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一九一章 魯莊阻擊戰(中)

第一九一章 魯莊阻擊戰(中)

    第一九一章 魯莊阻擊戰(中)

    趙保全趴在戰壕中,腳下還墊上了一個彈藥箱子,這對于身材高大的他來說,戰壕的深度已經達到了一米六左右。

    調準好標尺,心定神閑,他明白,只有這樣才能一槍斃命。至于標尺定在5oo米的距離,對于他來說,也不是沒有成功過。

    不過,5oo米的距離,已經是他手中的98k的極限。

    自己的槍自己知道,他對準的是日軍重機槍手,趴的距離比較遠,邊上的彈藥手還在來回的跑動,將一箱箱彈藥搬運到重機槍邊上。

    砰——

    打——,趙保全視線中的日軍重機槍手,腦袋一歪,應聲倒地,心中也是暗自高興了一把。

    一聲清脆的槍聲之后,走在最前面的小隊長還有些愣神,就這點的功夫,一子彈已經穿過他的胸膛。

    1oo多戰士,早就找好了目標的戰士們,將子彈射向各自找好的目標。一分鐘不到的時間,5o多個鬼子,就倒下了一半。有的鬼子,被幾個戰士瞄上,身中數彈,眼看就在地上躺著活不了。

    日軍的搜索小隊,連村子都沒接近,就遭受了滅頂之災。

    這一幕,被在遠處觀察的日軍聯隊長看到了,在望眼鏡中,他清晰的現,村邊的戰壕中,連機槍都沒有暴露,就讓他損失了一個將近一個小隊的士兵。

    “第8中隊,上刺刀,攻擊。”

    “煙霧彈準備——”

    隨著日軍陣地上的重機槍壓制前沿陣地,日軍一個中隊,18o鬼子,散開在野地中,貓著腰接近村子。

    趙保全窩在戰壕中,正等著鬼子呢?沒想到,小鬼子一竄機槍彈,打在陣地前,將厚實的土層掀開,戰壕里也落下不少沙土。

    “小鬼子,打的什么鳥仗?”趙保全抱著槍,大聲喊道“不準暴露重機槍,輕機槍注意節省彈藥。”

    報復的鬼子有一個聯隊,將鬼子聯隊旗都扛來了,這樣絕對不輕松,要不是團里提前放了一部分彈藥,這樣就沒辦法打下去了。

    村子前面擔任正面防御的,自然是戰斗力最強的1連。

    不少戰士都是從1縱其他部隊調來的骨干,戰斗經驗一點都不差,班排長們也安慰著幾個沒上過戰場的新兵。告訴他們,要按照平時訓練的來,不要莽撞,干革命要不怕犧牲,但不要無畏的犧牲,命還是自己的。

    5oo多米的距離,只要兩分鐘,日軍就能跑到眼前。

    這時候,1連長曲正海貓著腰,找到了趙保全,抓住日軍進攻的當口,詢問道“營長,鬼子沒帶炮兵。但來了一個聯隊,會不會?”

    “你說鬼子沒有山炮?”

    “不是,山炮一定有,肯定是炮兵來晚了。估計打退了這次鬼子攻擊,很快就能碰面,不過我看鬼子的指揮部離3連的伏擊地點很近,是否請示一下團長,干掉他?”曲正海眼熱的說道。

    “不行,仗沒這樣打的。3連即便偷襲成功了,但肯定會陷入重圍。我估摸著,團長也不會答應。要是想偷襲,團長早就下手了。”趙保全一邊說,一邊低頭看了一眼手表,正好過去一分鐘,鬼子的重機槍也漸漸的輕了下去。

    改成歪把子的輕機槍的突突聲,聽在耳邊,非常清晰。

    “老伙計,先打完這波鬼子攻擊。要想偷襲鬼子指揮部,有的是機會。”趙保全將步槍一手交給警衛員,用腰上拔出駁殼槍,拉上槍擊,就準備戰斗。

    沒想到,他還沒有站起來,鬼子的一排擲彈筒,將一排榴彈送上了陣地。奇怪的是,這些榴彈根本就不爆炸,反而掉在地上鐵疙瘩般,出一聲悶響,就不見了動靜。哧哧的,出滾滾濃煙。

    在第三道戰壕中的王躍看到榴彈,在前沿陣地上,出陣陣濃煙,頓時覺得不妙。

    “操蛋的小鬼子,竟然用毒氣彈。”

