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一三二章 山崎的恥辱柱

第一三二章 山崎的恥辱柱

    第一三二章 山崎的恥辱柱

    “總座,日軍開始撤退了。”劉斌兩天來,頭一次這么輕松。

    看著和第8軍對峙的日軍,從陣地中魚貫而出,劉斌心說,他們安全了。

    “安排部隊,監視日軍,要是鬼子耍小動作,也能有所應對。”盛世才松了口氣,挨千刀的小鬼子總算是要走了。他懷疑來國內參加抗擊日軍,是否是一件明智的事。

    “我看就讓趙樹堂旅去,趙樹堂顧從大局,是個有計量的人。再則,趙樹堂的2旅傷亡最小。部隊還沒有大的損失,戰斗力也強。”劉斌商量著跟盛世才匯報著,雖說盛世才讓劉斌安排,畢竟是近兩成的兵力調動,沒有老板的點頭,他這個參謀長也不敢擅自下令。

    “你的安排,我放心。”盛世才點了點頭。

    這時候,楊正中闖了進來,衣服也歪歪斜斜的,看著就讓人糟心。但楊正中心眼直,即便做了得罪人,別人也不會和他計較。

    將他當成一個渾人,自然不愿和他計較。

    盛世才其實是個很注重儀表的人,但一直以來運氣不太好,沒有機會手掌大權,對手下的將官,一些小毛病也就包容了下來。涵養功夫是越來越到家了,但人卻越來越恓惶。

    蹙起眉頭的盛世才不怒而威,不過他還是忍著性子,問“都是少將了,還不知輕重。”

    “大哥,聽說鬼子要跑,旅的兄弟們想要上去打他一家伙。”楊正中笑著說道。

    “是兄弟們想要打他一家伙,還是你想去?”盛世才一聽就知道,楊正中小子要犯渾,日軍撤退井然有序,并不會是潰敗的不成軍列。要是貿然沖上去,被打痛打一番的,很有可能是楊正中的這個旅。

    盛世才這次是真的動怒了,吼道“你要是不想死,給我滾回去。”

    兵力上四倍于對手,但這仗打成這樣,讓盛世才和指揮作戰的劉斌的臉上都無光,要是追擊的時候,被日軍沖擊一場。

    要知道,不遠處住著的不是鄰家的傻小子,而是軍統的少將戰區情報主任。只要在戴笠的耳邊說上一兩句,盛世才的無能的風評,可以預料,在二戰區,盛世才將會連個安身立命的地方都沒有。

    真要在額頭上,打上無能的標簽,這輩子他盛世才都有可能翻不過身來。

    雖然二戰區的局勢復雜,尤其是日軍、八路軍和晉綏軍共存的局面,在全國其他戰區還是很少見的。由于蘇聯的關系,盛世才很容易找上八路軍,但他不敢,因為他知道,在國內說話最頂用的還是蔣某人。

    沒有金剛鉆,不攬瓷器活。

    盛世才深知曠世名將和他無緣,可真要啥本事都沒有,還把軍隊丟干凈了,他還能有好?

    再則就是,不能三心兩意。

    當初,盛世才在蒙古,想在日軍和蘇聯之間妥善的尋找平衡,但結果是兩頭都不討好。

    這次他暗自下心,就按照蔣某人的意思來辦。再不濟,他的背后還有蒙古的喬巴山可以依靠,說起來,喬巴山可要比盛世才聰明多了,對于莫斯科的命令,從來沒有疑心過。

    就這樣,在斯大林的信任下,蒙古的士兵裝備,都換上了蘇式裝備。連大口徑的火炮,斯大林都舍得送,而蒙古有什么?

