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一五八章 點將(上)
    第一五八章 點將(上)

    珠河城門遠遠在望,趙尚志、馮仲云等抗聯的將領正在唏噓感慨往事的蹉跎,突然,走在他們前面的二營長賈寬溝飛奔的跑出退伍。

    帶著警衛員,飛奔到了隊伍的前列。

    “大家聽好了,跟著我唱——”

    “向前!向前!向前……”微微嘶啞的嗓音,五音不全的唱詞,但不能掩蓋歌曲本來的宣傳力量,這是一種無窮的呼喚,從心底的呼喚。

    “向前!向前!向前……預備唱……”

    “……我們的隊伍向太陽,腳踏著祖國的大地,肩負著民族的希望……”

    “……我們是工農的子弟,我們是人民的武裝……”

    從無畏懼——

    絕不屈服——

    英勇戰斗——

    賈寬溝大聲的唱著,這極富宣傳力量的歌曲。像模像樣的的揮動著手臂,這時候,他不再是一個指揮部隊作戰的營長,而是一個極富才華的演講者,用拙劣的指揮才華,鼓動者一切注意他的力量。

    “……同志們整齊步伐奔向解放的戰場,同志們整齊步伐奔赴祖國的邊疆……”歌聲傳唱了數遍,就十幾句歌詞,句句自心扉,很容易記。趙尚志在隊伍中,也跟著唱起來。歌聲中,傳遞著一個革命戰士,忠誠和無私的一生,雖然唱這歌的人,沒多少能夠將這些意思都用語言和文字表達出來,但每個人心中都敞亮了許多,如同找到了生命的答案般,喜悅。

    行動永遠比演說,更具有說服力。

    恍惚中,他似乎回到了黃埔,踏著正步,唱著為革命獻身的歌曲,奔赴戰場。

    隊伍沒有停下,嘹亮的歌聲通過斑駁的城墻,戰士們也踏著堅定的步伐,唱著震動靈魂的歌曲,踏步走入了縣城。

    那一刻,彩旗飛揚;

    那一時,民心覺醒;

    多少戰士,都是聽著怎么一歌,從背朝黃土,放下手中的鋤頭,拿起槍,走上了抗日的戰場,踏上了為謀求民族,國家富強的道路。

    “去看看,是不是二營進城了?”曾一陽在偽政府的院子里,聽見外面整齊的歌聲,會心的笑著。

    “長,是賈寬溝這小子到了,同行的還有抗聯的部隊,有小二百人的樣子。”警衛團政委包笑走進院子,高聲回答道。

    曾一陽本來是想親自去城門迎接趙尚志的,但警衛團內,上到團長,下到士兵,都極為緊張,最后還是閔中原求著把曾一陽攔了下來。當然,曾一陽也知道,這是為他好。

    珠河縣剛剛打下來,殺了一些偽軍特務,但保不齊城內還有沒有被現的特務,一旦曾一陽要是出現點狀況。整個4o軍都要鬧翻天了,更何況,鬼子想殺曾一陽都想瘋了。此時部隊打著東北抗日義勇軍的旗號,曾一陽不過是暫時隱蔽在團部,指揮全局。

    一旦曾一陽的身份暴露,鬼子大隊人馬,立刻就會蜂擁撲向珠河境內。

    到時候,就警衛團和司令部直屬部隊,根本擋不住鬼子的瘋狂進攻,將帶來不可估量的損失。

    馮仲云也深知保密的重要性,抗聯第三軍,知道曾一陽在珠河的,也就軍長趙尚志一個人,加上剛剛奪取的五常縣城,警衛團的一半兵力已經撒開了出去,正在圍剿周邊的日偽軍據點。

    珠河城內兵力也不多,無法派出大量的部隊,保護曾一陽的安全。

    站在第二重院子的門口,曾一陽苦笑的想著,自己要是在門口立一塊牌子,寫上‘收費參觀’幾個大字,是否會日進斗金。

    充滿欣喜的見到了趙尚志,曾一陽連句客套話都沒來得及說,就見趙尚志就遞上來一張紙條,曾一陽低頭一看,呵呵樂了起來,有些玩味的看著趙尚志。從門口,讓到屋子里,房間里大部分的擺設,都沒有挪動。都是以前的那個偽縣長喜歡的格調,土不土,洋不洋的,上下透著不著調的味道。

