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一八二章 民心可用
    第一八二章 民心可用

    城樓檢查的偽軍,怎么也想不到,他們在天亮檢查的第一批入城的人,竟然大部分都是興安軍區的戰士。

    還是個個身手不凡的偵察連的骨干,張吉海派出這些人的時候,心里也是一陣的擔心。靠著林子里的樹,閉目養神,過來小半個小時,才漸漸的心情平復了下來。

    對于偽軍來說,面前的一張張生面孔,在一張熟面孔之后,也變得熟悉起來。不過這種熟悉,引不起他們一點的警惕心,反而放松了心情。

    面前的這個老頭,穿著寬大的灰布袍子,褲腿上還扎著繩子,腰上別著黃銅的煙袋鍋子,這個人他們太熟悉了,兩年來,城內兵營的鬼子偽軍吃的蔬菜,都是這個老人送來的,偽軍排長接過王老漢遞過來的香煙,還忍不住調笑道“我說,老王頭,每次見你,都只五根香煙,你就不會大方一點嗎?”

    “是啊!老王頭,我們團長從來也沒有短了你的菜錢,我都聽說你小兒子年前也結婚了,沒想到你還是一只鐵公雞。”

    帶頭的正是不久之前在林中和張吉海交談的王老漢,偽軍也他也熟悉了,每年的夏天,老王頭的任務就是往城里送蔬菜,一來一往的,也都成了熟人。

    王老漢佯裝為難的苦笑道“養了一家子的吃貨,關起門來過日子,艱難的很。”

    “得了,我就知道你會說這句話。”偽軍排長看著王老漢身后的二十多個精壯漢子,不少都很眼生,疑惑的問“這些后生,都是你們莊子里的,這么都沒見過?”

    “鄉下孩子,年歲大了,總要自己過活。這不,他們的長輩,求我帶著開開眼界,將來也好在城里某個生計。”王老漢堆笑道。

    “好打算,下個月聽說要征召一批民夫,我看你身后的這些漢子不錯,到時候,我給太君說說。”偽軍排長不在意的說著,他也不知道為什么每年日軍要招那么多的民夫。

    “呵呵,家里有地的,守著地比什么都強。”王老漢小聲符合道。

    “什么話?”偽軍排長也不是重要人物,平時鬼子軍曹能對他呵斥幾句,也是難得,更別說鬼子軍官了。不過也就是傳聲筒的角色“家里刨地能有什么出息?”

    偽軍排長輕蔑的看了一眼周圍,伏在王老漢耳邊說道“這次征召的民夫,家里都能落下響當當的票子,你別不信,有爭著趕著想爭這份錢的。”

    王老漢佯裝笑著,從車上拿出一個雞籠,遞給了偽軍排長。

    偽軍排長笑呵呵對不遠處的日軍士兵媚笑道“太君,晚上小雞燉蘑菇的密西。”

    這時,繃著臉的日軍才露出了一絲笑容。

    王老漢幾乎是咬著牙,堅持到現在,一聽到征召民夫,王老漢的眼神一下子就凝固了,他以前也不知道,鬼子招民夫是去干什么?但張吉海帶的部隊中,讓他知道,鬼子招民夫可不是像鬼子說的那樣,去修鐵路,每天都有大米白面。

    這些民夫大都是去修建鬼子在邊境的邊境工事,等到每年的入冬之前,鬼子為了讓他們的工事不被人知道,民夫都會被秘密處決,很少有人能夠逃出。

    在張吉海的部隊中,就有不少這樣的民工,當初也是從鬼子的邊境解救出來的民夫,之后就加入了部隊。

    這些人,不少都是親眼看到一同做工的民夫,被鬼子槍殺的,加上自身的經歷,往往讓他們的切身經歷很容易讓人相信。

    其次,就是鬼子在征召民夫后,很多都不會送回來。

    久而久之,老百姓也會有些猜測。只有,等那些親身經歷過的人給他們當頭一棒,才知道,原來他們的親部分都等不到回來的那一天了。

    張吉海帶的這支部隊,能夠在這么斷的時間內,就獲得當地老百姓的支持,和大部分老百姓家里有親人被抓去當民夫,是分不開的。即便躲過了鬼子的征召,誰知道今后鬼子會不會來村子里搶人。

