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八十四章 佯攻泗水城

第八十四章 佯攻泗水城

    第八十四章 佯攻泗水城

    四天的急行軍,并沒有讓4o軍的前頭部隊感到疲憊。

    反而指戰員們靈敏的軍事嗅覺,讓他們心中狂喜不已。部隊的位置太有利了,距離兗州不到一天的行程,部隊距離濟寧也只有兩天的行程。

    這兩個城市是日軍第1o師團南下的物資集中點,大量的武器彈藥都堆放在這里。

    而日軍在這兩個城市的防御部隊,加起來卻只有一個大隊的兵力,而且都不是野戰兵團,反而是戰斗力很弱的憲兵部隊。

    這幾乎是一頓豐盛的大餐,做好了放到了4o軍的面前,讓他們享用。

    曾一陽先是估計了一下日軍第8旅團和濟寧的距離,早在三天前,日軍第8旅團就已經運動到了魯西,而且在攻克鄆城和巨野之后,有南下的跡象,即便日軍第8旅團能夠很快的反應過來,并派部隊支援濟寧,但只要前期趕到濟寧的4o軍部隊,在運河上設立陣地,第8旅團的鬼子也只能在運河西面干著急的份。

    擺在他們面前的是,先進攻那個城市的問題。

    濟寧、兗州、泗水,任何一個城市攻破,都將是在日軍心口捅了一刀一樣。

    能夠瞬間粉碎日軍籌備了兩個月的山東作戰部署,不但日軍先期進攻徐州的突出部——瀨谷支隊,將失去有利的后勤保障,連配合作戰的西路日軍,也將進入舉步維艱的困難境地。

    中央急電——

    “念——”在座的都不存在保密條令的問題,所以曾一陽當即讓機要員將電報讀出來,也不用浪費時間,將電報在眾人手中傳閱。

    “國民政府已經在昨日下午,在武漢宣布我4o軍已經突進到了滕縣以北。”

    電報的內容不多,但是給大家帶來內心帶來的氣憤之情,卻是不容忽視的。吳高群一拍桌子,罵道“扒灰的蔣介石,拉人屎,就是不干人事。”

    “要是遇上中央軍,我們一定要討回公道……”

    “怎么討?好不如打一仗,讓狗日的蔣介石知道,4o軍不好惹,是他惹不起的。”

    曾一陽呵呵一笑“你們還真以為國共合作,就是最大的保障了?4o軍成立比較特殊,兵源中老四軍,老紅軍數量不多,對于國民黨雖然有怨,但恨意不足。加上和4o軍合作過的東北軍、晉綏軍,都是序列,有些事情你們看的不多。”

    “確實,這是我工作的失誤,在這里我向大家保證……”劉先河臉色鐵青的說著。

    曾一陽一擺手道“老劉,你可別把啥事都往自己身上攬,這跟你沒關系。最主要的是,我們的黨,和國民黨有著本質的區別,主義上的巨大落差,最后會演化為生存之戰。我看這個問題我們先不討論,等和政委的大部隊回合后,我們再說。”

    曾一陽頓了頓,就著眼前的局勢,心中有了預案“凡是都要從兩方面看,原來我還擔心日軍是否真的已經洞悉了4o軍的具體方位,至少現在,我們已經沒有這方面的困擾了。”

    “沒錯,同志們。不管日軍是否已經認定4o軍主力已經運動到兗州、濟寧一線,但是戰局的基本情況仍未改變,在短時間內,我們在這一區域是戰斗力最強的一支部隊,不管面對日軍也好,也好,我們都占據了主動。”謝維俊深知國共兩黨的恩怨由來已久,真要在那天消除了,確實不太習慣。

    除了曾一陽之外,其他人大部分都經歷過大革命,吳高群、劉先河、謝維俊他們的心里,都有一把尺子。

    “我這里有兩個好消息,一是,渡過運河的二十二集團軍和第三集團軍已經拖住了日軍第8旅團的進攻,而且日軍如果想要回到濟南,至少需要四天以上的時間;第二個好消息就是,在我們身后的瀨谷支隊已經在臺兒莊,被一軍團拖住,陷入了陣地戰。整個戰區,時間空間上來說,4o軍獲得了連小鬼子都要眼紅的好時機。”曾一陽想不到,在李宗仁身邊安置了一個通信聯絡點之后,在傳遞信息上,獲得了很多重要的情報。

    李宗仁的單方面示好,自然有其用意。

    桂系在第五戰區雖然有兩個集團軍的編制,但實際上,部隊只有兩個軍。加上直屬部隊,其實兵力在七、八萬上下,真要拿老本去和小鬼子拼,估計李宗仁即便把內褲都輸光,也將落下一個慘敗的結局。

