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三二三章 一場激戰秀

第三二三章 一場激戰秀

    日軍偷襲作戰的部隊,漸漸的靠近了河灘。

    波光粼粼的河面上,反射著月光的絲絲寒意,就像是一片片鬼火一樣,混雜在夏蟲的纏綿聲中,喧囂中帶著一絲孤寂。

    “安全……”

    日軍偵察小隊在聯系上大部隊之后,唯一有所概括的話,就是這兩個字。

    在河邊埋伏了幾天,幾個日軍偵察兵的臉上都是蚊蟲叮咬的疙瘩,一層層的,像是被燒紅的烙鐵炙燒了的皮膚,有些地方都已經破相了。

    但這一切,在這些鬼子眼中完全值得,因為主力部隊就要進攻了,而獲取的情報都是他們用忍耐獲得而來的。

    西山灣3團陣地,忽高忽低的蛙叫聲從河灘上傳來。要不是戰壕中熏染了一些松枝,這個鬼地方簡直就不是人呆的地方。靠近河邊,一到傍晚,河灘上一些死水的池塘上,就會聚集起黑壓壓的一片蚊蟲。隨著晚風忽高忽低的飄蕩著,雖說這些蚊蟲不太會傳播疾病,但一晚上幾十個蚊蟲叮咬的包,也夠人受的,后來沒辦法,才從龍江挑撥了一部分布頭,晚上戰士睡覺,將臉蒙上,才讓戰士們少受了幾分罪。

    這又是一個沒有云的夜晚,傍晚月亮漸漸的在天邊升起。

    陣地上,出來警戒的戰士之外,另外有一個偵察連,都在靠近河灘的蘆葦蕩中靜靜的盯著對岸。

    夜里9點左右,一隊日軍突然悄悄的下河,偵察連長很快就現了日軍的動向,正是3團的側翼陣地,這隊日軍的動向不言而喻,應該是為了配合日軍進攻主力的先頭部隊。

    人數才一個小隊左右,盡管鬼子已經非常小心。

    但是想在月朗星稀的夜晚,騙過陣地前的哨兵并不容易,更何況還有一個連的偵察部隊隱蔽在蘆葦蕩中。

    “布谷……,布谷……”

    蘆葦中,一陣布谷鳥交換的聲音,突兀的想起。讓行動中的日軍不由的集體趴下,甚至一個日軍機槍組,差點在驚慌之下,拿機槍偵察。

    “沒腦子的謝狗子,誰見過布谷鳥鉆蘆葦蕩的?”

    3團偵察連長差點罵娘,以前作戰的時候,在蘆葦蕩中的機會很少,大部分都是鉆樹林,喜歡在林中覓食的布谷鳥,就成了戰士們之間傳遞信息的一種暗號。

    漸漸的在蘆葦邊上的一個巡邏戰士,緩緩的走過陣地,然后消失在了陣地左側的戰壕中。這個時候正是巡邏部隊交接的時候,和往常一樣,會有3分鐘左右的無巡視狀態。

    日軍偵察小隊,為了驗證這個情報,已經在這里觀察了4天。

    讓他們想不到的是,這個消息,也是在3團偵察連的默許下,才讓日軍偵察小隊得以探知的。不然,就幾十個日軍小分隊,這么可能在3團主陣地的眼皮子地下,把陣地外圍探查的如此清楚?

    等待時機的日軍偵察小隊中,小隊長立刻下令軍曹起攻擊命令。

    嗖——的一聲,一紅色信號彈,從蘆葦蕩中穿天而起,在百米高空突然停了那么一下,然后緩緩變暗,最后消失。

    與此同時,在南岸的日軍炮兵一個山炮大隊上,12門一字排開的山炮,早就調整好了距離,就在第一炮彈穿破夜空,在3團陣地上爆炸。生這一切,只不過過了短短的半分鐘,緊接著,一接著一的炮彈,精準的落在陣地上,頓時,3團的主陣地一片火海。

    “什么?我聽不清楚……”

    日軍的第一波攻擊就猛烈無比,而王炳南的縱隊司令部內,電話也開始忙碌起來。

    野戰電話,都是通到旅一級指揮機構,部分還是利用的日軍的電話線延伸出去的。所以,團一級的指揮機構,只有在靠近公路線兩邊,才有機會和司令部聯系上。

    但是唯一例外的就是3團和4團兩個團。

    作為縱隊南線防御的重中之重,這兩個團的火力都在配屬上增強了不少。不包括臨時增撥的參戰部隊。因為,這兩個團不僅僅是戰役開始之后,引誘深入的主要作戰部隊,還肩負著一個重要的使命,就是在日軍進攻兵力越過綽爾河之后,切斷日軍于后方泰來之間的聯系。

    泰來雖說在不久之前還是4縱的防區,但也僅僅是遠離日軍鐵道線的區域。

    作為溝通南滿軍工基地和北滿邊境防御的重要鐵路支線,齊齊哈爾至奉天的鐵道線一再被關東軍重視。加上鐵道線上,日軍裝備鐵道、公路兩用裝甲車,陳光明知泰來車站無法拿下的前提下,就放棄偷襲車站的作戰。轉而越過罕達罕河,偷襲龍江縣,徹底控制景星之后,切斷齊齊哈爾日軍和海拉爾之間的聯系,避免腹背受敵。

