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二一四章 爭奪新站
    第二一四章 爭奪新站

    牡丹江是一條水流充沛的大江,從長白山腹地,蜿蜒流入松花江。

    是松花江上最大的一條支流,在牡丹江中部,日軍擴建了一個城市,牡丹江市,這個城市就是日軍遠東防御東線的指揮,后勤和保障的重鎮。

    關東軍第4軍的司令部,就設立在這里。

    轄11師團、25師團、第6國守備隊,和3個國防要塞。要說重要,在關東軍中絕對僅次于海拉爾的第6集團軍司令部,是關東軍防御遠東蘇軍的一道要塞形屏障。

    第4軍司令官,此時正在城內的司令部內,故作鎮定的聽著部下的匯報。其實也沒有什么匯報,就是猜測一下,城外的圍城部隊,會不會進攻,什么時候進攻之類的猜想。

    此時,他也是一籌莫展。

    關東軍第4軍司令部,在配合整個關東軍對三江圍剿的作戰中,是不遺余力的。其部隊主力25師團,已經進駐佳木斯、樺川、集賢、樺南等區域,師團部設立在佳木斯。

    要想25師團回援牡丹江,顯然是不可能的。因為這段距離說不上遠,但很多地方都是沒有鐵路,步兵需要急行軍,一天行軍度再快,也不過是5o公里上下,加上25師團缺少汽車、馬匹。彈藥攜帶數量明顯不足,只要中隊在25師團回援的路上埋伏下來。

    幾次阻擊戰之后,25師團,就有可能寸步難行。

    除非后勤配給的彈藥,能夠及時送抵前線,才能保證25師團的進攻持續力。至少需要5天的行軍,才能抵達,牡丹江城外。

    5天之后?

    后宮淳不敢想,5天的時間,城外的戰場會生如何大的驚變。他也深知,在牡丹江城內,就1ooo士兵可以用,雖然是守備部隊,但戰斗力還行,至少士兵都是經過嚴格訓練,從兵站中補充上來的。

    但2ooo僑民的作戰呢?

    從37年全面開辟中國戰場之后,日軍在兵力上的巨大空缺,已經限制了日軍步兵的數量。尤其是,日軍很多裝備,都是需要非常熟練的士兵才能操作,周期長達一年的士兵訓練,就成了日軍擴軍的最大障礙。

    基本上,大部分在鄉軍人,都已經應招進入了部隊。現在預備役部隊中,大部分都是一些經過簡單訓練,好沒有掌握武器性能的普通人。

    軍部不允許,這樣的人進入軍隊,降低部隊作戰能力的。但實際上,日軍作戰能力的下降已經很明顯。在中國華中戰場上,準備盡量的薛岳兵團主力,已經可以和日軍互有攻守。

    甚至并非主力的中央軍和雜牌軍,對上日軍中比較弱的對手,也會歡呼雀躍,士氣如虹。

    現在的日本在滿洲的僑民中,大部分都是沒有當過兵,僅僅有過幾次軍事訓練的普通人,讓這些人去防守一座不小的城市,其難度可想而知。

    “將軍,機場還控制在我們手里,您看?”司令部副官,佐佐木少佐臉上帶著愁容,但還是非常盡職的輔佐著眼前的這位司令官。

    “你想讓我,一個帝國將軍,丟下自己的部下,放棄自己的轄區,成為逃兵?”后宮淳擺手制止道,他也明白,現在走是個好機會,至少沒有危險。

    后宮淳心里早就罵開了牛島滿這個混蛋,將第4軍的后備兵站都搜刮一空,讓他這個司令官成了空殼司令。

    兵站的士兵,雖然都是一些沒有上過戰場的士兵,戰斗力很讓人懷疑。在日軍中,也從來沒有過,將兵站士兵直接編成部隊,成立一軍的做法。因為這些新兵,往往會在戰場上毫無斗志,甚至在一部被擊潰之后,震動全線的防御。但就是這樣的新兵,在后宮淳的眼中,也成了寶貝疙瘩。

