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二二四章 血染東京城(8)

第二二四章 血染東京城(8)

    第二二四章 血染東京城(8)

    關東軍第6守備隊的頑強,是讓邱遠征也沒有想到。

    阻擊的2個新兵團已經退下去休整,但跟上來的4旅的3個團,王利甚至將戰役預備隊,兩個主力團都調上了前線。但兩個小時后,天色漸漸的暗下來了,可日軍固守的包圍圈依舊在反擊,戰斗一度膠著。

    只要等到天黑,一旦停戰下來,部隊將再也無力在短時間內消滅這股日軍。

    2ooo日軍,說多不多,少也不少。

    整個1縱,主力旅參加了伏擊關東軍第3騎兵旅團的戰斗,5個小時的戰斗,讓戰士們已經疲憊不堪,加上包圍關東軍的增援邊境守備部隊的2個小時戰斗。

    王利可以想象,只要停火的命令下達后,戰士們累的連站著都能睡著。根本阻擋不了日軍的突圍。

    而且,日軍增援部隊雖然也持續了4個小時的高強渡作戰。

    但只要日軍指揮官鐵了心要突圍,肯定還是有體力的。只要他們行軍5o里,到下一個車站,就能夠從容的獲得補給和休整的機會。一旦如此,1縱的背后,將永遠跟著這么一個刺客。

    邱遠征正低著頭,在臨時指揮所內,忍受著王利的咆哮“兩個小時,你是干這么吃的,一萬人打兩千小鬼子,都沒有解決戰斗!”

    “司令員,戰士們都太累了,你看一個個都要站都站不穩了。我們雖然包圍了小鬼子,但鬼子已經建立了陣地,野戰的話,會讓部隊承受更大的傷亡。”邱遠征負氣的回應,干脆自個蹲在指揮所的角落里,神情顯得有些落寞。

    “你……”王利手指著邱遠征,大吼道“你以為我想。作為一個指揮員,我也知道戰士們都是好樣的,我的心也不是鐵石做的!但這個犧牲我們必須負,這個犧牲我們1縱必須承受。即便這次戰役,打光了所有的家當,我這個司令,大不了去當兵,或則干脆,在戰場上光榮了。但是如果我們因為沒見殲滅眼前的這兩千小鬼子,導致野司整個戰役失敗。不但北滿解放區3oo萬老百姓將重新要對面兇惡的鬼子,死的可就不是你我了,而是千千萬萬手無寸鐵的老百姓,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邱遠征激動道。

    “當年我們過江的時候,紅4o軍,從軍長上下,那個不是急行軍三天,然后投入戰斗的?3天穿過秦嶺,這個奇跡,我敢說,現在還沒有那支軍隊越過我們,你也是當年從紅軍一路走過來的,別說你不知道。當年曾總,就是累的睜不開眼了,也不用皮帶綁著脖子?拴在馬鞍上,跟著隊伍,他額頭的傷疤是怎么來的?那是用腦袋,磕在石頭上,撞出來的。曾總不體恤戰士們嗎?不是,不然他的馬也不會給輕傷員騎了,但是戰機不容易我們有更多的選擇。把這件事情告訴給戰士,我知道戰士們都是可以理解的。”王利說著,火氣也不是那么大了。從兜里摸出了香煙,給自己點了一根,猛然吸的太猛了,嗆的他連眼淚都快下來了。

    “可是?”

    “什么可是?”王利問道。

    “夜戰雖然我們也擅長,但交戰中,往往會出現遺漏,日軍想要突圍,總能找到辦法。日軍的陣地又比較大,很難在沒有日軍確切動向之前,就遏制住日軍的突圍。”邱遠征的話算是軟了下來,不過心中的擔心一定都沒有降低。作戰中,突圍是常事,紅軍經常做,4o軍也不少見,遇到比自己強大的對手的時候,打不贏,就沒必要作無畏的犧牲。

