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二一六章 泥潭
    第二一六章 泥潭

    “司令員,兩個團已經從南北兩翼埋伏好了,只等總攻起之后,從山坡上沖下山去。”李兆麟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興奮過,部隊接連大勝。這在抗聯的時期,是想都不敢想的。

    日軍不弱,伏擊沒有重武器的小隊日軍是一個很不錯的選擇。

    但這樣的作戰,并不能持久。一旦等日軍醒過來,大部隊趕到,抗聯就要想著轉移,導致雖然在前期,抗聯擁有一些根據地,老百姓也非常支持。但一直被日軍重兵驅趕,長期失去對根據地的控制,最后丟失。之后,當然是越打越弱。

    一口氣,吃下兩個偽軍旅團,在以往,李兆麟想都不敢想。即便,這兩個偽軍旅團已經傷亡過半,逃的逃,死的死。部隊的士氣也非常低落。但偽軍的訓練,還是不錯的,日軍也是派出軍官來直接指導,精銳的偽軍,部隊的高級軍官都是日本籍的軍官。

    拂曉,天蒙蒙亮。

    隨著一顆信號彈升空,三十多門各種火炮齊鳴。

    一團團火焰,在村莊中升起,要不是兩個旅團的偽軍,將村子里的老百姓都趕了出去。周保中也不會決定,用一場炮戰,來打亂偽軍的部署,尤其是,這個距離對1o縱來說非常不利。

    11師團的炮群的射程不見得能夠夠得上,但還是要最大限度的保存炮兵。

    三輪火炮齊射后,村子內迷迷糊糊的偽軍再也睡不著了,慌亂中,往屋子外面竄,這時候,山坡上的兩個團,已經沖了下來,震天的喊殺聲,在炮彈爆炸的間隙,傳到了偽軍的耳中。

    混亂,整個村子都沉寂在混亂之中。士兵拉著馬想要騎上去,軍官拿著鞭子打罵著毫無頭緒的士兵。

    僅僅十輪炮擊之后,李兆麟就命令炮兵轉移。乘著鬼子飛機沒有起飛,在法拉山上隱蔽下來,等待以后的機會。對于1o縱來說,火炮確實是他們最犀利的武器,但這種武器也時常受到了日軍的威脅。對于一個將軍來說,最憋屈的無疑是,明明炮彈夠用,但卻時常不敢將大炮用到戰場上去。

    僅僅從偵查中,周保中和1o縱的指揮層就明白,11師團控制的大炮數量過8o門。口徑比1o縱的大,射程也遠,這使得,李兆麟往往是想了又想,都在作戰之前,放棄炮兵的使用。

    這次伏擊偽軍,是要打快,戰斗時間越短對1o縱也有利。部隊要在第一時間,就將偽軍的信心擊潰。然后步兵突擊,能夠在短時間內,就對手倉促組織起來的反擊撲滅。盡快完成這次戰斗。

    步兵沖進村子的時候,很多房屋都已經著火了,受驚的戰馬在村子的土路上橫沖直撞。

    重機槍吞吐著彈藥,將一子彈,射出槍膛,密集的彈幕,讓匆忙拿著武器的偽軍毫無準備,就被打到在了地上。傷口的血,如同一個破碎的水囊一樣,往外流淌。

    炮擊的傷亡,加上密集火力的覆蓋,讓大多數偽軍都躲在了屋子內。

    也不知道,誰喊了一句“鬼子旅長死了——”

    “鬼子旅長死了——”

    忽然之間,偽軍中好不容易組織起來的反擊,在一句話的影響下,消失的無影無蹤。

    馮仲云看著一排排的俘虜在戰士的押解下,往村外走來,頓時笑道“這些俘虜就交給我吧!”

