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一o四章 兵對兵,將對將

第一o四章 兵對兵,將對將

    第一o四章 兵對兵,將對將

    混戰,對于處于裝備落后一方來說,確實是一個好辦法。

    尤其是戰場各處都可以出現短兵相接的戰斗狀況,刺刀見紅,是勇者的表現。而對川軍來說,很多步槍機槍的膛線都磨損的差不多了,準心頓時大打折扣。

    混戰給47軍帶來了希望,從正面抗擊日軍16師團的進攻。

    站在戰場中央的指揮所附近,顧家玨心中確實一點高興不起來。部隊傷亡他不看重,起起伏伏二十余年的從軍生涯,讓他對戰場已經失去了原有的震撼。

    尤其是,在日軍和川軍的陣地在交織到一起后,日軍的火炮也不可能大面積覆蓋戰場,這讓47軍的士兵頓時少了一份兇險。

    顧家玨的擔心卻是接到了一份曾一陽的命令,命令上說的很簡單,‘堅守兩日’。

    顧家玨搞不明白,東路軍,除了川軍和4o軍之外,還有一些零星的部隊,總兵力也是近6萬人對上16師團的兩萬多人。難道對付16師團,只要兩天就能解決了嗎?

    優勢并不存在,即便4o軍的突擊,造成了16師團重大傷亡。但這點優勢,在16師團一次次的反撲中,被漸漸的拉平了。

    日軍很自信,即使日軍的炮兵還沒有出現。但似乎那個自信的師團長相信,即便用步兵,也能將面前的部隊擊垮。中島中將的這種自信來源于,他并沒有現4o軍的大量部隊投入到戰場。

    擔任戰場阻擊的,反而是戰斗力比4o軍差很多的47軍,只要仔細掂量一下,就能清楚,曾一陽兵力不足。優勢是能夠對16師團覆滅造成威脅的4o軍主力部隊,只是到了一部分。

    “軍長,閔中原那小子已經和日軍的騎兵聯隊交上手了。”攔截日軍16師團成功后,吳高群就帶著115旅的指揮部隊,在羊山停了下來。

    曾一陽一聽已經和日軍的騎兵聯隊接上火了,立刻就興奮的跳起來道“馬上給羅戰下達命令,告訴羅戰,他們的任務就是找出日軍的炮兵聯隊,將16師團的炮兵聯隊給我干掉。”

    此時,曾一陽身邊除了一個警衛團之外,還有一個主力團的兵力,沒有投入到戰場上。

    做出這一決定的就是,曾一陽在前期裝甲突襲中現,步兵太多,并不能對整個突擊戰場起到很到的作用。反而用一個團的兵力,足以配合團的進攻。

    “就十幾輛坦克,就這么好使?”吳高群也是開眼界了,風一樣的卷過戰場,就和一刀看在冬瓜上似的,刺啦一下,日軍16師團就被斷成了兩截。

    要是自己手底下也有這么一支部隊,想想就解氣。

    “你也別太迷信坦克,裝甲車。在中國戰場上,就華北戰場適合這種武器。而且維護起來實在太麻煩,需要后勤的全力支持,要是鬼子有所準備,也不會這么順利,我們不過打了鬼子一個措手不及。”曾一陽趴在地圖上,自從他來到羊山后。

    41軍的防線,后拉扯到了后方的章逢集和大義一帶。

    這也是給日軍一個宣泄口,在消滅其主力之后,為了不讓16師團困獸猶斗,避免大量的傷亡。及時16師團在收縮兵力,在魯西堅守待援,也不是曾一陽能接受的結果。

    曾一陽決定在最后時刻,給日軍一點希望,但是這個希望又將是一條黃泉路。

    他不擔心鬼子反撲,早就準備了一張大網,說白了,就是等著鬼子來鉆的。鬼子在這張網里撲騰,更是順了曾一陽的愿。只要鬼子心存僥幸,以為下一刻就能突出重圍,在地形不占優勢的情況下,傷亡一定不會小,最后只能被困死。

