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二二零章 血染東京城(4)

第二二零章 血染東京城(4)

    第二二零章 血染東京城(4)

    “空襲,快進防空洞——”

    1縱的老兵大都經歷過戰場上,日軍飛機的空襲。但是從東北擴充的兵員,很少看到過,打仗打到一半,鬼子飛機參戰的情況。天上飛機俯沖,地上大炮齊鳴,陣地上子彈橫飛的場景,無疑都是最慘厲的戰斗才會有的場景。

    4旅的陣地上頓時有些慌亂。

    有些大個士兵仰著頭,看著天上的飛機從遠處,向陣地飛來,笑呵呵的盯著飛機看,渾然不知鬼子飛機的厲害。

    日軍的飛機不稀罕,在東北不少老百姓都是有過見聞的。加上關東軍的飛機數量以前就很多,還肩負著訓練飛行員的任務。軍方創辦的飛行俱樂部也有一些。

    平時在村子上方飛過,看著就新鮮,更何況是在戰場上。

    當連長排長的都是知道鬼子飛機厲害的,日軍的飛機相比抗戰早期,也有些變化。戰斗機機腹下,也大都懸掛了航空炸彈。最輕的也是五十磅的炸彈,威力比重炮的炸彈一點都不差。

    “撇犢子玩意,找死?”

    陣地上到處都是氣急敗壞的連排長,一個個將還傻愣的戰士,一腳踹到防空壕里去。好在修建在山腹上的戰壕,背后挖個洞就能防空,漸漸的陣地上的戰士也知道鬼子飛機來者不善。

    陣地漸漸的變得空曠起來,就在邱遠征安排著人手防空的時候,鬼子的飛機就到了4旅陣地的上空。

    還在苦苦抵御進攻的日軍騎兵,大部分戰馬都受傷或者已經死了,但這些被壓著打的日軍非常興奮,高聲歡呼萬歲。只要有飛機的支援,他們就有希望,突破重圍。自從旅團長受傷昏迷之后,留下來指揮的騎兵聯隊長吉田大佐就相信,他非常有希望等到,從圖們趕來增援的邊境第6守備隊的增援。

    一舉扭轉戰場的不利局面,等到炮兵聯隊,建立穩固的炮兵陣地之后,反攻只是他的一念之間。

    沖下云霄的日軍飛機,從幾個黑點,漸漸的清晰了起來。

    邱遠征正躲在野戰指揮部內,周圍都是偽裝,又不是在陣地上,所以根本就無視警衛員的懇求,去防空洞中躲避。反而在瞭望鏡中盯著日軍的飛機,尤其是第一波攻擊。

    航空炸彈呼嘯從陣地上空被日軍飛機拋下。

    那個看似毫無威脅的小黑點,帶著度的沖力,一下子就沖入陣地土層。一陣爆炸,將整個山坡的樹木,泥土,都掀起,沖下坡地。

    轟——,接著又是轟的一聲,從日軍轟炸機上,傾斜下來的炸彈,頓時覆蓋整個東側陣地,邱遠征的心頓時被糾結在了一起。心中暗暗祈禱,希望部隊損失不要太大。口中一口一個“操蛋的小鬼子,有本事真刀真槍的過過招。”

    不過,邱遠征也是因為心中憤恨,才這么說。他也明白,有戰爭利器不用,對于任何一個指揮官來說,都是巨大的失職。

    牡丹江機場的日軍航空兵已經算是來的晚了一點,但給予4旅的傷亡肯定是巨大的。

    3架中型轟炸機,6架戰斗機,掠過戰場之后,立刻向1旅的包圍圈而去。

    邱遠征知道,這僅僅是開始,擁有大量燃油的日軍飛機編隊,一定會轉回來的。他在心中默默祈禱,希望1旅傷亡不要太大。

    不過,他也不用太擔心,1旅已經將2ooo日軍分割包圍,雙方人馬已經戰在一起,日軍飛機很快就會現這個問題。除非他們連自己人都殺,還有將所有的彈藥補給都炸毀,不然是不會扔下一顆炸彈,頂多就是用飛機上的機槍,滋擾一下戰場進攻。

    “通知各部隊,馬上組織機槍,對日軍飛機進行反擊。說什么也要給我打下一架來。”邱遠征抖了抖身上的泥土,半土工的工事,在飛機轟炸的那一刻,頭頂刷刷的往下掉東西。

    邱遠征盯著參謀長詢問道“為什么還不去?”

