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一三九章 荒原空城
    第一三九章 荒原空城

    “師團主力,撤退至東南2o公里處,協防海拉爾。”澤田茂的命令非常及時的制止了日軍的混亂,聽到師團要撤退,第4師團的士兵也不慌了,一個個都開始準備起來。

    和進攻時相反,第4師團在撤退時,揮出來的專業素養,讓軍官們都有些汗顏,因為他們現。士兵出奇的配合,甚至軍官連口令都不用下達,士兵們都集結起來,并開始交替掩護,緩緩的撤離戰場。

    看到這一幕,澤田茂的胸口就堵得慌。要是進攻有如此默契,在蘇軍主力未抵達之前,他的師團根本就不需要撤退。

    但說什么都完了。他還不知道,進攻他的師團的軍隊,是中隊,要不然更后悔。

    格日勒帶領騎兵部隊準備在日軍最混亂的時候,動對日軍潰兵的突襲。但很快他就現日軍竟然擺出的陣勢,他竟然占不到便宜,看著緩緩撤離戰場的日軍,他只能無奈的將騎兵部隊收攏了起來。

    “報告長,我軍大勝。”作為攻擊部隊指揮官的王利,說出大勝的時候,臉上竟然帶著一絲異樣。

    曾一陽緩緩道“怎么回事?”

    要是以往,打了大勝仗,王利的臉上根本就藏不住事,但這次卻異常的怪異,由不得曾一陽疑慮。

    “日軍放棄了大部分后勤輜重,但其主力已經退出了戰場。而且,我們軍雖然占據絕對優勢,但日軍的傷亡很小,估計不到十分之一。”王利匯報的時候,還是不相信結果竟然是這樣。

    李漫山惱怒道“這幫小鬼子,進攻的時候畏畏腦。但是要說撤退,我看任何部隊都比不上他們。部隊交替掩護,拖延部隊行軍的物資都放棄了,除了糧食和部分彈藥之外,其他武器也都集中炸毀。我都不敢相信這是鬼子精銳師團。”

    按理說,這樣一場偷襲戰,又是一邊倒的戰斗,處于混亂的一方傷亡四成也不多。

    這和人數的多少無關。在華中戰場,日軍野戰旅團,往往會追著的一個軍。反而士氣、武器、都處于下風,單單人數占據上風的會一敗涂地。

    “司令員,這仗我覺得奇怪,是否是鬼子下的套子,等著我們鉆。”劉先河心里不安道。

    “我看不像,要是日軍將我們當成了蘇軍的先頭部隊,在缺乏后援的時候,對他們最有利的選擇,就是立刻趕到日軍營造多年的堅固工事內,和我們打對峙,避免被蘇軍機械化部隊包圍,在草原上,人的腿再怎么跑,都跑不過汽車輪子和坦克履帶。野戰和城市攻堅戰,日軍都處于絕對下風,堅守要塞,這無疑是日軍最后的選擇。”謝維俊從日軍的舉動,看到了日軍的意圖,他的分析,主觀意味比較強,但很多方面都切入了要點。

    不用細想,就可以肯定的是,在海拉爾、滿洲里一線,日軍的兵力已經空虛了。

    唯一有戰斗力的,還是那個本來戰斗力就不強的第4師團,尤其是他們還是一群被蘇軍嚇破了膽的烏合之眾。

    “我覺得參謀長分析的很有道理。”曾一陽當然知道,眾人是在等他拍板,但有些話必須要說透,不然無法服眾。想了想接著說“蘇聯人關注關東軍也不是一天兩天了,而我們和蘇聯人在前段時間的情報共享中,已經現,日軍在偽滿的兵力部署,不過十個師團。其中一個還布置在朝鮮的日軍第19師團。”

    “司令員,你就不要繞彎子了,這些我們都知道了。”劉先河著急道“萬一第4師團的潰兵并沒有走遠,而是遠遠地跟在我們后面,這可怎么辦。”

    平原運動戰,最怕的就是雙方都難看到對方,而且雙方的行動度都差不多。

    偷襲,這種招數用一次,能夠收獲奇效。但一直用,反而會被對方利用,來一個反偷襲,最后偷雞不成蝕把米。

    “對,要盡快擺脫鬼子大部隊。只要不能在草原上和其對峙,這樣對我們太不利。”謝維俊補充道。

    遠遠的望著海拉爾的方向,草原上的能見度卻是好的讓人有些眩暈,幾十公里的遠處,在太陽升起后,竟然朦朦朧朧還有些輪廓出來。曾一陽明白,是下決定的時候了,沒多想,直接說“要擺脫第4師團也不是沒有辦法,部隊急行軍,在傍晚之前抵達海拉爾。如果能夠繳獲關東軍的火車,那么我們第二天就能抵達齊齊哈爾,日軍想要圍剿我們都沒有機會了。”

