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九十八章 決戰魯西
    第九十八章 決戰魯西

    為什么第8軍敗逃,最靠近第8軍的4o軍沒有現,而遠在關中的中央卻來電報了呢?

    奇怪!

    曾一陽搖著頭,一頭扎進機要處,看著一排三個電臺,還有一臺大功率正在緊張的工作著“從現在起,關閉大功率電臺,只準之用小功率電臺。”

    “軍長,是否?”第八軍逃走的電報就是謝維俊簽收的,謝維俊拿著鋼筆的手一抖,思維習慣性的就往最壞處想。

    曾一陽就喜歡時不時的往壞處想去,這樣的好處就是,一旦事情有些微弱的轉機,就像是一場勝利一樣,鼓舞人心。

    曾一陽點了點頭,將謝維俊讓進了旁邊的作戰室,指著魯西廣大的平原說道“第8軍逃走,顯然不是蔣介石的命令,但其中的原因我也不清楚,只能盡快的和薛岳的前線指揮部和一戰區司令部聯系。希望能夠知曉,第8軍的放棄運河防線的原因。你來看,一旦金鄉、魚臺等地失守,那么在徐州周圍的幾十萬人就要危險了。”

    “所以,即便中央軍知曉了第八軍撤離的消息,中央軍在魯西也反映不過來?”

    一天前,4o軍還處在第二道防線,僅僅一天的功夫,4o軍就被頂到了前線。

    “如果進攻的日軍是從兗州出,在濟寧渡過運河,然后擊潰第8軍的話,那么我們在前沿的偵察部隊肯定會獲得消息。”曾一陽摸著下巴,感受著胡茬在手掌中的毛糙感,曾一陽盯著地圖,很快就集中到了一個點上。

    “楊莊集!”

    手指在地圖上死死點著這個不起眼的魯西小鎮,曾一陽真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他大致已經猜出來了黃杰為什么突然逃走,連帶著第8軍都成了一盤散沙。

    “狗日的黃杰!把司令部設在了這個鬼地方。”曾一陽不知道該如何評價,這位在抗戰中毀譽參半的國民黨將軍。

    在周邊的國民黨將領中,曾一陽可以說除了薛岳之外,最熟悉的就是這位第8軍的中將軍長——黃杰了。

    不是因為黃杰戰功卓著而記住他,完全是因為一場潰逃,而記住了這個人。

    抗戰前半截,還沒怎么露臉,就因為在蘭封戰役中,棄守商丘,差點讓在徐州的國民黨五十萬大軍,被圍困在徐州周邊區域,恨鐵不成鋼的蔣介石,面對自己的心腹愛將,將手高高的舉起,然后慢慢的落下。

    一回到武漢,黃杰就被抓進了監獄。如果上軍事法庭,槍斃十次都不為過。

    但是黃杰一直就被關押在監獄,直到抗戰將要勝利之際,在放出來,替代謊報戰功的宋希濂,統領遠征軍在滇西的部隊。

    松山大捷,讓這個曾經的‘國賊’,又一次出現在了人們的面前。

    但這一次,卻變成了‘英雄’,連美國人都要急著給他勛章的英雄。一個戲劇化的將軍,指揮上迥然不同的風格,成就了他后半生的輝煌。

    似乎,黃杰在坐監之前,毫無建樹。等到從監獄中被放出來,一下子,腦子清明了,全身也通達了,猶如戰神附體般的出現在眾人面前,即便是他最親近的人,也無法理解,這種變化從何而來。

    不過,此時還是1938年,黃杰也沒有機會去防御商丘。

    甚至連逃跑的時候,也不過是不明所以。走在撤退的道路上,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為什么他的指揮部撤退,連帶著他手下的兩個師也跟著撤退了。行軍過程中,不但連電臺都沒有打開,讓一戰區各位長官好找。

    要不是薛岳臨時靈光閃現,命令鄭州的空軍,對魯西進行空中偵察,才現第8軍已經擁擠在公路上,趕集似的往后方撤退。

    如果沒有空軍的情報,還有人以為黃杰已經殉國了呢?

    薛岳的電報到重慶的時候,蔣介石正在和英國領事扯皮,希望英國恪守承諾,將在抗戰前國民政府給英國下的武器訂單,履行交付。即便武器不還,那么錢總歸要還吧!