    “縱隊配給我們的一個防空機槍營,就部署在3團陣地邊上。1團已經做好了防控反擊的準備,只要日軍的飛機敢俯沖陣地,就找不到好。但2團已經失去了聯系,肯定是電話線被炸斷了,我已經排通信兵去2團陣地了。3團的情況有些復雜,陣地是日軍剛才轟炸最嚴重的區域,雖然已經聯系上,損失還在統計,肯定需要增援。不然,一旦被我們包圍的日軍現3團陣地的情況之后,會將3團的陣地作為重要突破口,一旦3團陣地危機,戰場就很不好說了。”參謀長梁振云忙著解釋著戰場上的情況。

    邱遠征點了點頭,道“3團的損失肯定不小。”說完,氣憤的握著拳頭揮舞了一下。

    “告訴指戰員,考驗4旅的時候已經來了。堅決消滅眼前的一千小鬼子,4旅的榮譽靠你們來捍衛。”邱遠征沒有想到從司令部請求增援,在兵力上,他本就占據絕對主動。

    加上又是突然襲擊,要是連這場戰都打不下來,4旅今后就要被當成預備隊用了。

    “旅長,您這是要?”梁振云心中明白了,邱遠征想干什么。

    對包圍圈內的鬼子,動總攻。只要鬼子的飛機一走,總攻的戰斗就算是打響了。

    “長,縱隊司令部來電。”

    “來電?”邱遠征愣了一下,狐疑道“和縱隊司令部的電話線斷了嗎?還不馬上派人去修。”

    “已經派人去查線了,王司令也知道你的性子,4旅擔任的作戰任務是最重的,一開始,日軍進攻之后,有一個日軍先前部隊,一個中隊的騎兵,從包圍圈中放走,還是縱隊的警衛營給攔住,消滅的。你老邱打仗,什么時候要過增援?”梁振云沒好氣的說。

    邱遠征尷尬的笑了笑,隨即又板下臉問“司令員在電報中說什么了?”

    “等日軍飛機回去后,縱隊預備部隊,兩個團將率先增援4旅,對日軍第3旅團動總攻。炮兵團將率先動總攻信號。”

    “好家伙,我就等司令員下命令了。”

    在縱隊各個旅長中,鄭興國的地位顯然是最高的,資歷也最老。在4o軍踏上抗日戰場,38年的進入魯西的時候,鄭興國就要被提拔成旅長了。要不是魯西戰役中,差點被日軍16師團沖破防線,部隊損失很大,被曾一陽擼下來,說不定已經在魯西當上了軍分區的司令員了。

    但是打起仗來,一定是邱遠征最不要命。作為縱隊司令員,王利要是看不透這些部下的心思,也不會被曾一陽委以重任。

    日軍九架飛機,在天空中晃蕩了一圈之后,突然從南轉向,再一次撲向了4旅的陣地。

    沒有了航空炸彈,這些日軍的飛機也不過是裝備了幾挺機槍得鐵皮殼子而已。

    陣地上,從防空洞中最先跑出來的大部分都是機槍手,到處都是呼喊聲“彈藥手,跟上——”

    “來個人,當機槍架子。”

    ……

    邱遠征驚訝了一下,從瞭望鏡中,他現,鬼子去的時候,是9架飛機,怎么少了一架。

    難道是被邢國棟那個小子趕先了,率先將一架日軍飛機打下來了?

