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九十九章 繳械
    第九十九章 繳械

    4o軍、41軍、45軍、47軍四個軍在魯西南下徐州的道路上,擺開了一張天網。

    就這道防線來說,蔣介石的期望是擋住日軍16師團七天,給徐州的五十萬大軍的撤退創造時間。

    薛岳相比蔣介石要對曾一陽有信心的多,戰略眼光開闊的他,很自然的想到了日軍16師團身后。一旦日軍16師團進攻失利,是否有增援的部隊?

    從情報上來看,日軍增援部隊是有,114師團,組建才不過三個月,其戰斗力也讓軍方不敢妄下結論。

    所以,薛岳頗有信心的對程潛寬慰道,曾一陽至少能帶領這支戰斗力不強的川軍,擋住日軍南下的攻勢,直到國民政府為接下來的防御做好準備。

    是高估?還是追捧?

    這都不重要,因為曾一陽又讓蔣介石難堪了。

    鑒于魯西和豫東的局勢不明朗,很多參戰的部隊軍心開始渙散,曾一陽武斷的指出,如果參戰的河防部隊,在面對日軍不敵撤退的時候,很有可能挖開黃河河道,用洪水來堵截追擊的日軍,要求國民政府,大本營做出書面的告誡。

    防止為了逃跑,而出現禍害老百姓的行為出現。開挖黃河河道,蔣介石的這個想法剛剛出現,曾一陽就嚴厲的指出,這是禍國殃民的舉動,甚至可以用‘國賊’來形容。

    蔣介石也納悶了,他不過想到,挖開黃河河道,能夠徹底的阻擋日軍一到兩個月的時間,即便離北方汛期還有一段時間,但總的來說,黃河的水量還算充沛,已經足夠阻礙日軍14、16師團的行軍度。

    剛想出來的好計謀,沒想到,還沒興奮一晚上,就有人要給他打預防針。蔣介石這個心里叫氣啊!

    有心辯白,有怕失了身份。最后落得個灰頭土臉。

    抗戰至今,曾一陽指揮的作戰,至少有三四萬日軍是死在曾一陽的手中。儼然已經成為華北日軍的頭號大敵,但寺內壽一也好,香月清司也罷,都對曾一陽無可奈何。

    自從有過被刺殺不成的經歷后,曾一陽周圍的警衛一再加強,而4o軍的偵察范圍又是比一般野戰部隊要遠一些。軍隊駐扎的區域,防范也嚴密,日軍幾次派遣刺殺小隊出擊,都被扼殺在萌芽之中。

    不但連4o軍的駐地都摸不到,往往剛接近外圍,就被消滅了個干凈。

    加上4o軍的行軍一直飄忽不定,給刺殺更是增加了難度。寺內壽一干脆,不玩這些暗地里的勾當,也對華北機關的效率,放棄了幻想。

    用一場酣暢淋漓的大勝,用絕對的實力壓垮4o軍,成了寺內壽一心中最重想做的事。

    一再的失利,讓日軍大本營的那些將軍們徹底瘋狂起來,一項組建十個新編師團的計劃,正在如火如荼的展開。先組建的兩個師團,有望在兩個月后抵達華北,隸屬寺內壽一的指揮。

    寺內壽一甚至做夢都想,等到眼睛一睜開來,天津港上人頭涌動,帝國士兵踏海而來的雄壯場面,不過這個夢做的時間長了,寺內壽一的精神也有些恍惚。

    如果用7個師團迂回徐州,配合正面的4個師團,那么中隊自然無法逃脫日軍的包圍。

    可能在魯西的曾一陽,也無法擺脫戰敗的厄運。但實際上,寺內壽一手中的兵力捉襟見肘,只有一個114師團能夠動用,而且還是整個戰役的預備隊,一旦那個戰場有失,就要趕赴前線,擔當救火隊長。

    北平華北派遣軍司令部內,寺內壽一正四平八穩的嵌在沙里,陰霾的眼珠子正像是在思索著陰謀詭計。

    不一會兒,寺內壽一將后背從沙靠墊上挺了起來,扭著酸痛的脖子,心里不滿的想著“沙太軟,也不是一件好事。”

    他到不說他自己太瘦,像跟棍子似的,全身沒有幾兩肉,好在皮厚,怎么著也能支撐起自己一百來斤的體重。

    “司令官閣下是在為前線的戰事擔心?”岡部直三郎有話沒話的說著,第二軍臨時換將,已經讓華北方面軍很為難。

    好在日軍的傳統就是,師團長不會把他的上級,臨時組建的集團軍軍長當回事。

    “我在想……”寺內壽一轉了轉眼珠子,說話間,對在不遠處的秘書努努嘴,示意讓他離開。

    等秘書離開后,將房間的門也輕輕的關上,寺內壽一才憂心的說“我在擔心第二軍的情況?”

