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八十章 古城絞殺
    第八十章 古城絞殺

    “墩子、二順……,你們幾個跟著我去吸引鬼子,三排馬上尋找火力位置,只要我吸引鬼子以往這里靠,等湊近了,就給我狠狠的打,明白了沒有?”孟闊下達著作戰任務,巷戰之中,沒有大規模的戰術配合,只有小規模的戰術才是最實用的。

    “營長,你就瞧好吧!”

    眾人對于能夠獲得戰斗任務,都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本以為,他們營也就成了看客,沒想到最后還能撈上仗打。

    孟闊也知道,他帶多了人也沒用,只會暴露目標,反而不如帶著幾個槍法準的戰士,和配有手槍的連排長,將鬼子往巷子深處引。

    “別的我不多說了,我們補充營一直沒有撈著硬仗、大仗,壞就壞在補充兩個字上,這回團里朱政委正看著我們營,這仗要是打好了,也該為我們補充營正名了。”手底下的兵,當營長、連長的最清楚,補充營就是差在了組建時間短上了。

    部隊組建時間短,形成戰斗力,也就在兩年左右時間。

    雖然不少戰士也是老兵,但都是主力營捏著鼻子調來的戰斗排,就其他幾個營長的心思,也不會讓手底下的精兵,都便宜了孟闊這個小老弟。

    當初補充營組建的時候,團里三個戰斗營都分出了一個排的老兵,作為補充營的底子,在這基礎上組建起來了補充營,新兵多,戰斗底子差,一直成了補充營被團長雪藏的借口。即使孟闊去團部開會的時候,也不過是多加一個座位,往往只能干瞪眼的份,一直硬氣不起來。

    這次大好機會,正是補充營寶劍出鞘,打出威風來的絕好機會。

    “甭管來多少鬼子,都讓他有來無回……”

    “對,讓鬼子有來無回……”

    一連的班排長們都聚在一起,眾人七嘴八舌的喊道。

    “好,等仗打完了,我給你們連去團部請功……”孟闊說完,提著駁殼槍就要帶往日軍搜索部隊跟前湊,卻被一連長孫喜廣攔了下來,。

    孟闊一瞪眼急道“老孫,你攔著我干嘛!”

    “營長,你帶著部隊去包抄,吸引鬼子的任務就讓我去。”孫喜廣沉聲道,他是不愛說話的人,平時也是個悶葫蘆,但在戰場上卻往往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沉著也很果斷。

    孟闊是營長,自然是應該指揮全局,但吸引鬼子注意力的任務,卻是需要經驗老道的指揮員坐鎮,心里一合計,孫喜廣就將孟闊攔了下來。

    孟闊也沒多想,點頭道“老孫,多保重。”

    “營長,我?你還不了解,當年鬼子的炮彈在頭頂炸了一天,我不是還好好的從戰場上走下來了嗎?”孫喜廣微微一笑,神情輕蔑的看著遠處的鬼子,故意顯得很輕松。

    時間緊迫,城內的鬼子越來越多,孫喜廣也不多言語,帶著十來個戰士,就摸著墻根,往縣城的中心區域跑去。

    一連的指導員帶著3排的戰士,順著城墻,就往南城趕去。

    日軍兩天來的主攻方向都是東城,幾天來,東城附近的城墻,被日軍的重炮炸塌了多處,也是日軍大量從城東涌入的原因。

    可畢竟滕縣的作戰已經接近尾聲,日軍步兵進入滕縣,也不過是兩個目的,一是控制車站和倉庫,二就是滕縣守軍的指揮部。

    尤其是滕縣守軍的指揮部,自從日軍指揮官福榮真平大佐知曉了滕縣守軍最高指揮官竟然是一個中將,就對王銘章念念不忘,一直想要俘虜王銘章。進入縣城的日軍,也接到了命令,就是尋找122師的指揮部,活捉王銘章,并將視其為要重任。

    福榮真平大佐也明白,損失了炮兵大隊,坦克小隊之后,他已經無路可走。

    還想呆在軍隊中,就不得不做些讓高層高興的事情來,俘虜一個將軍,而且是中將,這能讓很多大佬開口為他說些好話,甚至壞事變成好事。

    百余人散開在滕縣之中,即便縣城已經被日軍飛機轟炸后,變得面目全非,也很難讓日軍現。加上日軍進入滕縣的部隊也就六七百人的樣子,平時看上去很多,真要分開在廢墟中搜索,也顯得有些人力不足。