    不過,房間內一套西洋風格的沙,倒是成了房間內一道景色。

    將整個辦公室一分為二,讓來訪的人一進就有種放松的感覺。此時,曾一陽靠著沙墊子,將手上的那張紙輕輕的放在桌子上,他有很多疑問,抗聯第3軍,在整個抗聯部隊中,是最有希望壯大的,選擇的根據地的位置也很好。

    背靠天門嶺、鋼盔山,面向大青山、松花江。

    平原、丘陵、山地,是一個非常理想的游擊配合主力作戰的區域,日軍即便想要圍剿,也不是那么輕松的。

    尤其是作為西部門戶的五常等地,大部分都是丘陵,日軍的騎兵,機械化部隊根本就沒有用武器之地,在這一代設立阻擊戰場,只要投入少部分兵力,就能夠牽制日軍的大量進攻部隊,加上地勢復雜,想要打破日軍的圍剿,這里也是非常理想的運動戰場。

    天門嶺和鋼盔山,進可攻擊牡丹江,在山林中防御日軍也極為方便。

    可第3軍還是被日軍大部隊一口口吃掉了,這其中的問題,曾一陽很想一口都問清楚,但他又很難開口,這關系到抗聯指戰員內心的底線。一個不好,會讓趙尚志等人反感。

    “一來就向我要物資,我可是客人嘞!”曾一陽面露春風的開著玩笑“再說了,我這里也沒有裝備,都在蘇聯,要等幾個月才能拿到。現在肚里沒有二兩干的,說話沒底氣呀!”

    珠河縣可是趙尚志的老家,他這個主人,還沒容得上客人喘口氣,就擺出了一幅要槍要糧的架勢,于情于理都說不過去。

    “長,你是中央來的,指揮的也是千軍萬馬,可是東北這個地方窮啊!我也沒辦法,其實,我也算不得主人了,這一路,遇上荒年,趕著逃難回來了。”趙尚志臉上酡紅,但嘴上還是開著玩笑,打著哈哈。

    第3軍逃難,還真的像那么一回事,曾一陽呵呵一樂,將警衛員送上來的咖啡遞給了趙尚志和馮仲云。

    打下珠河后,曾一陽也驚訝于這個偽縣長會享受,茶葉、咖啡、可可,用來招待人的飲品應有盡有,很長時間沒有喝過咖啡的曾一陽,聞著咖啡豆的香味,也是饞蟲勾起。

    “七八年了,都沒有聞到過這個味道了,香——”馮仲云小口含在口中,回味著。咖啡中苦澀的味道刺激著他的味蕾,苦澀之后的清爽更是讓人精神一振。

    而趙尚志拿起骨瓷咖啡杯后,又慢慢的放下,眉頭微微蹙起。

    這都沒有逃過曾一陽的眼睛,從兩人不同的表情,曾一陽已經摸到了兩人不同的性格,趙尚志是一個性格很,屬于領導性的指揮員,從小生活在社會底層,對腐朽的社會制度有著深惡痛絕的反感,愛憎分明。

    曾一陽站起身,從書桌上拿起兩本薄薄的小本子,走到趙尚志跟前“這兩本書,一本是抗大的游擊戰教材,一本是主席在抗戰爆后寫的部分文章,其中就有《論持久戰》,就當我們的見面禮。”

    見趙尚志激動的要站起來,曾一陽連忙擺手讓他坐下,然后坐在他們的對面。

    想了想,曾一陽還是問道“我從魏拯民那里了解到,當初在哈南地區,第三軍可謂人強馬壯。”

    趙尚志一聽,就騰的一下,從沙上跳起來,用手指著曾一陽氣憤道“長,你這是什么意思?”

    這時候,曾一陽要是說句軟話,安撫一下趙尚志,說不定趙尚志就著臺階也就下了,但曾一陽卻靠在沙上,咖啡杯湊在嘴邊,穩穩當當的喝了一口咖啡,不咸不淡的說“你說呢?”

