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三二一章 圍殲駐扎蒙騎兵聯隊(中)

第三二一章 圍殲駐扎蒙騎兵聯隊(中)

    14師團,師團部內,喜多誠一得意洋洋的瞄著地圖上,兩軍防線。

    就像是一個小孩子,背地里將一個大孩子推到之后,躲在墻角根竊笑的欣喜。陳光的戰斗指揮能力,讓喜多誠一非常忌憚,但是陳光沒有重炮,喜多誠一竊喜的主要原因,就是他有越過嫩江攻擊陳光的能力,而陳光……沒有……

    在戰役指揮上,喜多誠一完全是一個門外漢,因為他從跡到晉升中將師團長,也不過短短的9年。

    誰知道,9年前他不過是關東軍情報組的一個小小的課長,少佐軍銜。

    1931年,關東軍喜多少佐,這個頭銜就像是一個被遺忘的憲兵隊長,根本就沒有人重視。但9年之后,喜多誠一依靠在一步步在情報上的專營,在華北,上海在,南京,甚至陪都重慶,都建立了一個令人恐怖的情報組織,櫻花。這才是他手上最大的實力。

    他的升遷度,要比板垣征四郎他們快的多。

    能夠站在師團一級的指揮位置上,就喜多誠一的資歷也算是短時間內告一段落了,擺在他面前的,無非是兩種選擇。第一種,安安心心的當好師團長,帶領14師團在戰場上樹立戰功,獲取晉升的可能;兩外一個選擇有些消極,就是在短期內,不讓14師團生大的損失,盡量避免作戰,等待調令的下達。

    和土肥原賢二一樣,喜多誠一是特務頭子,他在交際圈內如魚得水,但是在軍隊中,只不過呆過實習期的他,壓根就不知道如何指揮一個師團和配合的作戰部隊,在一個戰區內,如何克敵制勝。

    在中國戰區的時候,他的主要任務是分化蔣介石和周邊軍閥的關系。

    說服那些被排斥的雜牌軍投靠南京汪偽政府,改變成偽軍,配合正面作戰的日軍,固守后方。

    中日之戰之后,日軍一再增兵中國戰場,但實際情況是,中國戰場一度擁有日軍總數的6o,但還是無法動搖國民政府的抗戰決心。這和日軍在作戰中,大量部隊需要鞏固后方是密切不可分的,送到前線的作戰部隊,只能是總兵力的三分之一,甚至更少。

    這也是在華中戰場中體現出來,日軍在進攻端,投入的兵力不足,華中戰區11軍統轄下就有7個師團,后來增加了2個師團的編制,總兵力過25萬,加上海軍艦隊,航空兵2個飛行團,日軍在華中投入的兵力,是日軍在整個中國戰場投入兵力的4成。但是第一次湘贛戰役中,日軍只能投入1o萬兵力,實際投入的兵力比這個數字還要少。

    面對薛岳的25萬大軍,日軍11軍進攻無果。

    這才讓喜多誠一現了其中的不足,進攻四川,華中方面軍是暫時沒有這個能力。但是如果分化國共兩黨指揮的部隊呢?

    沒想到,這個想法和時任華中方面軍11軍司令官岡村寧次不謀而合,于是就有了喜多誠一的第一次重慶之行。秘密抵達重慶的喜多誠一在私下里,約見國民政府名義上的二號人物,何應欽。

    當然,何應欽已經沒有軍權可抓,被架空了權力的何上將,不過是蔣介石耳邊的傳聲筒。

    帶著耳朵來,閉著嘴巴去。

    蔣介石當然也不會在這么敏感的話題上,表自己的想法,但是第三戰區顧祝同隨之放棄東進計劃,讓日軍看到一絲希望。

    用喜多誠一的話來說,帝國和蔣介石的合作是有可能,并一定能夠得到滿意的結果的。但是在這之前,帝國必須要幫助蔣介石消滅gcd。抗戰一時之間抗不出接過來,但是是一定要堅持的。這不是蔣介石因為個人私欲而做出的選擇,原因是,gcd希望的政府和蔣介石理想中的國民政府有著很大的區別。

    兩者手中都擁有軍隊,那么最后的結果還是得用武力解決。

    就像是日本維新之后,軍中也有“長洲—宇垣—統治”派和“薩摩(明治)—上原(大正)—皇道(昭和)”爭斗不止,‘二二六兵變’,被殺的不僅有名望非常高的齋藤實,還有教育總監渡邊錠太郎大將,大藏大臣高橋是清,連天皇的侍從隊長都被殺。

    這還是日本軍政體系內部的矛盾,可是國黨和共黨在抗日戰爭爆之前,就是水火不容的局面。

    要是能夠利用其中的隔閡,造成中國抗日統一戰線的分裂!

    那段日子,喜多誠一就興奮的睡不著覺,他知道對于他來說的‘大機緣’已經來臨,能夠抓住,還要靠蔣介石的幫忙。

    顧祝同的反應,頓時讓他底氣十足。而且他的那套理論在日軍中,被大將西尾壽造認同。很快喜多誠一的好日子就到來了,不到1年時間,他就從大佐晉升為中將。

    在當時屬于后方的滿洲,喜多誠一過的非常愜意。

    可沒想到,才短短半年時間,他的14師團竟然成了前線部隊!