    16師團的炮兵久久沒有出現,讓曾一陽有些擔心。

    要說日軍的炮兵聯隊害怕中國空軍的空襲,這也是無稽之談。戰場上空大的兩國飛機,你來我往的,都是將對手困住手腳,無法騰出手來轟炸戰場。尤其是戰斗打響后,雙方的步兵所能迂回的空間越來越小,也給空軍轟炸帶來了很大的麻煩。

    當然這個麻煩是日軍的,因為中國空軍根本就派不出轟炸機,只有三十多架戰斗機,還輪流抵達戰場上空,能夠限制住日軍的飛機,也是中國空軍盡了最大的努力。

    “軍長,團已經和日軍的騎兵聯隊遭遇了。”115旅的參謀長魯平江人還沒到,聲音就傳到了曾一陽的耳朵里。

    “遭遇了?”曾一陽從沉思中反應過來,忽然之間,他跳起來,沖著他身前幾米遠的魯平江大勝問道“你是說,團對上了日軍的騎兵聯隊?”

    “沒錯,剛剛接到的電報。”魯平江拿出了那份電報,上面就短短的一行字‘現日軍騎兵聯隊,團’。

    “馬上命令團穿過日軍騎兵的陣線,往洙水河一帶搜尋,一定要將日軍的炮兵聯隊揪出來。”曾一陽急切的下令,躲著有些麻木的腳,想了想,接著說道“必要的話,往洙水河北岸搜尋。”

    “洙水河北岸?”吳高群詫異的說了一句。

    曾一陽鄭重的點了點頭“洙水河北岸。我總覺得有些奇怪,按理說行軍過程中,日軍的騎兵聯隊應該當成先頭部隊。作為戰場上的快反應部隊,騎兵打頭陣也是常理。但奇怪的是,日軍的騎兵一直久久沒有出現。更奇怪的是,日軍的工兵都不在部隊前沿,這就讓我有些不太好的預感。”

    “你是說,日軍有可能在其身后已經布置了一跳退路,而這條路我們都不知道。”吳高群反應道。

    “沒錯,是一條退路。”曾一陽摸著小巴,想不出日軍的用意。難道16師團南下不過是一場戰役迷惑,而東路軍是誤打誤撞將16師團圍困住了?

    還是黃杰的第8軍的潰敗,才讓16師團南下追擊。

    14師團進攻的方向明顯是在豫東往西,救援被圍困的第8旅團,還有截斷隴海線的意圖。不過此時的土肥原賢二正在和薛岳較勁,至于最后誰輸誰贏,都兩說。

    難道16師團本來的戰役意圖是攻克在商丘以西的民權等地,然后會同14師團內外夾擊,全殲薛岳兵團?

    難道日軍竟然異想天開,準備用五萬日軍,圍殲二十萬中央軍?

    曾一陽想到這里,也被日軍的瘋狂嚇了一跳,心里暗自說道不會吧!戰爭不是賭博,難道日軍高層就沒有想透?

    或許,五萬日軍主力部隊,能夠最終戰勝薛岳的豫東黃河防線,但付出的代價肯定是慘勝。

    “命令——”曾一陽此時才想明白,日軍的真正意圖,16師團貪功,才南下追擊第8軍,沒想到一頭被曾一陽撞上了,不但頭破血流,還有性命之憂。

    魯平江立刻將筆記攤在手中,從上衣口袋中抽出鋼筆,將筆帽要在嘴邊等待著曾一陽的命令。

    “軍直屬偵察營立刻對洙水河北岸進行所搜,必須要在天黑之前找到日軍浮橋。”

    曾一陽終于明白,為什么中島這只老狐貍為什么遲遲沒有做出大動作,日軍的浮橋一定存在,而且還肯定不會拆卸。因為日軍16師團本來就是追95師才會出現在金鄉一帶。

    意外碰上4o軍,并知曉了指揮的對手是曾一陽后,日軍師團長中島中將也冒出了將曾一陽擊敗的想法。

    雖然在戰斗起之后,16師團傷亡慘重,僅僅一個小時左右,16師團中央步兵集團就遭受了4ooo以上的傷亡。但總算是遏制住了中隊的進攻,加上各方上報的戰場狀況,中島中將現,4o軍的攻擊力度也在漸漸的下降。

