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一七七章 關東軍的煙霧彈(中)

第一七七章 關東軍的煙霧彈(中)

    第一七七章 關東軍的煙霧彈(中)

    “普爾卡耶夫同志,我們再也不能坐以待斃了,關東軍這是想重復他們去年的瘋狂。”集團軍政委伊戈爾自始至終不認為紅軍會戰勝不了關東軍,英勇無敵的紅軍是戰無不勝的所在。

    反而是普爾卡耶夫顯示出了一個指揮官應有的冷靜,蘇聯遠東方面軍副司令,在司令員華西列夫斯基上將不再的情況下,履行司令的職責。

    他不僅僅要考慮,關東軍的力量,還要考慮到日本主力艦隊的強大威懾。

    遠東方面軍擁的太平洋艦隊,也不是俄國時期的太平洋艦隊,反而艦船大部分都是俄國時期的老家伙。

    大部分艦艇,除了少量的驅逐艦之外,主力戰艦,兩艘巡洋艦都是比普爾卡耶夫年紀都大的老古董,老式鍋爐牽引,航慢,火炮也都是老舊的古董貨。

    這些艦艇,在英美等海軍強國,早就被列為淘汰的目錄。

    即使擁有,也只能當成存在艦隊使用,作為教學之用,根本無法和日本的戰列艦和航母相比。海軍擁有的5oo多架飛機,大部分都是一戰之后的老式水上飛機,航都在3oo公里每小時以下。

    現在不是去年,在蒙古高原上的戰爭。

    一旦海軍參戰,普爾卡耶夫根本就不敢想,一天,還是兩天之內,就會接到太平洋艦隊全部沉沒的噩耗。

    “伊戈爾同志,戰爭并是不是說來就來,再說,關東軍不過說是一場演習。” 普爾卡耶夫強作精神道。

    普爾卡耶夫擔心華西列夫斯基在莫斯科會給他下達什么樣的指示。或者軍事委員會下達命令,在這之前,他需要冷靜,冷靜,再冷靜。

    “不,普爾卡耶夫你不能這樣做,我們需要維護偉大的蘇維埃政府的尊嚴,我命令你,以……”伊戈爾臉色漲的通紅,似乎在此刻,他心里正在經受住莫大的考驗。

    普爾卡耶夫是軍中最受歡迎的將軍,至少加倫元帥被斯大林秘密逮捕之后,遠東方面軍就一直在普爾卡耶夫的領導下,和日本人周旋。而華西列夫斯基的在軍事委員會任職,大部分時間都在莫斯科。

    “命令我……命令我將遠東方面軍送入地獄嗎?”普爾卡耶夫眼神一寒冷,語氣寒冷的如同一月西伯利亞的寒風。

    “可是,司令員同志,日本人的艦隊就在我們港口不到五十海里,只要兩個小時,他們的戰列艦就會港口,而航空母艦上的飛機,也會讓美麗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成為一片火海。”伊戈爾并不是不懂軍事,而是他不懂作戰往往是一場場騙局。

    顯然,伊戈爾是個政治的人,不過也怪不得他,他才三十歲,從團級政委,晉升到集團軍政委,他不過用了三年,這三年就像是春天的暖流一樣,讓他的內心一直在躁動不安中渡過,幻想著,能夠在某一天,向偉大的鐵木辛哥元帥一樣成為蘇聯英雄。

    要是鐵木辛哥知道很多軍隊中的政工干部都這么想的話,打死他不敢接受蘇聯英雄的稱號。

    這不是褒獎,而是恥辱。

    軍事委員雅科夫列夫中將知道,自己不是一個出色的將軍,反而他更樂意在機械領域有所建樹。不過,蘇聯還無法進入大建設時期,至少在軍隊的武器上,缺乏像德國一樣的人才儲備,在軍事委員會擔任委員的職務,更像是一個宣傳員的角色,不過他是莫斯科派來的,是斯大林信任的人。

    雅各夫列夫皺了皺眉頭,見會場沉重,不得不開口說“我們已經將情況上報給莫斯科,試問各位,還有誰比得上我們偉大的領袖,斯大林同志?”

    很簡單的問題,在蘇聯,任何問題都要請示,只有請示斯大林,在不會在失敗后,接受處罰。

    “報告——,副司令員同志。二級絕密文件,請您簽收。”

    好不容打破了寧靜,普爾卡耶夫在電報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匆匆看了一眼,凝重的眉頭,也漸漸地展開了些“我們需要一場談判來解決現在的危機。”

    “談判?”

    “對談判,除此之外,我想我們需要在黑龍江上的態度強硬一些,不能在讓關東軍的水上艦艇,肆無忌憚的行走。還有最重要的是,我們要和對面的紅色政權加強聯系。”

    “對面的紅色政權?曾只有三萬人的部隊,再怎么展,也無法阻擋日本人的瘋狂?”