    “坐鬼子的火車,去鬼子城里?”謝維俊驚叫道。

    如此瘋狂的想法,也只有曾一陽能夠想出來,但仔細想想,計劃周密一些,尤其是日軍在前線勝敗不知,后方空虛的時候,確實是可行的辦法。

    “這可是一比大買賣?”王利雙眼放光,他現,日軍要是在每座城市內只有一個大隊,1縱可以這樣無休止的將東北全占了。

    不過這種在計算上可行,但在戰略上卻不能實現。但占領幾座關東軍的城市,尤其是一兩座關東軍重要的城市,卻不難。

    “讓二旅打頭陣,縱隊直屬部隊和騎兵團跟著。還可以圍點打援,這仗打起來就神了。”李漫山高興地說,好像他已經占到了齊齊哈爾的城頭,對著全城的老百姓聲嘶力竭的喊道“我宣布,齊齊哈爾解放了。”

    謝維俊沒有多想,眼神盯著曾一陽,幾秒鐘后,用力的點點頭。

    他同意了曾一陽的計劃,這是一個利益極大,但害處很小的作戰計劃。

    劉先河也點頭應允了,不過他還是補充道“我們的任務不但是開展抗日根據地,還有尋找在東北境內的抗聯同志,并整合他們的力量,將關東軍死死的拖在東北。”

    抗戰全面爆后,關東軍的作用一再的被日軍加強。尤其是成了華北和華中日軍的兵源和物資補充地。通過鐵路,能夠幾天內就補充華北戰場,補充華中戰場也只要十天不到的時間。

    這對于在前線抗戰的中隊,確實是一個大問題。

    乘著蘇日大戰,1縱來東北還有另外一個目的。九一八過后,中g在東北領導和組件了抗聯的抗日武裝。但實際上,這支武裝力量并不足與和關東軍抗衡,尤其是缺乏彈藥的情況下,連戰略轉移,突破日軍小股部隊的防線都很困難,活動區域越來越小。

    后來,靠近中蘇邊境的幾支抗聯武裝都相繼的退回到蘇聯。但楊靖宇、周保中等抗聯部隊任然繼續在南滿等地,堅持打擊日寇。也出現了一批像謝文東這樣的土匪,在形勢好的時候,打擊日軍的交通線,搶劫日偽軍物資,一旦出現困境,就投降日軍,出賣抗聯的組織。

    導致在東北堅持抗日的武裝力量損失嚴重,牽制日軍的兵力已經不現實。

    而抗聯留下的部隊,要么退出東北去蘇聯休整。留下來作戰,就要接受更嚴峻的考驗。

    對于部隊進入東北腹地,謝維俊和很多人都有顧慮,甚至曾一陽都有顧慮。一度在蒙古的時候,他還準備應付一下朱可夫,等蘇日簽訂停戰協定,立刻就退回華北。

    不管是在晉察冀,還是冀魯豫和日軍兜圈子,展抗日武裝,都要比在東北腹地作戰要有力的多。

    但在蘇軍的情報面前,曾一陽突然現,東北的腹地看似守衛森嚴,實際上,只要一進入東北五省的腹地,反而能夠將關東軍攪合的天翻地覆。

    這多虧日軍在偽滿和蒙古邊境,上演了這場蘇日大戰。至少有5個師團,被蘇軍拖在了蒙古和未滿的交界處。

    加上在綏遠的傅作義部隊,和剛剛回到國內的盛世才部,都對駐蒙日軍26師團磨刀霍霍,這回,實力、士氣、地利一旦都不缺的綏遠抗日部隊,根本就不是26師一個缺編的師團所能夠擋得住的。

    關東軍最后的一點兵力,也將要往綏遠、熱河等地傾斜。

    關東軍最能打的第2師團,在東線看守松花江,一個主力師團要在牡丹江、東寧防線,防御蘇聯可能從東線動的進攻。關外五個省中,真正可能在其腹地防御的僅有一個師團。

    分到每個省,這個師團早就被拆的四分五裂了。

    就那些看家的警備大隊,分散到幾十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曾一陽有時瘋狂的想,他只要將部隊收攏,即便攻擊奉天城,也不是沒機會拿下來。