    王躍罵著,在警衛的保護下,用毛巾捂住口鼻,就往前沖鋒。這會功夫,前沿陣地上,已經一片白霧籠罩。但透過白霧,能夠清晰的聽到,鬼子兵口中的出的嚎叫聲。

    “不對,是煙霧彈。”

    說著將毛巾扯下,對著身后喊“拿手槍的跟我沖。”

    說完,邁開大步,跳上陣地,這會功夫也看不到鬼子,一頭扎進白霧之中,沒跑幾步,就聽見陣地中,趙保全的大嗓門“手榴彈,準備,投。”

    王躍緊走了兩步,看到前面有些灰暗,心說一定就是戰壕了。左腿用力一蹬,跳過戰壕。

    連串的爆炸聲,在陣地前響起。王躍會心一笑,原來趙保全已經知道了鬼子的目的,就是用刺刀進攻。顯然一個小隊的損失,讓鬼子已經失去了理智,或者說,對自己的白刃技術,高估了一些。

    1連一百多個戰士,新戰士之中,練習刺刀戰術,也有將近半年了。沒上過戰場的自然指望不少,但至少有一半老兵都是刺刀玩的飛轉,絕對不用擔心,在刺刀戰斗中,落下下風。

    王躍第一個沖出煙霧,現鬼子距離陣地已經只有四五米的。

    手中駁殼槍抬起,對著身邊的鬼子就是接連點射,十子彈,撂倒了七八個鬼子。

    將手槍往腰里的槍匣子里一方,拔出剛剛繳獲的鬼子軍刀就沖了上去,刀頭向下,就沖向一個鬼子,撇過鬼子刺來的刺刀,將刀往前一推,就對方的胸膛。

    殺——,刺殺的時候,王躍保留了原來習慣。出刀的時候,口中大喊。

    不但能將全身力氣,都凝聚在刀尖,還能震懾敵人。

    身邊,陣地內的戰士也都一個個爬出戰壕,機槍手抱著機槍,充當開路先鋒。

    一梭子下去,倒下四五個鬼子是常有的事情。尤其是彈藥充足的轉盤機槍,更是威力無比。

    此時,王躍的心神都沉浸在戰場中,作為一個老兵,才三十歲就已經是團長,他自然有過人的本事。白刃戰正是他的拿手好戲。他不擔心周圍的情況,身邊駁殼槍清脆的槍聲正收割著鬼子的小命,而他只要頂住面前不斷涌上來鬼子就行了。

    連排長帶頭沖鋒,這是紅軍時期就存在的戰場規律。

    沒有誰會刻意違反這個默認的陳規,一方面,連排長大都擁有手槍,在沖鋒中,對上敵人的刺刀,能在最快的時間內,用連武器殺傷敵人;另一方面和武器無關,完全是勇氣。

    指揮官,沒有直面死亡的勇氣,永遠不會是一個合格的指揮官。

    當初,曾一陽在浙邊山區內,伏擊保安團的時候,他也帶頭沖鋒過。

    王躍并沒有覺得自己有多特殊,幾次劈砍之后,日軍漸漸的稀疏了起來。戰斗馬上就要結束了。

    王躍很滿意自己手中的鬼子指揮刀,刀背厚實和刀鋒犀利,在戰場上占盡了優勢,尤其是,雙手握刀,讓力量揮到了極致。

    漸漸的,鬼子支持不住了,僅僅在一照面,就傷亡一小半,讓鬼子也有些膽寒。

    “退守戰壕。”王躍見鬼子有撤退的跡象,指揮戰士們往戰壕中跑去。

    突然,感覺后背的衣服被拉了一下,一個鬼子從斜里沖出來,后背的一拉,正好讓他躲過了鬼子的突刺。刀口向鬼子的槍上一靠,順著三八步槍,將鬼子的一條肩膀卸了下來。

    “團長,你怎么沖上來了?”趙保全背對著王躍,護著其后背,漸漸的撤離出拼刺的區域。

    “我就在你的陣地后面,還以為鬼子弄點新花樣,沒想到還是老把戲,回去,到戰壕里再說。”

    王躍一個縱身跳入戰壕內,兩人找了個面對面的防炮壕。先是會心一笑,然后趙保全大聲說了一句“過癮。”

