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一四七章 名將風采
    第一四七章 名將風采

    “再等等……”

    “等等?日軍明顯是偷襲,這陣勢,顯然一方已經亂了。”大漢身邊的人小聲勸解道。

    “敵我未明,再說,我看占領龍江城的中隊,也未免亂了。就白天的陣勢,這些人不簡單。”大漢眉頭微微一皺,懷疑道。

    “日軍野戰是出了名了,尤其是這會兒進攻方是日軍,要是日軍順利奪回龍江城,我們的補給……”

    “野戰我雖然不怕,但我們人少,日偽軍加起來至少兩千人,貿然加入戰場,很可能會讓我軍萬劫不復。至于補給?”大漢哼哼一笑道“周圍的日軍都被龍江城的戰斗調動了起來,總會有小隊落單的后勤補給小隊,到時候找一個打一場伏擊戰就行了。”

    “但是……”

    “沒有但是!”

    刀削一般的臉龐,渾厚的聲音,不容易質疑的聲音,都是帶兵以來部下最深的感受。

    這人就是被關東軍成為,南楊北周的南揚,楊靖宇。自從抗聯成立以來,他一直帶著部隊,在條件艱苦的南部長白山山區,和日軍周旋,幾乎每幾天,就會有一場小戰斗。

    但日軍對于,穿梭于白山黑水之間的這支抗日武裝,一直搖頭興嘆。

    這支部隊,正是扎根在南滿地區的抗聯第一路軍,第1軍。自從關東軍動對蘇作戰后,日軍在北滿的部隊大部分都被抽調到前線,但南滿的兵力充足,這一時期,東北抗日聯軍有又通過對形勢的分析,決定各個游擊區對周圍日軍動襲擾性進攻,從而拖住關東軍。

    第一路軍也接到了命令,司令員楊靖宇指揮部隊,開始在南滿交通要道,襲擾日軍。一開始,形勢非常有利,日軍準備不足,第一路軍打了幾個勝仗。

    但隨著,日軍野戰師團突然進駐遼寧,形勢開始往抗聯不利的一面轉變。

    為了粉碎日軍的圍剿,楊靖宇帶著第一路軍第1軍,跳出戰場,在日軍背后破壞其交通和補給。

    可是兵力上的懸殊,然楊靖宇不得不且戰且退,一度處于轉移狀態。

    在轉移途中,他收到消息,剛組建不久的第三路軍,在哈東等地作戰,帶著這個消息,他義無反顧的率領部隊,渡過松花江,進入北滿。在這之前,他看準了日軍在大興安嶺周邊的兵力空虛,準備在這里建立根據地,和日軍大隊人馬周旋。

    誤打誤撞之間,接近了正在交戰的龍江縣境內。

    “軍長,不好了,小鬼子撤退了。”楊靖宇大驚失色道。

    “是的,鬼子撤退了。軍長,政委,你們看……”偵察兵馬大胡子期許的看著楊靖宇,見軍長不說話,回頭看向了政委魏拯民。

    “老楊,不管是日偽軍窩里斗,還是有部隊起義,我們都應該幫這個忙。” 魏拯民顯示了一個革命者無私的一面,正是這種性格,讓他能夠和脾氣不太好的楊靖宇搭檔,并合作甚歡。

    “大胡子,能和城里的軍隊聯系上嗎?”楊靖宇心里活絡了一些,四面皆是敵人,需要在這種環境下活下去,光靠著勇猛是不行的,還需要隱忍,睿智,才能讓這支好不容易拉起來的革命武裝,繼續戰斗下去。

    馬大胡子立刻搖著頭,羨慕的說“聯系不上,對上都是好手。軍長你還不知道吧!當時我正弄翻了一個偽軍,躲在偽軍之中,正琢磨著,給偽軍團長送份大禮,炸他一家伙。”

    “講重點!”楊靖宇沒好氣的說了一句。

    他的這個手下就是這樣,平時話就多,想要說明白一件事,啰里八嗦的能說上一大堆。

    “哎……”馬大胡子答應了一聲,繼續說“成立摸出來一直部隊,人數頂天就一個排的人,把偽軍的軍火庫點了,之后就這么幾個人,乘亂在偽軍中一折騰,我看的可是真真的,我的親娘哎,這仗打的也太輕松了。偽軍至少就此損失了一個連長,不對,也可能一個營。更奇的是,最后這些偷襲的人都回去了,來多少人,回去還是多少人……”說道這里,馬大胡子眼神向往,像是看到了漫天的星星,正在他周圍旋轉。