    “你……你……,你懷疑我?”趙尚志手中拿著兩本書,想要扔地上,又覺得可惜,眼神環顧了一下周圍,看見茶幾上的咖啡杯,一手抓著被子,往地上扔去。

    就聽得‘哐當’一聲脆響,咖啡杯就碎裂的四分五裂,在門外警衛的戰士立刻沖了進來,拉起槍栓,一臉的警惕。

    “出去——”

    曾一陽陰沉著臉,趙尚志的大名早就傳遍東三省。但是曾一陽卻是定不下決心,是否要重用這個抗聯名將,他似乎更欣賞李兆麟,反而對趙尚志擔心多余重視。

    曾一陽想控制住三江地區,就要守好小興安嶺南麓和長白山的北麓,留下一個谷口,讓關東軍進退維谷。小興安嶺南麓湯原、通河,依蘭等地,他已經找到了合適的人,但長白山北麓的珠河、五常、延壽一帶,人員還沒有定下來。

    按道理,趙尚志是不二人選,曾一陽就是有些不放心。見了面,曾一陽才明白,趙尚志可以成為一員虎將,但一見面,曾一陽才看出來,趙尚志無法成為一員守城之將。

    長白山北麓區域敏感,南接南滿,背靠哈爾濱,扼守松花江,這一區域要是經營好了,十萬大軍,也奈何不了。1縱控制住三江地區后,這里將是護衛三江地區的門戶。日軍即使派出重兵攻擊三江地區,從延壽、五常皆可出兵威脅日軍的后方,切斷關東軍大軍的補給線,讓其無功而返。

    而日軍想要圍剿這一區域,也不是那么好打的。先,五常等地,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矮小的丘陵地帶,一山望一山,即便鬼子見到了我軍,兩個山頭遙遙相望,部隊也能從容轉移。

    利用這種地勢,即便日軍一個旅團圍攻一個營的我軍,也不見的能建功。

    所以,需要一個熟悉軍政兩方面,眼光遠一些的軍事主官。

    從這一點來說,趙尚志顯然不適合這個職務。

    在沒弄明白抗聯第3軍興衰的前前后后,曾一陽是不敢下決定,將五常地區的大片防御區域,交給趙尚志的。原因無他,幾千人的部隊,是無論如何都擋不住日軍的一個旅團,甚至一個師團的進攻的。但五常,珠河,延壽、方正縣等區域,山多林密,很適合打游擊戰,那么又是另外一種情況了。

    “既然你曾一陽容不下我,我走,我就不信了,我趙尚志沒有你的資助,就不抗日了?就不殺鬼子了?”良久,趙尚志才爆出了這么一句話,邁腿就要往外走。

    “老趙,老趙。”馮仲云見勢不對,立刻就抱住了趙尚志,急切道“老趙冷靜,這是長,不是你的部下。”

    “什么長?”趙尚志梗著脖子,輕蔑道。

    曾一陽還是一動不動的坐在沙上,搖頭微笑著“進城的時候,我聽見了部隊在唱歌,《向前!向前!向前!》這歌你一定會唱了吧?”

    “會了。”趙尚志火氣沖沖的道。

    “歌里唱的意思你也明白了?”

    “明白?”趙尚志不耐煩道。

    “一個革命者,最優秀的一面都在歌聲中。忠誠、勇敢、無私、奉獻,這八個字,就是這歌的精髓,今天我把這八個字送給你,你當之無愧。”曾一陽笑道。

    曾一陽的這個評價太高了,幾乎只有完美的革命者,才會有這些品格。趙尚志愣了,胸口百味陳雜,感激,委屈,傷心還有不解“長。”

    “我現在可不是你的長,想聽聽我對你在軍事上的評價嗎?”曾一陽眼神清澈,看著根本就不像是一個奸猾之人的眼神。這讓趙尚志糊涂了,難道他不是跟自己算賬來的?

    趙尚志點了點頭,盯著曾一陽,不知不覺之間,重新坐到了沙上。馮仲云在一邊搖頭,真是一物降一物,趙尚志脾氣不好這是他這個搭檔有時候也受不了的,想不到,在曾一陽手中,趙尚志脾氣是了,但過之后,好像要認錯,這太反常了。

    “剛過于直。”

    趙尚志不用想,心里只能苦笑,還是再罵我呢?

    曾一陽站起生,走到了東墻,原先這里是空的,曾一陽住進來后,就放上了一副黑龍江地區的地圖。

    “我研究了一下當年第三軍最強盛的時候,在清原、木蘭、巴彥、鐵力等十余縣的作戰情況,現了一個很重要的一點。”曾一陽一貫性的臉上浮起了一絲微笑,似乎有些困擾的說“你還別不服氣,日軍懸賞過你的人頭,一萬現大洋?”

    趙尚志點頭道“有這事。”

    “你的人頭一萬大洋,而華北方面軍寺內壽一大將作保,給鄙人的人頭,報價一百萬現大洋。”曾一陽指著自己的腦袋,裝出頗為得意道“所以,我說的話,比你有道理。”

    馮仲云坐在一邊,脖子憋的通紅,差點笑出聲來。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