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二三一章 小南溝殲滅戰(上)

第二三一章 小南溝殲滅戰(上)

    第二三一章 小南溝殲滅戰(上)

    正在國內為東北抗日部隊,收復失地,高聲歡呼的時候。

    華北戰場,八路軍也開始了一場規模宏大的交通線破襲戰,目標就是河北和山西兩省,日軍控制的鐵路和公路沿線。抗戰一來,規模最大的敵后破襲戰役已經拉開了幕布。

    在東北,曾一陽懸著的心,也漸漸地放了下來。

    前期作戰,擔負著巨大的壓力,自從關東軍進攻開始之后,曾一陽時刻都在擔心,因為自己的失誤造成東北大好的抗日局勢的變化,讓好不容易開的解放區,斷送在他的手上。

    陳光的到來,讓他解除了這種危機。

    從關東軍兵力的調動來看,陳光的數萬大軍,至少吸引了日軍三個師團的兵力。

    但是關東軍也沒有動區域圍剿,而是在遼寧和吉林一帶,依托地形布防。防止陳光進入遼寧和吉林腹地。

    越來越多的關東軍兵力被節制,這讓關東軍司令梅津美治郎面臨兩難的境地。而前期,華北方面軍答應的兩個師團的增援部隊,也因為山西戰場的突變,華北方面軍食言了。

    在國內,倒是每個師團都有一些留守部隊,幾年來,當年的精銳留守部隊早就沒了蹤影,反而留下的都是一些新兵。剛剛從民間征召的士兵,訓練兩三個月,看當憲兵部隊的資格都沒有。

    更不要說,送到前線作戰了。

    東條英機倒是非常熱心,在國內到處演講,不斷的夸大所面臨的困難。新兵的士氣也被他動不動以死來宣誓的做法,給調動了起來,組建三個師團的兵力,進入滿洲看似可行,但處處是危機。

    可梅津美治郎對此非常反感,他知道,關東軍面對的對手,有多么難纏。

    以老兵和訓練一年多的新兵組建的7o聯隊,面對一支小部隊的陣地戰,打到最后,聯隊長自殺謝罪,這是新兵能夠面對的嗎?用列隊來殺死對方嗎?

    添亂,這無疑是給關東軍添亂。

    不過,梅津美治郎也沒有指責,東條英機的狂熱情緒,潑不得冷水。知道這個家伙總是一副一本正經的樣子,沒幾句話,就要將昭和都帶出來,跟他這種腦子里,天老大,皇帝老兒,自己將就著當著老三的狂人,任何正常人都和東條沒有共同語言,除非瘋子對瘋子,傻子對傻子。

    放棄了對三江地區的控制后,關東軍在該地區僅僅預留了一個師團的兵力。

    這已經夠懸的了,但陳光的出現,讓關東軍不得不謹慎,這個對手不比曾一陽好對付多少。從華北方面軍,第2軍的情報來看,越是艱難的作戰,陳光打起來就越是漂亮。

    似乎,壓力總是能夠讓這個從農田走上戰場的將軍,爆出不一樣的戰力。

    對于此時的關東軍來說,好消息也有,但并不那么明顯。至少,關東軍一直在南滿的軍事行動可以告一段落了,自從楊靖宇部北上之后,南滿的抗日武裝在去年的圍剿中,幾乎被關東軍全部剿滅。

    而對于關東軍來說,北方擁有的資源和工業能力,根本和南滿無法比擬。

    長春、吉林、奉天、大連等地,都是關東軍控制下的重大的工業城市,煤礦,鐵礦的儲備也非常豐富。人口眾多,工廠林立,幾乎占據了滿洲8成以上的工業產值。

    松花江以北的區域,工廠不多,主要還是資源掠奪。

    從戰略上來說,和南滿根本無法相提并論。保住了南滿,關東軍也就保住了根本,從這一點來說,梅津美治郎的主要戰略目標還是應該定在蛟河一線的作戰中,而不是北線松花江的防御上。

