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八十七章 風卷殘云
    第八十七章 風卷殘云

    “猴子,好小子,精神了不少,人也壯實了一些。”

    周炎對著孫林的肩頭擂了一拳,眼里透著欣喜,孫林是特戰隊中最特殊的一個,各項成績,除了槍械之外,總是排在特戰隊的老幺。

    可周炎幾個特戰隊的干部,總以為,周炎會在淘汰中被刷下來時,這小子總能挺過去。所以,在周炎等人的印象中,孫林總能在考核中,顫顫巍巍的竄到淘汰線之上,留下來。

    體力,耐力都不出色,但總能在關鍵時候有一股子不服輸的勁頭支撐著他。

    縱然孫林不是最優秀的一個,卻是整個特戰隊219人中,無疑是最特殊的一個。

    “大隊長,哪能呢?”孫林指著自己抬起來的胳膊,和胳膊上隆起的腱子肉,吹噓道“怎么會是壯實了一些?瞅瞅,都瞅瞅,我看著雖瘦,但骨頭里長的都是腱子肉,刀砍著,斧頭剁著,也不是一道白印……”

    “得了吧!猴子,你就別吹了。當初要不是你選不上特戰隊,急的在軍營口蹲著哭鼻子,正好被軍長撞見,才給了一個機會在特戰隊試訓。要是沒有這一出,說不定你早就回部隊養馬去了……”

    部隊里,養馬、做飯都是技術活,可在野戰部隊里,都是不受待見的兵種,非老弱病殘,絕沒有兵愿意干這兩個行當。

    “哈哈哈……,對,有這么一出,當時我就在場。”

    孫林見周圍的戰友都把陳谷子爛芝麻的事都往外兜,臉騰的一下子就紅了,急眼道“去去去……,起哄,咋地。嫉妒就明說,我這大名還是軍長給起的,你們是吃不到葡萄愣說葡萄酸。”

    開了后門,還能說得如此理直氣壯的,整個特戰大隊,也就孫林一個人了。

    但也就是這小子,先天條件并不好,可愣是沒有從數次淘汰中,被特戰大隊刷下來,直到后來成為特戰大隊的一員。

    將襲擊兗州火車站,泗水河鐵路大橋的任務交給特戰隊,一方面是檢驗部隊的作戰能力。另一方面,是曾一陽對后世的特種部隊的迷信。

    在曾一陽的腦海里,特種作戰不一定是戰果最打的,但特種兵一定是最牛的。

    即便重生之后,他在軍事領域的學識頗為扎實,但對于特種部隊,總有一種割舍不掉的感情,他希望通過實戰和訓練,這種新的戰法出現在戰場上,出現在他的部隊中。

    雖然,從大軍團作戰中,特種部隊的作用并不是那么的明顯,但曾一陽還是準備將這種戰法運用到實戰中去。

    “同志們,軍長對特戰大隊的關心,我就不用說了。才二百多人的部隊,每年的開支都是以主力團的標準來的。你們的裝備,食物,甚至后勤藥品,都是最好的。甚至日軍中,也不會有你們的待遇。”從周炎黑亮的眸子中,幾個支隊長看到了周炎心中的激動之情。

    終于要實戰了,雖然戰士們都經歷過戰斗,也在戰場上搏殺過。

    但以往面對的都是小股部隊,敵后穿插,直搗黃龍的作戰還沒有經歷過。這種經歷,也只有在演習中才會有,不過對象都是4o軍各個部隊的團以上機關,所以,在4o軍特戰大隊的名聲幾乎是臭到家了。

    團級指揮部,沒有一個沒被端掉過的。僅憑這一條,那些主力團長們,看特戰大隊的眼神總有些異樣。

    沒有經歷過大戰的部隊,都不能說是一支精銳的部隊,尤其是對于4o軍這樣一支有著輝煌戰績的部隊。

    榮譽,比什么都重要。

    “訓練,訓練,還是訓練。終于等到了上戰場殺敵的一天。”一支隊長,谷正新閉著眼,感慨著他心中數年來的苦悶。

    三支隊長邊城撂下狠話“這回絕對不能放走一個小鬼子,給特戰隊丟臉,給4o軍抹黑。”

    長城抗戰的時候,特戰大隊就集體請命過,但曾一陽以特戰大隊訓練不足為由,將特戰隊員們寫的血書退了回去。

    這次來山東,幾個支隊長的心中也是七上八下,深怕是過來陪太子讀書,不過是走個過場。尤其是4o軍的偵察營的戰斗力不俗,雖然單個戰士來說,偵察營要比特戰隊差了些,但偵察營是4o軍的眼睛,營的編制,數量上是特戰隊的3倍多,單單人數上就能把特戰大隊壓垮,這也給特戰大隊帶來的莫大的壓力。

    政委莫克辛分析道“我認為軍長將這次偷襲兗州的任務交給我們,檢驗部隊的成分很高。”

    “哦,怎么說?”二支隊長薛志兵回過頭來不解的問道。

    莫克辛看了一眼周炎,想從周炎的臉上看出點端倪來,可惜的是,周炎也只有一些心理的猜想,曾一陽也沒有跟他透露過任何4o軍的作戰部署。部隊過了黃河后,就和曾一陽分別,已經有三四個月了。

    帶著特戰隊一路上趕到山東,也是靠著軍里一直和特戰隊有電臺聯系,才沒有失去聯絡。

    “政委,你快說說,到底有哪兒不對勁?”