    照這樣下去,16師團支持到夜晚,也不會有太大的損失。

    只要有一個晚上的調整和準備,中島中將甚至認為,他有足夠的實力,將4o軍主力拖住,配合北上的華中派遣軍兩個師團合圍4o軍。

    “師團長閣下,炮兵聯隊急電。”

    中島大馬金刀的跨坐在幾個壘起來的彈藥箱上,雙手拄著指揮刀,眼睛瞇成一條斜線,像是睡著了一般。

    忽然,中島中將睜開雙眼,冷厲的眼神,將周圍的空氣也像是凝注了一樣,接過電報。眼神掃過電報,突然瞳孔微微放大,帶著白色紗手套的雙手,捧著電報,猶如舉著萬斤重物,慘抖著,仿佛稍微一松懈,就要被壓垮似的。

    騎兵聯隊和炮兵聯隊是中島一直不肯撤退突圍的唯一王牌,進入魯西之后,兩個聯隊一直脫離了整個師團部的指揮,而是當成了一個野戰騎兵旅團,放在了戰場上。

    反應度快,火力強悍。

    尤其是在平原地區,騎兵在炮兵的配合下,簡直是所向無敵,除非遇到了裝甲坦克。

    這時候,中島中將也不能再那樣淡定入水的樣子,詢問部下道“騎兵聯隊的情況如何,炮兵是否已經與騎兵配合作戰?”

    “將軍閣下,我們接到的消息是從炮兵聯隊傳來的,但炮兵周圍也出現了小規模的中國騎兵部隊,三國聯隊長擔心炮兵暴露,在失去騎兵保護的時候,會被中隊偷襲,所以沒有主動支援騎兵聯隊。”中澤是中島的參謀長,大佐軍銜,不過就年紀上看,兩人相差并不大。

    “中澤君,我們要走了……”中島嘆氣道。

    中澤大佐急忙想要辯解些什么,但嘴巴張開后,只是無聲的張合了幾次。似乎,那個戰無不勝的16師團,也要開始了逃亡之路,這是如何的諷刺啊!

    任何指揮官,都不想一再的給部下下達同樣的命令,但這次中島中將也顧不上這么多了,再一次說道“給今中大佐電,命令他一定要守住淶水河上的渡橋。”

    “還有,在中央集團反撲正面之敵后,命令19旅團迅反擊,從前后兩面夾擊阻截在兩個步兵旅團之間的中隊,務必一次必勝!”中島轉身披上了披風,其實這天并不冷,披風也并不是太有用,但天色再過兩個小時指定要暗下來,這時候披風就能當毯子用。

    作為16師團的主心骨,中島朝今吾的退意已經很明顯了。

    正常作戰中,日軍失去了先手,而且整個戰場不適合使用化學武器,風比較大,還不穩定,關鍵戰役中,很多日軍指揮官都不會選擇使用化學彈。因為,不是每個日軍士兵,都會去背著厚重的防化服和防毒面具。

    中島中將很想面對面,擺開陣勢和曾一陽過過招。

    可是,最后還是中島不甘心的落荒而逃,他這種失落的心態,讓他更是顯得煩躁不安。總覺得背后有一把利劍,抵著自己的后心,只要對手愿意,往前一刺,就會讓他殞命。

    相對于來說,曾一陽算是一個獵手,在戰場上,獵手和獵物并不會太明顯。除非實力差距天壤之別,不然只要給對手抓住機會,就會有被顛覆的可能。

    曾一陽不能放心,實在是對手太大,一口吞下,他也擔心整個東路軍會吃撐著。

    “平江,是偵察營的消息嗎?”曾一陽看到魯平江的身形,就站了起來,迎向對方。

    “軍長,是偵察營的消息。但是余得水并沒有現日軍浮橋,反而是找到了日軍的炮兵聯隊,近兩千號鬼子,偵察營無法一口吃下去,只能沿途襲擾,讓鬼子炮兵無法構建炮兵陣地。”魯平江很興奮,隨著時間的推移,曾一陽指揮的整個戰役,在參謀人員的眼中越來越清晰,這種難得的學習機會,是任何人都不愿意缺席的。

    曾一陽開始也是臉上一喜,隨即就覺得不對,日軍的炮兵聯隊按理說應該會和浮橋離的很近。

    但偵察營沒有現日軍的浮橋,這就讓曾一陽大為驚訝。

    就幾里地的范圍,難道日軍的浮橋就能憑空不見嗎?

