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二七二章 斗智
    第二七二章 斗智

    在失去了前沿陣地之后,日軍河防指揮官,開始收縮兵力。

    在夜晚,反攻當然能夠收到奇效,不過這也要看情形,地形上,并不適合反攻。而且,很多火力點已經暴露,加上中隊強大的炮兵集群,讓日軍守衛舒蘭防線,拉林河防區的日軍大隊長,在衡量得失之后,開始命令部隊收攏。

    這當然有被圍困住的危險,但也是一個堅持到天亮的辦法。

    對于進攻的1縱來說,他們的時間并不多,要趕在天亮之前,乘著亂,將日軍的主力合圍在一處,這本來就不容易。加上周圍地勢開闊,到處都是路,日軍從哪里都能突圍。

    更增加了合圍的難度,不過部隊集中之后,火力兵力收攏在一起。

    依靠一定的防炮工事,就能夠堅持一段時間,在黑夜,增援部隊還不能肯定的情況下,這是保存實力的最好辦法。要是防線拉的過長,很容易出現空擋,一旦被對手抓住機會,就會分割日軍防御部隊,甚至在天亮之后,司令部的航空兵出現之后,在河防參與防御的日軍這個大隊,就要全軍覆滅了。

    “藤井君,聯隊長命令,大隊守住現有陣地,等待聯隊增援……”

    通信少尉,剛剛用明碼受到了一份電報。已經交戰了,沒有什么秘密可說,密碼本也不過是一種將有些重要敏感詞語,用替代的方式來送。不重要的電文,用明碼送,是最便捷的。

    要是,在1縱炮兵攻擊之前,藤井也不會擔心,自己的河防工事有任何問題。

    但見識了對方的火力配置之后,藤井立刻就開始確認,對手在拉林河對對岸的兵力,至少不會少于兩個旅,甚至更多。這么多的進攻部隊,加上拉林河又是一條比較平緩的河流。

    當達十幾公里的防線上,就是因為一旦擺開部隊,即使一個旅團,也能不見蹤影。更別說一個聯隊了,才讓藤井大隊,在河邊修筑工事,警戒的意味比防御更加重要。

    “趕緊給聯隊長報,進攻的是曾一陽部主力。人數過兩個旅的兵力,聯隊主力趕來,也很難起到作用,建議聯隊依托舒蘭火車站的堅固防御工事,等待吉林的師團主力到達。”

    “是。”通信少尉,合上記本,就往電臺的方向跑去。

    而藤井繼續留在第二道防線的位置,查看可能出現的進攻。他的位置,距離大隊的指揮部,不過1oo多米的距離,這在第二師團很平常,指揮部幾乎是放在前線。

    就在通信官回去不久,連電報都沒有出,就聽見,在他們后方三公里左右的炮聲。

    處在下風口的藤井少佐聽的是非常真切,心中早就是一團亂麻。

    藤井已經明白了對手的意圖,原來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場騙局。從渡河開始,就是一場騙局,欺騙的就是在舒蘭的第4聯隊守軍。一個聯隊,近4ooo兵力,如果龜縮在舒蘭城內,依托火車站附近的堅固工事,對于1縱來說,想要在短時間內攻克這個堡壘一樣的城市火車站,非常困難。

    還不如將日軍吸引出來,用部隊拖住,然后在野外干掉這個日軍聯隊。

    在曾一陽的作戰計劃中,一旦舒蘭的關東軍守軍出現潰敗,或被殲。

    整個關東軍的視線就將重新被拖入到舒蘭,這個小城。作為吉林和濱江接壤的門戶,在這里作戰,可以給關東軍以足夠的震懾。因為,舒蘭告破,那么吉林的門戶大開,大部隊北上,可以迂回榆林的守敵,合圍在鐵道線上固守的日軍。