    “當然交給你,讓你這個大主任閑著,我可受不起這個損失。半個月后,我要讓這些兵補充進部隊。”周保中心情大好之下,也開了一句玩笑。

    聽著越來越密集的槍聲,從遠處傳來,周保中知道,日軍增援部隊已經出動了,站在村口的臺階上,卻的唱起了軍歌“向前,向前,向前——”

    戰士們已經習慣了,在最艱難的時候,唱著撩動心神的軍歌,沖上戰場。但在押解俘虜的時候,這種情況還是很少見。但還是跟著周保中唱起來。

    “……我們的隊伍向太陽,腳踏著祖國的大地……”

    ……

    周保中,握緊拳頭,有力的揮動著手臂。可以說,周保中這種做法是下意識的,并不存在特別的用意。不過是為了激他胸口的激動之情,但效果確實非凡的。

    戰士們整齊嘹亮的歌聲中,傳遞的是一種不息的戰斗精神,為國家而拿起武器戰斗的自豪感。

    這在偽軍中是從來沒有過的一種感受。

    自卑?很多偽軍都低下了頭,他們也自問,自己這些年都干了什么?偽軍中的死硬分子并不多,而且都在戰斗結束前,基本上都被擊斃了,貪生怕死的也有,都被和偽軍士兵分隔開來,等待他們的將是嚴格的審查,不出意外的話,這些投降侵略者的叛徒,將沒有一個會有好下場。

    “長官,我能跟著唱嗎?”一個偽軍低聲的對著身邊押解的戰士懇求道。這種為國家而戰斗的自豪感,他從來沒有體會過,反而是被日本人控制了韁繩般,木偶的人生,讓他的神經也漸漸地麻木了。

    但此時,偽軍心中那從軍為國心思,再一次被喚醒了過來。

    戰士輕蔑的看了一眼偽軍,驕傲道“憑你?也配?”

    偽軍一下子都愣住了,站在原地久久沒有走一步路。戰士不耐煩的推搡了偽軍一把“開不快走。”

    “你以為,我愿意穿這身黃皮?老子大小也是一個爺們,可東北軍走了,我們這些老百姓有什么辦法?當兵還有一口飯吃,難道眼睜睜的看著家里人一個個都餓死?”聲嘶力竭的喊聲,讓周圍的歌聲一下子被打亂了不少,偽軍倔強的盯著戰士,眼眶中有些晶瑩。

    “你一個二狗子,你還當出理由來了?想想死在鬼子屠刀下的老百姓,他們中間是否有你的親人?想想,為國家而戰死沙場的抗聯戰士,他們是否是你的同胞?在看看你,狗日的,幫著鬼子欺負老百姓,部隊要不是有紀律,我恨不得一槍崩了你。”戰士提高了聲音,顯然被偽軍激怒了。這二狗子還當的理直氣壯了,戰士頓時被氣得臉色通紅,下意識的拉起了槍栓。

    咔咔咔,一陣拉槍栓的聲音,像是被風吹過的麥田,瞬間就傳遞到了每個押解的戰士手中,氣氛一度緊張起來。

    周保中也不知道,原來一歌可以讓偽軍如此反應,無奈的笑著對身旁的馮仲云說“等不到給你找營地,教育這些偽軍了。找個地方,先安頓下來,兩天后,將這些偽軍補充進部隊。”

    馮仲云無奈道“我的活,都讓你干了,你說我這個政治主任,都讓你們給養胖了?”說完,李兆麟等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隆隆的炮聲,甚至連蛟河的日軍都現了。牛島滿放下手中的電話,大聲詢問“哪兒。”

    “應該是南崗方向。”宮崎大佐皺著眉頭,想不到次日的波攻擊,卻是由周保中起了。

    抗聯時期,周保中的厲害,不是沒有聽說過。但這次作戰從一開始,周保中,就用出了全力,這顯然是最后決戰的架勢。

    但決戰根本就不應該由周保中起,而是11師團。宮崎大佐深信,有些損失的11師團對于周保中的部隊來說,還是非常強大的。

    早上七點,派出南崗的日軍援軍回報,的阻擊部隊已經相繼撤退。

    兩個皇協軍旅團也相繼覆滅,這種情況下,宮崎也是有所準備的,連續失敗之后,皇協軍的士氣非常低落,軍官也損失比較嚴重,在牛島滿的眼中,這支部隊是不會放到日軍防御線上來的,放在鐵路北線的突出位置。顯然是想當做一個誘餌,沒想到,周保中的部隊會這么快,就現這股被孤立的偽軍,毫無保留的一口吃掉,連給牛島滿布置的時間都沒有。

    打的牛島滿有些措手不及,形勢越來越向大戰的方向展。

    這讓牛島滿非常疑惑,周保中的依仗是什么?或者說,曾一陽的依仗是什么?