    但英國領事左躲右閃的,閃爍其詞。不但不想把已經付了錢的武器送到中國,而且還慫恿蔣介石跟日本談判,英國佬很有興趣做中間人。

    “娘希匹,英國老潑皮……”蔣介石對英國人的怨念,已經到了無可附加的時候,一張青灰色的臉,隨時都有可能爆。

    沒等英國人把話說完,蔣介石就起身站了起來,邁著外八步,四平八穩的就去了他的書房,留下一臉尷尬的宋美齡,對著英國人大使卡爾微微皺眉,甚至連應有的外交禮節都沒有顧及。

    坐在書法沙上的蔣介石,運著氣,腦門的青筋勃起,正是盛怒的時候。

    一般這個時節,侍從室的那些高級參謀們,根本就不會來觸這個霉頭。但是一份從開封來的緊急電文,不得不讓他們冒險,最后,資歷最淺的那個參謀,只能在眾人威嚇的眼神下,拿著電報戰戰兢兢的走到了蔣介石的書房門前。

    梆梆梆——

    “報告——”

    門打開后,參謀緊張的抬了抬眉毛,額頭積攢的汗水讓他險些做出不雅的動作來。

    “什么事?”

    “校長,薛長官急電。第8軍……”

    “吞吞吐吐的,像個什么樣子?”蔣介石本來心中就有怒氣,侍從人員的吱唔,已經快要把他胸口的怒火點燃了。

    “薛長官急電,日軍16師團忽然出現在魯西,防御的第8軍未戰潰退,第1軍團,第17軍團已經暴露在日軍16師團的攻擊范圍之下,開封危機!鄭州危機!……”

    電報很長,參謀看著蔣介石要吃人的樣子,已經不敢在念下去了。

    “滾……”

    蔣介石的脾氣很壞,參謀聽到蔣介石的雷霆震怒間的這句話,立刻如蒙大赦般的跑了出去。

    全身無力的蔣介石癱倒在沙上,冷汗涔涔。

    現狀況不對的家人,馬上通知了醫生,但蔣介石卻突然將放在桌子上的一杯清水,往頭上澆了下去,一下子就回過神來了,壓根就不像是需要醫生的樣子。

    “讓孝先……哦,不,打電話,讓陳誠去周公館請周先生過來,記住態度一定要誠懇。”蔣介石像一個垂暮的老人,在晚風中捂著頭,恓惶之極。

    正和蔣介石喜歡插手各個戰區的指揮一樣,他并不是對軍事一點都不懂。6軍士官學校畢業的他,從生活上就能看出很多軍人的痕跡。遺憾的是,他就像是兩千年前趙國的那位將軍一樣,在戰略上舉世無雙,但真正插手戰場,卻總能把事情搞得一團糟。

    魯西能夠動用的部隊,蔣介石當然知道,推的是曾一陽的4o軍。

    即使川軍45軍是鄧錫侯的看家部隊,整個軍擁有5個師,在出川前整編過后,也有三個主力師,兩個旅的編制。二十二集團軍,一半多的兵力都是45軍的。

    但要讓45軍去擋住日軍一個師團,蔣介石自然是不相信的。

    出川3個師,傷亡近萬人,45軍充其量也只能拿出兩個師的兵力,其中一個師還要守衛碭山一帶,只能拿出一半的兵力。

    加上47軍的兩個師。

    41軍大概還有一個師,不過這個師也是要打折扣的。

    對于戴笠,蔣介石還是能夠完全信任的,4o軍在魯西的兵力,從情報估算之下,也就兩萬人不到。

    憑借這些人,根本就無法阻擋日軍滿編16師團近3萬日軍的進攻。曾一陽會在危難之際,擔任這支匆忙組建的阻擊部隊的總指揮嗎?

    蔣介石心里沒底。孫震確實已經和蔣介石私底下有過接觸,也表示過要效忠的意思,但孫震在北沙河一帶的表現,已經讓蔣介石有些灰心了。

    二十二集團軍,在沒有友軍增援的情況下,被日軍一個野戰旅團穿了個來回。

    損失慘重不說,也讓孫震在蔣介石的心里打了個折扣,有忠心,但能力不足。要是孫震知道蔣介石對他的評價如此不堪,他是否會毅然反出老將的陣營?

