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七十一章 舉棋不定的土肥原

第七十一章 舉棋不定的土肥原

    第七十一章 舉棋不定的土肥原

    邯鄲日軍14師團司令部,參謀長佐野中義大佐躬身站在土肥原賢二的書桌前,表情嚴肅的道“師團長閣下,司令部命令我們推進到黃河防線,但我們師團一直受制在邯鄲、安陽等地,已經讓寺內閣下很為惱火……”

    土肥原賢二小心翼翼的將白手套上的灰塵拂去,鰱魚般的大嘴對著手掌輕輕的吹了幾口,不耐煩的說“寺內閣下自然有我去解釋,再說了,我的擔心也不是沒有道理。看看這些吧!你難道就沒有想法?”

    一本‘曾一陽作戰記錄’,劃過光滑的桌面,掉到了地上。

    土肥原賢二這些天身邊總是拿著一份曾一陽的作戰情報,日軍從長城抗戰之后,一直在收集中國將領的情報,曾一陽無疑是被當成了重中之重。

    佐野中義小心的將地上的小冊子拿起來,輕聲放在桌子上,扶著指揮刀,低頭懇切道“不可否認,曾一陽卻是帝國的大患,但我們誰也不知道,對面的中隊是否是曾一陽的4o軍,遲遲不進攻,是否讓14師團的威名有損?”

    “威名?”

    土肥原賢二輕蔑的一笑,如果能夠戰勝4o軍,他的威名自然會在帝界被神化。

    晉升大將也不是不可能。但如果貿然出擊,不但有可能讓14師團大為被動,甚至出現大量傷亡后,14師團只能淪落為二線師團。

    就像2o師團,補充2o師團的命令早就下達。但武器裝備卻給的是特設師團的裝備,2o師團早就鬧翻了,可鬧翻又能如何,馱馬師團需要多少騾馬,單炮兵就比特設師團多一個大隊,12門野炮。

    川岸文三郎在太行山被4o軍全殲了一個旅團和一個師團部,連自己都死在了地圖上都找不到的小河溝里,2o師團淪落成為了二流師團也不是沒有原因。

    土肥原賢二怔怔的看著桌子上的香煙盒,他很少抽煙,但每次看著香煙盒上‘軍需’字樣,就會有種沖動。

    日本的立國之本是海軍,即使6軍在全面侵華之后,迅突破百萬大軍,但軍需,裝備都要被海軍強壓一頭。在關東軍占領東北后,迅自稱體系,最后直接成為一個的軍事部門。

    關東軍、6軍部、海軍部,三個巨人相互爭奪著整個國家的戰爭資源。

    讓本來就在海軍面前矮一頭的6軍,更是覺得危機四伏。

    這也是6軍軍部一再要求華北,華中兩個方面軍迅打通津浦線,最后宣告侵華戰爭的勝利。

    “岡村君前些天跟我說,如果要保證戰爭的最后勝利,華北的小股抵抗游擊隊,尤其是八路軍領導的武裝,將是帝國的大敵。我雖然有著不同的見解,但也認同岡村君的穩定后方的見解,不過軍部……”

    佐野中義一頭的冷汗,心說師團長到底怎么了?佐野中義不過是一個大佐,晉升將軍還遙遙無期,可不是像土肥原賢二那樣,肆無忌憚的非議內閣和軍部。

    佐野中義眩暈了一陣之后,露出了很難看的笑容,勉強道“師團長的同門都是帝國的柱石,是帝國的驕傲……”

    “行了……”土肥原賢二不耐煩的揮手打斷了不下的恭維,他心里已經煩透了,能夠獲得14師團的師團長職務,土肥原賢二卻是有些驚喜。

    但細想一下,他就明白了原因。

    建立偽滿洲國,他的功勞也不容忽視,雖然不像板垣征四郎那樣果敢,也不像石原莞爾那樣計謀百出。但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這是一種補償,或者說是關東軍和6軍部聯合的信息。