    難道靠周保中的部隊,加上從曾一陽精銳部隊中分出來的幾千人,就能一口吃掉11師團。

    這種鬼話,牛島滿是不會相信的。

    事實上,牛島滿凌晨到關東軍司令部的求援電報已經回復,長春的警備部隊,日軍第2師團,已經抽調了一部分兵力,準備組成一個步兵旅團,準備增援牛島滿的11師團。

    最晚一天后,就能抵達戰場,這讓牛島滿一時間底氣十足。而且以司令官的名義來的電報中,從梅津美治郎的口氣上,已經對牛島滿已經有所改觀。這讓牛島滿心中頓時多了一些其他的想法,似乎老長官岡村寧次已經確定被任命為華北方面軍司令官。

    梅津美治郎態度的改變,很可能是對岡村寧次示好。畢竟關東軍和華北方面軍之間的關系非常微妙,在寺內壽一時期,華北方面軍一直抽調關東軍部隊,這讓當時的關東軍也非常不滿。

    可寺內壽一是貴族院的新貴,和皇室的關系也非常好。

    這讓當時的關東軍司令植田謙吉敢怒不敢言,只能捏著鼻子認了。但此時,關東軍和華北的關系越來越密切,因為他們的對手似乎都已經擺明了,就是。

    山西的八路軍,山東和兩淮的4o軍,還有就是在東北的,對外稱為民主聯軍的抗日部隊。

    三支部隊中,東北抗日武裝最弱,也最有可能獲得蘇聯的軍事援助。

    讓牛島滿沒有想到的是,在長春,關東軍司令部內,擔任決策層的幾個關東軍決策人中,正在商討牛島滿從前線來的一份,加強手段,鞏固松花江城防御的電報。

    電報的內容很簡單,就是用航空兵的運輸機,從其他戰場,調動一個聯隊左右的兵力,補充到松花江城的防御中去。用來鞏固整個東線防御,而對這份電報最感興趣的,莫過于關東軍司令官,梅津美治郎大將。

    “用軍用運輸機,從佳木斯運送一個聯隊抵達松花江城?”梅津美治郎驚訝的聽著秦彥三郎少將讀著牛島滿從蛟河來的電報。

    對于牛島滿避開蛟河的戰局,轉而關心松花江城的防御,這已經夠讓人奇怪了,但梅津美治郎似乎聽得很仔細,專注的神情,讓秦彥三郎少將不得不盡量將放慢語,讓司令官能夠在聽電報的時候,可以有一個思考的空間。

    “航空兵還有多少運輸機?”梅津美治郎詢問道。

    “28架,中型運輸機。” 秦彥三郎少將脫口而出,他原來也非常奇怪,用飛機來運送軍官,這在日軍中不是第一次,但運送一個聯隊,這對于日軍來說堅持太瘋狂了。傘兵空降作戰,也都是在研究階段。

    這方面日本的盟友德國沒有隱瞞太多,但由于技術上的原因,載重量最大的水上飛機,無法布置在交通便利的樞紐型城市。而載重量一般的運輸機,無法運送裝甲兵,這種德軍最犀利的作戰突擊兵種。

    反而只能運送士兵和輕武器,連野炮都無法運送。

    這就導致,傘兵的作用僅限于一些地域空闊,容易占領的區域。在訓練有素的德軍中,傘兵也是一個非常難訓練的兵種。尤其是空降傘兵,在投入作戰區域后,如何集結,一直是成為德國空軍中非常頭痛的問題。