    莫克辛整了整思路,才緩緩說道“兗州的日軍不過兩個中隊,加上這段時間可能增援的日軍,最多三四個中隊,七八百日軍。這點兵力,對于4o軍來說,任何一個主力團,都可以吃得下,何況是軍力的一等一的主力,115旅出馬。所以,我才覺得有些異樣。大隊長,你認為呢?”

    周炎點頭道“確實如此,我也不過有些猜測。”

    “兗州的火車站有著大量的軍事物資,既要消滅鬼子,又要保存好日軍的倉庫,作戰上困難重重。但就從戰斗力上,軍偵察營絕對能夠辦到。”谷正新插嘴道,忽然轉頭問周炎“大隊長,您跟著軍長走南闖北的,連大西洋都去過,肯定猜到點什么了,你給我們說說吧!”

    周炎將一份繳獲的日軍地圖攤開,放在了地上,指著泗水河邊上的兗州城說“河上的鐵路橋我就不多說了,日軍不可能吃飽了沒事干,把橋給炸了。因為炸掉了橋,鬼子還要派工兵去修,在臺兒莊的日軍瀨谷支隊的增援就更沒指望了。更何況鐵路橋一炸,日軍就勢必要放棄鐵路進攻,這是他們絕對不會愿意看到的。”

    周炎接著說“攻擊火車站,偵察營也能做到,甚至在兵力上來說,比我們更有優勢。”

    “哪軍長為什么指名要我們去進攻兗州火車站呢?”谷正新就更不明白了,既然其他部隊也能辦到,為什么軍長還等特戰隊歸建后,才命令特戰大隊作為第一梯隊呢?

    周炎伸出了兩個手指頭,對部下說道“兩個目的。”

    “哪兩個目的?”周炎的話一下子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連特戰大隊政委莫克辛都好奇起來。

    “第一,軍里要知道,特戰大隊每年花那么多錢,值不值得?”

    看著幾個支隊長怒氣沖沖的樣子,周炎也不忍打擊他們的信心,不過這是事實,讓周炎帶特戰大隊進行軍事行動,他已經就明白了曾一陽的用意。

    任何部隊,沒有戰斗能力,都是白搭。尤其是擺在風尖浪口的特戰大隊,軍里很多高級軍官對特戰大隊的能力,一直有一種質疑的聲音,即便是曾一陽也不過是用自己的威望在壓著那些聲音。

    一旦特戰大隊戰失利,那么很有可能曾一陽因為部下的壓力,從而宣布特戰大隊解散。

    “第二,也就是給特戰大隊打分。值不值得把更重要的任務交給特戰大隊。”

    周圍的氣氛有些凝重,周炎的話被大家都認同了。

    “哈哈……,一個個哭喪著臉,難道心高氣傲的特戰大隊也怕了?如果兗州的仗,特戰大隊打的漂亮,肯定還會有更重要的任務等著我們。”周炎奚落道,這是常用的激將法,也是一種治兵得手段。

    “我們怕過誰啊!”谷正新不服氣的說道“在來山東的路上,我們也跟鬼子交過手。那些鬼子的偵察兵,不都給我們干掉了嗎?”

    “對,在河西,我們就干了幾票,還算漂亮。”長相粗狂的薛志兵一挺胸,傲氣的回答。

    “什么干了幾票?你以為我們特戰大隊是土匪?” 莫克辛一聽薛志兵的語氣,就直皺眉,指正道“是消滅了侵略者。”

    “對對對,瞧我這張嘴,就是賤。政委說的對,是消滅侵略者。”薛志兵連忙改口。

    谷正新口中的鬼子,正是鬼子第8旅團的部隊。

    第8旅團的鬼子尖兵,遇到特種大隊的戰士,可真倒了血霉了。機槍,擲彈筒還沒有架起來,就被狙擊手點名回老家,旗手和指揮的小隊長,更是第一目標,槍一響,一準腦袋開瓢,倒在陣中。

    一路上,兩個后勤組多了繳獲的一百過鬼子裝備,早就頗多怨言。

    要不是周炎認為化裝偷襲的時候,這些鬼子的裝備能用上,早就被后勤組的人員清理了。

    足足有兩個小隊的鬼子,倒在了特戰大隊的槍下,而特戰大隊無一傷亡。要不是急著趕到山東,說不定幾場伏擊下來,第8旅團的偵察小隊,被特戰大隊吃的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了。

    周炎自從地圖擺開后,他的目光一直沒有離開過運河西面的幾個金鄉,魚臺等地。

    他估摸著,就日軍的行軍度,第8旅團最可能出現的地方也就是這兩地。

    即便現后路被抄,想要回來,也不可能抵達濟寧,必定還在魯西一帶行軍。熟悉曾一陽性格的周炎,也在猜測,軍長是否準備有大動作了?

    兵貴神,能夠放著兗州兩天不打,就曾一陽的性格,一定是在謀劃著什么。

    難道是第8旅團?

    屆時,特種大隊的任務,很可能是襲擊日軍第8旅團的指揮部。

    但僅僅是周炎自己的推測,說還是不說?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急速赛车游戏机厂家 连续两天涨停的股票 北京pk拾开奖结果 双色球弧形码 离线单机麻将单机游戏 52麻将白城麻将 e球彩3场全包24元 买秒速赛车有什么规律 根深蒂固二尾中特在哪个网址 黑龙江36选7走势图 hlyfgo.tw 街机电玩捕鱼游戏加盟价格 22选5开奖结果今天晚河南 黑龙江22选5福彩开奖结果 玩捕鱼游戏的技巧 大众浙江麻将官网 gpk钱龙捕鱼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