    孫喜廣隱蔽在被大火燒焦的廢墟之后,透過瓦礫之間的空隙,雙眼一動不動的盯著越來越近的鬼子。

    一個班的鬼子,八個步槍兵,兩個擲彈筒兵,還有機槍組……

    孫喜廣估計著手中的兵力,他身后是一連的警衛員,還有三排長,手上都拿著2o響的快慢機,還有兩個槍法很準的戰士,躲在暗處,觀察戰場,是用來對付給準備射擊的鬼子機槍手和擲彈筒兵。

    5o米……

    3o米……

    等到差不多只有幾米的距離,孫喜廣甚至能夠聽見鬼子指揮官難聽的謾罵聲,孫喜廣心說“正是現在。”

    忽然從鬼子的身邊站起來,也沒有抖掉身上的偽裝,就迫不及待的開槍,口中大喊“給我打……”

    子彈從駁殼槍口,帶著火星,就射向了鬼子軍曹。

    胸口飛射出的鮮血,還有鬼子軍曹被戰場突變而驚嚇的倒地的場景,讓孫喜廣心中舒服了不少。

    三支快慢機瞬間爆出來的強大戰力,讓鬼子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起來。電光火石之間,一個鬼子班14個鬼子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孫喜廣知道火力對吸引大隊鬼子的重要性,立刻從躲避物中間跳了出來,一手提過鬼子機槍手中的機槍,他的警衛員小武也背著機槍的彈藥箱。

    跟著的兩個戰士,抱起鬼子的擲彈筒,就往南城拼命的快跑。

    自始至終,孫喜廣都一行人都是用的手槍解決的戰斗,槍聲清脆,立刻將有些沉悶的滕縣戰場點燃了。

    鬼子帶隊的大隊長一聽是手槍聲,立刻就意識到,應該是王銘章的護衛隊,立刻就帶著部隊沖了下去。

    面對鬼子的兩個中隊的合圍,帶隊的三排戰士興奮的拉開了槍栓,瞄準了各自的目標,三挺輕機槍,還有兩挺重機槍構筑的火力網,即便是幾百鬼子上來,也要灰溜溜的推下去。

    孫喜廣顧不得身后的槍聲,因為他知道,這是鬼子的故弄玄虛。

    這么遠的距離,加上地形復雜,鬼子的槍法再好,也只能放空槍、干瞪眼。

    氣喘吁吁的抱著機槍,趕到三排的阻擊陣地,孫喜廣也不看身邊是誰,立刻喊道“都準備好了嗎?”

    “好了,就等鬼子往我們這里沖了……”

    一小戰士嬉笑的說道,看著年紀不大,這可是4o軍的老人,十四五歲的時候,就跟著部隊,一晃也就五六年過去了。

    “就你小子鬼……”

    “連長,我看鬼子的追擊的隊形不對啊!怎么好像是沒頭蒼蠅似的,一股腦的往我們這里沖,難道他們忘記了火力掩護嗎?”

    孫喜廣一看也覺得奇怪,和鬼子也不是第一次碰面了,小鬼子雖然個頭矮一點,三八式步槍裝上刺刀,幾乎和鬼子兵一邊高。看著就像是一群唱戲娃娃兵,可和鬼子交手過的軍人,都知道鬼子的戰術雖然有僵化的嫌疑,但三人一組的搜索小隊,機槍、步槍、擲彈筒配合著來,戰斗力一點都不差。

    孫喜廣這么看都像是小鬼子像是趕著立功的樣子,沒頭沒腦的往他們的陣地跟前湊。

    等到了只有七八十米的距離,鬼子步兵才停了下來,一個特務摸樣的鬼子,拿著一個白鐵的大喇叭,跑到了鬼子陣前,喊道“川軍弟兄們,皇軍說了,只要繳槍,好吃好喝的供著你們,還有金票……”

    “王將軍,福榮太君很欣賞閣下的勇武,已經上報了磯谷師團長。師團長稱閣下為軍中棟梁,但一直沒有出人頭地的機會。師團長閣下允諾以禮相待,并以華北治安軍副總司令之高位,虛席以待……”說道此處,漢奸的腳跟都突然踮起,像是身體都要飄向天空似的。

    “娘的,老子跟著小鬼子風里來雨里去的,也不過弄了個特勤小隊長的職位,還弄不明白這個特勤小隊長是干嘛的!狗日的,一來就當副司令,人比人氣死人啊!”漢奸心中腹誹不已,也對鬼子對王銘章的厚待,惱怒不已。不過他是敢怒不敢言的小人物,只能在心里面胡亂的罵上幾句。

    漢奸操著一口濃重的口外話,想必是關東軍派來南下的漢奸。

    見三排陣地上,并沒有人答話,漢奸也有些為難的看了一眼身邊的鬼子,低頭哈腰道“太君,這些丘八不識好歹,您看?”