    “是偽軍先撤退,還是日軍先撤退。”楊靖宇立刻想到了關鍵。

    要是偽軍先撤離,那么很可能是被夜襲打怕了,傷亡很大,才撤離戰場。但這種撤退,很快又會被日軍從外圍逼回來,想要占便宜不容易。如果是日軍撤退,那么很可能是日軍真的想要撤退了。

    馬大胡子歪著腦袋,想了想,然后靜靜的搖了搖頭。

    楊靖宇苦笑著搖了搖頭,這個手下伸手,偽裝都是一把好手,就是嘴巴太碎,東一榔頭,西一錘的,讓聽他說話變成了一種受罪。

    不過,楊靖宇最后還是聽明白了,偽軍被小股城內的軍隊偷襲,而且城內的軍隊作戰素養極高。

    想到此時,楊靖宇的眼神中流出了一絲的不甘,抗聯由于一直沒有穩固的根據地,持續作戰。就像抗聯第一路軍,當初組建不對的時候,何止三四千人,人數最多的時候,近萬人。

    但是缺乏軍事訓練,士兵作戰時暴露出的配合不足,讓部隊在轉戰給地的時候,掉隊、陣亡的人數一直居高不下。

    7月,楊靖宇帶兵出南滿的時候,第一路軍所有的部隊加起來不過2ooo人上下。

    這些都是從幾萬抗聯戰士中,一場場戰斗中活下來的老兵,但要說起部隊協同作戰,還是讓楊靖宇滿意不了。好在,這一路來,第一路軍沒有遇到大股部隊的圍追堵截,并沒有造成大的傷亡。

    出時候417人,幾個月來,除了安排養傷的戰士,還留下了392人,這些都是他手中的精銳部隊,隨隊的還有4oo多匹馬,行動迅,戰斗力強。

    “報告軍長,日軍開始撤退了。”這個情報,很重要,對于楊靖宇來說,只有獲得這個情報,他才會同意將部隊投入戰場。

    “準備投入戰斗。”楊靖宇站起身來,將兩把駁殼槍從手槍套子里拔出來,檢查武器彈藥。

    “是。”

    聽到可以出擊的命令,這些抗聯的戰士都很興奮。打這種仗,抗聯的戰士有心得,最好一口就咬住偽軍,相對于日軍來說,偽軍的心里素質較差,一旦現擺脫不了戰場,很多偽軍會走極端。

    投降,在戰場中亂竄都是常有的事情。

    “1師跟著政委,從側面繞過偽軍邊上的樹林,直接撲向公路,在那里等待伏擊路過的偽軍。”

    “2師跟我上。”

    才三百多人,就分了兩個師,這也是抗聯和當年紅軍的特色。

    而同樣獲得日偽軍撤退消息的,還有在龍江城內的張吉海。正是這種時候,更能體現出指揮員的冷靜來,拖住反撲龍江的日偽軍,是張吉海,和整個三營接到的命令。

    可現在前線戰事未明,日偽軍就要撤離戰場,這顯然是張吉海不能接受的。

    “能不能和一營接上?”張吉海等在電報機前焦急的催促著。

    “已經在聯系了,不過一營一直沒有回應。”

    “團部呢?團部總呢聯系上吧!”

    電報員這才點頭道“團部倒是能夠聯系上,不過是兩個小時前的電文。”

    周文想了想分析道“二營早在兩個小時前,就控制了鐵路橋,日軍想要越過嫩江,直接增援齊齊哈爾已經不可能了。只有穿過南部沼澤,繞一個大圈,然后出現在齊齊哈爾,這段路程至少需要三天。還有就是從北部,經過富城,然后南下,這段路雖然好走,但距離更長。”

    “你是說,日軍絕無選擇,只能從正面進攻占據鐵路橋的二營,然后過河增援齊齊哈爾?”張吉海借口道。

    “沒錯,這是最好的辦法,也是最困難的辦法。”

    “開來長將我們團留在龍江周圍,是大有深意的。”張吉海將擺在桌子上的地圖收攏了起來,一邊忙活,一邊說“命令部隊,將鬼子倉庫點了,我們要出城了。”

    “是。”警衛帶著命令,跑了出去。

    這邊三營準備出城,那里抗聯的部隊,已經跟殿后的偽軍接上火了。

    天開始蒙蒙亮了,但戰斗的強度是越來越大,黒木大佐率領的日軍有汽車,還有馬匹,行動要比偽軍快上不少。

    整個偽軍團,只有兩輛汽車,還被三營的手槍排給燒了,這會功夫全都靠著兩條腿,追著日軍。但兩支部隊的間隔越來越,尤其是偽軍還要提心吊膽的阻擊魏拯民帶的抗聯部隊,自然越走越慢。

