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二四七章 各顯神通
    第二四七章 各顯神通

    鬼子的物資,空投的機會本就不多。還能送到自己的陣地邊上,連老天爺都幫忙打鬼子,這世道,小鬼子的日子可就不遠了。

    雖然東西不見得能用,但也算是打擊了小鬼子的氣焰。

    而關東軍運輸機的謹慎,恰恰是,戰場上氣勢轉變的先兆。不過,在北線戰場,柳承恩駐守的高地戰士看到的不明顯而已。

    在南線,日軍的偵察機這次沒有費多大勁,就找到了1縱的炮兵陣地。數十門大炮,擺開了架勢,對著法拉鎮的外圍工事猛攻。炮彈落在日軍攻勢中,沖天而起的木板,鋼盔,都無疑遺漏的出現在視線中,但部隊已經攻擊兩次了,每次都沒有能夠順利的攻進鎮子中,這讓擔任主攻的4旅1團長,錢明的臉色有些難看起來。

    “組織突擊隊,把狗娘養的小鬼子前沿陣地給我干掉。”錢明走在臨時的駐地,惱怒的對部下吼道。從剛開始,想在3旅面前露一手,可隨之而來的是一場艱苦的攻堅戰。

    1旅雖然在兵力和火力上占據絕對優勢。

    但進攻就是沒有大起色。

    這時候,在1團之后僅僅幾百米的旅指揮部內,鄭國棟拿起了電話,接通了沿線的指揮所的電話,嘀鈴鈴,一陣急促的鈴聲,讓錢明終于停下了對部下的訓斥,拿起電話,火氣十足的喊道“我是錢明,誰不開眼……”

    錢明的話,還沒說到一半,電話那頭的邢國棟大聲道“不開眼的是你的旅長,你說怎么招吧?”

    “旅長!哎呦,是您哪,我那里敢說您吶。我是說我自己呢?”錢明額頭虛,擦了擦根本就沒有蹤跡的冷汗,心說自己這回是大意了。

    “我告訴你,給你們團最后一次機會,要是打不下來,我換人。”邢國棟根本就沒有跟錢明解釋的機會,直接把電話掛掉。轉身,對著剛剛攤開的地圖,這些繳獲的日軍地圖,還都是3旅參謀處的。

    不過都是日文的,看起來有些費力。

    法拉鎮周圍的地形比較復雜,公路通過鎮子的中間,左邊是法拉河,鬼子在河防設立的工事,緊靠著鎮子。東面還有鐵路,不過鐵路橋已經被1o縱炸毀,短時間內無法恢復。而公路是否通暢,直接關系到攻擊部隊補充援軍和物資,日軍正是看到了這一點,才在這個關鍵的法拉鎮建立了組建陣地。

    即便部隊從其他地方渡河成功,但是只要一場山雨,就會把好不容易架設好的浮橋沖掉,攔河壩沖毀,并引起一系列的麻煩。而縱隊司令部也在詢問當地的水文之后,現,這段時間非常有可能會下雨,法拉河的水位馬上就會上漲。

    還是得想辦法,從正面敲開這個王八盒子。

    政委周志雄,回到指揮部內,從帽子上抖下了不少沙土,這功夫,就看到了他的警衛員手中還拿著一個鋼盔。一看,就知道去前沿陣地巡視了。

    “老周,前沿情況如何?”邢國棟急切的問道。

    “不樂觀啊!老伙計,這小鬼子也都邪門了。我們的炮火這么猛烈,但我總覺得鬼子陣地是越來越牢固了。你可是不知道,我在前沿看的真真切切的,鬼子一邊在固守,但是還有一些鬼子正在挖什么東西,不斷的有土從鬼子的陣地中推出來,要是耽擱到下午,我估計,鬼子連防空洞都要挖齊備了。”

    周志雄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原本,誰都沒對法拉鎮的鬼子當回事,可就這么不到一千號鬼子,像是得到了土行孫的真傳,快把法拉鎮掏成耗子窩了。要讓這伙小鬼子再這么折騰下去,不用半個月,或許還能讓他們整成一個要塞出來。

    “截斷水源的辦法肯定不行。這里靠近河流,水位不會太深,只要在地勢低的區域,挖上幾米,就能當成水井,再說,在上游攔河已經不可能,時間上不允許。”邢國棟那里不知道,截斷河流,想要讓河床裸露,至少需要一天的時間。