    帶隊的鬼子大隊長揮手道“繼續……”

    漢奸心中不忿,只能暗道“得,我不是沒事找事嗎?跟鬼子套什么交情,還不如見著值錢的東西,多搶一些,在山東置辦一房姨太太……”

    孫喜廣大致也明白了一些,這些鬼子是來勸降川軍的那個中將師長的,反而誤打誤撞,讓他趕上了。

    難道小鬼子不知道川軍已經撤離滕縣了嗎?

    現在駐守在滕縣的可是4o軍231團的補充營,雖然政委一再告誡,要讓他們盡量拖住鬼子,不讓鬼子主力南下,給大部隊合圍這股鬼子創造條件。

    孫喜廣也是打仗喜歡動腦筋的指揮員,低頭一想就明白了一些,原來鬼子以為滕縣沒有多少駐軍了,留下的只能是王銘章的警衛連,大部分武器都是手槍的警衛連,鬼子才放松了警惕。

    暗道“原來如此,既然小鬼子托大,他就不客氣了。”

    “小武,馬上傳達作戰命令,用手槍還擊。只要機槍不響,其他武器都不準用。”

    手槍?且不說,三排有一把手槍吧!可是手槍的射程有限,根本就夠不上百米外的鬼子,駁殼槍的射程遠一些,但殺傷力上,沒有步槍和機槍來的實在。

    孫喜廣見小武有些愣,趕緊催道“還不快去——”

    噼里啪啦的一陣槍響,連帶著鬼子的指揮官,和炮兵都縮了縮脖子,心有余悸的看著反擊的中國士兵。

    忽然,鬼子的大隊長樂了,因為他現,中隊陣地上的火力都是手槍彈,不慌不忙的站了起來,呵斥著部下“慌什么慌,滕縣守軍的指揮部,只有防身的手槍,勇士們,你們立功的時刻到了。”

    “傳我命令,第8小隊,第15小隊,出擊——”

    鬼子陣地上的兩挺重機槍響了起來,打的陣地周圍的瓦礫橫飛,除了阻擊戰士躲在瓦礫之中,沒有動彈之外,其他的戰士都佝僂著身體,減少跳彈的威脅。

    “打——”

    孫喜廣見鬼子湊近了,至少有七八十鬼子,離他的陣地不過二、三十米的距離,立刻將對陣身邊的重機槍下令道。

    拉開重機槍的偽裝,早就裝好彈藥的重機槍就滴滴答答的響起來,火舌所到之處,鬼子無一不是人仰馬翻。

    在陣地西側的重機槍也加入進來,立刻將整個陣地前二百米的射界都包裹在機槍的火力范圍內。

    三挺輕機槍的加入,不過是錦上添花,反倒是孫喜廣繳獲的那挺歪把子,顯示出了過人的持續力。

    一個機槍手,在彈藥手不斷的將一個個小彈橋送入機槍的彈藥倉,火力從來就沒有斷過,在近距離,歪把子幾乎有和重機槍一拼的實力。歪把子的供彈倉設立在機槍的右邊,只要將五一排的彈橋放入方形的彈倉內,就能連續不斷的射擊。

    不過,也是靈光一現,等到二十多個彈橋被歪把子揮霍之后,一陣焦糊的氣味,從歪把子的槍管上傳來。

    “八嘎——,狡猾的……嗷……”

    顯然,鬼子大隊長中彈了,一條手臂耷拉了下來。顯然是機槍彈從手臂上穿過,應該沒有傷到骨頭,至少乃能動換。

    在護衛的保護下,總算是和三排的陣地撤離了一段距離。

    鬼子大隊長眼神中露出一絲陰霾,一把推開了要給他包扎的醫務兵,沉聲道“迫擊炮準備——”