    “讓我想想……”王利在指揮所里踱步,走了一陣之后,他拿起電話,要到了后勤。讓后勤的人馬上從繳獲的日軍武器彈藥中,尋找曳光彈,只要找到這種彈藥。

    每隔三分鐘打一,整個戰場上就會通明。

    讓敵人無法隱秘,就在進攻的間隙其間,王利又命令的炮團,對日軍征地覆蓋攻擊,給下一波進攻做好準備。

    日軍陣地上,山崎中佐有些狼狽不堪,但卻是異常的興奮。在擊退又一次1縱的進攻之后,雖然疲憊,但卻是和部下有說有笑的,像是馬上就要受到嘉獎一般。

    在看來,夜晚馬上就要到來。他的士兵已經非常疲憊了,但對手也好不好那里去。

    一旦進入夜色之中,山崎就不用擔心。反而更加擔心的應該是1縱主力部隊,面對這支小部隊,野戰無法指揮整個戰場,只能各自為戰。他的兩個大隊的步兵,隨手都從1縱的包圍圈中沖出去。

    而1縱必須要嚴守整個戰場,到時候,就是山崎中佐的機會,但突圍?

    他現在并沒有這么想,表面看突圍是山崎中佐最好的選擇。但卻是關東軍最無奈的選擇。梅津美治郎希望第6守備隊的部隊能夠保存下來,一直拖住1縱,為他籌集部隊創造時間。

    夜間突圍,是在軍事上最常用的。

    對于日軍來說,對他們更加有利,因為周圍的地勢平坦。日軍根本就不存在,需要選擇大路,這讓日軍的突圍的把握更多了。

    對日軍來說,還有一個選擇,就是守住包圍圈,堅守到天亮,關東軍航空兵出現,不但空投可以獲得補給,而且戰斗機和轟炸機可以作為最強大的殺傷武器,對1縱造成更大的傷亡。

    在日軍指揮官看來,突圍是一個選擇,但堅守更加有利。

    山崎已經通過守備部隊,將情況上報,這次他面對的不是第4軍的司令部參謀。而是關東軍司令部的作戰參謀課,這讓他一下子底氣足了很多。面對進攻的間隙,他甚至向司令部宣誓,戰至一兵一卒也不后退,第6守備部隊就是全部戰死,也要拖住1縱主力,為關東軍大勝做最鋒利的刀鋒。

    山崎的堅持,讓關東軍司令部看到了希望,在11師團沒有回防之前,就將這支曾一陽的精銳部隊拖垮。

    “司令員,找到了。鬼子的曳光彈,有十幾箱,用到天亮都不會斷頓。開始的時候,戰士們還以為這是鬼子的毒氣彈,放在一邊,連看都不敢看,好在來了縱隊的劉文書懂日文,幫著我們把東西找了出來。”

    “好,太好了。老谷,戰后一定要給后勤的同志記全體二等功。”

    “這咋行?戰士們在前線流血,我們不過在戰士們繳獲的物資里翻了一翻。司令員,這可使不得。”

    “你就別堅持了,有了這寶貝,對面的小鬼子就活不到天亮去。1縱就能在天亮之前,從寧東轉移,這不是挽救了一個戰士的性命,而是千百個戰士的性命。”王利激動的拍著彈藥曳光彈的彈藥箱,這下他可終于放下心了。

    “我再去找找,小鬼子的物資里肯定還有。不過前期搬運的時候倉促了一些,彈藥都有些雜亂。”說完,軍需部長就要去召集人手。

    說話間的功夫,邱遠征跟著政委胡天衡跑了過來,呼吸有些喘,一定是一個陣地,一個陣地的去宣傳。不過從兩人的臉色看,已經不用擔心,戰士們會有不良情緒了。

    “戰士們的斗志高昂,立志要向老紅軍學習。戰士們連飯都拒絕,說要打完仗,再吃。”胡天衡興奮的說道,政治工作做起來如此輕松,一個是大部分戰士,都是東北籍的戰士,跟鬼子有血海深仇。

    而從關內帶來的戰士,都是老戰士,戰斗意志,覺悟都很高。

    “司令員,日軍已經在生火了。”邱遠征從遠處的幾點火星,看到了日軍的行動,這個時候動進攻,一定會讓日軍有一陣的倉促。突擊部隊也容易突破,只要順利分割鬼子部隊,就能在短時間內就解決戰斗。

    王利也不多話,拿起電話,接通了炮兵陣地詢問“1o分鐘后,打第一可曳光彈,炮兵馬上要找準目標,對日軍在生火的周圍打擊,配合步兵進攻,每一個炮排都分散到營一級作戰單位,配合攻擊部隊,對日軍火力點的殲滅?”

