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三四零章 借兵
    第三四零章 借兵

    紅軍剛剛抵達西北的那一年,李林還是紅4o軍六個主力團之一。

    長城抗戰之后,西北的局面被打開了,而李林的紅4團也在這一年開始擴大,先是組建紅4師,李林任師長,吳開山任政委,部隊駐扎在前河套。

    河套水草豐美,民風彪悍,歷代都是騎兵組建的重要地區。

    西北軍時期,在河套也建立了規模不小的馬場,從來供應部隊的戰馬。而馬家被趕出河套之后,黃河邊上的區域就被紅4o軍控制了下來。因為當時西北糧食供應不足,在很長一段時期內,河套并沒有揮牧場的優勢,反而成了西北和關中同樣重要的糧食生產基地。

    李林一直想在4師組建一個騎兵團。

    可當時中央才一個騎兵旅,李林一個師長就想組建一個騎兵團,反了他了?

    和他有一樣想法的人還不少,李漫山,王利都是想過。

    后來退而求其次,弄個騎兵營不過分吧

    在河套駐軍的那段內,雖說李林沒有成功的組建騎兵部隊,但還是有一些零散的騎兵在4師駐扎過。

    格日勒就是其中的一員,抗戰爆之后,騎兵主要是駐防草原上,防止日軍滿蒙兵團一路西進,而4o軍一路東行,主力在山東和河北作戰。幾年不見,李林對格日勒的樣子也有些模糊了,好在格日勒變化也不大,還是認了出來。

    “格日勒”李林緊走了幾步,這才對著格日勒大喊道。

    “……你、你……是李師長?”

    在他鄉遇故人,格日勒也非常高興,連跑兩步沖上去就抱住了李林。當年李林為了和駐扎4師的騎兵搞好關系,總能找到一點樂子,搞好之間的關系。當然其用意也非常簡單,就是關鍵的時候,讓騎兵表示一下,想要留在4師就可以了。而格日勒當時還是騎兵營長,借住在4師的防區,一方面是用漠北的馬匪來練兵,另一方面在河套著手建立軍馬場。

    隸屬于軍部的騎兵,要不是部隊想留下來,李林還不敢跟軍部爭奪兵源。

    草原上的漢子豪爽不做作,想要和這些人搞好關系非常簡單。

    就兩個方面,能喝、能打,要是還能在關鍵的是時候亮上一嗓子,就更對路了。

    酒是李漫山偷釀的地瓜燒,而摔跤不僅能夠鍛煉身體,還能增加彼此之間的聯系。李林可沒少跟格日勒往來,一來二去的,兩人也頗為熟稔,成了。一個師長下交一個營長,本來就很可疑,不過格日勒當時還沒有這個覺悟。

    在納河,兩個老能夠相見,足見非常難得。

    騎兵能在天黑之前能和5縱聯系上,對于給格日勒來說已經是立功了,沒想到,不僅僅如此,還見到李林,這可是5縱的司令員,等于格日勒在胡打亂撞,找到了5縱的司令部。

    “李司令,找到你太好了。曾總一準聽到你的消息,肯定高興。”

    李林先前看到騎兵旅的架勢,似乎要過鐵道線,而格日勒見到了他之后,反而不著急了,騎兵接到的命令肯定是越過鐵道線,尋找5縱的主力長生氣了沒?”

    “這倒不,不過我也是剛剛接到電報,讓我部越過鐵道線,去嫩江邊上尋找你們的蹤跡,一定要在天黑之前,和5縱過江部隊取得聯系。”格日勒謹慎的說道,對他來說,猜測曾一陽的意圖,還不如執行好命令來的實在。

    這么大的一個戰役,兩軍交戰的部隊過了2o萬人,而前指后勤運輸的人員還沒有包括在其中。

    李林一想到,因為電臺的原因,部隊和前指失去聯系,這可是要出亂子的。對于曾一陽來說,前線已經在正面交戰,部隊無法按照預定突破日軍防線,倒是可以理解,但失去聯系,這絕對是不能原諒的。

    嫩江戰役,在北滿的日軍兵力上是不足。

    但野司方面,能夠集中的兵力也有限。除了1縱,3縱、另外野司直屬的兩個師,3個作戰旅,幾乎就沒有其他兵力可調集。而日軍光在能將防線上就布置了3個師團,北線還有一個強大的12師團,試圖全力南下。

    初期,曾一陽準備的很充分,用3縱和1師阻擊日軍12師團,嫩江的戰斗還真的不好說。

    不過也僅此而已,要不是在嫩江西岸,還有陳光指揮的3個縱隊,曾一陽也絕對不敢這么做。

    5縱過江前和前指聯系過,但是之后一直沒有獲得聯系,這讓曾一陽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陳光為了迷惑日軍,在嫩江下游的江橋附近大敗陣,幾乎吸引了14師團一般以上的注意力,而游弋在嫩江上的軍艦,也都在這一段江面上巡邏。