    畢竟,防御一條狹長的鐵路線,要比防御一條大江要輕松的多。

    加上從朝鮮抽調的兵力,梅津美治郎并不擔心,陳光會一頭扎入吉林,用用一場軍事賭博來決定最后的勝負。

    “司令員,好笑消息。日軍南下了。”謝維俊神清氣爽的摸樣,一身的輕松。這幾天,每天都能收到好消息,像是一個報喜鳥一樣,準時在給曾一陽傳遞著好消息。

    正好是大清早,曾一陽拿著一個破碗,右手握著一個掉了只剩下幾小撮豬鬃的牙刷,正在刷牙。滿嘴的白泡沫,伸長著脖子,來回的晃動著。吐掉口中的漱口水,曾一陽從警衛員那里接過毛巾,擦了擦嘴,才問“有沒有將消息傳遞給陳光?”

    “剛接到,就給他了。不過我倒是不擔心,只要關東軍無法抽調足夠的兵力,我們在蛟河就有更大的機會圍殲日軍11師團,一旦這場戰役打完之后。關東軍也就成了一個軟柿子了,想怎么捏就怎么捏。”謝維俊輕松的口氣,并沒有將關東軍在其他區域的作戰部隊當會事。

    曾一陽接過一碗粥,喝了一口,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問“來一碗?”

    “不,我吃過了。”

    “野菜粥,昨天警衛班在林子里挖到了幾筐天麻,大補啊!”曾一陽笑瞇瞇的說道,野菜粥還是很香的,加上玉米,非常有嚼頭。

    謝維俊沒好氣的看了一眼曾一陽,說“你就吹吧!什么東西都大補,那解放區的老百姓都補大了?就你那二把刀的中醫水平,也就是看過一兩本偏方的小冊子,我可告訴你,天麻可不能亂吃。”

    “有講究沒有?”曾一陽湊上前去,臉貼著謝維俊,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在他看來,純天然,沒農藥野生的東西,只要能吃的都和補藥差不多。活在一個好時代,連頭痛腦熱都沒幾個。

    “別的我不知道,你碗里的東西,在我老家,逃荒的時候才吃。”謝維俊語不驚人不罷休道。這年頭,什么好東西都比不上大米白面養人,也就曾一陽的性子,喜歡淘換些別人看不上的東西。

    “逃難的事實才吃?”曾一陽微微一愣神,心說你們老家逃難的也真夠幸福的。

    他也知道,在這些問題上,根本就說不過謝維俊,要說山里能吃的東西,謝維俊可是如數家珍,而曾一陽自己呢?要是自己挖,自己找,沒三天,準能把自己毒死不可。

    “對了,剛才說到哪兒了?”曾一陽咧嘴一笑,一片菜葉子貼在門牙上,看上去親和了不少。

    謝維俊搖著頭,心說要不是你岔開話題,能說到吃的東西上去嗎?不過他也知道,這幾天曾一陽的壓力小了不少,才會這么說。不然,就前幾天的樣子,曾一陽準是一副不茍言笑的樣子,少了一些親和力。

    “對了,不能在讓25師團在三江地區蹦跶了,也該收網了。命令張吉海將25師團的主力,盡量向青黑山一帶吸引,3縱出兵鶴立。”曾一陽一口將碗底的粥喝完,一邊對謝維俊囑咐道。這時候,在抱著3縱已經沒有意義了,是時候,將日軍25師團干掉。再給關東軍添一把火,進一步分散其兵力。

    “好是好,不過要是25師團沒有反應呢?”

    “那么就在鶴立將他的一個14聯隊吃掉。省的老劉再在3縱做思想工作了。這樣一來,桑原四郎想不救援也不行了。到時候,就給他來個中間突破,兩邊夾擊,徹底在7月上旬,徹底恢復三江地區的生產。為保證今年糧食豐收打下基礎。”曾一陽當然不會將只有兩個聯隊的25師團看在眼里,心中冷笑,佳木斯和鶴立可不是這么好占的,不付出點代價,這么行。

    他就是要讓梅津美治郎知道,不請自來,連份禮物都不送給主人。當主人的也不是好惹的,可就自己動手了。

    “電令王利,盡快趕赴蛟河,給3旅準備一個新兵團的兵力,補充戰損的部隊。”