    “日軍生火的地方越來越多,看來鬼子肯定以為我們不會進攻,才這么大膽。要么就是激怒我們,不過鬼子的兵力不足,不可能設置圈套。”邱遠征盯著幾處日軍的生火點,漸漸的也看出了一些端倪。

    “好馬上命令個團,準備在炮兵起攻擊后,立刻對日軍動總攻。”王利想都沒想,就決定用總攻來殲滅這股敵人,這樣不但能夠一鼓作氣拿下所有的鬼子,也為大部隊轉移做好準備。

    咻的一聲,從一門迫擊炮中,一顆曳光彈沖上天空,漸漸的越升越高,劇烈燃燒的鎂鋁合金,在催化劑的作用下,懸掛在高空,就像是掛在天空中的小太陽。不但把整個戰場都照亮了,也給鬼子的滅亡之路留下了最后的一片慘影。

    日軍中誰也想不到,1縱會使用曳光彈。

    因為這都是日軍的慣用的伎倆,夜襲時會使用曳光彈,為了更方便找準進攻方向,好協調攻擊。但也防守的時候,也會使用曳光彈,就是讓想偷襲的對手,暴露目標。

    不過,這次暴露目標的是日軍第6守備部隊。

    “不好。”山崎中佐,一手拿著指揮刀,低頭的時候,能夠清晰的看清刀把上的紋路。盤坐在地上,跳了起來,對著周圍擠成一堆,準備吃飯的士兵大喊道“全部隱蔽,進入防御陣地。”

    有日軍士兵茫然的看著天上的曳光彈。這在日軍中很常見的戰術,用曳光彈戰場,讓敵人無法接近。對于兵力較少,火力強大的日軍小部隊,這種戰術往往能夠杜絕對手的偷襲。

    但這次,注定要讓這些日軍猜錯了,因為曳光彈不是山崎中佐命令射的。而是1縱的陣地上升起的。

    有從1縱炮兵陣地上,射而來的炮彈,一炮彈都精準的對準了日軍的火堆。被擊中的火堆,前一刻空氣中都是飯菜的香味,但此時,全被血腥味和的硝煙味所淹沒。

    “機槍掩護,吹沖鋒號——”

    “沖啊!殺啊!”

    山崎中佐做夢也想不到,在天色剛剛黯淡下來之后,1縱起了總攻。這次不計傷亡的戰斗中,1縱根本就沒有分主攻和預備部隊,能上戰場的戰士,都沖上了戰場。

    山崎中佐頓時置身于被重圍之中,四面受敵。

    這種意外的結果,讓他一時間轉不過彎來,心里一個疑問一直考較著自己難道他們就不會累嘛?在和第6守備部隊交戰之前,1縱的主力部隊可是和騎兵第3旅團打了近5個小時。

    要論體力,他的士兵一定要比1縱更加好一些才對。

    周圍沖天的喊殺聲。讓他一時失神,僅僅一個照面,他在陣地外圍設立的機槍火力點,就被消滅了三分之一。堅守已經不可能實現,但撤退更是沒有希望,因為,外圍陣地馬上就要失守。這個時候,突圍,只能被當成過街的老鼠,連包圍圈都沒有趕出去,就會被打死。

    “瘋子!全都是瘋子!”山崎中佐渾身顫栗,也不知道是氣的,還是嚇的。但1縱給他的震撼,絕對也不小。他手下的士兵,參戰兵力雖然不多,但戰斗強渡絕對弱于1縱伏擊第3騎兵旅團。

    連一向吃苦耐勞的北海道士兵,都無精打采的,拖著疲憊的步伐,跑進戰壕,準備反擊。

    但周圍的中隊的吼聲,已經讓他們麻木的心臟顫抖了。差距,士兵素質之間的差距本來就不應該有的,即便有,也是皇軍占據絕對優勢,可是現在,中隊爆出的士氣,根本就不像是在打一場艱苦的陣地殲滅戰,而像是在閱兵時的歡呼。

    “沖啊!——”