    統一了意見之后,部隊在草原上放了把火,將第4師團丟棄的物資都燒了個干凈。

    因為東西實在是太多了,1縱根本那不過來。

    就這樣,天微微暗下來的時候,1縱主力部隊,已經趕到了海拉爾城外。

    隨后,偵察營立刻帶著一個連的部隊,滲透進入海拉爾城內。

    忽然,城內出現一陣槍聲,但稀稀拉拉的,不用說,交戰的雙方僅僅使用了兩挺重機槍,這對于一個擁有鐵路和大量倉庫的城市來說,絕對是不可想象的。

    “難道駐守的日軍只有一個中隊?”海拉爾很小,城外和城內不過間隔著幾條街道,只有不到一里地的距離。正在準備部署部隊作戰的謝維俊驚愕的聽著槍聲,之后有呆呆的看向了曾一陽。

    “日軍有詐!”這個想法一旦出現,成如同洪水泛濫一般,在劉先河的腦中蔓延,好在天也黑了,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

    前線十萬日軍被蘇軍圍困,可作為后期補給站的海拉爾,不但沒有日軍司令部,而且連日軍駐防部隊都只有一個中隊,百八十人。讓在沙場征戰多年的謝維俊也把不準日軍的脈搏。

    “不用猜了,很快就會有結果。”曾一陽抬頭看了一眼隱藏在黑暗中的城市,隱約還能聽到城市內混亂的呼喊聲,聽著并不像是鬼子的聲音。

    槍聲持續了不到五分鐘,就停了下來,緊接著,一個班的戰士從城內跑了出來,被帶到了指揮部。

    “報告長,偵察營一連三排排長王志和,向您報告。”

    “城內到底是怎么回事?”謝維俊急切的問。

    “城內只有一個小隊的日軍,不到百人,正趕著勞工們往火車上裝運物資。我們連摸進城內的時候,已經將押解的日軍都消滅了。還帶來了幾個勞工,具體情況他們最了解。”才二十來歲的小伙子,能夠在偵察營中擔任班排長,也已經是老兵了。

    小伙子很激動,他知道,站在他面前的是原4o軍的一號和三號長。

    4o軍擴編成三個大軍區后,部隊突破到了十幾萬,已經不適用原來的番號了。但曾一陽的地位一直沒有改變,他在的地方,就是4o軍軍部。

    被偵察營帶回來的勞工,站立不安的來到了曾一陽的面前。看年紀也不大,不過頭已經斑白了。

    穿的衣服破破爛爛,顯然是單衣,很多地方都露出洞來,9月的關外的夜里,天已經很冷了。曾一陽見狀,將自己身上的大衣給勞工披上了,安慰道“老鄉,我們是抗日的隊伍,會保護你們的。”

    勞工還是想不明白,抗日到底算是怎么回事?

    曾一陽見狀,補充道“和抗聯一樣,專門打鬼子的。”

    勞工畏畏縮縮的問道“專打小鬼子?”

    曾一陽點頭道“沒錯,專打小鬼子。”

    這下,勞工聽明白了,咕咚,跪倒曾一陽的面前,失聲痛哭道“你們為什么不早點來……”

    原來些勞工,都是從吉林等地,一個個村子被關東軍強行拉來的。而且滅絕人性的關東軍,在將村子里的年輕男人都拉走后,將村子里的老弱都殺了。年輕的男人,被關東軍拉來擔任勞工,在火車站上搬運物資。

    說著,勞工還是似乎慶幸般的說道“我還算是好的,聽說去修關東軍要塞的人,沒有一個回來的。”

    這話一出口,曾一陽等人頓時明白了。

    三十年代的東北,無助的國人,背負的都是一段血淚史。

    勞工泣血般嘶啞的聲音,聽在曾一陽等人的耳中,一個個都咬牙切齒,恨不得將小鬼子全殺干凈,都不為過。

    這也堅定了曾一陽在東北,和關東軍周旋,最后徹底毀滅關東軍的決心。

    在勞工抽泣聲中,曾一陽等人也了解到了一些情況,在車站看守倉庫的日軍是日軍司令部的一個衛隊。人數也就在八十人左右,而車站附近,有兩千多的中國勞工。

    這些人都在趕運日軍的一批軍火物資,準備裝車后,去滿洲里要塞。。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