    “哦……”岡部直三郎微微皺眉,他明白寺內壽一打的什么主意,不過他不想跟著寺內這個瘋子去捅馬蜂窩。話鋒一轉,欠身對寺內壽一說道“16師團進展順利,中島君剛剛抵達魯西,就擊潰了至少一個軍的中隊。這等戰功,實在是讓人羨慕啊!”

    “但是這樣的一頭猛虎,卻在被綿羊拴住了脖子。”寺內壽一的話很不客氣,直接就對準了剛剛擔任第二軍司令官的東久禰官埝彥王中將。后者是皇族,又是昭和天皇指定的人員,在皇族中被譽為五百年才出一個的戰略家。

    五百年才出一個?寺內壽一心中當然是不屑的,他也是貴族,伯爵的身份讓他獲益良多,但家族的根基是不一樣的,大名、高級武士,像來被人尊敬。

    皇族?

    要不是有明治維新?

    五百年前,日本的皇族還不知道在那個山溝旮旯里,連啃上一口咸魚,都能幸福的淚流滿面的農夫,這能比嗎?

    最關鍵的是,東久禰官埝彥王中將自從進軍校之后,一路升遷,但奇怪是從來沒有進入過軍隊,也沒有上過戰場。

    很顯然,東久禰官埝彥王中將在日軍中,聲望有,但實力欠考驗。

    讓他去擔任整個徐州會戰中最重要的一片戰場的指揮官,寺內壽一心中也打著鼓。本想著,讓岡部直三郎和他一起聯名,加上一些手下的師團長,直接向軍部,或者御前會議上書,要求撤換東久禰官埝彥王中將。

    至于繼任人選,寺內壽一根本就不擔心,暫時空出來的第二軍指揮官的位置,他可以自己兼任。

    但岡部直三郎這只老狐貍,就是對寺內壽一的意圖,閃爍其詞,根本就不上鉤。

    兩人也是對坐無趣,岡部直三郎找了個借口,走出了寺內壽一的辦公室。

    岡部直三郎不想跟著寺內壽一鬧的原因也有很多,最主要的就是,16師團在歸東久禰官埝彥王中將指揮后,就在魯西進攻順利,不但撕開了魯西運河段,中隊的防御,而且還有擴大戰果,實現整個戰略意圖的跡象。

    16師團真的是擊潰中隊的一個軍嗎?

    關于這個問題,所有人都不想去觸及,因為很難解釋清楚,這其中的奧秘。

    而在魯西,16師團順著第8軍逃走的方向,就追了下去。

    黃杰帶著4o師,現日軍緊追不舍,向著商丘逃去,留下95師長繼續南下。

    這樣一來,等于第8軍率先就分兵了。

    其實,黃杰自己都覺得很冤,他剛下擺下戰陣,依托在4o師防御陣線周圍的水道,阻擊日軍的時候。16師團,竟然繞過了4o師的防御陣線,貼著黃河行軍,轉入4o師的側翼,要是黃杰跑的慢一點,他說不定是被日軍俘虜的第一個中將。

    跑吧!

    黃杰自己跟自己說道。

    其后的展,讓黃杰自己都無法相信。他一直認為第8軍是中,精銳中的精銳。其4o師原本就宋子文花了無數心血組建的稅警總團,火力猛,士兵訓練充足。

    只要在武安集構建防御工事,擋住日軍16師團的進攻也不會太難。

    可在他騎著馬,飛奔出指揮部的那一刻,就徹底變味了。第8軍95師,也跟著4o軍逃了,一路南下,開始了他們恥辱的一段歷程。

    一槍未放,放棄陣地。一個軍,兩萬多人,全都成了逃兵。

    黃杰帶著4o師一路上倒是沒有多大的阻礙,可是95師卻一頭扎進了曾一陽布置好的防御工事前。

    讓曾一陽哭笑不得的是,他的戰線沒有迎來鬼子,卻先把自己人擋在了防御工事之外,連帶著擔任第一阻擊梯隊總指揮的孫震也被雷著了。

    怎么回事?

    川軍竟敢當中央軍的路,這還得了?