    不過,他再不滿,不能明面上指責牛島滿的行為,因為第4軍的部隊構成中,以11師團作為主力構架建成的。

    大部分兵站也都是隸屬于11師團,25師團的補充區域在大阪,是被第4師團控制的。

    一旦有戰損,很難獲得補充。加上和25師團爭奪的補充兵源的是日軍第4師團,戰績如何且不說,但在日本國內,絕對是最傲慢的師團之一。25師團的前景,讓后宮淳很不看好。加上大阪地區補充的兵源,大部分都是商販,賣菜小販,賣魚的小老板,什么樣的人都有,軍紀也渙散的可以。入營的士兵,在沒有作戰任務的時候,會拿著軍中的軍需品,跳著擔子,在周邊販賣。唯一值得稱道的就是,第4師團的士兵,商譽非常好。

    好在此時的25師團一個聯隊是從11師團調撥過去,組建的新師團,戰斗力還有一些。

    關東軍第4軍司令部的急電,讓在蛟河的牛島滿很是擔憂。

    兩萬人圍攻一個只有駐守1ooo人的城市,這仗不用打,他也知道,司令部岌岌可危。征召了2ooo在松花江周邊的僑民,這個舉措,在牛島滿看來是非常愚蠢的,僑民已經不是5年前的僑民了,當時的日本為了準備對話侵略作戰,那些沒有軍人身份的日本公民,實際上都是軍來的青壯年士兵,都是擁有軍官給他們時常訓練,以保證這些人能夠隨時補充軍隊,成為不需要登6的海軍特戰隊員。

    但中日開戰3年后,僑民中,有過從軍經歷的人,都已經被征召,失去了成為‘隱形兵站’的效果。

    伐木工人?這似乎還可以成為軍人,至少有把子力氣。

    澡堂老板?搓澡也是力氣活!

    拉面店老板?可以幫組軍隊改善伙食!

    ……

    真正的戰士,一個都找不出來。只要11師團不派出增援部隊,那么第4軍司令部指定要成為關東軍歷史上的恥辱。要么乘著還控制著機場,整個司令部的人員全部撤離。

    要么干脆,全部戰死,成為曾一陽動反擊之后,第一場大勝。

    一個司令部才多少人,頂天也就四五百人的規模,加上憲兵的和保衛部隊,一千來人。

    看上去人數不多,即便覆滅也沒有什么可惜的。在日軍中,后宮淳更不是名將,牛島滿知道,在戰斗最激烈的情況下,第4軍肯定會將其最寶貴的參謀部隊,撤離。

    但一個軍級的司令部被占領,造成的不良影響,要比一個師團的覆滅更加嚴重。

    作為后宮淳名義上的部下,牛島滿根本就不敢放任后宮淳和第4軍的司令部自生自滅。要是松花江城被中隊攻克,即便他在前線剿滅了周保中的主力部隊,那又如何?

    這是軍中的大忌,即便關東軍總司令官梅津美治郎保他,僅僅不過是讓他有一個體面的回鄉身份而已。

    從這一點上來說,牛島滿必須派出增援部隊。

    牛島滿已經提前,將關東軍司令部調撥給他的騎兵旅團,派出增援牡丹江了。主力想要撤離,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兩個主力步兵聯隊,正在山區圍剿,炮兵聯隊被分散在北線和蛟河城外,建立防御炮兵陣地,即便11師團撤離該地區,但車站的防御,還是一個非常頭痛的事情。

    要想保住車站,繼續要有震懾對手的實力,分散一個炮兵大隊,或許是牛島滿最好的選擇。

    晚上十點,拖著疲憊的身軀,牛島滿在他的臥室內,一頭栽倒在床上。黃銅鋼絲床,出一陣咯吱聲,就像是一場愛情游戲中,那最誘惑的瞬間,出的。

    一向精力旺盛的牛島滿在也感覺到身體不支,作為將軍,他有著士兵們沒有待遇。在師團后勤軍官俱樂部中,最美麗的本國少女,就是為他準備的,這是他應該享有的待遇。

    剛剛睡下去,兩個小時,一陣匆忙的腳步聲,在木質走廊上響起。

    咚咚咚——,急促的回聲,讓剛剛進入夢境的牛島滿醒了過來,看著全身軍裝,連靴子都沒有脫掉,牛島滿不由的苦笑。

    他是否應該感謝那個不開眼的部下,還是應該破口大罵。

    進入夢境之后,他的感覺并不是很好。他甚至夢到了決戰中,他身邊的衛隊士兵一個個倒下,子彈在天空中飛舞,而出嗖嗖的嘯聲。天空中,機翼下畫上旭日徽章的戰機,在盤旋。部隊已經和中隊糾結在一起,航空兵也無能為力。