    說句不好聽的,蒙古有的東西,蘇聯都有,而蒙古沒有的東西,蘇聯也都有。

    蘇聯想要的不過是一個小弟,聽話的小弟而已。

    好在盛世才壓住了楊正中,要不然,一個日軍大隊的士兵,正在曠野中,等著追擊的盛世才部。軍紀要比楊正中的第2旅強上百倍的日軍,必然不會給楊正中機會。

    不過,盛世才在盤算戰場的得失后,也稍微心安了一些。

    用3ooo人的傷亡,換了日軍4oo人的陣亡。說不上大勝,但在抗戰之中,也算是可圈可點,尤其是在作戰中,普遍存在軍心不穩的局面下,還能保持部隊臨陣不亂,也算是一支勁旅了。

    臨近中午的時候,盛世才的騎兵師回來了,帶來了一個讓他震驚的消息。

    “總座,我們被盯上了。”馬彥良緊張的時候不多,但要是他緊張了,就說明他心里已經準備逃了。單個馬彥良就是想要逃,也沒地方去,這不回來報信,好讓盛世才帶著他去投奔二戰區去。

    作為戰場指揮官,劉斌也是心中一驚,連忙緊走兩步,湊到馬彥良跟前,想要了解情況。

    “是日軍大部隊?”盛世才臉上肌肉顫栗了一下,心中暗道苦啊!剛脫狼窩,又進虎穴。

    “不是。”馬彥良想了想,對手的陣營吃不準,但偽軍也不該那種裝扮。再說,偽軍的軍裝和日軍差不了多少,不過是少了一切日軍中必備的裝備。比方說鋼盔,在偽軍中配備不多。

    不過,讓馬彥良害怕的是,他現的那支部隊,大部分都有一頂鋼盔。

    參謀長劉斌見馬彥良一時也說不清楚,于是接過話,一條條的問,這樣容易將事情的始末問出來“你見到的是騎兵還是步兵。”

    “騎兵步兵都有,人數多了去了。” 馬彥良心有余悸的說道。

    劉斌表情豐富的暗道白問了,算是自己多嘴。

    關鍵之處,還是盛世才了解自己的部下,心中有氣,自然不會給馬彥良好臉色,用手指著他問“你就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

    馬彥良想了想,然后鄭重的說“這話要從昨天下午說起來,騎兵師兩個團分頭并進,在草原上尋找戰機,忽然就遇到了一群黃羊……”

    “等等,你是去打仗的,關羊什么事?”即便連楊正中的腦袋,也聽出了馬彥良的話中帶著語病,帶著不解。盛世才等人怎么能看不出來,惟獨只有苦笑了之。

    馬彥良不樂意了,對楊正中惡狠狠的瞪了一眼,不悅道“你知道個啥,要是沒有那群羊,我能去追嗎?……”

    忽然現自己說漏嘴了,馬彥良小眼珠對著周圍眾人臉色劃過,心中小忐忑了一番。好在盛世才不為其意的對副官下令道“劍鋒,岳主任要是有事,就說讓他等一下再來,就說第8軍正在商量作戰事宜。”

    劉斌嘆了口氣,搖著頭,心說還是總座英明。

    “我剛才說那里了?”

    “羊群。是綿羊呢?還是山羊?”

    “你別打岔行不行……” 馬彥良心不跳,臉不紅的,就像是沒事人似地,接著說“我身邊有一個騎兵團,在草原上,目標還不算大。可走著走著,就覺得不對了。你們猜猜我現了什么?”

    馬彥良賣弄的樣子,讓劉斌的臉色黑了下來,拳頭攥了又松,松了又攥。

    “我說,還不行嗎?” 馬彥良故作神秘的小聲道“日軍的炮兵大隊的陣地。好家伙,一排十幾門山炮,一陣排炮,陣地上的硝煙能將陣地都罩進去一大半。”

    說到這里,馬彥良突然正色道“當時我一團側對日軍炮兵陣地,但攻擊位置不佳,于是我就讓部隊后撤,在一處背風的坡地后隱蔽,等待戰機。”

    “后來呢?”劉斌激動了,難道日軍的炮兵陣地被騎兵師端掉了,很有可能,要是日軍的炮兵被殲滅,日軍退兵于情于理也說得清楚了。

    “他奶奶的 ,老子在土窩子里凍了一晚上。第二天兩剛亮,就來了一個騎兵團,也不是我們的人。把日軍的炮兵給端掉了,心里這個窩囊啊!這口氣,我怎么可能吞得下,于是帶著一團,跟著這支部隊,最后終于現,在我正面陣地距離2o公里的地方,有一支步兵,兵力絕對不下于一個師……可我手下就一個團,無奈之下……” 馬彥良捶足頓胸的懊惱樣子,要是不知其根底的人,還以為這人是謀略小成,勇氣可嘉,進退自如的智將。