    “報告,前沿觀察哨報告,陳光已經準備渡江了?”

    “什么?師團重炮部隊剛剛對西岸動的炮擊,難道陳光吃了雄心豹子膽不成?”

    “將軍,您要是不信,可以去前沿看一下。嫩江西岸的江邊,一字排開,延綿十公里的區域內,到處都是木排和船只,要是在不組織防御,對面的gcd部隊就要起進攻了。”

    通信官無奈的述說著一個事實,從江邊出現第一只木筏之后,對岸竟然像是在變戲法一樣,呼啦一下子,到處都是木筏子和小號的漁船。

    這個結果,讓擔任嫩江防線齊齊哈爾段的日軍指揮官非常驚恐。

    立刻命令手下將這個情況上報給師團部,請求做好準備。派出了聯隊部副官前來司令部將情況說明,當然他在電話中,也將江邊的情況上報給了師團參謀長。

    按理說,喜多誠一應該站起來,揮動他那粗壯的手臂,考慮到他的身高問題,最好是站在指揮部的桌子上,大呼一聲“14師團效忠天皇的時候已經到來,板載——,萬歲——”

    可實際上,喜多誠一卻驚慌失措的圍著桌子團團轉,肥碩的腦門上立刻就見汗了。口中還嘟嘟囔囔的叫嚷著“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

    他不想去招惹陳光,從內心深處,他都不愿意招惹這個對手。

    自從陳光用兩個團的兵力,將他的一個聯隊的進攻挫敗,并殲滅了一個大隊的日軍之后,喜多誠一就心存畏懼。只想好好的守住嫩江防線,等待總司令部的援軍抵達。忽然間,他現自己被推上了戰役的風頭浪尖,他能不著急嗎?

    “這個……”

    見師團長還在瘋癲的癔癥,通信官也傻眼了,不知道是不是應該將前線村上大佐的請求上報給師團長。

    就一會兒的功夫,喜多誠一就像是掉入了嫩江碎石灘的漩渦中,渾身都濕透了。

    喜多誠一瘋癲的原因很簡單,都說最了解的是對對手,但陳光這個對手絕對想不到,喜多誠一竟然還沒有做好戰役準備,一切都是匆忙的。23師團雖說是從建師團,撥付給喜多誠一指揮,但畢竟有海拉爾邊境線需要守衛,自然不能抽調主力兵力。

    所以,喜多誠一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等’。

    等待關東軍做出決斷,是要14師團死命防守,還是全力經偶那個?再次之前,喜多誠一還有一個主力混成旅團不在手里,自然心中底氣不足。

    也僅僅是底氣不足而已,畢竟他是一個軍人,一個從事情報工作的軍人。

    買對一場即將到來的大戰,他很快會冷靜下來,陰毒的眼神劃過周圍的十幾個參謀,喜多誠一停止盲目的沖動,走到電話機旁,拿起電話,很快就接通了前線指揮所“村上君,我希望你能夠穩固江防陣地,整個14師團都會全力配合你。”

    “謝謝師團長閣下,我希望獲得增援,一個重機槍大隊設置在江防上,這樣我才有信心擋住陳光的全力一擊。”

    “可以,后勤倉庫會全力配合這次作戰的。增援你的重機槍大隊,會補充一個會戰級別的彈藥。至于如何安排這支師團的精銳部隊,就有勞村上君多費心了。”

    喜多誠一對部下往往擺出一副親善的面孔,多半是因為他甚至在軍事上的匱乏。對于聰明人來說,失敗只要一個就足夠“另外,齊齊哈爾野戰機場的第9飛行大隊,也會全力支援你的作戰。”

    “感謝師團長,第2聯隊一定會痛擊來犯之敵,為師團掃清進攻道路……”

    喜多誠一又一次陷入了恍惚的神情中,事實上,師團步兵聯隊減少成3個聯隊之后。原有的步兵旅團長,都已經被撤銷,反而聯隊長晉升成為少將也不是不可能,尤其是甲等師團之中。

    村上的晉升令,自己還不知道,喜多誠一可是有了耳聞的。

    為此,他對村上的態度上的改變是在一點點的改變,尤其是這段時間,高品彪不在身邊,他能夠依托的將領實在太少了。

    但是依托村上是一回事,但老是被部下竄哄著要進攻,他這個只想安安穩穩鍍金的師團長又一次為難了。臉上剛剛顯露出來的威嚴和堅毅,漸漸的落了下去,隨之升上來的是誰也看不懂的,一張便秘臉。

    十五分鐘后,齊齊哈爾野戰機場,戰機轟鳴,一排排地勤人員,推著彈藥車,往來于戰斗機和轟炸機之間……

    隨著一架架飛機的升空,嫩江西岸的大轟炸開始了……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网赌极速赛车的骗局 南京手机麻将微信群 云南11选5推荐号每天 15选5中4个数多少钱 丫丫江西麻将 江西体彩十一选五 怎么利用互联网来赚钱 天地棋牌官方下载 北京赛车走势图 真人天天麻将 填大坑免费辅助 姚记棋牌网址 河北20选走势图 股票趋势走势软件下 精选二尾中特 江苏11选五复式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