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一四四章 龍江爭奪戰(2)

第一四四章 龍江爭奪戰(2)

    第一四四章 龍江爭奪戰(2)

    坐在卡車副駕駛的位置上,黒木有種大笑的沖動。

    黒木已經確信,偷襲龍江縣城的不是土匪,而是關東軍的大敵,抗聯的楊靖宇。

    情報分析的結果,要從今年的五月開始說起。蘇日在蒙古和偽滿的軍事摩擦迅升級。在東北的中g迅做出應對,組建抗聯第三路軍,開赴哈東和齊齊哈爾等地,在關東軍后方襲擾作戰,試圖拖住關東軍在東北的兵力。

    但實際上,倉促組建的抗聯第3路軍,由東北抗日聯軍第四、第五、第七、第八、第十軍編成。周保中任總指揮,崔石泉任參謀長,擔任前線作戰的是抗聯名將李兆麟。

    看著像是由五個軍組成的龐大作戰部隊,但實際上,抗聯在多年的與日軍交戰中,部隊早就縮編嚴重,加上抗聯在組建之初,沿用紅軍的方法,很多部隊空有一個番號,沒有士兵。有時候一個軍,一個師的番號,究根結底,也許就只有一個軍長和政委,還有一顆大印。

    這樣的部隊再多,也無法攻克關東軍重兵集結的軍事重鎮。

    只能一邊流動作戰,伏擊日軍的后勤運輸隊,警察和偽軍。對上真正的日軍野戰部隊,只能繞著走。

    而集結了四個軍的主力,李兆麟實際能夠動用的部隊,也只有一個團的兵力,人數在兩千人以下。

    相對于李兆麟第3路軍,楊靖宇率領的北上支隊,被日軍關注的更多一些。

    楊靖宇的這支部隊,人員不多,北上的部隊,也只有幾百人,但軍事素質都是從一次次日軍重兵圍剿中突圍出來的老兵,部隊作風頑強,戰斗力強。尤其是,軍長楊靖宇,在東北老百姓的心目中,有著很高的評價。

    這才是為什么,日軍在齊齊哈爾突然增加了一個聯隊的兵力。

    日軍齊齊哈爾情報站,已經現,很久沒有出現的楊靖宇部隊,很可能已經出現在了齊齊哈爾周邊。

    靠著幾百人的部隊,想要占領齊齊哈爾是不現實的,但奪取龍江縣城,這個只有2oo日軍,3oo偽軍的小城。只要一場小規模的作戰,就能調動起龍江周邊,大部分日偽軍兵力。

    一個有利的伏擊地點,打一場伏擊戰,兵力上的劣勢,立刻就能扳過來。

    加上楊靖宇也是日軍關注的抗聯名將,自然會更加看重。

    黒木得到的消息中,中隊,僅僅在化石口,一場小規模的作戰,就讓偽軍一個營就此報銷。

    黒木大佐根據情報分析,就得出了,一定是楊靖宇親率其部精銳,人數在5oo人上下。

    雖然還沒有搞清楚,為什么抗聯的部隊,會占據龍江城后訛詐關東軍,給黒木大佐包圍的機會,但是利益面前,黒木沒有選擇。俘虜或者擊斃楊靖宇,對他來說,這個誘惑實在太大。

    要知道,楊靖宇的大名,即便是關東軍司令,植田謙吉也是很熟悉的人物。

    美滋滋的化妝成土匪的張吉海,準備戲耍一下日軍的他,還不知道,在黒木大佐的眼里,他早就變成了一個神出鬼沒的名將,自然不能輕視。還以為,兩場伏擊戰,讓鬼子頗為忌憚,實際上,他不過是被日軍當成了另一個更神秘的人物,抗聯名將——楊靖宇。

    下午兩點不到,龍江縣城就全部封閉。

    全城警戒,實際上,從三營一占領龍江城,龍江城就只許出城,不許進城。這也是部隊在作戰前,謹防日軍化妝滲透的原因。

    下午三點左右,日軍姍姍來遲,但鬼子似乎并不著急進攻,反而將不大的龍江縣城圍了起來。

    “營長,你的電話。”通信兵神奇古怪的向張吉海報告道。

    “電話?”巴掌大的一個小縣城,騎馬打個來回,只要三分鐘,通信員要比電話可靠的多。

    此時的龍江城幾乎是一座空城,三營在龍江,將殺害過老百姓的偽軍治安官,日籍警察等人,開了一場轟動的公審大會,全都槍決了個遍。

    立刻就有百十來個個小伙子,哭著喊著要加入部隊,于是張吉海擴編了一個擔架連,反正仗打響后,這些人不指望頂上前線,但在后方幫著軍醫包扎,運送些彈藥什么的,還是用得上的。