    盛世才聽到這里,就沒有了興趣,對劉斌說“接下來的你問,問清楚了告訴我一聲。”

    盛世才說完,帶著衛隊,轉身去視察部隊。

    劉斌畢竟是當參謀長的,從兵力配置,還有裝備,很快將馬彥良打成了原形。心說,這支不知番號的部隊,要是馬彥良的騎兵師上去,全軍覆沒都是十有。

    炮兵,步兵,騎兵配置齊全的部隊,在草原上進可攻,退守。

    加上格日勒的騎兵,對上日軍的一個炮兵大隊,僅僅不到半小時就解決了戰斗,這中間還包括一個騎兵中隊,還有一個步兵中隊的護衛部隊。

    就這等戰斗力,劉斌將第8軍的部隊全部過一遍,也找不出來。

    單騎兵就如此了得,更別說,對方的炮兵,和步兵了。從種種信息看上去,這支部隊比日軍的戰斗力也不弱,甚至還稍微強一些。

    這引起了劉斌的警覺,傅作義的部隊能戰,但和日軍在裝備上有差距。尤其是炮兵數量不足,不可能一個師的編制,就配備山炮的可能。

    他們是誰?

    劉斌和盛世才忍不住想,都是打鬼子的部隊,說起來還是友軍。盛世才也存了和其接觸的念頭,但茫茫草原,要找一個運動的對手談何容易。

    而格日勒帶著騎兵團,將繳獲的五百多匹戰馬,和十二門山炮,待會營地的時候,曾一陽已經下達了行軍的命令。

    真要遇上一個日軍步兵旅團,曾一陽也不擔心,肯定走的了。但怕的就是,日軍增援部隊會有多少,畢竟草原,對于4o軍的部隊來說,還很陌生。除了大部分為草原人的蒙古騎兵團,算是路過家鄉。

    謝維俊看到格日勒果然將日軍的大炮都拉回來了,苦笑道“還真被你猜到了。”

    “沒什么特別的,你要是帶隊,想不透其中的玄機,也會像他這么做的。”曾一陽淡然一笑道。

    “長,我有情況報告。鬼子真不是東西,炮彈中竟然有化學毒氣彈。幸虧我們的攻擊距離很短,要不然小鬼子存了同歸于盡的念頭,我們騎兵團的損失就大了。”格日勒避重就輕的說道。不過,他也沒有刻意逃避責任,承認錯誤的也很快“長,我犯錯誤了。我以為,鬼子的炮彈有玄機,也怕大炮有玄機,所以都帶來回來,沒有按照你的指示做。”

    “這話怪我,戰前沒有跟你說清楚。”曾一陽笑著說“對于任何一支部隊來說,炮兵是攻擊利器,也是防御漏洞。沒有炮彈的大炮,就是累贅。從偵查上看,日軍騎兵數量很少,也就一個中隊,防御炮兵大隊。如果你們團動攻擊,這個中隊的日軍當其沖,要是無法消滅這股子日軍,你們也繳獲不到這些大炮。”

    格日勒點了點頭,曾一陽說的都是順理成章的事。

    說話間,曾一陽話語一轉道“但是你想過沒有,日軍要是舍不得這些大炮。帶著這些沒有馬匹的步兵,要多少人去拉,日軍行軍度一下來。擁有騎兵的你會怎么做?”

    “像狼群跟著羊群,一天吃幾只,等到羊群全部被吃掉。”格日勒后悔了,這關節,他怎么沒有想到。

    即便日軍吃了幾次虧,損失了大半兵力后,早就被騎兵團磨的士氣低下,體力也成問題。

    曾一陽帶著大部隊就能很輕松的將這些鬼子全部消滅,懊惱之極的格日勒拍著大腿,腸子都快悔青了,不過還有讓他更后悔的呢?