    想到3旅,曾一陽心中就有些痛心,本來,在戰役過后,他還準備擴編3旅,將其編成一個師,防御松花江下游沿岸。但在作戰中,這個旅的兵力損失非常大,短期內,想要擴編已經不現實了,只能維持現在的兵力部署。

    1o縱分出一部分部隊,在天門嶺阻擊關東軍增援部隊,雖然打艱苦。

    但在山地作戰中,日軍第2師團的進攻部隊,也非常不利。兩軍都是在在互相爭奪一個個高地。這場戰役,打的就是一個耐心,為圍住了日軍11師團,就已經占據了戰略主動。

    看似曾一陽手中一半以上的兵力已經被拖在蛟河一帶,但對于他來說,局面從來沒有這么好過。

    外線作戰的日軍,因為有了顧及,再也不能像一個多月前那樣,毫無顧忌的行軍,進攻。

    圍住了一頭兇惡的狼,但震懾的可是一頭猛虎。

    除了1縱,比預計的抵達蛟河前線的時間要晚了一些,都是因為,在敦化失守之后,牛島滿命令沿線的所有部隊固守待援,建立堅固的陣地,抵擋1縱北上的步伐。

    于是,從敦化到蛟河,沿線的一個個鎮子,都成了11師團留守部隊的堡壘。

    攻克每一座城鎮都花費了大量的經歷。加上部隊連續作戰,導致士兵體力下降。

    王利無奈之下,比原定計劃晚了兩天才趕到蛟河境內,但面前的兩個大村鎮,還是橫在3旅和1縱的中間。就3旅來說,兩個團的兵力,已經抵擋了日軍至少兩個聯隊的進攻2天,無力再派出增援部隊,接應1縱主力。

    所有的困難,只能靠著1縱自己解決。

    夾皮溝,太平嶺一帶,3旅陣地。

    鄭興國再一次接到了2團陣地上的電話,日軍在獲得空中補給之后,再一次動了對2團進攻。攻勢非常猛烈,鄭興國拿著電話,說“我給你再派一個連的兵力,陣地必須在2團手里,一定要堅持到明天下午,縱隊主力抵達。”

    “是。”電話那頭,而團長許胡子高聲回答著,就這一會兒的功夫,日軍的炮火就又一次進攻了。密集的炮聲,在電話中清晰地傳道了鄭興國的耳邊,這讓他非常奇怪。

    “鬼子的大炮都連著打了三天,這會功夫,難道就沒有斷頓的時候哦?”鄭興國自言自語道,合計著不應該是這樣的結果。按理說,這會功夫,鬼子應該收縮兵力,雖然拿下太平嶺和夾皮溝,對11師團有很大的好處。

    這塊區域,兵力施展不開,只要鬼子占領這這片區域。那么就能從南線抽調兵力支援北線。

    這對于11師團來說好處很多,但進攻了3天,馬上就要等到縱隊主力抵達,這會功夫,鬼子再進攻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再說,鬼子的后勤被截斷,所有的補給只能靠著空中。關東軍每天從天上飄下來的降落傘有多少,鄭興國也不是傻子,大致的數量還是知道的。而且,3旅戰士,才繳獲了一個被風刮到3旅防區的降落傘,里面竟然連罐頭,白面都有。

    說明,日軍11師團連食物都已經告罄,需要靠空中補給。

    章武強想了想,突然抬頭道“鬼子會不會是想要突圍?”

    “突圍,往哪里?”鄭興國突然警覺,不過說的話連自己都笑了。要是想要突圍,必然是往北了,往南,這不是自投羅網嗎?但是往北突圍,用得著像是吃藥了一般,動如此大的規模的炮擊嗎?

    難道突圍不需要用火炮?

    “1團在什么位置?”