    “你這毛病什么時候能改改?一沖鋒,就往前撲,你現在是營長,要在指揮崗位上,知道不?”王躍沒好氣的數落了一句。

    “你還不是一樣。”兩人先是一震,之后相繼哈哈大笑。

    笑了一陣,王躍才心有余悸的說“我是擔心鬼子的毒氣彈,要是鬼子往陣地上放的是毒氣彈,就麻煩了。”

    “放心吧!團長。我已經讓曲正海告訴戰士們,一旦現鬼子用毒氣彈,就用毛巾浸濕了,捂在鼻子上。”之后,趙保全點頭道“我估計鬼子的炮兵還在路上,還沒趕上,要是鬼子的山炮來了,防守起來就難很多。”

    “二連防御的陣地,靠近河邊,相對容易一些。我再給你湊一個排,將預備隊也給你。”王躍心里早就想好了,要讓1連守住陣地,需要布置縱深防御,讓前三道防御陣地,變成一道死亡之路,將日軍一點點的在這里消耗。

    等到合適的機會,再準備突圍。

    通通,小口徑迫擊炮在陣地周圍爆炸,掀起的泥土滿天飛。但戰壕內的戰士一個個都不擔心,反而有些戰士還幫著鬼子數炮彈數量。

    僅僅半個小時左右,日軍就傷亡了兩百人左右。

    剛剛參與進攻的是7o聯隊最精銳的中隊,尤其精通白刃戰,以士兵的彪悍為雄。但在1o團戰士面前,連削帶打的,只不過逃回去了6o來人,其中一半還是傷兵。

    中隊長青木一夫,也在剛才的戰斗中,陣亡。

    這讓聯隊長,長谷茂倒吸一口冷氣,心中也在懷疑,對手倒地是什么部隊,如此彪悍。

    “炮兵,還有多久可以準備好炮兵陣地?”

    “在樹林的另一面,就是這里。”參謀指著地圖上一塊空地,對長谷茂解釋著“炮兵希望步兵能夠先在樹林中搜索一下,才能放心的構建炮兵陣地,從側面炮擊對方陣地。”

    一片上千畝的森林,那里是一兩個中隊就能搜索完的,況且長谷茂看出對手的兵力不足。

    前沿陣地上,就擺開了一個連左右的兵力,不應該是大部隊。所以也沒有太在意,如果真在樹林中埋伏了一支奇兵,對于擁有機槍小隊護衛的炮兵中隊來說在,也不會構成太大的威脅。

    “傳令下去,讓護衛炮兵的小隊禁戒。聯隊不可能派出一個大隊以上的兵力去搜索那片樹林。炮兵一定要配合第三次進攻,準時開炮。” 長谷茂沉聲道。

    7o聯隊帶來的步兵只有一個大隊,加上護旗中隊,兵力還不足兩千人。要想抽調一千人給炮兵去搜查那片樹林,顯然是不可能的。

    趁著,迫擊炮壓制著對手的戰壕,長谷茂召集了兩個準備下波進攻的中隊長,對他們面授機宜。

    “第4中隊,從這里靠近河邊。河水不深,剛才偵察兵已經測試過了,僅僅到腰上。從側翼,對村莊前沿的陣地動進攻。”

    “正面第9、第1o中隊,牽制村莊前,支那人的主陣地,然后,嗯——” 長谷茂雙手用力的做了一個包圍的姿勢,想憑借一次進攻,將對手徹底消滅。

    要是碰上中國小部隊,他一個7o聯隊,聯隊長,還要向師團請求增援,回去之后,師團長說不定會在怒氣沖天之余,送他去軍事法庭。

    這次進攻,鬼子顯然學乖了,并沒有用士兵沖鋒的招數,反而利用機槍等武器,牽制正面戰場。而一個中隊的鬼子,繞到南面的小河邊,準備渡河偷襲戰場背后。

    很快,2連就跟這個中隊的日軍交上火了。

    剛一交火,指揮進攻的日軍中隊長就像是吃了人參果似地,精神一振。原來,2連的火力,和戰士都遠遠不如1連。人數上,在抽調了一個排之后,也比日軍少了一半。

    只能依托有利地形,和日軍僵持。

    團長王躍,正盯著戰場,心里也不由的焦急起來,2連雖然占據有利地形,但裝備上吃虧。會不會頂不住鬼子的進攻,成為鬼子的突破口。

    放下望眼鏡,抬起手臂看了看時間,才下午兩點。

    他已經從3連的在樹林邊上的觀察哨得知,鬼子的炮兵陣地已經建立,但樹林可鬼子的大炮有一段長兩百米的開闊地,鬼子的一個機槍小隊占據有利地形,可以俯瞰整個開闊地,無法進攻。