    時間上,不允許他如此做。

    “要不干脆,我們在上游5里處,架設浮橋,造成一副渡河的樣子。”邢國棟突然腦子靈光一閃,一條引誘鎮子里的鬼子出擊的計策說了出來。

    “最好,弄一條土壩,這樣鋪上木板,重武器也能過去,等部隊過去后,就能對陣地形成合圍。加上鎮子邊上的水流被截斷,那么要不了兩個小時,河床就會裸露出來,日軍左側陣地,就會暴露在我步兵的攻擊范圍之內。”周志雄根據邢國棟的想法,擴展下去,越想越覺得這個辦法可行。

    “好,就這么辦。”

    邢國棟馬上命令傳令兵,將命令送到2團,留下一個連的小部隊,對法拉鎮的左翼日軍陣地牽制,2團主力,準備攔河工具,馬上去準備攔河。

    鎮子中的日軍指揮官,山崎少佐,見到1旅的攻擊漸漸的弱了下去,還以為中隊沒有了對付他的辦法。

    臉上這才稍微的輕松了一些,心中也暗暗得意,自己的土木工程的課不是白上的,工科背景,讓他成了日軍中的異類。在日軍中,軍官大部分都是從6軍小學,中學,一直到士官學校。士官學校畢業后,在前線部隊,實習過一段時間后,經過考試,進入6軍大學。

    這才是一條常見的晉升之路。

    而從大學畢業后從軍的,在軍隊中也被稱為異類。而山崎少佐就是這樣異類中的精品。他的夢想,是用自己大學課堂中學到的工程學知識,成為一個要塞指揮官。

    他堅信,自己所駐守的要塞,一定會稱為敵人的噩夢。

    不管,這個敵人是中國人,還是蘇聯人。山崎少佐都有信心,讓他建造的要塞,稱為一座巨大的墳墓,稱為進攻者的墓地。還很多年以前,他就到訪過旅順等地,考察過日俄戰爭中,俄國修建的要塞工事,并堅定了信心。但造化弄人,他的這個愿望并沒有實現,進入軍隊后,他一直在作戰部隊。

    作為,一個野戰部隊的中層指揮官,山崎少佐沒有多少機會,能夠擁有一個讓敵人畏懼的要塞工事。

    只能潛心研究,在野戰情況下,利用各種條件,建立穩固的工事。

    也就是介于這一點,牛島滿才將他派到了東線戰場,組織法拉鎮的防御工事。山崎的這個大隊,也是11師團防御最出色的部隊。這在日軍中,可并不是一種夸獎。不過,山崎根本就沒有在意,已久我行我素。

    在進入法拉鎮之后,山崎就開始構思,在這個山間小鎮,設置成為一座穩固的堡壘。

    事實上,士兵對山崎少佐的行為,并不認可。

    即便是服從命令到死板的日軍,也不愿意,整天窩在地底下,掏泥土。像個老鼠一樣活在戰場上。

    要不是1縱的炮群攻擊中,已經初見效果的工事,不但防御了攻擊,而且自身的傷亡也降到了最低。轉而,開始崇拜起這個一直帶著金絲眼鏡,看上去像是一個工程師摸樣的大隊長。

    “長官,支那軍隊在上游開始填河了。”

    通信兵剛剛從觀察哨趕來,上報的消息是山崎最擔憂的。因為他的部隊人數少,兵力不能分散到各處,讓1縱主力各個擊破。只能將主要兵力固守在鎮子中,扼守公路,讓1縱的重武器無法通過。

    從而完成,阻擊的目的。

    但這個計劃有一個缺陷,就是很難有效的阻擋步兵過河。多日沒有下雨,法拉河的水位已經下降了很多,很多地方不用船只,步兵就能直接淌水過河。

    11師團的主力步兵,都是這樣過去的。

    “在那里。”山崎少佐拉著通信兵來到了地圖前,一個俯視的平面圖,將法拉鎮和法拉河在地圖上標識的非常細致。

    “這個位置。”通信兵,很快將手指放在了法拉河上游5里處。

    “這里?”

    山崎疑惑的盯著地圖,這里是一片河灘高地,兩岸相距比較近。只要很短的時間,就能通過填埋,將兩岸接通。

    “守衛的兩個機槍組呢?”