    急的偽軍團長馬興武是上串下跳,但沒辦法,自己的部隊完全被拖住了。

    煙瞅著日軍就要通過小河溝樹林,不見人影,馬興武在馬上大喊“命令部隊輕裝出,跑步前進。”

    突然,小河溝樹林邊上,機槍聲大作,匆忙回去的日軍車隊,也被幾聲爆炸,炸毀的汽車橫在路中間,擋住了日軍撤退的路線。

    騎在馬上的張吉海心中一喜,知道這是來增援他的一營,催促部隊全力追擊。

    平原作戰,騎在馬上,從望眼鏡中看出去,敵人的臉都能看的清清楚楚的,但真要是追上去,真要跑斷兩條腿。張吉海急,但他也盯著戰場上的一舉一動,他也現了出現在偽軍撤退路線上的不明軍隊。

    從對方的武器射擊的聲音,他敢斷定,這一定不是1縱的部隊。

    捷克式、歪把子、三八式、毛瑟槍,什么樣的都有。但是機槍的數量很少,不過看偽軍人仰馬翻的樣子,這支規模才一個營的部隊,戰斗力也很驚人。

    至少,士兵的槍法都很準。

    “石頭,架炮,給狗日的偽軍中間來上幾家伙。”張吉海急啊!從經驗上判斷,三營的先頭連,要和偽軍接觸上,至少有一公里的距離,這么遠,靠著手中的槍,根本就打不中人。

    好咧——,炮兵劉石頭將馱著迫擊炮的馱馬拉出隊伍,在空地上比劃著目測了一回距離,調整了一下迫擊炮,接過副射手遞過來的炮彈,一松手,炮彈滑入炮筒。

    就聽得‘嘭’的一聲響,炮彈飛出,帶出一陣刺鼻的硝煙。

    兩秒鐘后,炮彈在偽軍邊緣,三十多米的距離爆炸。第一炮彈試射沒有打中目標,不過距離差的不是太遠,再次調整好距離后,將炮彈送入了炮膛。

    炮彈呼嘯著,沖入偽軍陣中,好幾個偽軍被炮彈爆炸的氣流,沖了出來。

    調整好的迫擊炮,這下子揮出來強悍的威力,炮彈一接著一份的送入了偽軍的陣地。

    眼看著一個營的偽軍被伏擊,和炮擊沖擊的七零八落的,偽軍團長馬興武把心一橫,帶著其他兩個營,立刻就撤離戰斗,想日軍靠攏。

    帶著兩百多騎兵的楊靖宇看到這一幕,立刻命令道“騎兵跟我沖——”

    要是讓這兩個營的偽軍和日軍匯合,又是野戰,這仗就要不好打了。他二話沒說,帶著騎兵就日偽軍中間的空襲,戰士們都低頭伏在馬背上,有手槍的都拔出手槍,一邊沖鋒一邊對著暴露的偽軍射擊。

    騎兵帶起的煙塵,和明晃晃的馬刀,川流不息的馬屁,如同一道洪流,將偽軍懶腰截斷。騎兵所過之處,橫尸遍地。

    大隊偽軍正在暈頭轉向之際,突然有被騎兵一沖,陣勢就越來越亂了起來,不少偽軍在絕望之際,開始投降。

    偽軍中,也有不少困苦人出生,很多都是被拉壯丁給拉來的。

    十來分鐘后,三營加入戰場,形勢突變,偽軍的滅亡已經不可挽救。

    沖擊了兩次之后,馬匹的力量也漸漸的不支,楊靖宇看著黑壓壓一片,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混亂不堪的偽軍,舉起馬刀,高聲喊道“殺——”

    殺——

    近二百人齊聲同喊殺——

    晴空霹靂般,即便有所猶豫的偽軍,也在這一聲大喊中嚇破了膽,放下了手中的武器。

    張吉海正好看到了這一幕,感嘆道“這個人不簡單,看著像綹子,但一生正氣,氣勢逼人。”說完,張吉海拉著周立說“這里的仗打完了,和我一起去見見這位友軍。”

    張吉海臉上帶著笑容,一個團的偽軍就這么輕松的消滅掉,這對于他來說,確實是一件很意外的事情,還能遇到當地作戰的友軍,更是讓他欣喜。

    “新5團三營營長,張吉海,請問當家的在那里拜山頭?”張吉海一口一個當家的,將楊靖宇問暈了。苦笑道“我看上去就這么像土匪?”。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