    雜牌軍中,張自忠的59軍獨樹一幟,戰斗力,士氣,都讓軍界大佬們眼前一亮。

    不過張自忠為人正派,少有南方地方軍將領的圓滑,也沒有中央軍將領的自命不凡。穿著士兵一樣的軍服,吃著士兵同樣的食物,更是讓蔣介石對其忌憚不已。

    張自忠已經不像是一個高級軍官了,而更是像是一個清教徒一樣,對自己苛刻到了讓周圍的人不寒而栗的程度。

    不過,59軍,確實是李宗仁手下能夠拿得出的幾支部隊之一。

    川軍確實很好說話,在于川軍將領都是很傲氣。他們打心里都想在抗日戰場上,用戰功來維護自己的軍威,自然對李宗仁的作戰命令沒有異議。

    加上孫連仲的一軍團,作戰能力有,士兵也卻是不凡,軍官的決心也大,被派到正面作戰,自然成了維持李宗仁和蔣介石之間微妙關系的紐帶。

    除此之外,李宗仁掰開手指頭,再也想不出那支部隊能聽他的指揮。

    湯恩伯、顧祝同都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作為蔣介石的心腹愛將,這兩人在第五戰區的作用,主要是穩定軍心而已。讓雜牌軍看到,中央軍也沒閑著。

    曾一陽的4o軍編制大,但本來是屬于一戰區的部隊,加上曾一陽名聲不好,想說就說,別管是上將部長,他要是看著不爽了,也能在記者面前厚黑一番。事實上,八路軍、4o軍、還有新四軍的將領,在蔣介石的眼里,都是眼中釘,肉中刺,那里有名聲可言。但在民主黨派和正派報界之中,他們隱隱已經成為國家抵抗侵略者的象征。

    李宗仁面對曾一陽,這個比他小了二十多歲的小伙子,任何作戰計劃,只能商量著來。

    就像曾一陽帶著4o軍一個旅,加上部分軍直屬部隊,突然渡過邵陽湖,就沒有和李宗仁商量過。即便李宗仁知道了消息,也不會相信,曾一陽在幾天內,就從沛縣,一下打到鄒縣,而且還把鄒縣收復了。

    擺在曾一陽面前的三個攻擊目標,就像是一個手中拿著一把大錘子,面前一溜排著三個核桃,一錘子下去,那個都受不住。

    王利眼神的余光掃了一圈之后,見李漫山不為所動的樣子,他就納悶了,難道李漫山這小子轉性了,還是另有打算。

    再一看,對面的閔中原一副老生淡定的樣子,心說,閔中原是警衛團團長,按道理也不會作為主攻部隊投入到戰場上去。難道是,要將這功讓給我?

    “王利,你有什么要說的嗎?”曾一陽見王利左顧右盼的樣子,直接點名了。

    “我聽軍長的。”王利討好道。

    曾一陽的這些老部下都知道,和曾一陽去爭,根本就是沒事找抽,不但落下一身的不是,還會被戰友幸災樂禍的嘲笑,不如放低的姿態,還能獲得點同情分。

    “我和參謀長商量了一下,現在日軍還不知道4o軍在山東的兵力,所以我們要擺出一副大架勢來,讓日軍以為4o軍全都在這里了。戰就是要打泗水城,場面要大,攻勢要猛,給日軍一種假象,就是我們4o軍4萬人,都要打泗水城下而過,進入蒙山地區。”曾一陽的話還沒有說完,吳高群反而被弄糊涂了。

    吳高群問道“軍長,這樣一來,我們至少要投入一個直屬團,一個加強團的兵力,算起來要有小五千人,才能給鬼子這種假象。”

    “五千人?不夠,我早就想好了,日軍補給線被切斷后,瀨谷支隊的后勤要依靠空投,短時間內,日軍在華北的航空師團是有這個能力的,反過來,給我們創造了一個很好的環境,就是鬼子的轟炸機將不再襲擾我軍。”曾一陽連想都不用想,瀨谷支隊雖然說是攜帶六天的作戰物資,但那是步兵,開戰后,機械化部隊的彈藥消耗數量,會讓日軍高層都心痛的滴血的。

    六天的彈藥數量,在曾一陽眼里,連兩天都不見得能頂得住。

    加上瀨谷支隊一旦從臺兒莊撤退,那么日軍將處處被動,擺在瀨谷啟面前的辦法只能是和第5師團配合,在臺兒莊會師,拿下徐州,即便4o軍打下兗州,也撲騰不起什么浪花來。如果撤退,瀨谷支隊將在滕縣附近陷入重圍,最后被吃掉,這是瀨谷啟不敢冒險的。

