絕對是一等一的人物。

    擴軍?羅榮桓腦子里想到這兩個字的時候,也是一愣。他知道,擴軍一兩萬,就曾一陽的性格,自然不會如此慎重。順著曾一陽的思路,羅榮桓謹慎的問道“你是想擴軍,多大的規模?”

    “4o軍名義上不過兩旅制的一個師,一個團,加上軍直屬部隊,按理說也就在一萬八千人左右的一個軍而已。實際上,你我心知肚明,能夠拉到戰場上,打硬仗的部隊,已經足足有2個步兵旅,1個跑兵旅,1個騎兵旅,加上新編的部隊,將近5個加強旅,總兵力也近4萬人。4o軍的主力步兵團都是加強團的編制,比一個普通的旅也差不了多少,我的建議是將7個主力步兵團擴編成師的編制,軍部直屬部隊也擴編成3個師的作戰單位,對外都稱游擊縱隊……”

    即便羅榮桓心里早就做好了準備,也被曾一陽的瘋狂嚇了一跳。

    其實,曾一陽還有一點沒有說,淞滬戰場必然會在年內落下戰幕。到時候,日軍是西進,還是北上,都將是對抗戰來說,最為嚴峻的考驗。

    曾一陽點了點頭,像是給自己打氣似的。不甘和無奈的眼神讓羅榮桓都為之一愣,其實他自從得知,張奎的第八集團軍,就要擔負整個杭州灣,和黃浦江對岸所有防御的時候,他就知道,第八集團軍阻擋不了日軍的登6。

    近3oo公里的防線,尤其是寶山到上海縣城這幾十公里,將是日軍進攻的主要方向。

    非配的兵力必然是重中之重,能夠分配到杭州灣的兵力,最多也就一個師。

    日軍只要一個聯隊,加上海上的軍艦支援,就能突破中隊的防御。

    從戰役計劃之初,曾一陽就看到了失敗的陰影,但他的建議不但被國防部駁回,連主席都委婉的告訴他,不要干預中央軍的部署。

    顯然,對曾一陽的指手畫腳頗有不滿,想讓曾一陽閉嘴。還要照顧他的名將頭銜,其實比曾一陽更煩的是蔣介石。

    但閉嘴不等于不想,曾一陽在長達數個月的時間內,在一戰區安分的當著參謀長。在二戰區,也算是還了閻錫山的人情,但心里越想越窩囊的他,終于還是要爆了。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黑龙江11元五开奖结果 挣钱软件排名第一 福彩好彩一开奖结果 中国石油股票行情 黑龙江p62215期 四肖期期准选一肖 浙体育彩票6十1开奖号 二肖五码资料 15选5在线过滤 香港马报纸资料 黑龙江福彩36选7历史开奖 捕鱼达人3正版 快速赛车彩票怎么玩 四肖三期 必出一期香港 黑龙江 福彩36选七 捕鱼达人HD老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