    而西進,一旦逼近吉林城,那么關東軍在東北的政治中心,長春,就暴露在1縱的進攻之下。

    只要在南線山區的臨江等地,部隊盡出,拿下長春也不是天方夜譚。

    藤井的年紀已經不小了,過了四十歲,在他的軍旅生涯,已經沒有多少機會升遷了。在日軍中,沒有上過6軍大學的軍官,很少能夠越過少佐這道坎,進入聯隊一級的中層位置。

    他早就準備在大隊長這個職位上,退役的準備。

    說起來,也是他的無奈,買有上過6軍大學的老軍官,要給大量從6大畢業的軍官讓位,而像藤井這樣的,考6軍大學,三四次都沒有成功的,最好的歸屬,就是回到預備隊。

    對于,藤井來說,對手進攻將是最危險的時刻。

    他必須一刻不停的在前沿,觀察對手的行動,從而做出反應。畢竟他的大隊才11oo人,而且還分出了3oo多人,布置在下游和上游,陣地上的日軍才4個中隊。

    失去了機槍中隊,對于一個日軍大隊來說,幾乎是喪失了三分之一的實力。

    拉林河對面,1縱前沿指揮部內,胡修荃接到的戰場信息中,可是好事不斷。

    1旅順利已經搶占日軍前沿河防陣地,而4旅突破了日軍薄弱的下游防線,部隊正在迂回。

    而從上游出的騎兵旅的一個團,已經乘著黑夜,給日軍增援背后打了一蒙棍。在黑暗中,人的視線跟來就有限。而日軍的增援部隊,在公路上的排成一排,汽車大燈照射的路面通亮。

    五里之外,都能看的通透,要是格日勒這個騎兵旅長,連這點戰機都把握不了。曾一陽也不會讓他擔任野司直屬的騎兵旅長了,騎兵在日軍增援部隊要靠近河防陣地前,兩三公里的地方,對著日軍行軍隊列中心,就是一刀下去,兩個營的騎兵,如果兩把尖刀,頓時將日軍的行軍隊列給攪亂。

    一時間,日軍的增援部隊,也不知道,他們遇到了多少的騎兵的伏擊。

    總之,在日軍聯隊長,高橋權之助已經知道,他的部隊落入了一個圈套。大部分的汽車,都在第一波攻擊的時候,被騎兵攜帶的包,給炸毀,騾馬也在戰斗中,被沖散不少。

    這陣勢,完全是準備將第4聯隊圍殲的陣勢。

    高橋權之助不敢大意,分出兵力,在公路周圍收攏走散的騾馬和物資。派出警戒部隊,聯隊的先頭部隊,是沿著公路搜索的,面對對手處心積慮的伏擊,就一個中隊的搜索部隊,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

    而且,中隊派出的是騎兵。

    失去了卡車的高橋權之助有些擔心,拿到聯隊的這些物資就要丟棄嗎?

    炸毀倒是一個好辦法,不過,這給部隊的士氣造成的影響,是他要考慮的重點。還沒有面對面的與對手交戰,就要將物資全部炸毀,第2師團是關東軍,乃至整個的頭等精銳,但是這樣的打擊,也是承受不了的。

    第2師團,制勝的法寶,不過是因為攻擊力有多么強大,而是一場場勝利中積累下來的。一旦這個光環被拋棄了,那么士兵就會在心中,出現懷疑。11師團的全軍覆滅,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師團長,牛島滿連尸體都無法找到。

    僅僅幾顆牙齒,被送到了關東軍司令部。而在白癡一樣的關東軍宣傳課,盡然用尸體被仇恨的中國人吃了,來解釋,希望激起部隊的堅決作戰的決心。

    但結果是,新兵被嚇著了,老兵卻在宣傳單上吐唾沫。

    第2師團,在諾門坎戰役的時候,損失了一個聯隊。八個月之后,那些被俘虜的第2師團士兵,其中有8oo多人都回到了滿洲。他們帶來的一個消息就是,蘇軍在戰場上,還是有一定的紀律的,并沒有殺俘虜。反而是被關押到了蘇聯在遠東軍的集中營,日軍俘虜的噩夢才開始。

    冬天沒有御寒的衣服,只能靠著從死人身上扒下來的衣服御寒,吃的也是牲口的飼料,簡直無法下咽。

    總之,五萬多,近六萬日軍俘虜,在集中營中,就死去了一半多。

    跟關東軍宣傳單上,被蘇軍抓住的日軍俘虜,全部砍頭的言論根本就不符。

    原本,這些老兵,是關東軍的一筆財富,兩萬多人,整編成一個野戰師團也已經足夠了。但是因為,他們帶來的‘壞消息’讓關東軍作訓部主任參謀,青木中佐認為,這些回來的關東軍士兵,已經不純潔。

    至于怎么‘不純潔’,當然是他們為天皇效忠的信心,已經動搖了。

    于是,兩萬多老兵,就這樣給送回了本土。或者讓這些老兵退役,充斥到日軍控購之的商行等掠奪機構,總之,關東軍原本希望,依靠這些老兵擴建兩個師團的計劃,就此落空。

    “聯隊長閣下,藤井少佐急電!”

    就著手電筒的光線,高橋權之助躲在一輛廢棄的卡車下,小眼珠子,盯著電報上,一行小字,臉上的肌肉抖動,這是要飆前的征兆“八嘎,藤井這個混蛋。”

    電文上,兩個旅的兵力,一下子讓高橋權之助嚇著了。

    倒不是對手兩個旅的兵力,讓他覺得絕望,而是僅僅進攻河防陣地,就投入了兩個旅,那么第4聯隊,是否會遇到一個縱隊,甚至更多的部隊的圍攻?

    那么結果,根本就不用他猜,要是傻不拉機的沖上去增援,他高橋家的獨子,就要在明天太陽出來之前歸位了。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在线股票 至尊国际娱乐棋牌 财神捕鱼视频 山东11选5乐彩网 见遇乐 英超直播360 河南麻将朋友局 平特四肖中100赔多少 陕西11选5怎么玩 富贵乐园棋牌游戏官网 现役nba巨星排名 紫幻河南麻将 捕鱼大亨破解版游戏 福彩26期开奖号码 幸运赛车开奖直播 纳川股份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