    屆時,將又是一場妻離子散的人間悲劇。

    王老漢的大兒子,在五年前,被鬼子征召,當時他還以為是去做工,心里也沒有多大的悲傷。等到他聽到鬼子為了保守軍事秘密,將給他們建設工事的民夫殺死后,王老漢當時就暈厥了。好在周圍的幾個婆娘按著人中,又是往臉上潑涼水,這才清醒了過來。一醒來,王老漢就咬著牙,向張吉海的指揮部走去在,勸都勸不住。

    這兩年,王老漢給偽軍送蔬菜,錢沒有撈上,但鬼子行的軍票,布票什么的也時常能落下不少,給鄉親們分分,也能落下不少。

    家里也不是過的太艱難,但聽到兒子很可能已經慘遭鬼子毒手,老漢一咬牙,決心幫著張吉海的南下支隊打綏化。

    別人幫不上忙,但王老漢他卻可以,因為他控制著偽軍和日軍兵營的蔬菜供應。

    在城里也人頭熟,一般城里的特務頭子都熟悉,誰也不會起疑心。

    王老漢臉部僵硬著,渾身不得勁,腳都軟綿綿的,身后戰士裝備的后輩連忙扶著王老漢進了城門,一邊關心道“叔,你咋了,是不是胸口又痛了?”

    這一提醒,王老漢頓時清醒了過來,搖著頭低聲道“不礙事。”

    一排十幾輛大車,跟著6續進了城門,在進城后,王老漢看了一眼周圍的情況,現街頭沒有常見的幾個特務,才低聲對身邊的一個后生說道“前面那條小巷走到底,拐彎就是兵營,我走的是大門,要兜半個街角。”

    王老漢身邊的那個人,正是擔任這次進城偵察任務的偵察連長。他們一行人,都是給兵營送菜的,這一路上也沒見有鬼子和偽軍攔著,反而是暢通無阻。王老漢為了讓他們更加的熟悉城里的情況,也兜著圈子,在城里的集市上佯裝買了一些豬肉。

    接近中午的時候,王老漢將十來個戰士安排進了城內的一處院子。

    院子的主人是王老漢的親戚,日本人占領東三省的時候就走了,這一走就是十來年。

    主人臨走的時候,將院子的鑰匙給了王老漢,說幫忙照看這。可沒想,這一照看,就看了十來年,王老漢也是十天半月的進程打掃一番。院子也挺幽靜,只要不要鬧騰,沒有人懷疑這里是否住人。

    出城的時候,只有一個偵察連長陪同著,相比進程而言,出城相對而言要方便的多。

    很快,躲在樹林中的張吉海拿著偵察連長帶回來的情報,開始制定作戰計劃。

    “城樓上又一個連的偽軍。”張家海拿出筆記本,在紙上劃著一張一道簡易的城門。對于攻城戰來說,最難打的就是破城,一旦城門,城內的抵抗將會漸弱不少,但城內的兵力說不上多,對于張家海來說,對手不算少,整整兩千偽軍,幾乎和他的兵力相當。

    除了少量的日軍之外,他的對手就是這些偽軍。

    “長,城樓上有一挺九二式,兩挺捷克,還有一百多個偽軍,其中五個人在城門口放哨,其中一個是日軍,檢查來往的人流,不過也不怎么仔細。但我聽說,要是部隊進出城樓的話,一定要有調令,沒有調令是不會放行的,還有今天城內多了一個小隊的日軍,也是剛到的。”偵察連長毛家興將他看到的情況說了起來,即便日軍進出也是如此。

    “日軍進城也接受檢查了。”張吉海一挑眉問。

    “是的,也檢查了,鬼子小隊長當場拿出條令給偽軍看了。不過那個鬼子小隊長之后覺得丟了臉面,賞了那個檢查的偽軍一巴掌。”毛家興憋著笑道。

    張吉海詳細詢問了一下城內的情況,鬼子對入城的手續如此重視,顯然是去年吃了1縱的虧,連齊齊哈爾這樣的大城市都丟掉了。要不然,也不會在幾短的時間內,被1縱主力攻入城內,兩天內就解決了戰斗。

    以前用的戰法,顯然不能用了。

    這讓張吉海好不苦惱,打打仗拼的是實力,打小仗拼的是智力。

    而巧攻城門這樣的戰斗,無疑是要靠智力來決定的。先,城門上就有三挺鬼子機槍,加上百十來個分散的偽軍,想要在第一時間消滅這股敵人是不可能的。

    “張司令,楊司令來電,詢問是否需要援兵?”