    一排四門小鋼炮,鬼子炮兵熟練的將支架擺弄好,開始目測距離。

    還沒等炮彈試射,鬼子部隊的身后,立刻就亂了起來,爆豆一般的槍聲,讓鬼子在近距離根本無法做出戰術反應,不少鬼子都是全身如果通電般的痙攣后,倒在了血水中。

    駁殼槍、花機關、捷克式……,孟闊在突擊小隊的選擇上,顯然是花了很大的心思,擊中所有火力,一下子就突擊到了鬼子的腹地。

    手里拿著刀的鬼子,立刻就成了步槍的目標,一個接一個的倒下,三排陣地上現營長帶著突擊部隊趕到,立刻就也派出了兩個班的戰士往前壓。

    有機槍掩護的部隊,立刻就顯示出了龐大的突襲能力,先后堵截之后,鬼子不清楚城內的情況,立刻就往東城防線退去,至少在東城,鬼子可以依托城墻,建立陣地反擊。

    哪里想到,在撤退過程中,又有二十多個拿著手槍的中國士兵,對著逃亡的鬼子一陣猛打,而且還像是長了眼睛似的,專門找帶隊的軍官,機槍手。

    這一路,又傷亡了上百個鬼子。

    進入滕縣的鬼子足足有六七百人,等退守東關城墻的時候,很多鬼子都茫然的看著四周才現,好像他們的指揮官都不見了人影。

    而且,鬼子退守城墻的人數也變得稀稀拉拉的,只有一百多人。

    滕縣中心街道上,到處都是到底的鬼子步兵,孟闊也管不了其他的,命令戰士將鬼子傷兵一一用子彈過一遍。

    要是鬼子傷病突然摸到了鬼子留下的機槍,一個不起眼的小人物,或許也能扭轉戰局。

    孟闊手下的兵太少,自然以安全為要。

    四周,還有成群的鬼子,沒有隨著大部隊撤退,撥弄著手中的三八步槍,咿呀的想要跟補充營的戰士拼刺刀。

    被戰士們一陣亂槍,打翻在地。

    匯合了孫喜廣的三排,孟闊當胸壘了對方一拳,笑罵道“好小子,打仗夠鬼的。”

    “營長,我那里能和你比,不過是小鬼子太大意了,沒有吸取教訓,跟4o軍跟前逞強,這不是找死嗎?”孫喜廣笑呵呵的回了一句,三排足足消滅了八十多個鬼子,攤到每個人頭上,都有兩個鬼子的戰功,讓他如何能不喜呢?

    加上傷亡的戰士也少,只有兩個沒上過戰場的新戰士在沖鋒過程中,大意之下胸口中彈,一死一重傷之外,也只有五六個戰士受了點輕傷。

    福榮真平大佐見到進入滕縣的部隊,很快又一次退敗了下來,臉色黑的跟河底的淤泥似的,正要作的當口,突然聽到,馬蹄叩響大地的轟隆聲。

    如此大的動靜,沒有一個騎兵團,根本就不可能。

    福榮真平大佐急忙拿起望眼鏡,手指急切的挑撥著焦距,忽然福榮真平的那張青魚嘴,立刻就合不上了。

    一個騎兵聯隊的中隊出現在了他的側翼,這還了得。

    留給福榮真平大佐的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留下來,盡快消滅滕縣殘敵,然后固守待援。不過旅團長那里可不好說,瀨谷支隊擅自離開他們防御的鄒縣,泗水一線突然南下。

    福榮真平大佐那里不知道瀨谷啟少將心中的盤算,就是要功勞,天大的功勞。

    在磯谷師團長的默許下,這種突進變成了勇氣的象征。

    一旦奔襲的銳氣失去,進攻臺兒莊,打通進入蘇北的最后一道防線,就成了空話。

    福榮真平大佐步伐虛浮的走向了他的戰馬,對身后的部下說道“立刻準備往鄒縣撤退……”

    忽然一個日軍傳令兵跑步到了福榮真平大佐身邊,低聲說了幾句。

    身形搖晃之下,福榮真平大佐撲到在地,一口黑血從口中溢出……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nba直播吧无插件 股票软件开发 自己的网站如何赚钱 微乐白城麻将 股票在线理财 快乐彩走势图浙江 JJ斗地主大众麻将创建房间 为什么股票会下跌 新加坡天天彩资讯网 真人麻将下载手机版 内蒙11选5走势图真准 黄大仙选黄大仙一码一肖 通化大嘴棋牌游戏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李逵劈鱼稳赢教程讲解 信誉的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