    畢竟,海軍部實在太強大了。不但霸占了一半以上的軍費預算,而且在日軍在中國戰事不利的時候,有否認6軍戰果的行為。

    妄想霸占更多的軍事資源,直接的目的就是,放棄十年前制訂的和蘇聯爭奪東方的軍事構想,意圖從南亞獲得本土繼續的各種戰略物資。

    一旦日軍和占據南亞的英法作戰,那么美國自然不會答應,組建一支龐大的艦隊變得越來越重要。

    土肥原賢二搖頭嘆息著,從軍事作戰上,他在同期同學中并不出眾,岡村寧次、板垣征四郎、石原莞爾都是一等一的軍人,這個認識至少在土肥原賢二心目中是這樣想的。

    當然,土肥原賢二也不會承認,他的不足。相反他會更謹慎的考慮作戰部署,面對真正實力跟14師團差很多的對手。土肥原賢二會命令14師團全力以赴,務必讓軍功坐實。但是面對實力深不可測的對手,他就會變得猶豫很多,計算各方得失。

    在華北成建制被中隊圍殲的日軍,已經上升到了三萬多人。這絕對是一個不好的信息。

    說明日軍在整個中國最大的對手不在南方,而是在華北。

    尤其華北背靠蘇聯,能夠從后方獲得大量的蘇聯軍事援助,華北方面軍在作戰的同時,還要考慮不能激怒蘇聯。

    進攻西北,一定會觸動蘇聯人的神經,在無法獲得蘇聯確切的戰斗力之前,關東軍是很難保證一定能夠戰勝蘇聯原東方方面軍。

    既然,無法徹底消滅西北的抗日武裝,那么在華北的gcd武裝,就會成為整個戰爭的不確定因素。

    佐野中義低頭想了一會兒,才猶豫著請示道“師團長閣下,寺內閣下希望我們用行動,來確定在河北新鄉等地的是支那軍隊的4o軍。而不是用并不可靠得作戰推演得出的結論,混淆視聽。”

    佐野中義說完后,就默默的看著土肥原賢二。

    土肥原賢二開始還能安靜的聽著,知道最后,他警覺的站了起來。對于方面軍的作戰指揮,他一個師團長不會知道太多。尤其是他頭上還有臨時組建的第一軍管著,去方面軍開會的機會也不多。

    摸著自己光溜溜的腦門,土肥原賢二靠近了佐野中義問“是否寺內是否對我們已經很不滿了?”

    佐野中義小心的看了一眼土肥原賢二,才慎重的點頭承認。

    就像土肥原賢二在6士、和6大的同學,都已經步入了軍界的高層一樣,佐野中義的那些同學,也在參謀的位置上占據了很重要的位置。有些不為人知的消息,還能傳到他的耳朵里。

    土肥原賢二婆娑的摸著戰刀的鯊魚皮刀鞘,忽然按下卡簧,將刀拔出一半,刀光印在臉上,露出絲絲寒意“那就按著寺內閣下的意思,派部隊去攻擊一下在新鄉的中國武裝。讓步兵第二聯隊去,記住不能戀戰,只能作為整個師團進攻的軍事試探。”

    佐野中義點頭就要去下達命令,走到門口身體猛的站住,回頭問“師團長閣下,武安縣的青木大隊,在下鄉圍剿抗日游擊隊的時候,被中隊伏擊。傷亡二百七十人,本人也受傷。據他上報的情況來看,伏擊他的部隊不簡單,作戰勇猛,戰術多變,而且人數和他差不多。”

    土肥原賢二眼中陰霾更重,青木大隊被伏擊,他也是知道的。

    但他一直以為是青木大意了,以為邯鄲有一萬多帝國部隊駐扎,有恃無恐的下鄉清剿。

    被游擊隊伏擊也是清理之中,憑借他在東北對付抗日聯隊的經驗。伏擊青木聯隊的很有可能是中隊主力部隊,八路軍的嫌疑最大。由小股主力部隊,帶著地方游擊隊,在戰斗中不斷壯大,確實很讓人頭痛。

    東北一共才多少抗日聯軍?

    三萬人就頂天了,但三十萬關東軍就是圍剿了整整兩年。

    華北可不是東北,中隊主力尚在,加上大量的抗日武裝的出現,日軍的后方本來就不是鐵板一塊。

    青木大隊被伏擊后第二天,日軍就出動了兩個大隊,2ooo多鬼子,對武安附近的上百個村莊進行掃蕩,結果是連游擊隊都沒有碰到,大部分村子的村民都被轉移。

    2ooo多鬼子,只能對著空無一人的村子,燒房泄憤。

    “別動隊有沒有消息傳遞回來?”土肥原賢二還想著他派出去的三個別動隊小組,每個小組就百十來號人,想要作戰根本就是奢望,只能以探聽消息,和對有價值的軍事目標進行破壞。