    王炳南有些激動的握著電話,聽著電話中隆隆的炮聲,還有3團長聲嘶力竭的喊聲,不停的報告著日軍在前線的動向。

    日軍終于進攻了,對于西路軍團來說,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

    說起來有些奇怪,但是確實如此。陳光不怕日軍不進攻,就怕日軍龜縮在不斷加固的防御陣地內。對于缺乏重火力的西路兵團來說,這是最糟糕的結果,但要是日軍進攻,那么不僅僅日軍將失去堅固的防御陣地,還將在野戰中,一步步的被陳光用少量兵力牽著鼻子走。

    陳光或許在戰役指揮上,略微有些不足,這是和他沒有指揮大型戰役的經驗而決定的。但他在戰術上的指揮,絕對堪稱大師級別的神人。

    甚至,日軍華北方面軍在山東對陣陳光,每仗必敗的情況下,在日軍第2軍內部,還形成了一種對陳光的個人崇拜。之后,由參謀本部印的《陳光戰術》的一本小冊子,下給了在華北的日軍中層軍官手中。

    可見,其在陳光在被日軍的重視程度。

    雖說,關東軍方面,很多都是鼻子長在腦門上,當漏斗用的狂妄之輩。但作為對中情報機構的頭面人物,喜多誠一在沒碰到陳光之前,就知道了陳光的厲害,所以指揮起來,有些畏手畏腳。

    不過,在綽爾河上作戰的日軍可沒有這種覺悟,進攻起之后,3團在綽爾河灘上的陣地漸漸的收縮,看著像是日軍炮火猛烈,3團陣地已經漸漸的防守不住,在做潰退前的最后掙扎。

    但實際上,這是一次試探性的阻擊,為的就是探明日軍進攻兵力的火力配備,其次還有消磨一些日軍的戰斗銳氣。

    加上一個團的防御陣地上,只有一個營在防守。

    自然無法把戰線拉的太長,收縮防御作戰是必然的結果。但是日軍不知道,還以為是進攻獲得效果,加上炮兵的火力延伸,日軍的騎兵出現在了河灘之上,在此之前,3個日軍中隊的步兵已經越過的綽爾河,抵達到了對岸。

    留守的2營長知道,撤退前的最后一次戰斗即將到來。

    團主力部隊已經乘著夜色,秘密的穿過開闊地帶,只留下偵察連分散偵察。

    嗖嗖嗖——

    對岸日軍又一次將照明彈射到了天上,對于進攻的日軍來說,這是偷襲的最后一戰,所有的試探都已經結束,是該真刀真槍,大戰一場的時候了。

    轟隆——,左邊戰壕中,剛剛進入3團戰壕中的一個鬼子小隊長怎么也想不明白,3團戰士竟然在戰壕中都埋放了地雷。

    戰壕中,四五個日軍已經被炸的血肉模糊。

    雖說有些疑惑,但四周的槍炮聲,已經由不得日軍細想,他們唯一的目的就是強攻3團最后的兩處陣地,東西兩側的土坡高地。

    剛剛踏上河岸的日軍步兵,渾身淌著水,腳步踉蹌的跟隨者軍官,形成沖鋒隊形,一頭沖上了西側的土坡。

    打——

    捷克機槍噠噠噠的清脆聲,被一聲炮聲給淹沒。即便如此,戰場上沖鋒的日軍也倒下了一片,隨著一個個火力點的出現,兩軍交戰的距離越來越近,日軍隨即放棄了照明彈的使用,反而用曳光彈指揮下口徑火炮作戰。

    “營長,西線陣地危險了。”

    在西側陣地上,一個加強連在陣地上,但是第一波攻擊的日軍就在火炮的增援下,6oo余日軍,分成兩個攻擊方向,不停的向陣地沖擊,阻擊的部隊一下子就緊張起來,雖說他們接到的命令不過是阻擊一次日軍的進攻,然后撤退。

    但要是一場阻擊戰都打不下來,那么撤退就無從談起了。

    “命令,重機槍陣地從東線,狠狠的給我在日軍側翼撕開一個口子,1連做好反沖鋒準備,1o分鐘之后,起攻擊。”

    “是。”

    通信兵立刻就冒著要腰,從往戰場上跑去,小心翼翼的接近兩軍交火地帶,

    一個重機槍連的火力輸出,頓時讓進攻的日軍步兵損失慘重。一波勢在必得的進攻,頓時被打退。擔任反突襲作戰的1連戰士,沖出戰壕,在機槍火力的掩護下,差一點就摸進日軍前線指揮的大隊部。

    退走的時候,連長高寶林,甚至還和警衛員兩個人背了一挺‘野雞脖子’回來。

    在日軍眼里,這場偷襲是不完美的,因為對手很警覺,但是隨著兩個大隊的日軍6續抵達戰場,守備的2營開始撤退了。

    隨之,日軍騎兵,約11oo人左右,快通過河防陣地,往東北方而去。

    拂曉之前,喜多誠一在齊齊哈爾司令部接到前線的戰報,3個騎兵大隊順利過河,已經往預定方向行軍,預計在天亮之前,相繼接近目標。

    可是,在河灘上留守的日軍步兵指揮官熊本有些犯難,因為通過兩個小時的清理,整個戰場上除了19大隊3oo多具戰死的日軍尸體。gcd士兵的尸體還不到8o具,顯然之前撤退的防守部隊,不是因為傷亡太大,而選擇撤退。

    隨之一個想法在他腦海中閃現“這是一個陰謀!”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股市行情 中文在线股票行情走 快乐8 开奖结果 _澳门网上博彩 二肖主二码天天好彩 星悦广东麻将官网 股票超短线 平码加减计算公式规律 意甲2020新赛程 东北踢坑游戏软件 辽宁风采35选7历史数据 天下足球 幸运赛车开奖视频直播 福彩3d双彩图 注册股票平台 十一运夺金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