    曾一陽接著說道“其實,我剛才提到的那些策略,是我在下令的時候,等你來補充建議的。”

    這時候,劉先河接過話來,拍著格日勒的肩膀,魁梧的蒙古大漢,要比書生摸樣的劉先河高上不少,顯得有些不倫不類。不過劉先河也沒有在意,給格日勒做著思想工作“部隊馬上就要進入蒙古,接受的裝備也不少。你也知道,我們去東北作戰,編制絕對不是問題,1縱太小,司令部原本準備在年內組建一個騎兵縱隊,但是這支部隊要應對的環境,很復雜,長也在猶豫。沒關系,今后加強學習,你帶的騎兵團的戰斗力還是有目共睹的,將來擴建也不難。”

    格日勒這才明白,這次作戰是一場考試。臉垮的,就差哀聲痛哭了。

    縱隊司令不要干,反而耍小心眼,這倒好,繼續當團長吧!

    還有讓他更難受的,他的疏忽,等于將鬼子一個旅團給放走了。試想,騎兵拖住鬼子大部隊,然后步兵協同消滅鬼子的后勤部隊,只要幾天,這個旅團的鬼子就會被拖垮。

    即便糧食不足,也能將繳獲的馬匹先殺了,當干糧,應付幾天總沒問題。

    烏蘭巴日見搭檔回來后,就頹喪個臉,這樣子可不多見,道“長批評了。”

    “沒有。”格日勒搖著頭,樣子確實古怪之極,隨即說了一句話,差點將烏蘭巴日氣瘋了“你不懂的。”

    “得了,我自作動情好了吧!”格日勒看著烏蘭巴日漸漸走遠的背影,心說氣走,總比氣瘋要好得多。

    按理說,格日勒要是被提升為縱隊司令,那么烏蘭巴日將是縱隊政委。要是知道了事情的原委,還不跟他急!

    后悔藥沒地買去!拉回來的日軍山炮,也送不回去了。

    不過,他還有事要做,被他俘虜的日軍少佐軍官,曾一陽并不準備留著。部隊在行軍,還要派人去照顧這個鬼子,戰士們的心里也會好受。

    尤其是,鬼子少壯軍官大部分都是蹬鼻子上臉的家伙,很不好伺候。好吃好喝的供著,還天天尋死覓活的,讓人煩不勝煩。

    干脆,送人得了。

    不過,送人也要看送給誰。傅作義不能送,再說了,也沒記機會送。盛世才倒是一個好去處,有了這么一個鬼子少佐,還是活的。

    往二戰一送,也算是一項大功。

    到時候,在綏遠和察哈爾,盛世才的勢力膨脹起來,肯定要受到傅作義的擠壓。就盛世才的性格,偏向于八路軍的可能性大大的增加。

    格日勒帶著一個排的戰士,又一次返回了日軍的炮兵陣地。此時,一個炮彈爆炸的大坑之外,只有空氣中彌漫的硫磺味,還記錄著,曾經這片中國的領土上,有一個日軍炮兵大隊,在此耀武揚威。

    山崎少佐看著部下全部陣亡的這片土地,心中很激動,能死在這里,他確實很感激格日勒。

    對格日勒深深的鞠躬,雙手被綁住,但不妨礙他的雙腳行動,走到一處空地上,盡量的挺起胸膛,閉上眼睛。

    不過他的感激之情,送的太不是時候了。格日勒奇怪的看著鬼子少佐的行為,還以為自己劈鬼子的一刀背,將鬼子打傻了。招呼戰士們將幾節炸斷的車把手,用繩子綁好,土中,做成了一個牢固的三角支架。

    然后,將山崎像小雞一樣的放到支架的頂上,綁住后。山崎少佐也知道了格日勒的不安好心,大吼道“混蛋,我要殺了你。”

    “呵呵,會說中國話啊!會說中國話,也不能放過你。”格日勒咧嘴一笑,轉身對戰士們說“將鬼子炮兵陣地上的基石搬一塊來,綁在鬼子的腳上。”

    格日勒滿意的點點頭,眼前的山崎就像是架在三角支架上的行軍鍋,而且還是下部被牢牢的拴住的那種。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