    “哪個混蛋消遣老子,電話通著呢?”張吉海以為是部下測試線路,對于城防,他早就安排下去了,這時候正是他估算日軍兵力的時候,忙著呢?被打擾的心情,自然有些不悅。

    “楊將軍,你我不曾謀面,不過我對你仰慕已久,皇軍非常愿意接納閣下,成為滿洲國的一員……”黒木站在龍江城外遠處的一根電線桿下,拿著野戰電話,正試圖勸降。

    將軍?黒木?齊齊哈爾警備司令!

    張吉海心說自己不過是一個營長,當將軍,還早著呢。

    這才想起來,昨天才消遣過這個小鬼子,難不成,這老小子得了失心瘋,開始胡言亂語了。

    不過,張吉海聽不明白,自己什么時候姓楊了?

    “哈哈……,原來是黒木司令官,我要的武器都帶來了?”張吉海笑道。

    “楊將軍,你的誠意不夠。你要的武器,我都帶來了,但是你將龍江兩個城門都用石頭封住了,難道你不準備走了嗎?這樣也好,我這里正好有一份關東軍司令部下達的任命,我想楊將軍一定會喜歡的。”黒木大佐接到報告,龍江城城門已經石頭木料堵住了,顯然有死守的打算,不過,這正是他希望看到的。

    黒木大佐暗自冷笑,有陰謀,他也不會再擔心,抗聯要是敢打齊齊哈爾,完全是死路一條。

    黒木大佐想不到,這次他和他部下,面對的對手,將不再是機槍打頭陣,步兵穿山林的抗聯,而是中國最精銳的部隊之一。

    “任命?給我的?”張吉海愣了愣神。

    “是的,只要你答應接受帝國的任命,即使天皇陛下也會在東京,接見你。滿洲國中將參議,第7軍軍長,相信一定能夠一展將軍的軍事才華。”黒木給出的條件,看著是很豐厚,相對于投靠日軍才不久的謝文東,楊靖宇、趙尚志等,抗聯主要軍事將領,才是日軍最想收編的對象。

    張吉海驚訝道“軍長?中將?”

    黒木還以為楊靖宇動心了,哪知道電話那頭的張吉海連楊靖宇的名字都沒有聽說過,正喋喋不休的說著關東軍的各種好處“奉天、長春、哈爾濱,只要將軍看上的房子,就能成為您的產業……”

    吧嗒——

    張吉海根本就沒有興趣聽下去了,掛斷了電話。

    他很吃驚,顯然不是對黒木的提議動心了,而是他詫異的現。在東北,還有讓日本人如此忌憚的軍事人物在抗擊著侵略者,這才是真正的軍人。

    長久以來,在中g的主力部隊,張吉海甚至連聽都沒有聽過這些人的存在。

    此時的張吉海,心中滿是對堅持在敵人中心地帶,抗擊侵略者的抗聯戰士的敬佩。更讓他激動的是,從日本人的口中,他知道了一個很重要的消息。抗聯的部隊正好在龍江周圍。

    “老周,這是一個重要的信息,我舉得應該馬上要通報團部,甚至縱隊司令部。”張吉海警覺到,一個會師的大場面,即將在龍江出現。

    “會不是日本人的陰謀,想通過電臺的偵聽,來現我們的指揮部?”周立謹慎的性格,立刻給張吉海提了個醒。

    在城墻上的射擊口,張吉海看了一眼城外的日軍營地,有些可惜的說道“要送通信兵,已經不太可能了。”

    “等仗打完在說,也不急于,這一時一刻。”周立寬慰道。

    兩人在城樓附近呆了一會兒,一連長就急沖沖的跑了過來,報告道“鬼子散兵開始偵察了,是否冷槍打退他們?”