    95師師長羅奇一臉寒霜,將鼻子抬得老高,說話都帶著哼音“孫司令,我的部隊要從你的防區經過,給我準備三天的補給,算了,其他的我也知道你沒有……”

    孫震氣的連手指都抖了,但是他還是不敢對羅奇惡語相向,在這時,孫震指揮所中的野戰電話響了起來。

    “喂,我是孫震。”孫震把羅奇帶給他的怒氣,全都泄到了電話那頭。

    聲音沖的,就差對全世界怒吼,我很不爽。

    “我是曾一陽。不介意的話,我給你一點建議。作為一個指揮官,在戰斗沒打響之間,最好先平復自己的心態,這也是對你的士兵負責。”曾一陽絲毫不準備來安慰孫震受傷的心,不過接著曾一陽也說道了正題“第8軍潰敗的部隊,已經到了你的防區?”

    “是的。”孫震無奈道,一邊說,一邊還掃了一眼有些牛逼哄哄的羅奇。一個少將,敢對一個中將大聲呵斥,也是一大奇聞。

    不過孫震找到了一個更好的辦法,禍水東引,于是,孫震訴苦道“95師羅師長就在我的指揮部,可是他的要求我有些難辦。要我部為他軍需,這樣一來,45軍阻擊部隊的物資就……”

    話說到一半,曾一陽也就明白了,孫震這是要借刀殺人,即便沒有這個心思,傳遞了一個信息。第8軍欺人太甚,你這個總指揮自然要給下屬出氣。這也是孫震在歸曾一陽指揮后,第一次服軟。

    曾一陽在電話那頭差點沒笑出聲來,還這的以為你是集團軍司令,就把自己當回事?

    在中央軍嫡系內,雜牌軍不過是隨時都可以犧牲的烏合之眾。

    “不知死活的東西!”曾一陽強按住心中的笑意,威嚴的呵斥道,不過孫震倒是很坦然,他知道曾一陽這不是罵他,而是罵羅奇。他很想看看羅奇這個中央軍少將,在曾一陽面前吃癟。

    不過,曾一陽隨即在電話中的話,讓孫震也嚇破了半邊膽。

    “45軍對羅希及其衛隊繳械,并扣留這支部隊。記住,防線之內,不準任何第8軍的士兵通過。”曾一陽停了停,接著讓羅希聽電話“我不管你以前是誰,擔任什么職務,現在我命令你部在三十分鐘之內繳械,否則以叛軍論處。”

    羅希渾渾噩噩的聽著,他大致的聽明白了一些,就是他的95師被五個師包圍了,給他投降繳械的時間是半個小時。

    放下電話,剛要脫口大罵,就被孫震的幾個警衛死死的按住,然后將他腰間的手槍搜走。

    孫震對著羅希淡淡的一笑,一副勝利者的姿態道“抱歉,我部現在歸一戰區副司令長官,曾一陽指揮。軍令難違……”

    孫震大義凜然的樣子,就像是將敵酋活捉當面,心中頓時豪情萬丈。身邊的川軍也情緒高漲,很多都是江湖袍哥出生的川軍將士,哪里是怕事的主,見中央軍的將軍被抓了,當然是幸災樂禍,對著羅希指指點點的。

    不到一刻鐘,曾一陽的就出現在孫震的指揮部,剛見面,就讓人將羅希帶過來。

    捆綁的嚴嚴實實的羅希,此時正是垂頭喪氣的樣子,一見曾一陽,掙脫著要撲向曾一陽。

    “命令你部馬上放下武器。”曾一陽一腳把羅希踹倒,連正眼都不看對方。

    “不可能?”

    曾一陽沉著臉,拿起電話,讓接線員接通了4o軍指揮部的電話,直接命令道“4o軍所有作戰部隊,十五分鐘后,對叛軍95師全線進攻。”

    根本就沒有商量的余地,羅希頓時都傻眼了,哭喊著“你不能這樣做,你會后悔的……”

    階下之囚的話,自然沒人對他重視起來。

    兩個小時后,又困又乏的95師9ooo多官兵,在4o軍第一波沖擊下,就斗志全無,全部投降繳械。但曾一陽也沒有為難這些軍人,將羅希放了,帶著徒手的9ooo多部下,往后方撤離。

    孫震有些奇怪,為什么在一邊的王銘章一點不擔憂,反而面露喜色。

    “你這是?”孫震低聲道。

    “曾將軍答應我,將一個團的裝備給我重建41軍。顧家玨看上了95師的一個迫擊炮營,可惜我手上沒炮兵,不然……”王銘章喜形于色道,還略微帶著些可惜。

    “你。”孫震想了半天,也沒有確切的言語來表達此刻的心情“糊涂——”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