    佐野中義無力道“除了半個月前有一些零星的電報傳來,都不是重要的消息。近一周來,連一份電報都沒有回來。”

    土肥原賢二嘆了口氣,幽幽的說道“看來他們回不來了。”

    兩國交戰,蔣介石為了讓日軍不知中隊的虛實,采用隱蔽作戰番號的做法,確實在開戰之初,迷惑了日軍進攻部隊。

    佐野中義大佐并不認同別動隊真的能取得戰果,他不過不敢反抗命令而已。事實上,想要吃掉一個完整編制的師團,中隊沒有十萬人,根本不可能實現。

    土肥原賢二也是謹慎過頭,變得有些遲疑,這是為將者的大忌。

    兩人不過是眼神的一錯,土肥原賢二揮手讓佐野中義去執行命令,他反而在房間內給自己倒上一杯上好的清酒,所有所思的看著窗外。

    正如外界宣揚的那樣,華北方面軍將近3o萬大軍,其中常設師團的兵力占了一半以上。但真正能夠用來攻擊作戰的,也不過三到四個師團而已。

    第1o師團,從濟寧南下,走的并不是太快。作為奇兵使用的第5師團,自從青島登錄之后,就沿著膠濟鐵路,從安丘下車后,分兵莒縣、日照,配合第1o師團合圍徐州北方門戶臺兒莊。

    而14師團的任務就是突破黃河防線,從隴海線南下,對安徽等地的碭山中隊的側翼合圍,將中隊主力圍殲的徐州城下。

    華北方面軍只有第5、第1o、第14、三個師團擺在進攻的前沿,真正參與進攻的也就這三個師團,剛剛歸建的16師團也算上的話,就4個師團的兵力。華中方面軍能夠派出的部隊也有限,基本上就在1到2個師團之間。

    但整個徐州戰役中,牽涉的中隊就不下五十萬,橫跨的區域更是從黃河下游到淮河,包括河北,山東,河南,江蘇,安徽五個省,所有的區域加起來將近1oo萬平方公里。

    如果中隊并沒有決戰的想法,那么日軍大本營殲滅中隊主力于徐州城下的設想,不過是個幻境。

    第二聯隊,聯隊部,這幾天來不怎么響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電話一頭的橫山靜夫愕然的拿起電話。

    突然,他臉上從驚愕到幸喜,還對著電話哈腰點頭的樣子,讓聯隊部的軍官們有些不知所措“請轉告師團長閣下,第二聯隊一定能在規定的時間內突破中隊的駐防,占領新鄉。”

    “沒有人告訴你進攻新鄉是一定要完成的任務,也沒有給你規定時間。師團長要你確認的只有一件事,我們面前的敵人,防御鄭州沿岸黃河的支那對軍的戰斗力如何?” 佐野中義捂著腦袋,前段時間,土肥原賢二找了晉綏軍練手,川軍練手。

    還真的讓14師團的士氣都練了出來,膽子也大了起來。

    大戰在即,中隊很有可能會玩一場以假亂真的游戲,將真正的主力隱蔽起來,從而伏擊日軍攻擊主力。

    橫山靜夫這才知道,他的任務不過是戰術偵察,但想了很久,也弄不明白,一個師團值得讓一個聯隊進攻試探,當成戰術偵察的辦法來用?

    才小四千人的一個聯隊,對于三萬人上下的14師團,卻是算不得什么。

    土肥原賢二甚至都沒有指望橫山靜夫能夠闖出什么名堂來,沒有空中支援,沒有坦克協同,連炮兵,都只有撥付了一個缺編的炮兵大隊,8門山炮。

    但是奇怪的是,從半夜出的橫山靜夫,竟然在第二天就給他報,說已經占領了輝縣。連像樣的抵抗都沒有,看橫山靜夫的口氣,像是中國河防部隊突然消失了一樣。

    土匪原賢二也繃不住了,立刻電請石家莊的第一軍司令部,請求飛機偵察。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捕鱼游戏送彩金 一条哈尔滨麻将 2020年新出端游大型网游 重庆麻将怎么胡牌 连云港股票趋势 五分彩实时计划 幸运农场分析软件 英雄时时乐可以玩吗 网络赚钱兼职 街机电玩捕鱼版 11选五北京开奖号码 湖南幸运赛车app下载 辉煌棋牌游戏手机版下载 千炮捕鱼官方版 吉祥棋牌馆下载安装 快乐彩票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