    “殺鬼子——”

    “給鄉親們報仇——”

    ……

    各種各樣的呼喊聲,匯聚在一起,如同海嘯般向日軍襲來。在外圍陣地的日軍,在面對如此瘋狂的對手的時候,猶豫了,遲疑了。就在他們神情惶恐之間,一把把刺刀,已經逼近他們的胸口。

    “閣下……”電臺兵在山崎身后緊張的喊道。

    戰場上到處都是中隊的喊殺聲,電臺兵的喊聲并不真切,但山崎中佐卻意外的轉過身體,回頭看了一眼電臺兵。

    “曹長(上士軍銜),野原亮,你有沒有害怕?”山崎中佐的問話非常突然,根本就不是野原希望聽到的。司令部的電臺,已經用話筒開始交流了,對于突如其來的進攻,山崎中佐也是準備不足。

    野原亮后退了一步,額頭上亮晶晶的,他也明白死亡已經距離他不遙遠。他甚至想著舉著雙手,跑出去向中隊投降,但是看到山崎中佐右手緊緊的握著戰刀,野原知道,如果他說一個不字,等待他的將是自己長官的軍刀。

    “不……不怕……”

    “很好,現在我命令你,向司令部喊話。我說一句,你再說一句。”

    “好的。”

    “尊敬的總司令官閣下,關東軍第6國境守備隊,步兵指揮官,山崎一木前線戰報……”

    “……晚7:3o分,中隊對我部起瘋狂進攻……”

    “……天皇陛下萬歲——”

    ……

    在電臺關閉的那一刻,山崎的刀刺入了野原的心臟。抱著野原抽搐的身體,山崎的淚水從消瘦的臉頰上流淌了下來,瘋狂的喊到“我不能……我不能讓我的士兵成為俘虜,向支那人投降……”

    在山崎中佐呼叫的另一頭,后宮淳在牡丹江城;梅津美治郎和關東軍一眾高官,在長春;默默的傾聽著一個中級指揮官,從前線來的決死電報。

    僅僅在轟炸才過去兩個多小時,山崎中佐指揮的部隊就遭到了毀滅性的進攻。

    這場戰斗結束后,預示著關東軍在牡丹江城以南的區域,徹底失去控制。至少在牡丹江大橋修理好之前,關東軍將失去經該地區的戰略優勢。

    這種結果,讓梅津美治郎有種無力感,一再的失利,很多都不是他的原因造成的。牛島滿動蛟河進攻,他也默認的,但這沒有錯。關東軍在此之前,根本就沒有找到曾一陽主力,決戰不僅僅是關東軍司令部所希望的,也是底下的將士所期待的。

    “命令敦化守軍,全城警戒。”

    “命令牛島滿中將,11師團44聯隊退守敦化,依托現有防御,準備阻擊來犯之敵。”

    “督促吉本貞一中將,特遣支隊,在明天天亮之前,一定要和11師團會和,前后夾擊周保中部,擊潰其部。并駐守該地。”

    ……

    梅津美治郎在戰役指揮中很少插手,這是因為他站在戰略的高度,眼中看到的是整個遠東局勢,而不是滿洲的一省一城。但這次,他卻不能再等參謀部指定作戰方案了,直接插手作戰指揮。

    留下了一群忙碌的部下,梅津美治郎拖著疲憊的身體,他身體上的傷痛襲擾著他的行動。不過,他還是咬著牙,堅持的走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剛剛關上門的一剎那,就坐倒在了門背后。

    就聽得,門內咣當一聲,衛兵輕聲的在門口呼喚“將軍閣下。”

    “我沒事。”梅津美治郎揮了揮手,即便沒有人看到,他也毫不在意。似乎,不動用手,他就沒有力氣說出話來似的。

    曾一陽的目標太明確了,對于梅津美治郎來說,仗打到這里,他要是再猜不到,曾一陽的想法,他就太失敗了。

    11師團不過是一個誘因,是一個導致關東軍可能生潰壩的關鍵性因素。曾一陽的胃口,絕對不是11師團能夠滿足的,真正的后手,是在11師團被殲滅之后。

    “曾一陽,我不會讓你得逞的!”梅津美治郎低聲的怒吼著。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