    牛島滿帶著絕望的眼神,仰望天空,對著戰機大喊扔炸彈,向士兵最密集的區域扔!只要炸出一片無人區,11師團的主力,就能突出重圍。

    就見到,一顆5oo磅的炸彈從轟炸機上,緩緩下落。

    炸彈后的回旋尾翼,在風力的阻力下,尖銳的嘯叫聲,響徹戰場……

    可就在這時,他被吵醒了,吵醒他的不是別人,而是他的參謀長。醒過來的牛島滿,現他房間內的電話一直在想著。嘀鈴鈴——,持續不斷的重復著金屬互相敲擊出的聲音。

    牛島滿愣了愣神,心說,這個聲音怎么有點像是炸彈從天而降的聲音。

    宮崎大佐,走進牛島滿的臥室,現牛島滿滿頭大汗,身上也濕漉漉的。猜想,是不是師團長穿著衣服睡覺,蓋上被子而悟出的一身熱汗。見到電話還在想,牛島滿也沒有立即相接的意思。

    宮崎大佐就代勞,將電話接起來,說“我是宮崎大佐,我已經到達師團長的臥室,之后的電話,請通到作戰指揮部內。”

    “是。”電話中,有些雜音,像是隆隆的炮聲。上報的軍官,也禮貌的詢問了一句“師團長閣下沒有事情吧!”

    “師團長很好,你要的援軍,很快就會抵達。”說完,宮崎放下了電話,想牛島滿匯報道“新站以北一段鐵路被扒離鐵軌,一列軍車脫軌,現周圍有小股部隊出沒,圍攻火車上的守軍。駐守士兵派出一個中隊的救援部隊后,被圍住,戰況不明。之后,新站火車站也受到進攻……”

    “立即派出騎兵聯隊第1大隊增援。”牛島滿沒多想,鐵路是關東軍的動脈,任何一個站臺和鐵軌都不允許丟失。

    宮崎大佐幫著牛島滿將武器佩戴整齊,接著說“不過我很擔心,這不是中隊進攻的真正目的, 44聯隊,和42聯隊已經部署蛟河周圍,加上師團兩個直屬特種兵聯隊,兵力上我們絕對占優勢。”

    出軌的火車,只要工兵和鐵道兵全力搶修之后,一個小時就能讓鐵路恢復運行。

    起身準備出門的牛島滿突然停在門口,對已經走到走廊上的宮崎大佐詢問“12聯隊為什么還沒有按時集結?”

    宮崎擔憂的眼神一晃而過,隨之被一種狂熱的神情替代了“12聯隊的情況很不理想。部隊深入山林太多,從昨天開始。12聯隊的一直被從山林現的不名武裝攻擊。”

    “不明武裝。”牛島滿輕蔑的冷笑,難道他的精銳聯隊,連對付游擊隊都畏手畏腳了嗎?

    “師團長閣下,我們邊走邊談。”宮崎大佐對周圍的衛隊官使了一個眼色,后者會意,立刻讓周圍的士兵離開走廊,在院子里警戒。并肩走在牛島滿身邊的宮崎大佐苦笑道“師團長閣下,自從12聯隊遭受伏擊之后,一下子就補充了12oo名新兵,這些新兵別說山地作戰,就是在皇軍擅長的野戰中,也將會成為12聯隊的累贅。”