    山崎話剛說出口,就覺得有些多余,不過他也需要確認陣亡的人又多少。如果需要全面一條幾近干枯的河流,而對手又是步兵的情況下,至少需要一個聯隊,而不是一個大隊的兵力。

    “已經全部玉碎。”

    “好了,你下去吧。”山崎少佐那里不明白對手的想法,他早猜出,對手的用意之險惡,讓他前期的布置,都已經失去了大部分的效果。

    一個營,或者一個團的中國部隊過河。

    就能夠對法拉鎮形成前后夾擊,讓本來兵力就不多的山崎大隊,不得不面臨兩線作戰的困境。但是,最大問題還不是這些,因為一旦截斷河流的堤壩被加固之后,那么對手的大量兵力,就可以從容的從河流上通過,其結局就非常有可能放棄對法拉鎮的圍攻,轉而另辟蹊徑,從戰場上迂回過去,抵達師團防御的側翼,動攻擊。

    “師團命令。”

    正在山崎少佐猶豫是否分兵去奪回河灘的控制權,并設立一個穩固的機槍陣地的時候。從11師團的指揮部傳來的命令,讓他欣喜不已。

    師團決定派出一個大隊的援兵,幫助他來完成法拉鎮和法拉河一線的防御。

    這讓兵力空虛的山崎大隊,頓時有了喘息的時間。山崎立刻就用電臺,向師團部要求,將增援的一個大隊,立刻部署到河流的幾處需要設立防御的陣地上,而公路沿線,就由他駐守。

    而與此同時,1旅指揮部內,一道縱隊司令部下達命令,讓邢國棟陷入了兩難。

    縱隊司令部下達了下午3點之前,必須打通法拉鎮至新站的日軍公路沿線防御陣地。沿著公路前進,切斷11試探的東西進攻集群之間的聯系。

    并準備明天上午7點起的總攻。

    但時機已經成熟,不需要再做準備。在圍困關東軍11師團的情況下,曾一陽是冒著很大的風險。

    一方面,由于歐洲局勢的頹靡,尤其是在法國快投降德國之后。國內的抗戰形勢非常讓人擔憂,這種擔憂最顯而易見的表現就是,南京的汪偽政府收編的偽軍越來越多。

    成為短期崛起的第4股勢力。

    按照,曾一陽的估計,方面,很快就和蘇聯在外交上有所突破。進攻西伯利亞,對來說得不償失。反而南亞的誘惑越來越大,歐洲一個個國家,在德國的進攻下,紛紛淪陷,被滅國。

    而在南亞,荷蘭的婆羅洲、法國的印度支那、英國的印度緬甸等地,都是非常垂涎的地方。這就使得,在除非接觸了后顧之憂,不然他們是不敢對南亞下手的。

    和爭奪該區域的是另外一個大國——美國。

    美西戰爭之后,美國將菲律賓占領,成為其殖民地,但是在開上,還比不上英國的殖民地。法國已經投降,從另外一面來說,已經推出了對南亞的勢力爭奪。德國的下一個目標,就是英國,那么英國在南亞的勢力將受到很到的影響。

    美國的機會來了,而的機會呢?

    需要和蘇聯提前簽訂條約,從一定程度上結成同盟的可能是不存在的,但是解除敵對的狀態還是可能的。

    曾一陽就是介于這方面的擔心,這才命令部隊加快進攻步伐。他已經看出,很可能會提前和蘇聯簽訂互不侵犯性質的密約。而中國政府和美國政府,將對此一無所知。

    但是什么時候呢?

    曾一陽坐在一條小河邊,眼神盯著河里的小魚,其實心里什么都沒看見,不過是在愣。一旦和蘇聯簽訂了合約,那么從蘇聯獲得物資的可能性將大大的降低。

    而解放區的建設,還沒有穩固到,可以抵擋沒有后顧之憂的關東軍的全力攻擊。這就像是一場賽跑,必須在這個夏天解決。

    曾一陽不知道的是,已經派出來6相,東條英機遠赴歐洲,開始商討和德國、意大利兩國的結盟。一旦結盟之后,日軍南下的進程已經是在倒計時了。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填大坑棋牌游戏代理 四肖期期准四肖期期准+四肖 大众打麻将下载 英超积分榜射手榜 河南体彩快赢481胆拖 浙江6+1开奖号码多少 ag捕鱼王怎么打能赚钱 娱网棋牌官网 澳洲快乐8平台 暴风影音股票代码 35选7彩票开奖 内蒙古星悦麻将下载 江苏11选5怎么选 一肖 九五至尊棋牌厅app 急速赛车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