    缺乏有力的進攻武器,大量散落的步兵,只能靠著有限的火力和攜帶的少量彈藥,突破可能的出現的敵人防線。而且傘兵的分布往往是分散的,這就使得在完成部隊集結之前,就可能會在敵占區消耗一半以上的兵力損失。

    這種未戰就死一半的作戰方式,在德軍中也僅僅是在實驗階段。

    加上大部分傘兵都是在黑夜降落,對部隊的集結更是增加了不少障礙。

    秦彥三郎少將作為主管作戰的副參謀長,自然知道傘兵在國際新軍事領域中尷尬的地位。不過牛島滿的意見倒是不錯,先他需要投放的部隊不過是普通的步兵,不需要專門的訓練跳傘的技能。

    在控制的機場內突然降落,只要飛機足夠,一下子運送一個大隊的部隊不是難事。

    為什么在諾門坎戰役的時候沒有想到呢?要是當時在蒙古縱深區域,成功轟炸了蘇聯機場,然后大量的步兵從運輸機運送到前線,穩固機場防御,之后大量的增援部隊進入敵后之后,開辟縱深戰場。

    這是一個新的作戰思路,在以往的作戰計劃中,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的。

    梅津美治郎頓時對牛島滿的感覺有了一個很顯著的提高,本來一直稱呼其為‘家伙’,此時已經上升到了朋友的角色“牛島君的想法,確實是開辟了一個新的作戰思路。”

    “新的作戰思路?” 秦彥三郎少將詫異道。

    梅津美治郎搓著手背,來回的摩擦著,對于年紀大了的人,總是會覺得皮膚干燥,有些癢,搓手能夠幫助血液循環,這還是醫療界得朋友告訴他的養生方法,刷刷刷的聲音在兩人的耳畔來回的響動著。

    要是換一個人,在秦彥三郎面前如此無禮,他早就背著雙手走了,但他面前的是梅津美治郎,帝國大將的身份,讓他的一再忍耐了下來,反問道“大將閣下,我很好奇,這種新的思路的作用在那里?”

    “跳蚤是非常微小的,但又異常的堅固,當然這是相對于他的身體來說。”梅津美治郎呵呵一笑道“但是跳蚤卻又是最難捉到的,因為它行動敏捷,往往能在人下手之前,就轉移到一個安全的地方。”

    梅津美治郎接著說“單純的空降兵,因為降落傘的原因,無法攜帶大量的武器。一般只能攜帶隨身武器,而彈藥,機槍等武器,都需要用單獨的降落傘來空投,風向永遠是傘兵最大的敵人。你看過英國在南亞的殖民地之后,有過什么感想嗎?”

    “建立的集鎮,都是非常分散的,步兵行軍非常艱難。”

    梅津美治郎終于點了點頭,說道“沒錯。軍事目標分散,但軍事力量相對集中,只要控制幾個后退的樞紐城市,那么對于對手來說,就像是扼住了喉嚨一般難受,只要稍微用一點力,就能至對手于死地。”

    “您是說,用截斷對手的方式,來迫使對手投降?” 秦彥三郎驚嘆道。

    “不戰而屈人之兵,牛島君對兵法的研究也非常獨到啊!怪不得,岡村君對他非常欣賞。”說出這話的時候,梅津美治郎也透露出了一絲欣慰。在二十年代之后,在日軍中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關東軍是鍍金的地方,在滿洲呆上幾年,就可以飛黃騰達,這不假,事實上,6軍中不少大將,都是在關東軍中騰飛的。