    “軍長,我們的兵力不足,滿打滿算,一共只有8ooo兵力,都拉到泗水城去了,兗州的小鬼子還不樂瘋了!”謝維俊不解道“地下黨的同志已經將泗水的駐軍數量傳遞給我們了,一個日軍大隊,另外還有三個日軍中隊,日軍的兵力的就有17oo人,而且都是野戰聯隊。”

    “所以,我讓部隊在泗水城外鬧點動靜出來,動靜越大越好。一是拖住日軍的步伐,而是將日軍部署打亂。讓泗水城的日軍不敢輕易的出動,向兗州靠攏。等拿下兗州之后,泗水城的日軍,也就成了一支孤軍,到時候,我們想這么打,就怎么打。”

    “可是兵源?”

    曾一陽一擺手道“這不用擔心,川軍在滕縣附近還有一個旅的兵力,從情報上來看,這個旅并沒有和日軍正面沖突,應該建制完善,122師師長王銘章已經親自去聯系,估計很快就會有消息。”

    “川軍?不行,他們去不過是送死,川軍的武器我們都看過,攻城一點把握都沒有,缺乏火炮協同,只要日軍一個反沖鋒,就能撕開防御口子,到時候,泗水城的鬼子還不把川軍給吞了。”吳高群一聽,腦袋搖的像撥浪鼓一樣,連說不行。

    王銘章的122師,活著走出滕縣的3個警衛連,配的都是手槍,攻城用不上。

    而且每個士兵的彈藥都不足支持一天高強度的作戰,只要一天,川軍士兵手中拿著的就不是能在百步之外置人于死地的槍械了,而是一根摩的精光的鐵棍,這仗要怎么打?

    “川軍擔任的是伏兵,也就是扯起大旗讓迷惑日軍的。真正主攻的部隊,由229團擔任。而且,在鄒縣繳獲的日軍武器也不少,選一些重武器,支援給川軍。”

    就川軍現在的情況,手中彈藥奇缺,真要遭遇了日軍,即便是小股部隊,也會有很大的損失。

    作為友軍,曾一陽也有心幫川軍一把。

    “我同意軍長的意見,不過兗州的六孔橋橋不好打,六孔橋是進攻必經之路。”

    曾一陽自信的說道“我已經派小部隊突襲鐵路橋,最快一天之內就會有結果,不會影響大部隊進城。”

    鄒縣作為瀨谷支隊的后方補給站,囤積了大量的物資,但讓很多人失望的是,大部分都不是武器彈藥,反而是糧食、布匹這些物資很多。

    運送這些物資的重任,就交到了劉先河的身上。

    動群眾,幫忙運糧、運物資。開始的時候,很多當地的老百姓都有些怕部隊,等劉先河以糧換勞力的舉措下達后,老百姓大都變得熱情了很多。不但從林子里,草叢中,將各家的牲口都拉了出來,套上車,鬧得不易熱乎。

    自從,日軍來了之后,這還是當地的老百姓頭一次臉上露出笑臉。

    當晚,王銘章帶他找到的部隊,收攏回來,進入鄒縣境內的時候,現整個鄒縣都成了熱鬧的工地一般。

    一堆堆運送物資的老百姓都被動了起來,就著馬燈微弱的燈光,在傍晚忙碌著。

    曾一陽聽說王銘章回來了,立刻就找到了對方,跟他商量出兵泗水的事宜。

    為了讓王銘章的川軍不至于太尷尬,還將謝維俊派到了攻擊泗水的部隊,擔任總指揮。

    王銘章一聽,4o軍有意攻擊泗水,早就拍著胸脯保證,一定要擔任主攻。川軍弟兄的血不能白流,反正都是鬼子,能泗水城的鬼子報仇也一樣。

    王銘章身邊的部下一個勁的暗示他,雖然王銘章收攏部隊后,也有小四千人,但是要指望這些部隊去攻克縣城,想都不要想。

    很多士兵只有三四子彈,手榴彈也不夠。

    不過,王銘章根本就沒細想,他心里只有一個想法,4o軍的這個忙,他幫了,不但幫了,而且還替41軍做主,將他能夠聯系上的部下,全部投入這場戰斗中去。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四川麻将高手总结技巧 捕鸟器制作方法简单 快乐十分开的计划 湖南麻将怎么胡牌图解 吉林11选五快方法选二号 能赚钱的手机捕鱼游戏现金 顶呱刮中国红中奖图片 闲来江西麻将下载安装 福22选5开奖结果 西甲新浪手机网 英超积分榜2018一2019 七位数玩法中奖规则图 海南麻将游戏下载 股票开户有哪些 09期免费2码中特 澳门永利皇宫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