    即便得到消息,趕到平陽鎮,也已經無法阻擋5縱過江的步伐。

    相對于14師團嚴密的防守陣線,23師團在本來不是防區的納河地區建立的防線,本就沒有14師團的堅固,加上23師團的駐扎區域是在海拉爾,地處滿蒙蘇三國邊界。

    不少重武器都沒有隨部隊南下,陳光利用一次全線攻擊,將5縱一半以上的部隊送上了嫩江東岸的土地。要不是夜里渡江,困難大,加上準備的船只也不夠,5縱也不會最后有兩個團被阻隔在西岸。

    除了彈藥上的空缺是在太大,讓李林不得不重新審視的困難之外。

    由于日軍的炮擊,裝著電臺的小船被炸翻,失去了和兵團指揮部的聯系,讓他不得不將部隊開始收攏。準備依托兵力上的短優勢,越過鐵道線,尋求和東線主力總指之間的聯系。

    可現在他不著急了,借騎兵旅的電臺給總指了一份電報之外,也以5縱名義給陳光報了一個平安。曾一陽的回電比陳光的更快一些,除了口頭上的嘉獎之外,還將在楊家店的一批物資也批給李林使用。

    陳光的來電就有些緊急了,5縱過江之后,日軍從齊齊哈爾調集了十幾條軍艦,都是數百噸的小艦艇。

    這小軍艦只能在近海和內6河道內執行封鎖任務,小口徑的火炮,還有高射機關炮,只能虎虎人而已。可在嫩江上,這些小軍艦將西路兵團的木板小船克的死死的,不僅王秉璋特批的一批彈藥被當在嫩江西岸,要是無法擊沉這些軍艦的話,整個西路兵團將有可能被日偽軍斷成兩截的危險。

    行軍打仗,最怕的就是兩軍之間的聯系被中斷。

    不管是道路上的中斷,還是通信中斷,都非常危險。

    相對于日偽在嫩江上調集的軍艦,徹底封鎖了整個嫩江的防線,陳光一也沒有太好的辦法。僅有的炮兵,只有一個空的炮架子,炮彈早就打光了。

    而隨著北線道路的中斷,南線的第8師團步步緊逼,9縱阻擊的也非常辛苦。

    李林一被夾在兩難之間, 5縱只要行軍一天的,就能抵達楊家店拿到總指給他們準備的彈藥物資,部隊回師之后,徹底擊潰還在頑斗的日軍23師團左翼殘兵。為整個兵團東進打開局面,而另一方面,嫩江上的軍艦,實在是日偽手中的最大利器。

    青岡,總指內部。

    曾一陽聽取了謝維俊等人的情報分析,情況很棘手,要讓5縱在路上一來一回耽擱兩天。不說9縱是否會因為日軍的步步緊逼而損失重大,關鍵是日軍一旦完全洞悉了我軍的意圖,會將兵力上往北線傾斜,不論結果如何,都是曾一陽無法接受的。

    “給我接閔中原。”曾一陽抽了一根煙,然后站起身,走到機邊上,沉穩的說道。

    “我是曾一陽,現在我命令你旅派出兩個營的兵力,運送你看管的三成彈藥,送抵拉哈鎮前線,有困難嗎?”不跳字。

    “沒有”

    放下,曾一陽還不放心的給李林一份電報,詢問李林有要求,并將一部分彈藥由警衛旅押送在電報中也說明了,目的地就是哈拉鎮。李林結果電報,眼神卻看向了格日勒,眼神中殷切,讓格日勒這個蒙古漢子都被看得渾然你一哆嗦。

    這眼神會那么熟悉?

    格日勒心中狐疑,李林就像是狼看到了綿羊一樣的眼神,確實非常讓人懷疑。

    好在格日勒沒往這里想,反而在邊上詢問道李司令,總部說?”

    騎兵旅就一部電臺,相對于騎兵旅來說,5縱的作用是不能取代的。電臺也就交給李林使用了,關鍵是5縱的電臺雖然壞了,但電報員不過受了一點輕傷,加上喝了幾口冰涼的江水,在江邊吐了幾口清水之后,活蹦亂跳的。

    電臺貢獻出來的時候,李林很大氣的將騎兵旅的電報員給退了。

    為此,格日勒也還天真的以為的級別不夠,還不能接觸到軍團一級的機密文件。

    李林神秘的笑了笑,很快就拿著一份總指來電遞給了格日勒。

    “騎2團,炮兵營歸5縱指揮。”格日勒的漢子認的不多,但幾個字還是全都認識的,傻傻的問李林啥意思?”

    “算5縱借的,要不要打個借條?”李林小眼珠子眨了幾下,意猶未盡的問道。

    “不用,你李司令的人品我是信得過的。”

    “好,等仗打完了哥哥請你喝酒。”

    格日勒哪里,李林是打著有借無還的幌子,早就看上了格日勒的騎兵。雖說騎兵在平原作戰中,攻堅不擅長,但作為戰場支援兵力,行軍迅捷,不僅可以偷襲敵增援部隊,還能支援幾個戰場。想起來豫西平原,李林也是因為沒有騎兵,幾次和日軍的交戰都是有始無終,心里就火燒一般難受。

    第三四零章 借兵

    第三四零章 借兵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