    不過邱遠征怎么也想不到,那一架日軍飛機根本就不是被1旅打下來的,是沖上山頭,自己墜毀的。

    看著戰場上,到處都是的抗日部隊,日軍戰斗機和轟炸機,都各自為戰,找尋自己的目標。這不一架轟炸機,見一處包圍圈的結合部,打散之后,開飛機的鬼子,頓時大為興奮,嚎叫了兩句,就追上去了。

    1旅的包圍圈內,山勢要比4旅的要高一些,還有一些山嶺子,卡在周圍。

    這不,這架追得最歡暢的日軍轟炸機,一高興,完全忘了周圍的地形,等到飛行員現,飛機已經距離山嶺不多百余米。要是換上戰斗機,一個漂亮的盤旋,或者突然拉高,就能躲過去,但轟炸機笨重的機身限制了飛機做這種高難度動作。

    一頭栽進了山林中的樹叢中,隨著一聲巨大的爆炸,一團火球,就在山頂燃燒起來。

    日軍飛機編隊,正在為損失一架飛機而惱怒不已,但在1旅的陣地上,確實非常難找到機會。于是指揮官下令,往4旅的陣地撲來。在掠過戰場的時候,日軍航空兵大致了解了整個戰場的形勢,主要還是被4旅圍困的日軍騎兵進攻部隊,無法起有效的進攻。

    才導致,兩個被分割包圍的日軍一直匯合不到一塊兒。

    日軍飛機的目標,就是對準4旅和1旅的結合進攻,幫助被圍日軍打開缺口,8架日軍飛機氣勢洶洶的撲向4旅的陣地。

    早就窩著一股子火氣的戰士們,嚴陣以待,就等著給鬼子飛機迎頭痛擊。

    在作戰中,機槍,尤其是重機槍,對日軍飛機的殺傷里還是不錯的。只要在射擊距離之內,嚴密的火力網下,日軍飛機躲無可躲之下,重機槍的大口徑子彈,能夠打穿日軍飛機單薄的防護,從而造成飛機損壞。

    要是運氣好,這種損害馬上就會變成墜機。

    為了對付日軍的飛機,邱遠征甚至連他的警衛連的機槍調用了起來,都部署在制高點。

    沉悶的飛機引擎生的噪音在戰場上空響起,在包圍圈的日軍騎兵殘余部隊,也組織起來了進攻。這次,他們現,進攻的壓力小了很多,日軍指揮官吉田大佐立刻就看出了其中的機會。

    指揮失去了戰馬的騎兵,呈散兵狀,往4旅的陣地起了進攻。

    戰斗在日軍飛機抵達戰場的一瞬間,就有了微妙的變化,騎兵第3旅團,從被壓著打,眼看就要被殲滅的情況下,緩過一口氣來,組織動進攻。要不是戰馬的損失太大,讓日軍已經很難組織起騎兵沖鋒的陣容,日軍的反撲會更加的犀利一些。

    不過,吉田大佐根本就沒有想過騎兵沖擊,因為騎兵聯隊的進攻,一直是仰攻,騎兵的目標太大,很容易成為步槍的靶子。僅有的戰馬,是需要在戰場最關鍵的時候使用,一旦占領了對面3團的陣地,那么騎兵將作為迂回兵力,順利跳出戰場,這才是吉田大佐最大的依仗。

    天上的飛機,一點點的壓迫著4旅的火力點。

    這讓吉田大佐的信心頓時膨脹了不少,拔出自己的指揮刀,將攻擊箭頭,對準了兩股日軍的結合部,3團陣地。

    面對瘋狂的日軍,雖然陣地上的機槍,都已經拿出去防空,只能依靠步槍和手榴彈的進攻。但是戰士們,立刻就現,有一種武器,能夠非常好的替代機槍,在近距離的作戰中,揮很大的效用。

    蘇聯的沖鋒槍,沙的存在,頓時讓日軍的進攻化成泡影。

    吉田心中非常焦急,就他腦中的知識,飛機可以在戰場上至少停留1個小時以上的時間,支援騎兵第3旅團。一旦飛機燃油用盡,只能返航的時候,那么就是關東軍騎兵第3旅團覆滅的時候了。

    牡丹江的機場雖然離戰場很近,但回去、加油、裝配彈藥,然后再升空抵達戰場,沒有一個小時的間隔,是不可能的。

    一個小時?