    “之后的作戰,中隊已經占據了主動。從皇軍非常難防御的山林之中,頻頻出擊,對12聯隊造成了很大的損失。4天前,第5大隊大隊長本多少佐陣亡,第5大隊部被搗毀。僅僅不到半個月,12聯隊的傷亡就已經達到了9oo人,已經徹底失去了進山作戰的能力,主力固守在山外的幾處大型村莊內。可是要想撤退,部隊必須要通過非常容易被中隊伏擊的林間公路,這不,12聯隊希望派出接應部隊……”

    “八嘎,豬也比他們強一些。”

    火過后,牛島滿趕到身體內的力量在一點點的流失。在戰場上搏殺的幾十年的將軍,說起來,大部分都是上過戰場,有著和老兵一樣的敏感的感覺。

    一種非常奇特的軍人第六感覺,似乎只有在危險降臨前,才會出現。牛島滿的心頭不由的咯噔顫動了一下。站在庭院中,深呼吸了幾次,才漸漸的平復下來。

    宮崎大佐默默的盯著師團長,牛島滿。實際上,11師團所有人的心情都很壓抑,滿懷信心的抵達蛟河,以為可以和對手較量一番。但結果讓所有人都非常失望。

    周保中根本就沒有打算跟牛島滿硬碰硬,反而退入了對中隊非常有利的山林間。

    1o縱的兵源,其中一部分就是從天門嶺招收的。對于熟悉的區域,周保中根本就不擔心他們會失去戰役主動權。

    事實上,戰退守天門嶺之后,勝利已經在向周保中招手了。他唯一擔心的就是鄭興國的3旅,作為一直客軍,1縱隊的主力。3旅在投入戰場后,顯示伏擊主力作戰,之后又是掩護撤退,整個戰役中傷亡最大的就是這個1縱的主力旅了。

    加上退守的區域,又是不熟悉的山林地帶,前景非常擔憂。

    可是,讓周保中詫異的是,3旅很快在威虎嶺站穩了腳跟,并漂亮的打起了山地伏擊戰。其主力1團不在的境況下,也能跟一個聯隊的日軍,對戰而不相上下。

    王利的部隊,才讓周保中第一次感到了羨慕。

    打不垮,拖不爛。才是一直精銳部隊的本質。

    周保中本來以為,王利的1縱就是基層指揮官要強一些,部隊的武器要比1o縱好一些。但實際上,1縱絕不是表面上所浮現的那么簡單。

    宮崎大佐順勢給12聯隊說了幾乎公道話,等牛島滿的火氣下降了一些,才建議道“建議讓騎兵第2大隊去接應一下12聯隊,短期內作戰是沒有多大的希望了,但可以讓12聯隊看守蛟河到敦化的鐵路,我看還是沒有問題的。”

    牛島滿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12聯隊的情況是11師團最糟糕的,也是短時間內最無奈的。

    老爺嶺方向的中隊,在野戰中已經就讓12聯隊領教了彪悍的作戰作風。

    軍官帶頭成立突擊隊,埋伏下來自后,最后用自殺的方式,和準備突圍的日軍同歸于盡。

    這樣的部隊,在日軍中也是被當成精銳來使用的。

    加上,前期1團的武器是火力猛,射快,殺傷力強的蘇軍制式武器。在正面作戰中,和日軍作戰一點不吃虧,要不是沒有航空兵得支援,或者中隊有充足的后勤補給線的供應,12聯隊的處境想必還要艱難。

    進入山林之后,12聯隊更是用他們不擅長的山地作戰,和對手交戰。

    幾次交鋒之后,損失慘重不說,士兵的士氣也受到很大的打擊。讓對手拖住,牛島滿也無話可說。但部隊已經準備放棄山林地帶,轉而進入地勢比較平緩的縣城周圍的平原區域,可為什么12聯隊會連撤退都這么艱難呢?

    在牛島滿走進指揮部的那一刻。

    周保中正拿著電話,大聲呵斥道“一個旅,進攻只有一個日軍中隊駐守的車站,還敢說對方火力猛?給你半個小時,再拿不下來,我換人。”

    主攻的1o縱新2旅,旅長崔庸健放下周保中呵斥他的電話,拔出腰間的駁殼槍,打開槍擊,沖出指揮所,大喊“敢死營,跟我上——”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