    張吉海閉著眼睛想了想,一時沒有頭緒,援兵?是要,但對付有用兩千人兵力守備的一座堅城,多三千兵力的效果也不見得太大,尤其是他們興安軍區,作為主力部隊就這么一個縱隊,五千人,主力都拉出來了,在家的都是新兵和小股部隊,主力部隊損失不起。

    全部兵力用來打綏化,一旦周圍的日偽軍反應過來,連外圍接應的部隊都沒有,就危險了。

    “告訴楊司令,我們南下支隊,一定會完成任務,保證在三天之內拿下綏化。讓外圍主力到時候,別忘了接應我們跳出日軍的包圍圈,就行啦。”

    張吉海趕走了通信員之后,立刻喊道“警衛員,叫毛連長過來一次,另外讓王大爺也來一次。”

    張吉海接到偵察連傳回來的消息,覺得用原來的戰術,已經無法奏效,關鍵是,他們收藏的日偽軍軍服也不過兩百來套,冒充一個中隊的鬼子還能奏效,但整個南下支隊,兩個團,兩千多戰士,一下子根本就鋪展不開。再說了,他們也沒有調令,根本無法通過城門,要是在城樓上沖突,就會讓城內的日偽軍警覺,將會變成一場惡戰。

    巷戰制勝的唯一法寶就是一個‘亂’字,只有在最初的時候,讓城內大亂,才會變成一場效率很高的殲滅戰,不然很容易成為僵持的拉鋸戰。

    王老漢來的時候,神色有點擔心,他也感覺城內和以往不同了,走在成立,都有些心神不寧的。

    這當然有偵察連長的戰士,在他身邊,讓他緊張,還有就是在城內多了很多生面孔。綏化城不大,尤其是城內的人不是太多,這年頭,有錢在城內置辦產業的,都是有身份的商人,或者是偽滿政府軍官和官員,要么就是在城外有莊子,感覺在城內安全的財主。

    除此之外,平民本來就不多。

    “王大爺,這次可能又要麻煩你,我們需要你幫忙給今天混進城內的戰士傳遞一個消息,就說原定計劃取消,改用備用計劃。”張吉海將一碗水遞到王大爺的手邊,這次的行動時間短,困難也大,他也是一宿沒睡,想了幾個辦法。

    王老漢一聽,連連擺手道“就這事,我還以為什么事呢?放心,包在我身上。”

    “這又要勞煩你跑一趟了,情報要在明天中午以前送到。”

    “沒事,莊子里有驢,拉上一溜小跑,花不了多少時間。”送走了王老漢,張吉海又急忙著急兩個手下的團長,相比楊靖宇帶的一個旅,張吉海的這個旅雖然兵力少一點,但底子打的不多,班排長都是老兵,這給他在指揮上帶來了不少便利。

    直到半夜,借著一盞微弱的油燈,這才商量好了明天的軍事行動。

    此時,在蘿北,野司指揮部,曾一陽卻皺著眉頭,按理說游擊縱隊進入綏化已經兩天,離開他給楊靖宇下達的命令完成時間也只有兩天。

    但綏化城內外依然風平浪靜,連槍都沒響過,更別說一支五千人的部隊圍攻一個縣城了。

    已經半夜了,指揮部內,還是燈火通明,曾一陽也是在焦急等待著,以至于和謝維俊消遣的下棋,也頻頻出錯。

    “司令員!”謝維俊心中也是緊張的很,見曾一陽也不再心思上,忍不住說了一句,話到嘴邊,又不知道說什么好。

    “指揮作戰指揮是誰?”曾一陽突然問。

    “張吉海。”謝維俊脫口而出道“雪藏了一年多的一把利劍。”謝維俊知道曾一陽很看重張吉海,不過打綏遠可不是鬧著玩的,這場仗又是整個戰役的開山之戰,雖說野司也準備過,一旦進攻綏遠不利的后續補救辦法。

    任何補救辦法,也沒有攻占綏遠來的對四野有利。

    綏遠是哈爾濱的北方門戶,綏遠一丟,那么就會有一個信號,四野要進攻哈爾濱,日軍很可能在驚慌之余,將哈東的部隊收攏到其周邊,就能打破日軍在松花江通道上的防御。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德甲直播极速体育 下载850新版棋牌游戏 微赚网 宝博捕鱼游戏平台 最近有什么股票大跌 大地棋牌官方网站首页 全球股市行情实时行 快乐八的玩法 宁夏11选五购买平台 登山赛车2怎么快速 贵州11选5计划 网上赚钱合法团队 江西11选5彩票遗漏 25选5有多少注 深圳风釆最新开奖号码 15期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