    半個小時都不行,吉田大佐明白,對手的炮兵陣地還沒有出現,應該就在周圍,一旦等帝國飛機離開之后,對方全力進攻之下,騎兵第3旅團只能成為歷史。

    想到這里,吉田大佐拔出戰刀,嘶啞的吼叫道

    “進攻——”

    在日軍的作戰中,不計傷亡的進攻很少見,不過吉田大佐顯然不得不這么選擇。旅團長昏迷,不醒人事。作為戰場的最高指揮官,他不得不肩負起這種責任。

    一百多日軍,在沒有接近3團陣地的時候,就已經潰散不已,根本無法組織起來有效的沖鋒。這讓吉田大佐非常擔心。

    好在,帝國的飛機,終于趕來增援了。只要天上的飛機,能夠在3團的陣地上空壓制著,吉田相信,下一波進攻一定會拿下對方的高地,從而讓第3騎兵旅團出現一線生的希望。

    6架戰斗機,脫離編隊,分散開來,從兩個方向,往3團的防線猛撲下去。

    吉田大佐用力的握住了戰刀的刀把,戰場的局勢能否改變,就看這幾分鐘的進攻了。突然,吉田大佐的瞳孔像是凝固了一半,漸漸的渙散,3團陣地邊上,兩側陣地中,突然上百挺機槍,對準的猛撲下來的日軍飛機,張開了一個令人恐懼的彈幕。

    坐在飛機中的日軍飛行員是非常有言權的,因為一剎那的時間,他們和他們的飛機,就像是置身于冰雹區一樣,動機的轟鳴聲在此刻都被掩蓋了。子彈打在飛機上,出叮叮咚咚的聲音,讓日軍的飛行員也是脊背寒。

    1縱的一個防空機槍營,4旅的四個機槍連,頓時將3旅陣地上方的空間都禁錮了起來。

    作為主力部隊,是要被送上主戰場的,沒有一點防空能力怎么行。

    要不是,2o的防空機炮太重,攜帶不方便行軍,1縱的反擊還會更加的犀利一些。即便這樣,火力網中的6架日軍飛機,其中兩架一下子將是打斷了脖子的大雁,失去了控制,歪歪斜斜的一頭撞下地面。

    在動機沒有故障,飛機沒有散架的情況下,這只能是日軍飛行員被穿過機身的子彈擊中,失去了意識。

    轟隆,轟隆。

    接連的兩聲爆炸,就像是打在吉田大佐的中樞神經上,將他所有的豪情都一下子打入了地下。

    每一擊中日軍飛機的機槍子彈,都像是一把小尖頭錘一樣,打在了機身上,敲開一個小洞。螞蟻多了也能咬死大象,更何況是大口徑的機槍子彈呢?

    日軍的戰斗機根本就不敢在3團的陣地上空停留,立刻穿過了火力網,掙扎的往外逃去。

    就在沖破機槍布置的火力網的之后不久,一架日軍飛機著火。日軍飛行員,在戰場上空突然跳傘,飛機也在不久之后,在空中化成一個火團。這極大的挫敗了騎兵第3旅團的士氣,一場老鷹抓小雞的游擊,頓時換了個個。兩架準備俯沖,動第二波進攻的日軍轟炸機,第一時間就拉轉機頭,在天空中緩慢的盤旋之后,脫離戰場。

    扮演老鷹的日軍飛機,一下子,損失了3架戰斗機,和1架轟炸機后,立刻脫離戰場。

    倉皇向北逃竄,向牡丹江機場而去。留下了日軍第3旅團的進攻梯隊,頓時被沒有了空中壓力的3團打了個措手不及。

    一百多號鬼子,在本來以為必勝的進攻之路上,倒在了血泊中。

    日軍飛機一走,在指揮部的王利頓時開懷大笑。

    打下日軍的3架飛機,這個戰果不算大。這個時期,一架飛機的價值有多少,全金屬的飛機,也不過十萬大洋左右。日軍損失的不過是4架飛機,遠遠沒有他們一個大隊的士兵被殲滅來的大。

    但是,王利知道,日軍吃了這么一次虧之后,直到第二天,1縱將不會再遇到日軍的空襲了。

    這絕對是一個好消息。

    拿起電話的王利心中頓時一陣輕松,給我接炮團。

    “現在是下午235分,命令下午3:oo,炮團率先對日軍騎兵聯隊起進攻。”

    從縱隊司令部內,一個個總攻命令下達了下去。

    一場伏擊戰,終于在打了近5個小時后,接近尾聲……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