    “命令,騎兵團一營,二營從大義火支援騎兵營,并歸余得水指揮。除少部分兵力牽制日軍炮兵后,全力搜索日軍浮橋位置。”曾一陽不死心的想著,尤其是即便戰場上有兩個軍的川軍,還有四個團的4o軍官兵,但憑借這些部隊,根本就不可能幾個小時就把16師團打趴下。

    “軍長,好消息。日軍的浮橋找到了。”吳高群雖然不明白,為什么曾一陽一定會認準日軍身后會有渡橋。

    尤其是,即便有幾座渡橋,難道日軍兩個旅團就能在短時間撤退成功嗎?

    顯然仗沒有吳高群想的那么簡單。

    “確認了沒有!”曾一陽頭一個就是要知道,這則消息是否真實,在吳高群點頭認準后,曾一陽這才松了口氣。

    “命令王銘章帶領122師364旅,全部從戰場西面,進攻日軍中央集群中部區域,告訴王銘章,他們的任務是緩解47軍正面壓力。被逞強,被鬼子當成軟柿子捏!”曾一陽眨巴了幾下眼睛,眼神又一次盯上了日軍19旅團,由于川軍45軍攻擊不強,19旅團的傷亡主要還是4o軍補充旅造成的,但傷亡并不大,儼然成為整個戰場上戰斗力最強的一支力量。

    曾一陽手中的藍色鉛筆,順著手指順滑的旋轉著,就像是魔術師一樣,鉛筆在其手指尖時隱時現。

    忽然,曾一陽將手中的筆甩在地圖上,然后大喝一聲“不管了,先下手為強。”

    “給我接王利。”曾一陽拿起電話,將他手中最后一點兵力,準備一次全部投入戰場。

    曾一陽總覺得日軍的進攻變得軟綿綿的,沒有多少威脅。

    這不是日軍的作戰作風,尤其是還是日軍主力之一的16師團。

    曾一陽想到,一定有陰謀,難道是夜晚反撲,還是突圍,曾一陽當然不是中島朝今吾,自然不清楚其想法,但曾一陽絕不允許意外出現,防止這種意外的最好辦法就是先一步,給對手來上一蒙棍。

    “長,王利向您致敬——”

    “好小子,是不是在團里罵娘!”王利雖然恭敬不變,但口氣有些生硬,想必是生生將嘴巴里的那些零碎,都咽了下去。

    “哪個狗日的打我小報告!”

    “好了,別嘴里叨叨絮絮的,我就問你一句,你的四個營,能夠多久突破鬼子的外圍陣地,日軍19旅團,將其死死的捆住。”

    王利心算了一下,大概需要二十分鐘,他的團就能和日軍外圍部隊接觸“長,半個小時已經足夠了。”

    “好,記住,你的這個點,是整個戰役的關鍵。一定要打出氣勢來,打出精神頭來,把鬼子打疼了,打怕了,而且我不說戰斗停止,你絕對不能貿然停止,即使夜戰也一定要將鬼子給我拖住,等勝利后,我給你記功。”曾一陽笑著給王利許諾道。

    “請長放心。”

    王利就像是心中開了一朵仙花,樂的都快沒型了,連電話都沒有放下,就大喝著,讓警衛員將他的戰馬牽來。

    “去,全團,準備夜戰,步槍一律上刺刀……”

    一個旅團,王利吃不下,但并不是說,在補充旅和三個川軍師的配合下,王利一定機會都沒有。尤其是,這三支部隊中,戰斗力最強的4o軍絕對主力。

    229團一撲上去,19旅團的戰線都在短時間內被撕開好幾個缺口,三千多團官兵涌入缺口……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中文在线股票行情 上海打麻将新规定 在线股票行情查询 江西多乐彩开奖 快乐8选一技巧 六合现场开奖结果 云南11选5技巧稳赚 手机斗牛棋牌app 天津11选五下载 悠悠广东麻将 腾讯欢乐捕鱼无限激光辅助 欧冠冠军列表 云南卡二条麻将技巧 股票今天有开盘吗 赚钱最快软件 腾讯分分彩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