    從蛟河北岸,好不容易才渡河成功,王躍帶著1團主力部隊,又是穿山越嶺的,還沒有趕到戰場,這把他急的,跟丟了魂似的。

    “剛剛抵達小南溝,五分鐘前通的電報。”曲向東在地圖上一指1團的位置,頓時讓鄭興國眼神一亮。

    11師團的對南線的進攻非為兩個階段。

    敦化沒有失守之前,主力步兵安置在南線,想要打通南下增援敦化的作戰。

    可敦化失守之后,立刻抽調了兵力,往北線布置。南線就一個聯隊的兵力,過炮兵倒是沒有撤走,這就奇怪了。

    鄭興國摸著鼻子,若有所思的站在地圖前,這一年多以來,繳獲的地圖都是地圖。比東北軍時期的民國地圖不知道要好了多少,漸漸的也有些看習慣了。

    “這就對了,命令1團,在小南溝一帶隱蔽,鐵路就別去管他了,就給我看好公路。讓偵察部隊,在這片區域找準伏擊地點,今天晚上,全團給我埋伏在公路邊,打一場伏擊戰。確定之后,上報旅部。”鄭興國用力的點了點頭,差點被小鬼子騙了,要不是章武強提醒。等到明天,非氣的他吐血不可。

    給小鬼子壓著打了3天,最后,還給炸了一通。

    小鬼子說走就走,這怎么行?

    鄭興國唏噓的想著,要是1團兵力差點,伏擊一下,估計也能從11師團身上撕下一塊肉下來。但要是部隊多一點,這仗就有轉機啊!

    “你們猜猜,1團現在有多少兵力?”鄭興國環視了一下周圍,突然問道。

    曲參謀長是最保守的,當然是按照最保守的估計,想了想說“石溝一戰,1團損失是最大的。撤退的時候,一定會損失不少重武器,雖然前段日子,山地作戰,打了鬼子一個措手不及,應該有些繳獲。”

    “說了半天,你還沒說1團到底會有多少人,磨不磨嘰呀?”鄭興國打斷道“我猜想應該和戰前差不多,12oo人左右,在老爺嶺補充5oo人應該不成問題。加上這里的兵源素質好,打上幾天小型的伏擊戰,都能當大用。要是團滿編,鬼子可就要倒霉了。”

    “打槍都不用教,這樣的兵源,真沒的說的。干脆,以后3旅就扎根在蛟河得了。說不定,一年之后,3旅出天門嶺的時候,就是一個縱隊的兵力了。”

    “算了吧,蛟河一共才多少人。我看出來了,就山里的村民都是獵戶出身,其他地方也不見得會用槍。不過這里的民風確實彪悍。才吃了半個月的軍糧,趴在陣地里,跟老兵沒啥兩樣。”

    鄭興國幸災樂禍的想著,料想鬼子也不清楚,3旅還會從山背后冒出一個團來。

    這連3旅都料不到。

    1團能夠度過蛟河本來就出乎鄭興國的預料,這會功夫,前線打的一鍋粥,但是日軍對蛟河防線還是防御的非常嚴密的。要不是1團從大山邊上渡河,早就讓鬼子現了。

    更別說堵住鬼子退路了。

    1團行軍途中,王躍被參謀處長攔住了,不悅的說“你干什么,部隊正在行軍。”

    “團長,旅部來電,讓我們在小南溝沿著公路,尋找伏擊地點。”

    “什么?鬼子退兵了?”王躍一臉不信的瞪大著眼睛,不敢相信的詢問道。這會功夫,他早就將團部的偵察連長派出去了,去找鬼子的炮兵陣地,想著在歸隊之前,將小鬼子的炮兵端掉,省的那些小鋼炮到時候禍害到自己頭上。

    突然,天空中,隆隆的飛機聲傳來。

    “隱蔽——”

    全團一千多好人,往邊上的林子里竄去,不一會兒人的功夫,公路上的空曠了起來。

    飛機在1團不遠處的上空盤旋著,這讓王躍非常詫異。這小鬼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在一朵朵白色的降落傘幫著王躍解惑了,原來是鬼子的運輸機。

    王躍眼神中,盯著山頭對面,心說,會不會是鬼子的炮兵陣地?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15选5专家预测推荐 黄大仙最准的六肖王 中彩zzyzcczzyzus 网络兼职赚钱吗 股民炒股赚的钱是谁出的 幸运赛车秘 上海11选5走势图 南粤36选7最新开奖号码中奖详情 秒速赛车计划网址 日赚300的网络项目 辽宁11选5人工 手机单机刮刮乐游戏下载 极速赛车预测app 25选5法则 河南11选五5开奖结果 极速赛车3分钟是骗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