    日軍不善于防守,但對于步兵進攻這一套,卻是演練的如火純情。

    小隊鬼子老兵,展開隊形,分散的從各個方向,接近城墻。其身后的擲彈筒,就會根據鬼子尖兵指出的方向,對可能出現的機槍陣地火力打擊,或者干脆,用煙霧彈,指引身后的炮兵,對目標攻擊。

    在中原的作戰中,中國守城部隊,往往在日軍大規模進攻之前,就丟失了大量的前沿機槍陣地。

    等待日軍大量的沖上來,只能用步槍回擊。

    這些步兵還要面對日軍機槍的火力壓制,所以傷亡一直居高不下。

    只有精銳部隊才會對日軍的這種作戰習慣,不屑一顧,部隊訓練的時間越長,兵源的素質也就越好。槍打的準,士兵應變能力出眾,很容易擺脫日軍這種戰術的壓制,反而讓日軍中,最精干的老兵傷亡慘重。

    張吉海冷笑一聲,對一連長命令道“在不暴露機槍目標的情況下,用冷槍,干翻這股小鬼子。”

    “嘿嘿,營長,你就瞧好吧!”一連長高城搓了搓手,一晃肩膀,將身后的步槍托在手中。

    高城的槍法,在全營都是數得上的。

    打冷槍,在陣地防御戰時,對付日軍的先頭散兵很有效,但要求很高,一是對移動目標射擊的精準把握;二是,日軍的擲彈筒兵和機槍兵一般距離都比較遠,沒有三百米內一槍斃敵的本事,根本就打不著。

    “營里的三個狙擊手,也給你壯壯聲勢。”張吉海心說,只要一下子把小鬼子大悶掉,鬼子很可能在黑夜之前,就動一場大規模的進攻。他要讓剛吸收進來的三十多個新戰士,感受一下這種大戰的氛圍。

    高城不樂意道“啥,那三個狙擊手,手里拿的都是蘇聯家伙,我看過,瞄準鏡都是16oo米。打小鬼子司令都綽綽有余了,這不是跟戰士們搶功嗎?不行,絕對不行……”

    高城的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日軍散兵不過是開胃菜。

    哪里有開仗第一時間,就將自己的王牌給打出來的。這要是日軍吃虧后,有了防備,阻擊手打鬼子指揮官就難了。

    “沒你說的那么邪乎,我研究過。蘇聯的狙擊步槍射程才16oo米,瞄準鏡根本就不靠譜,在就在5oo米內,這槍還有準頭。”張吉海搖頭笑道。

    “反正你是營長,你說了算。不過我覺得阻擊手暴露的太早對我們不利,這也是忠言逆耳,聽不聽在你,我可是說了。”高城雖說有些私心,但打仗的時候,從來不迷糊,說的話多少有些道理。

    “放心吧!我心里有數。”

    張吉海放心的點了點頭,手下的兵槍法有多準,他大概心里有個數。一連一百多人,能夠用步槍,將2oo米外移動的日軍打中的也就十來個人,多三個人,不會引起日軍的注意。

    說話間的功夫,日軍的尖兵,就靠近城墻比較近了。

    看著一個個跳動的如同猴子般的鬼子兵,擔任擊殺任務的十幾個士兵盯緊了各自的目標。

    他們都有幾個,甚至十來個射擊位置,這樣可以很從容的開槍之后,再下一個位置迅瞄準下一個目標,而不給日軍的機槍盯上。

    啪——

    突兀的槍聲,打斷了日軍的行動節奏,幾個散兵就在一愣神的功夫。就被城墻上打下來的冷槍,給擊中,一槍斃命的機會不多,但要是讓鬼躺在地上,成個廢人不難。

    這時,幾個日軍老兵都躺在地上,滾動著身軀,想要找到戰場上的隱蔽物。

    城墻上,一連的戰士換好了射擊位,讓日軍的機槍,一下子都打到了空處。

    一場,雄鷹戲毒蛇的游戲,就此在龍江城墻上展開。

    而日軍的三個機槍手,連一個彈夾都沒有消耗完,就被冷槍擊中頭部,一槍斃命,附身倒在機槍上。三挺機槍頓時啞掉了,這是三個狙擊手的功勞,這種二百米外,擊中敵人頭部,并穿透鋼盔的本事,也只有他們完成得了。

    日軍機槍手倒下了,副射手立刻將死去的機槍手推開,準備射擊。

    這時,幾乎在同時響起的槍聲,將這三個副射手也帶上了黃泉路。

    擔任指揮進攻的日軍中隊長,也看出了不對頭,他遇上了從軍生涯中最難纏的對手。正準備讓自己的士兵撤退,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感覺胸口一熱,之后毫無感覺的一頭栽倒在地。

    正在救助傷員的幾個鬼子兵,成了一連最后的一到大餐。

    一陣排槍過后,只有幾個還在戰場上哀嚎的日軍重傷員,城外的日軍,都別這一幕給嚇傻了。

    打完,槍中的最后一子彈,高城貓腰退到內城,一邊退,一邊高聲喊道“防炮啦——”。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