    “把劉勇給我叫來。”

    “團長,你叫我。”劉勇還沒見人影,爽朗的嗓門就已經嚷開了。

    之后,一個大漢,胳膊下夾著迫擊炮的炮管,出現在了王躍的面前。6o迫擊炮纖細的炮管,在他手中,就像是玩具一樣,輕松。

    隨后,王躍將3連遇到的困難說了出來,并將地形情況也說了一遍,讓劉勇想辦法干掉鬼子的炮兵。

    劉勇想了想“給我配備兩挺輕機槍,要聽我指揮。”

    “行。”

    “我要蘇聯的轉盤機槍,不要捷克的。”

    王躍盯著劉勇的眼睛看了有三四秒的樣子,見劉勇的眼中根本就看不到一絲為難的樣子,點頭道“行,我讓人去1連陣地給你找來。不過要等鬼子的這次進攻被打退之后。”

    劉勇也不答話,抱著迫擊炮就往戰壕里一蹲。

    隨著鬼子的兵力增加,1連的陣地上壓力越來越大,好在戰士們都沉著應戰,打退了鬼子的進攻,保住了陣地。不過情況并不樂觀,長谷茂沒辦法請求師團的增援,但把自己指揮的部隊調過來總不困難。

    隨著6續趕到的鬼子越來越多,王浩的心越來越著急。

    現在鬼子的炮兵陣地還沒有準備好,一旦鬼子的山炮覆蓋1連陣地之后,那么1連的傷亡將會大大增加,一定要將鬼子的炮兵干掉。

    王浩暗地里給自己打氣,是否能夠安然拖住鬼子的進攻步伐,將戰斗拖到晚上,這才是關鍵。

    其實,在王浩第一眼看到鬼子的聯隊旗的時候,他就知道,晚上必須要撤退。一共只有一個營的兵力,4oo人都不到,怎么和一個將近4ooo人的鬼子聯隊干?

    他接到的命令,是在這一區域,一旦現鬼子,滯緩鬼子的行軍度。

    說白了,就是節節阻擊,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但跑也要找好時機,不能讓鬼子追上,一旦讓鬼子拖住,那么他這個營就要交代在這里了。

    半個小時后,劉勇帶著兩個機槍手,從村子背后,繞過戰場,潛入樹林。剛一進樹林,就碰到了3連的戰士,帶著他們五個人往樹林的另外一邊跑去。

    還沒看到日軍炮兵陣地,就現頭頂上,炮彈嗖嗖的飛過樹梢,往村口的方向飛去。

    “快——”劉勇低吼一生,催促著3連的戰士加快腳步。

    跑到樹林另外一邊的時候,他們幾個人看到了另外一幅景象。這會功夫,鬼子的4門山炮都已經架起來。兩輛卡車,正在往下卸炮彈,十幾個鬼子炮兵,光著膀子,正在往來鬼子大炮和卡車之間。

    而鬼子的山炮,一門接著一門,射著炮彈。大炮射而產生的硝煙,將炮兵陣地包裹上了一層淡淡的輕霧。

    劉勇用手指比劃了一下距離,對身邊的兩個機槍手,說了幾句,然后兩個機槍手帶著副射手,就往樹林的另外一邊埋伏,等待劉勇的行動。

    他鎮定了一下心神,從架起迫擊炮,調準了距離,從副手那里,接過炮彈。他的目標不是日軍的山炮陣地,因為陣地上,炮彈被大炮阻擋住了,看不到。而且想要一命中,將炮彈引爆,這幾乎是無法完成的任務。

    他的目標是卡車,運送彈藥的日軍卡車。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浙江11选五5专家推荐快赢网 111522平特一肖 与您同行 手机模拟炒股app 网上项目赚钱 哈灵麻将app安卓 微信股票怎么玩 25选5燕赵福彩 今日股票分析 多多棋牌游戏官网 贵阳捉鸡麻将必赢辅助器 西甲赛程表 南粤36选7好彩3胆拖投注 西甲线上比赛的时间 温州麻将 天鸽娱乐捕鱼大富翁 真钱娱乐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