    “是的,所以這是一場單方面的援助,不能讓日本人無法容忍,但也不能滿足曾一陽的所有胃口。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談判,用一場談判來消除危機。”

    這有用嗎?關東軍的做法,顯然是想要用一場沖突,來解決去年的不利戰局,可談判是要在戰爭之后才能進行的。

    “伊戈爾二級集團軍政委同志。“

    “是。”

    “談判的問題就交給你了,盡量拖延時間,讓日本人在演習中耗費大量的精力,讓我們的指揮員們,能夠更清楚的看到日本人展現的力量。日本人的目的不過是去年我們俘虜的關東軍士兵,盡量讓他們在八月份之后獲得。” 普爾卡耶夫不動聲色道。

    伊戈爾開始不過是震驚,等聽清楚普爾卡耶夫所有的話之后,臉色突然變得蒼白起來。

    “這么了,伊戈爾?難道生了意外。”

    “是的,去年最大的一場暴風雪,就足足凍死了五千關東軍俘虜,春天里……”

    普爾卡耶夫捂著額頭,良久,才問道“那么,我們手上還有多少俘虜?”

    “三萬還是有的。”伊戈爾輕聲的答道,他已經失去了和普爾卡耶夫正視的勇氣,低著頭,在接收俘虜不久之后,他就命令讓戰士將關東軍中受傷的士兵,全部送到了樹林中。

    沒有武器,連走路的困難的傷兵,在寒冬中,是連一天都堅持不下來的。

    一次,就讓關東軍俘虜減少一萬多人,也為他節約了大量的糧食。節約是美德,日本人懂,中國人懂,現在連蘇聯人也懂了。

    “什么?死了三萬人,你們瘋了嗎?”

    “要么我瘋掉,要么關東軍瘋掉。” 普爾卡耶夫幾乎已經在咆哮了,關東軍在諾門坎被俘的士兵都是什么樣的人,普爾卡耶夫最清楚了。精銳,每一個士兵都是精銳,日軍的士兵,在步兵上,對上蘇聯紅軍介乎是無解的存在。

    要是關東軍能夠忍下這口氣?

    “我有一個建議,不知道可不可行。”伊戈爾躲閃著眼神說。

    “混蛋,難道讓我求你說嗎?” 普爾卡耶夫簡直氣瘋了,他可以斷定,伊戈爾一定是讓士兵將留下的糧食,換酒喝了。在蘇聯,漫長的冬季里要是沒有一杯沃特加相伴,將是非常痛苦的。

    “我們不接受日本人的移民,但并不是說,日本人離開我們很遠。我們可以花點別人需要的東西,讓他們幫我們湊足這三萬人。”

    “曾一陽?”

    “沒錯,在滿洲國,至少生活著數百萬的日本人。曾可以幫我們抓,然后送到國境線上,換取他們需要的武器和其他物資,之后我們在送給日本人當成戰俘來交接。”

    “這是一個非常糟糕的建議,但不得不說,他很吸引人。”

    曾一陽不知道,很快蘇聯遠東方面軍,會用物資,在他手上換取日本人。

    不過現在,正是日本人的舞臺。

    比睿號進入朝鮮外海之后,關東軍這場聲勢好大演習,正式開始。

    趴在戰壕中的士兵,接到的命令不僅僅是演習,國境線警備部隊雖然不是什么精銳,但老兵不少,大都明白。在國境邊界,一旦出現入侵什么的,那么蘇聯人是絕對不會手軟的。

    大部分日軍軍官都在壓制著參謀們的蠢蠢欲動,反而士兵顯得老實了很多。

    這歸功于去年的那場戰役,關東軍中沒有一個士兵不知道,有六萬關東軍士兵,被蘇聯人俘虜了。

    在關東軍的教材中,中國人是綿羊,是要去征服的,但自從曾一陽出現之后,這種教條漸漸失去了其本該有的效用;而蘇聯人是魔鬼的傳言,一直讓大部分從未走出過家鄉的日軍士兵深信不疑。

    放下槍之后,關東軍的大部士兵也都是熟練工人,和農夫而已。

    對他們來說,迷信,往往要比真話更容易讓人相信。而接受過中等教育以上的人,大部分都是軍團。他們是向士兵,宣揚蘇聯人是魔鬼的有力證人,當然他們是不相信蘇聯人真的會像他們口中說的那樣可惡。

    不過,有一點他們是深知的,蘇聯紅軍的軍紀想來都要比日軍差上很多。

    往往在一場勝利之后,他們會肆無忌憚的屠殺,搶劫,做出人神共憤的事情,雖然關東軍也再做,但他們還是認為,自己要比蘇聯紅軍高尚。

    琿春,炮兵陣地。

    一接一炮彈,遠遠的落在邊境之內,中佐軍銜的大隊長,緊張的看著炮彈的落點,確認在這一輪炮擊后,炮彈都落在了自己這邊,頓時送了一口氣。

    “還不如痛痛快快的打一場,演習,難道帝國的炮彈就不要錢嗎?”大隊長罵罵咧咧的,突然他瞳孔縮小,立刻就跳起來,大罵道“十兵衛,你這個混蛋,看看你的中隊的彈著點,就快要接近邊境了,我命令全部停止射擊。”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 跌破发行价的股票 20选8技巧 今天快乐八开奖结果 北京pk拾是骗局吗 35选7基本走势图 昨晚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网络赚钱小项目 黑龙江11选五5开奖结果bl 飞艇和赛车都是骗局 河北11选5任3推荐 澳洲幸运8历史开奖查询 北京11选5开奖图表 兼职网赚联盟 广东11选五怎么玩图片 全好运彩票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