    正在重慶組織gcd重慶辦事機構的周先生,在陳誠略帶虛假的表情上,看出了一絲異樣。長江局能夠如此迅捷的就現國民黨軍內部的機密,得益于紅色特工在重慶深入,不但軍統中安插了人員,連蔣介石侍從室都潛伏著特工。

    從中央的指示來看,答應蔣介石,讓4o軍主力阻擊日軍16師團,確實可行。

    但需要政治和軍事上的支持,比方說,在魯西和豫東的一些區域上的駐軍等。

    準備和蔣介石好好扯皮的周先生,剛提出要求,蔣介石就滿口答應。

    不久之后,一份大本營和中央的聯名電報,給了遠在魯西的4o軍。同樣,接到電報的還有孫震等二十二集團軍高級將領。

    由曾一陽全權指揮魯西作戰后,孫震等人也顯示出相當的默契,都表示聽從曾一陽的安排,將16師團擋在魯西,不讓其威脅徐州的側翼。

    “從作戰意圖是上看,來犯的日軍16師團并非是完全配合14師團的進攻。整個蘭封以及圍繞著蘭封而生的戰役,14師團應該是牽制我軍在該區域的主力,而16師團才是進攻的主力。”曾一陽召開軍事會議時,根本就不說什么客套的話。

    直接站到大地圖前,對日軍最可能出現的作戰方式,進行講解。

    “據我估算,日軍最快在兩天之內,抵達獨山集、胡集一帶,這是我們殲滅這支日軍的最好機會。”

    當然,這種講解需要配合前線的偵察結果,曾一陽不擔心這次日軍16師團會拐彎另辟蹊徑,因為其主力正在向巨野行軍。而曾一陽的設想就是在獨山集、胡集一帶,將日軍分割。

    曾一陽的話音剛落,孫震就忍不住詢問曾一陽“曾將軍,我想知道,這次作戰那支部隊擔任阻擊,那支部隊作為預備隊?”

    孫震在怕什么,曾一陽心知肚明。二十二集團軍畢竟是鄧錫侯的部隊,他不過是在鄧錫侯不在的時候,擔任這支部隊的臨時指揮。但要是這支部隊打光了,老長官那里不好說話。

    連帶著,自己在蔣介石那里的重要性也將大大降低。

    “45軍,阻擊日軍先頭部隊。4o軍擔任主攻,從日軍間隙之間,切割日軍,將其一分為二,47軍補充進缺口。41軍隨著4o軍騎兵團,作為預備隊。”曾一陽一邊說,一邊在地圖上比劃著。

    從種種跡象上看,日軍在未攻陷魚臺、金鄉之后,不會出現分兵的情況。因為即使日軍分兵,也不過是兩個目標,碭山和商丘。

    這兩個地方都是需要在攻克魚臺和金鄉后,才會出現在日軍的面前。

    孫震呼的一下,倒吸了一口冷氣。他不是因為45軍需要阻擊日軍16師團的先頭部隊而心驚,他是在為曾一陽的自信而擔憂,是驕兵必敗,還是心有所持?

    孫震無從考證,但他明白,要是自己在此關鍵時候,帶著45軍脫離戰場,那么今后,他在軍界就不用再混了。

    川軍弟兄們自然要仇恨他,連蔣介石那些在蘭封周圍,豫東作戰的嫡系弟子們,也會對他橫目相對。

    “如果4o軍……”孫震連質疑的話還都沒說完,就被曾一陽粗魯的打斷。

    “這不是你該考慮的問題。”曾一陽大手一揮,一拳打在了地圖上設定好的戰場之上大吼一聲“我只要知道,45軍有沒有把握在兩天內,讓日軍寸步難行?”

    曾一陽的強勢,讓孫震都不免心中不滿,但現在曾一陽是總指揮,在軍統人員在場的情況下,他也不能當面給曾一陽拆臺,只好暗自吞下苦果。點頭道“45軍的一個師在碭山附近,我已經命令在往沛縣趕。如果我部抵擋的是一個旅團的日軍,在對手沒有重炮的情況下,兩天之內一定可以讓日軍寸步難行。”

    王銘章呵呵一笑道“41軍的任務最簡單,當然沒有問題。”

    顧家玨想了想,對曾一陽詢問道“47軍沖入缺口后,4o軍能夠給47軍爭取多少時間。”

    曾一陽早就心中有數,早在剛來魯西就打著這個算盤了,脫口道“半天,六個小時。”

    “47軍一定不負長官重托。”李家玨當即立正,鄭重其事的說道。

    “好,決戰魯西,建功立業。”曾一陽高昂的斗志,沒有感染周圍的那些川軍老將們,但讓參加軍事會議的一些團長們很是興奮。

    當即跟著喊起來“決戰魯西——建功立業——”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