    秦彥三郎想了想,狐疑道“難道這就是這種戰術的精髓?”事實上,他連什么戰術都搞不清楚,空降占領一地,這種作戰方式,對于日軍來說,絕對是消耗不起的。

    日本一國能夠購買,和自己開的石油總量每年在5oo萬噸左右,但是運送一個聯隊從一地到兩外一地,距離在運輸機的航程之內的話,至少需要2oo噸優質的航空汽油。

    對日軍來說,這絕對不是一個能夠承受的能力。

    打個比方說,日軍能夠找到國民政府在西南的一個軍用機場。控制著制空權下,可以很快用飛機降下空降兵,對機場占領。之后用飛機將部隊運送到該區域,然后空投作戰物資。運送一個旅團的士兵,一天的消耗量,就會在5oo噸燃油之上,加上作戰所需要的物資,就能讓日軍航空兵破產。

    優質的航空煤油,本來提煉起來就異常困難。

    對日本來說,根本是消耗不起的作戰方式,雖然這種作戰方式非常吸引人,也非常有效。只要后勤跟得上,絕對會讓對手在少量兵力的打幾下,就癱瘓。

    “可是?”秦彥三郎當然是從后勤上考慮才會有這種想法。

    “帝國沒有能力負擔如此重的后勤,尤其是燃油的補充?”梅津美治郎一眼就看出了秦彥三郎的憂慮,他不過是說說,對于整個戰術來說,需要訓練,軍演,最后用一場小規模的實戰來檢驗戰術的可行性,才能定型。

    這是一個巨大的消耗,日軍是不會選擇這樣的作戰方式的。

    因為,從表面上看,這樣的一個空降旅團的資源消耗量,竟然比兩艘戰列艦的消耗都大。對于日本來說,這絕對是得不償失的。

    “你不過是看到這冰山一角。”梅津美治郎有些不滿意道,秦彥三郎的才能是肯定的,但是眼界上還是有些問題,這不是一個人問題,而是日本軍界的通病,參謀官對大局觀不夠。

    “冰山一角?”

    “是的。”

    “南下!”梅津美治郎不由加重了語氣,接著說“牛島君一定是有了一個詳細的作戰思路,但苦于沒人引介,而岡村君又在關鍵時刻,不會過多的觸動一些人的利益,所以這個人就變成了我。”

    “您是說,牛島君是支持東條英機的?” 秦彥三郎在說出東條英機的時候,絲毫沒有給這個在國內呼聲身高的將軍絲毫的尊敬。

    “現在的帝國,誰還會不支持東條?11師團是帝國唯一一個兩棲登6師團,你說他會支持誰?可惜他的計劃非常具有先見性,也正是看到了只要帝國占領南洋,才能夠滿足這種巨大的消耗作戰。”梅津美治郎不滿的說道“石原和東條是死地,只要東條上臺,那么帝國南下的作戰計劃,就已經是倒計時了。”

    “這怎么可以?” 秦彥三郎大驚,中國戰場的糜爛,讓日軍已經有些自顧不暇,華北、華中兩個主戰場,拖住了日軍7o萬兵力,關東軍也有非常大的苦難。

    南下,就意味著,要和美國開戰。

    用帝國最精銳的海軍,來對付世界上最強大的工業國家。

    “怎么不可以?海軍的那些家伙,早就盯著婆羅沙的石油雙眼冒綠光了,任何一個人只要提出,將南下作為帝國今后的戰略目標,并付諸于實施,就會獲得海軍的支持。東條這個家伙也就是看中了這一點,才決心賭博一次,可惜的是,他馬上就要贏了。”梅津美治郎是非常瞧不上東條英機的,說話自然毫不客氣。說完,嘆了口氣道“可惜啊!牛島滿的計劃非常不錯,我可以幫忙給他遞上去,這樣一來,又要得罪老朋友了。”

    秦彥三郎慌張道“大將閣下,您是說,您會幫著牛島滿,在背后支持東條英機?”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快乐街机捕鱼 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 怎么玩股票 麻将棋牌神助手是假的 在线查看股票行情 幸运农场开奖视频 甘肃11选5平台 qq分分彩是正规彩票吗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 pk10如何将100玩到一万 陕西11选5开奖顺序 吉祥棋牌手机版安装 大盘股票走势 pk10走势图d 上海天天彩选4历史开奖结果 车联网是什么项目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